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主页

发新留言
先注册,后登陆,再发帖

首页:登陆:注册:精华:排行 版主 
讨论区方式查看 界面风格:  
 

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


“神迹医病”的问题 回复  
帅哥
盼望
钟老师:
 您好!在网上看到一段小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IjFLGP1VmU/
  这样的“神迹”类似于灵恩派最擅长的“长短脚”的医治,而且还在公众面前表演,还有意拍摄,难道奉主的名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就能做成想做的事吗???
  我不敢妄断这件“神迹”的真假,但感觉很不符合圣经。现在有些传道人将赶鬼的过程拍成视频(当然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可以随时随地斥责魔鬼,但病得医治完全在乎上帝的主权与他的时间表)来进行教导,这样做是可以造就弟兄姐妹,还是更多地误导,让弟兄姐妹不注重真理根基的建造,而偏向了对神秘世界的好奇,结果误入歧途,最终走向偏差与极端。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0/12/20 1:40:55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神迹医病”的问题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作法”的是台湾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吴代豪牧师。(看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YOTVYrNoMg/

所谓传奇,词典指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超越寻常的故事。本来他的从杀人到牧师的生命转变是一 篇振撼人心的讲章,可以为主作美好的见证;但在得了教育、神学和哲学三个博士后,却以“作法”/“施法”来赢得人心,这是他的选择,我们不必多说,就让他“传奇”下去吧。

(对不起,是吕代豪牧师)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0/12/20 10:05:56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神迹医病”的问题 回复  
帅哥
盼望
钟老师:
  您好!
   是“吕代豪”不是“吴代豪”牧师吧。以前初信,根基不深时,在网上听道,经常不加甄别,听道有一些有偏差的信息,例如以前经常听三自的季牧师讲医治的信息,也会说“主什么病都医治”,“奉主的名让你行走”,“奉主的名让疾病离开”。而且把保罗身上的那根刺说成“不痛,不痒,对生活没有任何影响的小小的缺陷”,而且季牧师在讲道中有时谈他与吕牧师平时共同布道的经历,季牧师也会提到宋尚节博士,说明了他也参与了宋博士《灵力集光》的一些编纂工作。季牧师在赶鬼方面的教导,也有些偏向于“积极思想”,什么诅咒,恶毒或悲观的思想容易招致“鬼附”,而且还提出有“烟鬼”,“酒鬼”,“胆小鬼”等等,连非灵恩派的郑国治牧师在教导时也会把这些观念摆出来,请问这样的观念是人把自己情欲的责任推给鬼还是有些现象的背后真有某种势力的介入。
  现在关于医治方面的教导太混乱了,我始终没有得到一个中肯的答案,导致我根本无法分辨哪些是出于神,哪些不是。我看了宋博士的《灵力集光》后,宋博士也会在布道会完了以后开“灵医大会”,在医治中除了认罪悔改外,也很强调信心与医治的关系。也有几则见证是说明医治后信心软弱或者医治好又犯罪,结果病又复发。圣经上主的医治有时让人显出信心,有时又与信心无关。
到底“信心”在主的医治中起了多大的作用??宋博士有医病的恩赐,到底这样的恩赐是一种怎样的恩赐,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样一种恩赐,一个有医病恩赐的传道人应该怎样合乎主心意地使用这样的恩赐??宋博士的“灵医大会”和现在灵恩派所谓的“医治大会”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主会在某些情况下借着一个对医治方面真理认识偏差的传道人的按手医治某些人吗??邪恶的势力也会在“奉主的名”的呼喊中,像“法术”似的介入医治吗??有医病恩赐的人有权柄在大多数的情况(这时,恩赐的使用变为主要因素,主只在某些情况下拦阻)下医治某些人吗??一个生病的人如何清楚主的带领,不用去接受正规途径的医学治疗(例如吴勇长老的肋骨摔断,作见证说晚上12点以前病不好再去医院,还有一些牧师作见证说自己很清楚被黑暗势力的攻击而得病),单单祈求仰望主??这些疑问确实困惑我很久,单凭四福音书或使徒行传上医病的记载实在很难归纳出来。这也是我们的主太奇妙,他叫万事互相效力。我们无法测度他的心意,我们无法完美地归纳与分辨。
  希望钟老师比较系统的回答这些问题,目前很多的牧师,传道人都对这方面产生或多或少的偏差。弟兄姐妹也是各执一词,有人甚至把宋博士与灵恩派扯上关系,以壮声势。我到底应该怎样看呢??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0/12/20 16:47:28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Re:“神迹医病”的问题 回复  
帅哥
钟鹏章
这是分辨病得医治真假的问题。

