與真耶穌教會的會友對話

引言:

《真耶穌教會》是中國人自己發明的安息日會。顧名思義,他們標榜自己是惟一“真”的基督教會,別的教會都是“假”的,不是以聖經為基礎建立的教會。 不久前,我與他們的會友大衛弟兄在《網上靈糧》中國站的留言板上有一段對話。從這段對話中,大家可以更加明白真耶穌教會的真面目。為了方面大家的閱讀, 我把這段對話轉載至此,讀后若有任何意見,歡迎大家和我聯絡。(pcchong@singnet.com.sg)

對話內容:

第一次對話

真耶穌教會(大衛弟兄):

怎么亂講別人是異端!!
請問什么是純正真理?
請好好去查考聖經再發言!

鐘鵬章:

請問我給誰亂扣帽子?在哪一篇文章或哪一課?謝謝。

第二次對話

真耶穌教會(大衛弟兄):

聖經是唯一的標准

* 針對“現今中國大陸流行之異端邪說”的論點提出一點看法:

1、 真理的評判標准應是聖經,而非某個人,或是某個教派的傳統觀點。聖經一再強調自身的權威性和無二性,其上的話語也不可隨便加或減。

2、 貴篇所謂的“基督教純正的信仰”是否可以當作標准來衡量別的教派呢?如果是的話,那么它應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可是令人遺憾的是,所謂的標准本身卻不符合標准。 正如用一台不合格的驗鈔機去檢驗真鈔一樣,隨時都可能出現錯誤的結果。

3、 現今有“純正的信仰”的基督教,它們的“純正”是建立在人的傳統上面,并非建造在“耶穌、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林前三11﹔弗二19-20﹔加一6-9)。例如:聖誕節(12月25日是太陽神的日子)、守星期日(主后364年天主教老底嘉會議將星期六改至星期日)、 三位一體神觀(源于第二、三世紀的教父如Philo Judaeus等,主后325年羅馬天主教在尼西亞會議上確立為信經。)等。

4、 貴文提及“真耶穌教會是中國人發明的”,如果此說法成立的話,那么中國基督教的根源最多只能追溯到馬丁路得,換句話說,中國基督教是馬丁路得發明的,而不是主耶穌基督建立的。如果說自己是貨真價實的,就是狂妄的話,主耶穌也說,他就是真理, 那么主耶穌也是狂妄的。如果說守安息日、講聖靈的洗、禱告醫病是邪靈的工作,那么主耶穌和使徒們就屬乎邪靈了。請問你們有沒有詳細的考察過整個真耶穌教會,如果沒有的話,你就沒有發言的權利。

5、 受聖靈是關乎是否屬基督與得救的大事(羅八9﹔弗一13-14),而說方言是得聖靈的憑據(徒二4,十44-46,,十九6),這是使徒時代使徒們判斷一個人是否得聖靈的標准(徒十44-46,十一15)。徒二4的“別國的話”原文是“奇異的舌音”, 并不是地上各國的語言,而是聽成各國的語言。如果是的話,就不會分虔誠的人聽的懂,不虔誠的人因聽不懂而譏誚的兩種不同結果,這是神為拯救虔誠人而賜給他們翻方言的恩賜。“還有人”一語,原文和日本口語體譯本都作“其他的人們”(徒二5-12)。 哥林多前書12章九種恩賜中,說方言、翻方言擺在最后,這并不意味著它們是不重要或是最小的,保羅把愛擺在最后,卻說愛是最大(林前十三13)。此處保羅所說的方言是指造就教會的特殊恩賜,即方言講道,所以必須翻出來,否則的話,別人得不到造就(林前十四5,12-13,19)。 而另一種則是方言禱告,是普通的恩賜,即林前十四2,4,14-15,18所指的。 它的對象是神,無需翻出來,它所造就的是自己。這種方言是保羅所重視的(林前十四18,39),也是受聖靈的憑據(徒十44-46﹔十一15)。這種方言并沒有在使徒時代就已經停止,反而一次次的出現(徒八14-17﹔十44-48﹔十九1-7),只有等到主再來后才歸于無有, 因那時已和主耶穌面對面了(林前十三8-10)。受聖靈是自己知道的,別人也可以看得出,是能見能聞的(徒十九1-7﹔八17-19﹔十44-46﹔二33)。而且得聖靈的人是會順服神的引導,是安靜的,而不是混亂的﹔是有節制,而不會失控。

*注:如有不理解的,本人十分愿意和你保持聯絡。愿能彼此謙卑在主面前,虛心查考聖經,明白主的旨意。愿神同在,阿們!

