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真耶穌教會的會友對話(二)

    在今年(2003年)的五月四日,有位署名“干渴的靈”的弟兄在留言簿上又“大發熱心”,為真耶穌教會說話。我和他的對話轉載至此與弟兄姐妹們分享:

干渴的靈于 2003-05-04 23:46:39留下:

 
> > 許多人看到真耶穌教會這名稱,就感覺奇怪,難道耶穌的教會還有真假的區別嗎?外教會的兄弟姐妹看到這名稱就以為這教會太驕傲了,他們是真的,那么我們就是假的了,而大抱不平。當主耶穌出生不久,被父母帶到耶路撒冷聖殿獻給神時,西門被聖靈感動說:“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到,許多人興起﹔又要作毀謗的話柄。”(路 2:35 )。同樣,當“真耶穌教會”這名稱出現于世時,叫許多基督教界的人跌到---厭惡而棄絕﹔但也叫許多人興起---困虛心查考而認識了真教會。真耶穌教會這名稱,實在作了毀謗的話柄。故將此名稱之真理與稱為真耶穌教會之由,說明于以資參考。 

> > > > 一, 教會為什么要用耶穌的名? 

> > > > 教會既然是耶穌以他的寶血,由世界上贖出來的一團,要以耶穌的名做為此團的名稱是理所當然的。茲將“教會”必須用“耶穌”的名之理由說明于: 

> > > > 1,教會是耶穌的身體,所以應有耶穌的名 

> > > > 經上記載“教會是耶穌的身體”(弗1:23),因為是他用寶血所救贖出來的一團。誰的身體,就有誰的名字﹔教會既然是耶穌的身體,就該有耶穌的名稱是不可置疑的事。經上還說:“神當初怎樣眷顧外邦人,從他們中間選取百姓歸于自己的名下。眾先知的話,也與這意思相合。......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這話是從創世以來顯明這事的主說的。”(徒15:14--18)。可見神愿將選取的百姓歸于自己的名下,是神的旨意﹔而耶穌正是真神的聖名(約17:11,26),所以教會稱為耶穌的教會(既神的教會)也是合乎神旨意的正合適的名稱。 

> > > > 2,“耶穌”是救人脫離罪惡的寶貴名字 

> > > > 當天使向約瑟報告他的未婚妻馬利亞所懷的孕是從聖靈來的之后,接著說:“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里救出來。”(太1:21)。可知“耶穌”是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里救出來的,天使所傳達的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字(腓2:9--10)。“基督”二字并不是人的名號,乃是從希伯來文“彌賽亞”翻譯過來的希臘字(約1:41),是受膏(頭上抹油)為王的意思,是一種職名,并不是人名。所以使徒給人施洗時,都奉耶穌的名洗去人的罪(徒2:38﹔8:16﹔10:48﹔19:5)﹔因為耶穌是救主的本名,教會是脫離罪惡得救的團體,所以應當有耶穌的名,以示藉著耶穌而得救之一團的意思。 

> > > > 3,立有神名的教會才能蒙福 

> > > > 真神曾向摩西說:“你要為我筑土壇,在上面以牛羊獻為燔祭,和平安祭﹔凡記下我名的地方,我必到那里賜福給你。”(出20:24),并吩咐凡要獻祭,或求問神時,都要到神所選擇要立為他名的居所(申12:11,5)。因此,教會若要蒙神賜福,獻祭要蒙神悅納,就要立有神(耶穌)的名﹔因為神愿在教會中,并在基督耶穌里,得著榮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弗3:21)。 

> > > > 4,教會是耶穌的妻子,故當有耶穌的名 

> > > > 保羅認為耶穌與教會關系,正如夫妻之關系一般而說:“5:23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 
> > > > 5:24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 > > > 5:25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舍己。 
> > > > 5:26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 
> > > > 5:27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 
> > > > 5:28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 
> > > > 5:29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 
> > > > 5:30因我們是他身上的肢體。(有古卷在此有就是他的骨他的肉)。 
> > > > 5:31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 > > > 5:32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5:23--32) 
> > > > 中國的習俗,女人出嫁后要冠以夫姓,日本人就要完全改為夫姓﹔既使是西洋人也要稱為某太太,而把丈夫的姓先說,正說明妻子是屬于丈夫的。因此教會有耶穌的名,能表示是屬于耶穌的。主耶穌也曾說:“我的教會。”(太16:18)既然教會是耶穌的就當要有耶穌的名了。 

> > > > 二,教會為什么還要冠以“真”字? 