我认为解答这个问题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至少我做不到)。(Mission Impossible)

怎么说呢?

你见过人带着病历表出席医病布道会,得医治后又带着病历表回来,有医生证明一切属实吗?当然有的病不用医生证明,有的病要医生证明。譬如,福音书上所记载关于主耶稣所医治的疾病,如治好生来瞎眼的(约九章)、在毕士大池边叫瘫痪了三十八年的人行走的(约五章)、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约十一章)、治好长大麻风的(路十七:11-19)等等,这些在众目睽睽下得医治,又是当时身边的人所熟悉的人物,就算没有医生的证明书,我们也可以分辨真假。但现在的神医布道会或在其他场合所说的医病,那些最需要医生证明的,如癌症。。偏偏没有;那些不需要证明,可以一望而知的,如瞎子、瘸腿的、瘫痪的,也没有回来作见证。作见证的是谁?视频上并没有给我们什么证明,因为医治前的手长短并没有显示出来。那些主观性的说头痛、肚痛、头晕眼花。。还有许多奇难杂症和无名病痛得医治的,说了等于没说,因为没有客观性的资料支持。我不是医生,实在没有资格在这话题上发表意见,所以不再多说。(但请看下文两篇医生说的话)

但我时常在圣经课程和留言簿上提醒大家,要从宏观的视角来看待灵恩医病的问题。人性中最大的罪是始祖所犯的,要“如上帝。。”(创三:5),能做上帝所做的,就是行神迹奇事(医病是其中之一)这人性中“要如上帝。。”的罪是世世代代,各国、各族、各民、各方,不管信神不信神,不管哪一个宗教,不管是否基督徒,所共犯的。在人之前,那本是“明亮之星”的天使长就是因为“要如上帝。。”才会坠落阴间。所以人人都热衷于灵恩,不管牧师博士,还是一般信徒,把“预言”,“异像”,“异梦”,“说方言”,“医病”等在人的感受中进行了过多的渲染,变成具有神秘色彩的东西,与外教的迷信没有两样。难道基督里没有奥秘?当然有,不过是保罗在《以弗所书》说的“基督的奥秘”。奥秘的内容是什么?就是上帝 “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上帝还赐给信耶稣的人明白的灵,能够明白基督的奥秘(弗一:17,三:4-6)。这奥秘不是玄深难测,而是已经启示在这本圣经里。

那么,福音派/归正宗不信灵恩医治吗?不是。福音派认为医治是上帝的主权,上帝若要藉人的祷告或按手来医病,主权完全在他手中。但所谓灵恩医治,却是人强迫上帝在某一个时刻医治病痛,这是不合乎圣经的教导。

对于一些传道人如吴勇长老,他们本身经历病得医治,然后传讲灵恩医病,这是他们的选择。但我一再重申,不要把教义建立在自己的经历上,就好像不要把教义建立在《使徒行传》里使徒所经历的,以这些作为我们的规范。我在《使徒行传》课程里就曾经说:“。。说上帝已经不再行神迹奇事,实在是胆大包天;说上帝随时随地,等候他们差使,按他们的祷告医病赶鬼,并有个人和经济的祝福追随和临到信的人身上,简直是一套一厢情愿,以人为本,利用上帝的狂妄心态。”我不知道吴勇长老的“肋骨摔断,作见证说晚上12点以前病不好再去医院”有何根据,我只知道主耶稣说:“无病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路五:31)所以,有病就看医生。