鐘鵬章:

你質問我為什么隨意給人亂扣帽子,亂講別人是異端,現在我才明白你是要為《真耶穌教會》出面說話。不是單單我視《真耶穌教會》為異端,其他傳統基督宗派都視她它為異端。如果《真耶穌教會》不認為自己是異端,她就有責任站起來,告訴別人為什么這頂帽子不 該扣在她的頭上。奇怪的是,直到如今我們都沒有看到有任何宗派要替《真耶穌教會》平反。

楊牧谷博士是一位資深神學工作者,對異端邪說和新興宗教有精深的研究。在他有參與編寫的最新一本《信仰疑惑四百問》里,他說:“真耶穌教會是中國人自己發明的安息日會,標榜自己是唯一真正的教會,認為不屬于他們的其他教會不能得救。他們提倡守安息日, 宣講受聖靈的洗必須講方言,追求禱告醫病,聚會中常有狂熱混亂現象。主要在江蘇、湖南、河南等地有較大的發展活動。”像他一個慎思明辨的學者,大概不會胡說八道吧。

從你的申辯中,老實說,乍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異端。我最多說《真耶穌教會》不過是極端的靈恩派教會,而我從來不把靈恩派教會視為異端。當然,我對你的解經實在不敢苟同,譬如徒二:4的“別國的話”原文是“奇異的舌音”﹔保羅所說的方言是方言講道, 所以必須翻譯出來,另一種則是方言禱告,對象是神,無需翻譯﹔說方言不是最小的恩賜等等。

你狐狸的尾巴是在哪里露出來呢?是當你說傳統基督教的“純正的信仰”是建立在人的傳統上面,并非建立在“耶穌、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你說:聖誕節、守主日、三位一體神觀是由大公會議所確立,所以就不是純正的信仰。由大公會議所確立的東西,特別是初期的大公會議, 很多都是針對異端而立的,譬如三位一體神觀。如果 《真耶穌教會》否認三位一體神觀的基要事實,她不是異端,難道是正道?

大衛弟兄,“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林后六:17)別再執迷不悟了。

第三次對話

真耶穌教會(大衛弟兄):

請讓聖經說話吧。

關于鐘兄所提及對真耶穌教會的看法: 本人很欣賞鐘兄對傳統保守的精神,然從信仰的層面而論,本人甚不敢苟同。此次我為何久未回音?心虛?理虧?乃因我們之間的談話已失去了原本價值和意義!從鐘兄的文章中明白了我們之間的談話基礎不同:你是以博士的言論、以會議的規定、人的傳統觀念為出發點。我只是要完全回到聖經,以聖經為基礎、為標准!故此, 建議同時放下各自原先的觀點,從零開始,重新用聖經的純正的道理來塑造自己的信仰基礎。 否則,談話毫無作用。不只鐘兄意見如何?但我深信,如果鐘兄是位基督徒的話,肯定會和我一樣對聖經的話有一份忠貞的情感!

對鐘兄的佳作,本人僅提兩點意見:

1  一件事物的對錯,特別是對神的工作,不是憑多數人的意見或事物本身的聲明與否,以及別人對該事物的反應來定。如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事多數人都是堅持釘他十字架,也沒有人為他平反。主耶穌亦更是沒有聲明,難 道主耶穌被釘是因為他錯了嗎?斷非如此!