> > > > 教會是耶穌的,所以稱為“耶穌的教會”或“耶穌教會”就好了,為什么還要冠以“真”字呢?茲將稱真的原因說明如以: 

> > > 1,“真”代表神 

> > > 經上屢次記載“神”是真的(約3:33﹔7:28﹔8:26﹔17:3﹔帖前1:9﹔耶10:10)﹔所以教會冠以“真”字也就高舉了神,也表明是“神”的教會(使徒時代多用此名稱--徒20:28﹔林前1:2﹔10:32),也能合乎“神是基督的頭”之經言(林前11:3)。 

> > > > 2,“真”字與耶穌的關系 

> > > “真”字在耶穌之上,含有“真耶穌”之意在內﹔因為主耶穌在傳道時,他自稱“我是真理”(約14:6)﹔“我是真葡萄樹”(約15:1)。經上以指著主耶穌為“真光”(約1:9)“真的救世主”(約15:1)。從這些經言,可知古以來就有稱耶穌為“真”的需要了。困為在使待時代,就已經有“另傳一個耶穌”的出來了(林后11:4),所之“真”當冠在耶穌之上與假基督有所分加別。 

> > > 3,“真”字與教會的關系 

> > > “真”字在上,也含有“真教會”之意在內。因為在使徒時代已經有了“另傳一個耶穌”的人出來了﹔何況在此虛謊,假冒百出的末世,按照主所預言的“假基督”(太24:5,23--26)時常出現于世上迷惑人了。我們苦對照使徒時代的教會情況,就當知道,如今成千上萬的教會,是否合乎使徒時代的真教會,當可不辯而明了。那么,什么教會,才是真教會呢?真教會至少要具備下列三個條件: 

> > > A,必須有聖靈同在:聖經上說:“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羅8:9)既然不是屬基督的,還能稱為真教會嗎?聖經又說:“聖靈是得天國基業的憑據。”(弗1:14)﹔對于得救沒有把握,這種沒有聖靈的教會,可以稱為真教會嗎? 

> > > B,必須有神跡隨著:神跡是奉神差的憑據,所在地神所設立的真教會,必有神的作為(神跡)隨著,以証實所傳的真道(可16:20﹔徒14:3﹔來2:4)若一個教會看不出有神作為的神跡奇事之表現,那只是以人為所建設的教會,所傳的是人的道理,怎能算是使人得救的真教會呢? 

> > > C,必須符合乎聖經:教會當以主耶穌和使徒及先知的教訓為建造的基礎(弗2:19--20)﹔所以所傳的不可越過基督的教訓,不可過于聖經所記(約二9--11﹔林前4:6)。遍觀今天屬世的教會,豈非將聖經的教訓按人意大改特改:把浸禮(太3:16﹔徒8:38--39)改為滴水禮或洒水禮﹔把聽得見看得見會說方言的聖靈(徒2:33﹔10:44--46﹔19:6--7),解釋為默默在心中的內住的聖靈?甚至把聖經放在人之下,認為人有權改聖經而把安息日改為星期日,把聖經所沒有的所謂“聖誕節”加入教會里面,讓信徒遵守。這些所傳所設,行處處離經的教會,(豈為知聖經是神所默視的)能把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傳得一點不差嗎?既然所傳的,不是神所交代的真道,可稱為使人得救的真教會嗎? 
> > 所于在此虛謊,假冒風行云涌的時代,就是“假基督”與“另傳一個耶穌”的教會已經出來的時代,實有將“真教會”標明出來,使人與非真者有所分別,而認識真實,歸向真實,領受神的真恩,走向得救的之必要(彼前5:12)。 

> > 三,結論 

> > 總而言之,主說“我的教會”(太16:18),“我”字發既包含耶穌的名,或使徒所說“神的教會”(徒20:28﹔林前1:2),就是“耶穌的教會”因神的名字就是“耶穌”所以“真耶穌教會”就符合經上所說的“神的教會”,也就是“基督里的教會”(羅16:16﹔帖前2:14)之名稱。這名稱不但表明了耶穌的真實性,也表明教會歸屬于神名下的關系性。教會既是基督之身體(弗1:23),以基督為元首(西1:18),則真耶穌之身體,當名之為“真耶穌教會”,乃無可置疑。因為耶穌既然是“真葡萄樹”,信徒是“枝子”(約15:1,5),那么,聯屬于“真葡萄樹之枝子的教會,稱為“真耶穌教會”,有何不可?約翰豈不是也說:“在主(耶穌)是真的,在你們“教會”也是真的”嗎?(約12:8)。耶穌在“真”(神)與“教會”之間,也正表明“耶穌”為中保的地位(提前2:5),也表示教會是基督的,基督又是屬神的關系(林前3:23)。這個名稱的真理,正如主耶穌所說,是出于“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的真神的美意(太11:25--26)。難怪這名叫許多人路倒,許多人興起,又要作毀謗的話柄了。 

> > 愿所有“真信主的”(徒16:15)兄弟姐妹們,與我們“在真道上同歸于一”(弗4:13),“合成一群,歸一牧人”(約10:16),成為從一本發出的“真葡萄樹”(約15:1)各結善果,榮耀父神,使神在教會中得著榮耀,直到永遠。哈利路來,阿們。 
> > > 
> > > > 
> > > > (干渴的靈,4/5/03) 

 