宋尚节博士又如何?三十年代,圣灵大大使用他,在全国各地举行奋兴布道会、培灵会、。。叫人认罪悔改。。栽培、造就信徒。。果效历久而弥新,这是有目共睹,毋庸置疑。至于医病赶鬼,若上帝赐给他这样的恩赐,也不稀奇。最重要的是,他是以真道建立信徒的灵命,而不是用市场推销的营运方式,投信徒所好,以医病布道建立和拓展教会。(虽然他的超灵意解经也误导一些人。)

主耶稣说:“。。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太二十四:24-25)请问:什么神迹最能迷惑人?当然有很多,但有一样可以肯定的,神医治病是其中之一!因为启十三:12-14 说:“牠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牠因赐给牠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做个象。”在所有神迹中,最难分辨真伪的是医病,最容易迷惑人的也是医病。

所以你要我“比较系统的回答这些问题”,对我来说,这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至少我做不到)。

最后,“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提后四:2-5)这是我们要做的。若是在传道过程中,上帝用我们医病赶鬼,行神迹奇事,我们就谦卑地让他使用,不用敲锣打鼓昭示天下。

顺道附上我在《使徒行传》第二十八课里两篇有关医治的报道给大家参考:(资料取自John Wimber : Friend or Foe? 《温约翰 - 是友是敌?》,梁家麟博士译,福音出版社出版)

    ==============================

温约翰(John Wimber)是当代的灵恩第三波运动的领袖。他提出所谓“权能布道”,“权能医治”的观念,说神现在是透过信徒行神迹奇事,以证明天国已经来临。在 1990年(?)三月的四个晚上,温约翰的“葡萄园事工”,连同澳洲的“时兆事工”,联合在悉尼市的贺登馆(Hordern Pavilion)召开“属灵争战大会”,超过五千人出席。

第一篇报道:

在大会尚未举行前,温约翰会晤了悉尼市三位福音派的领袖。他们不足三小时的对话,是基于若干人对“神迹奇事运动”有所保留,故才要求进行的。出席是次对话的,包括了来自“葡萄园事工”(The Vineyard Ministries)的温约翰、狄积奇(Jack Deere)和基保罗(Paul Cain),来自“时兆事工”(Kairos)的岩士唐(Dan Armstrong),及来自悉尼的活晓士(John Woodhouse)、谷大卫(David Cook)及郑腓力(Philip Jensen)。郑腓力为《简报杂志》(The Briefing)的出版人和编辑。虽然对话是以私人的形式,在温约翰下榻的酒店内进行,但事先双方却已协议,对话内容将会在日后公开印行。郑腓力小心地摘录了会谈的内容,并在此作报导:

在会谈开始时,我们首先询问温约翰,到底他的公开宣讲是否与其私人想法相一致;我们并解释这样提问的原因,乃在于传闻说它们并不相同。

温约翰被这个指控刺伤了,他慨然详尽而又公开地表达了个人的想法,并且在言谈间,流露出为人乐道的幽默感、同情共感和友情洋溢的态度。

我们讨论了以下六个课题:

·金钱的运用
·医治的神迹
·权能布道
·圣经的充足性(Sufficiency)
·对真理的关怀
·“神迹奇事运动”里的分歧

(这里只摘录“医治的神迹”部分 -- 编者注)

医治的神迹

温约翰非常相信上帝在今日的世界仍继续施行伟大的医治神迹。他拒绝那些以他为医治者的想法——上帝才是医治者。他迅速并随意地列举许多成功治病的个案,并答允会将“葡萄园事工”的医治工作记录出版。

他承认并非所有疾病都有相同的治疗效果,譬如瞽目治愈的成功率,便只有百分之三到八,且取决于导致失明的成因——因患病而导致失明的痊愈机会,较因意外或先天性失明为大。

要评估上述所谓成功治愈的宣称,必须考虑以下三个问题:

·事实——上帝果真介入,施行了真实的神迹?
·不管是否有神迹发生,此事的神学意义为何?
·我们如何从牧养的角度处理这些医治工作?