2  針對一個事物并不能肯定對它所作的規定或衡量標准都是正確的,用驗鈔機為例驗鈔機真對假鈔,但不能因此說明所有的驗鈔機都是合格的。

不過本人還是非常感謝鐘兄對我的建議,如果他們是不合乎聖經,我自然會分別出來,同時我也希望鐘兄能和我有一樣的心志。

鐘鵬章:

几百年的更正教寶貴傳統怎么可以被你三言兩語就一筆勾銷?這個傳統是宗教改革家們以“惟有聖經”、“惟靠信心”、“惟靠恩典”的三個原則所建立起來的。 對于“博士的言論”、“大公會議的規定”和“人的傳統”,好的我們要繼承、要采納、要發揚光大﹔壞的則要摒棄,如當年羅馬天主教的靠行為立功、贖罪券、 馬利亞和諸聖的中保地位、煉獄、向司鐸告解等。 你們的標新立異、惟我獨尊、惟我獨醒、自我夸大,宣稱自己的教派組織是掌握了基督真理的惟一“真”耶穌教會,就是異端的特征之一。

要記得,今天的傳統教會不是當年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猶太人﹔你們也不要狂妄到自以為是當年的“真”耶穌。

我們更正教根本沒有必要從零開始,重新塑造自己的信仰基礎,因為我們的傳統里已經有數之不盡,以聖經為基礎的教義闡述,如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韋斯敏斯德信條》等等。

你們若要否定傳統,你們才要從零開始,塑造你們的信仰基礎。不要開口閉口就說以聖經為基礎、為標准、讓聖經說話,那是沒有意義的, 除非你們把自己的“驗鈔機”的規格,也就是釋經原則公諸于世,然后把你們檢定的“真”鈔,也就是“真”耶穌教會的《基督教要義》發行。真真假假,比一比,大家不就一目了然了嗎?

大衛弟兄,時候不多了,別再執迷不悟了。太七:15 - 23 那些稱呼“主啊,主啊”的,指的就是你們。

ag00089_.gif (335 bytes)

對話過后,在今年(2002年)的三月二十三日,有位署名 II 的弟兄在留言簿上又再挑起這個話題。我和他的對話轉載至此與弟兄姐妹們分享:

II 弟兄:

曾經在貴站留言版看了鐘弟兄與大衛弟兄關于真耶穌教會的精采對話,在此愿發表一點淺見……..

我不知道真耶穌教會的名字是否真的讓大家覺得太刺眼了,常常引來許多教派的非議,但是對神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是哪個教派,誰不是高舉主的名,努力的以聖經為依歸,行聖經中的道理呢?只是以人的有限,去測度神的無限,沒有人可以盡善盡美, 有誰真的保証誰是真的誰是假的,誰是對的誰是錯的?這樣的評斷留給神吧!

至于真耶穌教會的名字就如同每個教派的創始軌跡一樣,都由一群人經過神的感動,為他們所深信的乎召,起個名字,這樣一點也不為過。就像父母親因為某個典故或某種意義為孩子起名,孩子從此以此名成長于這世間,這又何罪之有?舉例說明若孩子被起名為 『曾偉大』,只不過是父母對他的期許,并沒有因此說別人不偉大了,或旁人就真的不偉大了,若旁人因此去質疑小孩的偉大與否,不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嗎?而小孩因此認為只有自己偉大而別人不偉大,不也是很無聊嗎?

互相的尊重才能回歸聖經中的基本面,真耶穌教會也別自已以為道統,其它基督教派也別因為名稱而論斷真耶穌教會為異端,還不如學習保羅的胸襟吧,「有的傳基督是出于忌妒紛爭,也有的是出于好意,………這又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并且還要歡喜」(腓力比書一)。

鐘鵬章:

首先要澄清一點,基督教派不是因為《真耶穌教會》的名稱而論斷她為異端。
其次,我們要分辨什么是門戶之見,什么是異端邪說。保羅在腓立比書一章15 - 18所指的可以歸納為“門戶之見”,因為傳福音的人有的是“出于嫉妒紛爭”, 有的是“出于結黨”,他們傳的畢竟是基督耶穌,不是另一個福音。同一個保羅 對傳異端邪說的人卻沒有說“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并且還要歡喜 。”你只要看看他在提前和提后兩封書信,是怎樣教導提摩太對付傳異端邪說的人,就一目了然了。(請參考《網上靈糧》《聖經課程》里的提前和提后的課程。) 《真耶穌教會》是正統基督教派?是極端?是異端?怎樣慎思明辨,就要看你對基督教的教義和分辨異端的原則了解有多少了。醫生說這是毒藥,你說不是,吃了后果當然要自負,與人無關。

II 弟兄:

鐘大哥您好:

謝謝您的回復

首先真的很感謝主,您對聖經道理的研究及理解如此透徹,我想我們在天上的父必然很高興,有如此忠心如您的門徒,本人讀了貴站的許多文章亦得到了許多造就。

針對在貴站提供聖經道理提摩太前書中提到對付異端邪說一文,本人亦是完全贊同文中所提的觀點,也愿神紀念您對異端邪說問題的關心與愛心。

但若將異端說用之于真耶穌教會似乎又與我的認知上有些差距,因為老實說真耶穌教會是異端這件事,本人注意已許久,在一些因緣際會下,本人亦到過真耶穌教會聚會了許多時日,所以認知上可能與您有些差距。

就提摩太前書中提到的異端與真耶穌教會來作對照,本人提出自己觀察到的事實并陳述。

一、他們傳異教:
在這所謂異教是指different doctrine,而所謂doctrine 又是指什么呢?其實這個定義又沒完沒了了,因為基督教每個教派都對聖經上的解釋,又有其主觀意念,每派都認為自己為是,故在此不多做論述,因此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基督教教義呢?若在此定義必引起許多爭辯,并無造就。

我們簡單的以約翰一書中所提到的大原則先做一個大分野好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受身來的就是出于神……. 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于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約翰一書四)

真耶穌教會高舉耶穌的名,怖道時傳講耶穌基督是救主,聚會時查考聖經,基本上從初淺的分野,至少已過第一關,若她敵基督就應該就不會有這些作為。所以基本上她與大部分的基督教派是站在同一陣線,屬于基督的陣營。

二、他們傳荒渺無憑的話語
在真耶穌教會聚會時,并沒有聽到他們在講一些聖經以外的神話故事,或一些人為揣測的耶穌來世上的其它事跡,几乎都在談聖經中的人物事跡教訓,還有他們在生活上受到神恩典的見証,有時我反倒想建議她們能多說一些聖經以外的時勢。


三、他們傳無窮的家譜
在真耶穌教會聚會時,几乎沒人在耶穌的家譜或誰的家譜上有所著墨。

四、偏離講虛浮的話
「但命令的總歸就是愛,這是從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生出來的,有人偏離這些反去講虛浮的話」(提摩太前書一、5)

在真耶穌教會聚會期間,聚會時也几乎都在談論這四項:愛、清潔的心、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老實說,他們聚會時都以聖經當教本,當然偏離不了這樣的主題,聖經中不也是以這些主題為總綱嗎?


根據以上提摩太前書中的辨正異端原則,我覺得是不適用于真耶穌教會的,我倒認為門戶之見成分居多。我參加過許多不同基督教派的聚會及參考許多不同基督教派的書籍,大部分的基督教派亦皆以聖經教訓為總綱,其主題亦脫離不了基督的愛、清潔的心、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大部分的教派亦沒有去制造社會問題,騙取財物,傷人性命,只是不可否認,的確有少數的教派的實際作為偏離了這些主題,而引發了社會問題,但直至現在,我仍沒聽說過真耶穌教會爆發過這樣的新聞事件,至少在台灣沒有。

因此平心而論,眾多基督教派間的爭論應屬門戶之見,此處的門戶并不是指以「人」為主的派別門戶之見,而是看法上的門戶之見,光就對聖靈的定義各家又有不同的看法,而每個人對聖經道理之解經,又都言之有理,僵持不下,無怪乎基督教眾派林立,互相爭鳴。其實大家各有所長,神道理的真、善、美又豈是我們這些理解力有限的人可以去壟斷的呢?

還是互相尊重吧,互相欣賞每個人對聖經理解的觀點及角度,誰對誰錯,我們不是神,這些問題留給痘去評論,誰是異端,神自有公斷。

對于基督教的眾派們,我還是只有一句話:「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至于您文中最后所提「醫生說這是毒藥,你說不是,吃了后果當然要自負,與人無關。」,在此,我可以感受到您的愛心,與愛主的急切之心,相信主必紀念,但可否在您下次要當醫生前,請先對症再下藥,這樣才能真正對病人有益處,這樣說或許會讓您感到不滿,但我所要表達的是,希望所有基督徒,在評論別人之前,是否需要先去站在對方的角度,好好了解對方的言論及行為后再評論,這樣會不會比較好呢?才不會落入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陷阱,反倒給撒旦機會動搖基督徒或非基督徒對神 的信心

愿 每個基督徒加油!