鐘鵬章于五月五日回帖:

這大概是抄自《真耶穌教會》手冊里的一頁。當魏恩波創立《真耶穌教會》的時候,在他的心目中當然只有一個觀念:我的是“真”耶穌教會,別的都是“假”耶穌教會﹔“真”耶穌教會的信徒是得救的,“假”耶穌教會的信徒是不得救的。這是他的簡單邏輯。以后當《真耶穌教會》這名字成了“毀謗的話柄”,他們就要煞費周章為教會正名,故有此頁的撰寫。 

(一)箴言二十六:5說:“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免得他自以為有智慧。”現在就讓我仿效文中的邏輯給大家“正名”: 

A。林前六:19 “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嗎?”林前三:16又說:“豈不知你們是上帝的殿,上帝的靈住在你們里頭嗎?”所以我認為,我們每個人的名字應冠以“聖靈”二字以資識別。 

B。約壹四:6說:“。。認出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既然如此,我認為我們的名字還要冠以“真”字,以別于假的靈。 

C。結論:我的原名是“鐘鵬章”,現在應當改為“真 - 聖靈 - 鐘鵬章”"才能蒙福"。 

像這樣的推論,就是傻瓜也知道我不過是在“舞文弄墨”,玩弄文字的游戲。只是我玩的“粗制濫造”,《真耶穌教會》玩的卻是引經據典,洋洋千言,似是而非,叫人分不清是真是假。這是他們一貫的“故弄玄虛”的伎倆,我們不可不察。 

(二)“真”字的意義: 

文中說:“耶穌在傳道時,他自稱是‘真葡萄樹’(約十五:1)。。可知自古以來就有稱耶穌為‘真’的需要。因為在使徒r代,就已經有‘假耶穌’的出來。。。” 
這是anachronism,把時間顛倒了。當耶穌說這些話的時候,教會還不在。他用“真”字,是有別于以色列的“假”。我在一篇講台信息《我是真葡萄樹》這樣解釋‘真’字”: 

“假設我買了一輛名貴的馬賽地轎車,我駕了它到教會來。我指著它大聲地說:'這是馬賽地車!'即使我要炫耀,我也用不著說:'這是真的馬賽地!'特別強調它是'真'的,不是假的。理由是:在新加坡,買得起馬賽地的人也不少,駕馬賽地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么,在什么情況下我才會說:'這是真的馬賽地'呢?我想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在我買馬賽地之前几個星期,報章和電視報導說,有人為了打腫臉皮充胖子,買了一輛馬賽地,到處炫耀,怎知被內行人拆穿,原來他的車子,外殼的確是馬賽地,但打開車蓋,卻發現是日本的Honda 機器。現在我買了這輛馬賽地,當然要特別提醒人,我駕的絕對不是那樣的冒牌貨,是'真'的馬賽地。 

好了,在這段經文里,耶穌一開口就說,'我是真的葡萄樹',一定是大有文章的。從約翰福音第十三章開始,我們知道,這是受難周的星期四晚上,耶穌跟門徒在大樓上吃了逾越節的羔羊,為門徒洗腳,設立了聖餐的禮儀,安慰了門徒后,現在是離開大樓,走向橄欖山。由于當時是逾越節,聖殿整晚都是燈火通明,加上是十四、十五,在月光底下,門徒是可以清楚地在路旁看見葡萄樹的。不可能巴勒斯坦的葡萄樹是塑膠做的,所以耶穌才強調:'我是真葡萄樹'。究竟耶穌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呢? 

原來,在舊約時代,葡萄樹是時常被用來象征以色列的。以賽亞書的第五章還被稱為葡萄園之歌。上帝通過先知不斷地提醒以色列,他們是葡萄樹。誰是栽培的人呢?是以色列國的政治領袖和宗教領袖。但由于上至君王、祭司,下至平民大眾,都不遵守耶和華的律法,敬拜偶像,欺壓孤兒寡婦,耶和華的先知就責備他們,說他們結的是野葡萄。當耶穌說:'我是真葡萄樹'的時候,表示了這是一個新的里程碑,開創了一個新的世代,救恩要臨到外邦人。上帝對以色列已經完全失望,以色列不再是葡萄樹,耶穌自己才是真的葡萄樹﹔以色列的政治和宗教領袖不再有資格作栽培的人,天父上帝自己要做栽培的人。” 

(三)文中引用路二:35 “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要作毀謗的話柄。。”以自詡《真耶穌教會》在名稱出現于世時,叫許多世界的人跌倒 - 厭惡而棄絕。大家還記得九一一事件的奧薩馬嗎?如果我們按文中的邏輯來推論,“奧薩馬”的名字出現于世,也叫許多世界的人跌倒 - 厭惡而棄絕,但也叫許多人興起 ,就是那些極端的穆斯林教派。 

《真耶穌教會》的惟我獨尊,狂妄自大,在此文中可說一覽無遺。 


鐘鵬章(5/5/03,13: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