事实

我们首先提出询问:患唐氏综合症(Down"s syndrome)的小孩有没有治愈的可能。这是一种遗传病症,并非由心理问题造成,也不能藉“思想驾驳身体”(Mind-over-body)的心理治疗法而痊愈,因此是一个理想的验证方法,可以较容易地检验患者在治疗前后的遗传因子的变化。

温约翰声言他曾为超过二百个唐氏综合症的病患儿童祈祷,但他坦白承认,叫他失望的是,在二百个案例之中,只有一个是有若干治愈的症状。那个孩子仍然有许多病患的症候(譬如在视觉上的情况),但起码达到了正常教育程度的最下限。温约翰谨慎地指出,他达到的是下限,不过已属正常的范围之内。

如此唐氏综合症的痊愈率是0.5%,并且只是部分痊愈(与耶稣的医病不同)。为何这种病症会特别棘手,温氏表示并不晓得。其后我们向处理这种病症的专科医生们查询,得知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儿童,能够达到正常教育程度的最下限,并不是什么不寻常或特别的事,毋须神迹出现也可做到。因此从医学的角度看,温约翰医疗唐氏综合症的0.5%的成功率,比医疗专业人士所达到的成效还要低。单拿温约翰医治其他 诸如背痛或头痛的案例来讨论,便无法看出上文所包含的意义。我们知道许多疾病都有其心理上或身心相关(psychosomatic)的因素,我们也知道安慰剂效应(译按:安慰剂乃指无药效,但有心理作用的药剂)——当一个病人服用了他以为对症下药的药物(其实只是糖丸)后,也会有帮助作用。上述的证据显示,温约翰的成功治疗的个案,乃集中在可用糖丸来处理的范围之内。而新约圣经所说的治病的范围,以至他个人所宣称的治病能力,似乎在他的实际事工内并不出现。说得坦白一点,我们有理由极度怀疑是否确有神迹治病发生过(从悉尼市所举行的神医大会后,经医生跟进查证的个案里,并无一案例是证明有痊愈结果的失败事例里,更加深了我们的怀疑。请参第二篇薛顿(Philip Selden)的报告)。

神学意义

第二个要考虑的问题是治病的神学意义。在承认了能治好的只是很低的比率后,我们问温约翰,他所做的医治是否就像耶稣或使徒们的。他爽快并正确地回答,两者截然不同。我们追问说,就他过往所写的书和所作的教导里,不是正指责其他布道者之所以传道无力,乃由于他们无法像耶稣与使徒一样,祈求得天国的神迹奇事的能力吗。温氏回答说,他感谢狄积奇的提点,如今他了解到他所作的神迹,与耶稣及使徒们所作的并不相同,反而是属于新约哥林多前书十二至十四章所载的医病的恩赐。

这个观念上的转变,对过往所召开过的神医布道大会、“葡萄园事工”,以及温氏所撰写的书籍中持守的立场,显然是极其重大的妥协。我们问他是否会在悉尼的聚会里解释这个立场的改变,他拒绝了(结果是,在整个星期的聚会里,前后两种观念都有表达出来)。

牧养关怀

第三个要考虑的问题,是那些声称神迹治病所造成的牧养影响。温约翰坦白承认他无法治好自己的疾病;也指出他不会对来求治者作任何必定治疗的应许,或对未能康复者埋怨、指不能痊愈纯粹是由于他们缺乏信心的缘故。

但是,当我们问他是否会公开对来求治者说只有极少的成功痊愈比率时,他却又拒绝了。他说只会鼓励人们对上帝有信心,并寻求他的医治。他希望他们知道上帝既有能力、又愿意治疗每一个人,所以他们可以怀抱期望去祈求。他并以此来比附赦罪与救恩。他说我们不会对人说他们只有若干得救的机会,却说上帝有能力又愿意拯救人,并且鼓励他们信靠上帝、寻求赦免。这样子把类别不同的事物混为一谈是叫人震惊的。