鐘鵬章:

1。這個看來早已塵封不動的話題,現在又被你從棺材里挖出來。你不只是發表“淺見”,我似乎還嗅到一絲要為《真耶穌教會》打抱不平和平反的氣息。雖然你沒有公開自己的身份,但由于所發的帖是公開性質,不知究竟的,特別是初信者讀到,還以為你說得頭頭是道,怪罪我這條老牛小題大做,給別人亂扣帽子。所以,我還是跟你奉陪到底,雖然要說的已經不是什么新鮮的話題。

2。首先我要申明,“醫生”不是我,是許多對異端邪說有研究的專家學者和教牧。在和大衛弟兄對話中,我曾提起楊牧谷博士(不久前被接回天家)和馬利編著的《信仰疑惑》一書﹔《真耶穌教會》是被列為毒藥之一。理由是她“標榜自己是唯一真正的教會,認為不屬于他們的其他教會不能得救。”澳洲有一個專門研究異端學說的組織,名為 Concerned Christian Growth Ministries (CCGM)。其發起人 Adrian van Leen 被許多國家的法庭接納為這方面的權威。他曾在1994,1997年兩度到新加坡的法庭作專家的見証。在CCGM 的資料庫,《真耶穌教會》(True Jesus Church) 被列為“Extreme Christian Fringe Group”,跟異端只隔一線之遙。你若自問比這些專家還“專”,當然有資格可以將毒藥列為“良藥”。吃的人若一命嗚呼,就算你有“無虧的良心”,我想你也難辭其咎。(順便一提,《真耶穌教會》從來不接納這些醫生的權威,也不尊重傳統,他們以為自己是“真耶穌”,只有他們才是權威。)

3。我把保羅在腓立比一章15 - 18節對“門戶之見”和在提前/提后對異端邪說的看法作個比較,是要告訴你引用經文的不當。隨便抽出一兩句經文,不管其上下文和背景,以支持自己的看法是非常危險的。許多異端邪說就是如此行而走火入魔。現在,你引用提前一:3 - 5節的“不可傳異教。。荒謬無憑的話語。。無窮的家譜。。”作為分辨異端學說的原則,也是一例。若這是分辨異端的原則,那么耶和華見証人、基督教科學會、摩門教、統一教會。。。都不是異端。這段經文是保羅針對當時的以弗所教會里傳講的異端邪說而言的,不是叫提摩太對付現在的《真耶穌教會》。

4。若你不說,我還不知道你學了基督,在“金燈台”中間“游遍”了他的教會。你是怎樣評估這些教會的?我倒知道《真耶穌教會》的五大基本教義,就是洗禮、洗腳禮、聖餐、安息日和聖靈。這是他們在創教時(1917年)早以確立的。由于篇幅關系,我只提出一兩點和你談談:

A。洗腳禮 -- 根據他們台灣總會教育處的《教義問答》一書,洗腳禮成為聖禮,不只是因為這是主所示范又吩咐門徒遵行的,又因為它也與得救有關,這是“與主有分”。我們與主有分,才能得救,將來回天國時,天國的產業才有我們的分。換句話說,不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既然沒有行洗腳禮,就不能得救!這不是門戶之見的問題,這是惟我獨尊,是異端的象征之一。

B。聖靈論 -- 根據他們的神觀,聖靈是天父的靈,聖靈是耶穌的靈,聖靈絕對不是三位一體里的一個位格。另一方面,他們不認為所有信徒都有聖靈,相信惟有受聖靈浸的人才有神的生命,因此鼓勵信徒要切切渴慕聖靈的浸。以禱告時說靈言、身體震動,第三者可看見、聽見與否,來確認是否受了聖靈的浸。沒有這種受聖靈之浸外在表現的信徒就沒有神的生命,當然就不得救了。

5。土耳其人有一句諺語:“No matter how far you have gone on the wrong road, turn back!”不管你在歧途上走了多遠,快快回頭!這是我對誤入異端歧途的人說的。當然你不是,我也希望你不是,只是好打不平,拔刀相助。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