像政治家的言论一样,温约翰并没有清晰地、不含糊地应许所有人,他们的疾病皆可得痊愈。但是,他之申言能够痊愈是常规,又表现出过分的自信,却极有可能产生误导性的后果,这是必须加以慎防的。

==========================

第二篇报道:

有关医疗效果的检讨

薛顿医生(DR. Philip Selden)就大会的医治教导和事工,提出与医疗有关的问题。

狄积奇博士在与温约翰一起主持的“属灵争战大会”里,曾如此指出:

“教会里有两个属魔鬼的教义:

1. 上帝今日没有医治;
2. 上帝今日没有说话,他只写文字给我们。”

有五位基督徒医生,对狄积奇所指的第一个魔鬼教义进行评核。他们均相信上帝仍然医治,但不限于狄氏所暗指的神迹方法。我们的上帝是一位医治的上帝,他有千变万化的医治方法,包括自然的与超自然的。

我们在大会尚未召开之前便聚在一起,讨论评核该大会的医治报告的方法。我们的目的在于找寻温约翰及其同工所宣称的医疗效果的真相,好让基督徒能够恰当地对实际发生的事作回应。

悉尼市大主教为我们写了一封推介信给温先生。他也在大会的开幕礼上公开说明这事,以表示他接受我们的评核。

事实上温约翰因知道我们的存在,及密切地观察着整个大会的医治事工,已将他的调子降低,不再像据我们所知的先前其他聚会那样。他不情愿地表示并非所有人都能得到医治,就是能治愈也不一定是即时见效的;例如他说过:“许多甚或绝大多数人都治不好。”“有时的确能治好,但更多时不能。”当然说到这里,他通常会补上一句老调:“因为我们的信心并未成熟。”

另一位讲者,则曾引述温约翰的话说:有50%的人痊愈,另外50%的人能在别的时候得医治。这并非十足信心的言论,也没有应许有很多人会医好。

温先生提过患背痛病症的人,通常渴望减免痛苦,但医生却无法就此找到任何转变的证据。他自己也承认,并未试过使一条退化的脊骨回复原状。

无论如何,尽管有以上的保留,在每次大会之内,他们仍然公开呼召人出来寻求医治。医治通常都是针对特殊的情况,即运用“知识的言语”,来呼召某个患有某特别病症的人出来。例如温约翰曾呼吁一位来自南威尔斯(NSW)、年约二十多岁、有一块金属物藏在胃里的男士出来;但呼吁了许久还是没有人回应。第二天温约翰说:“我们总会找着你。”

正如我所怀疑的,大部份提出来用祈祷医治的病症,都属于心理性(psychosomatic)、无关痛痒的、或在医学上难以证验(difficult- to-document)的类别,如:

·左脚大姆指有毛病的
·神经失调的
·呼吸有毛病的
·不育的
·两条腿长短不一的(我最喜欢这个——虽然我不能准确地量度两腿的长度)
·背部或颈部有毛病的,诸如此类。

从前在阅读过温约翰的著作时,已知道他相信我们仍活在新约的神迹奇事的时代。在这次大会里所讲述的,也同样是我们仿佛又重回使徒的时代去,故医治已广泛地成了教会的恩赐。他们指出,我们如今见到的只不过是一些征兆。

然后又如何?

在千上百人在不同的聚会中站出来,趋向台前寻求医治。在聚会的末段,温约翰总会要求人们作出回应(“让我们看一些事实。”)。许多人会站立,见证他们身上得着了医治,但却没有具体的描述。

我并不怀疑不少人会在别的基督徒代祷后,得着蒙福与安舒的感觉,以至症状得到了舒缓。但在此阶段,我们却无法就身体的外观看出任何治愈的证据。不过我们仍乐观地期待着大会为我们提供一些可供客观众评核的资料。

有些讲者说的东西无疑问地是正确的,但有些则很令人疑惑。譬如有一个讲者拒绝让那些说“若祢愿意,则医治我”的人跟他一起祈祷;而我一直以为这是圣经教导我们祷告的原则。

与从前的聚会的报导比较,圣灵在是次大会彰显的能力似乎是减少了。但是,仍有许多人滚跌在地、痛哭、尖叫、大笑、甚或表现出歇斯底里的样子。整个情景并不能证明什么东西,因为我常感到有人为操纵情绪的做法——先提示了会发生什么,然后鼓励更多人加入。温约翰在默祷时陡地提高嗓子——急促而粗哑地——“让圣灵来,我命令释放它。”声调颇为吓人。

我们对在大会里抱有寻求医治的人不太多而欣慰,但也有一些坐轮椅来的人,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为病人祈祷是对的,也是基督徒合宜的做法,只要不曾作一些无法兑现的应许便很好了。

加尔文如此说:“主无疑在每个时代都活在他的子民中间,在有需要的时候医治他们的疾病,并不会较从前的世代为少。”但他接着说,使徒时代已经过去。

无疑对不少人而言,这次大会使他们蒙受了福气,但并无任何真实证据,显示有器官方面的疾病得着痊愈;更遑论发生了像新约记载的神迹那样子类别众多、病情严重,但又彻底痊愈的医治。

倘若有人主张今日我们所作的医治,即等于耶稣昔日在世时所做的;那么,发生的神迹便应该是彻底并永久性的。

圣经里启示给我们的上帝,是慈爱的,而非反复无常的,他不会一方面说要圆现我们寻求医治的期望,却另方面又不让我们100%痊愈,从而砸碎幻灭我们的期望。所以,我们必须睁开眼睛,诚实地观察医治事工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以致人们不会因此而失去了对上帝话语的信心,甚或失落了信仰,只由于肉身医治并没有真实发生。

我们也必须紧记,信仰的核心是救恩的福音,而非医治。耶稣在迦百农完成医治工作后,说:“我也必须在别城传上帝国的福音,因我奉差原是为此。”

我们不应把精力倾注在现世,过于我们倾注在来生的。人们的宣称必须无争议地得到验证,但它们至今尚未无法做到;我们也必须慎防有人会失去了信心,而非增加了对上帝的信靠。我们要防范那些教人放弃理性,也放弃对圣经作合宜诠释的学说和作为。

我们需要定睛在上帝身上,祂不仅是医治者,也是救赎主及安慰者。最终又是最彻底的医治,只有在天堂里才经验得到。

薛顿医生

==========================

我的总结:

我以前说过,现在再说,大家千万不要误解,以为现在上帝不再行医病赶鬼的神迹奇事。不是的。上帝已经把基督的奥秘完完全全地在旧约和新约圣经里启示给世人,他不像过去那样用使徒们行神迹奇事来证明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所以,保罗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十:17)

[ 此留言被 钟鹏章 修改过 ]
返回列表 [ 发表时间:2010/12/21 13:08:01 ] 编辑 管理 IP:☆保密☆
来源:☆保密☆ 返上
共有回复 3 个,共 1 留言首页 前一页 下一页[1]

::: 您 可 以 在 此 直 接 回 复 当 前 主 题 :::
发 言 标 题: *(标题限制 40 个字符以内)
发  表  人: *(名字限制 10 个字符以内)
密   码: *(请先注册才发帖)
性   别: 女 (已注册用户不用填)
头   像: (已注册用户不用选)
电 子 邮 件: *(必须填写)
  Q Q  : ICQ MSN
主 页 地 址:
选 择 表 情:
Ubb标签:
Q 帖图: Q帖图一  Q帖图二  Q帖图三




            (Ctrl+Enter提交)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联系斑竹 | 关于我们 
网友的发帖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网上灵粮》/《归正学义网》的网管和论坛的坛主无关;网友承担一切因自己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9seek留言本 版本:Ver5.2
66.41 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