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信仰、试炼与得胜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信仰、试炼与得胜》)

第三章 - 试炼与试探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前言

真正的「实际」

要先认清自己的位份

创造原初的完全

试炼之后的完全

用得胜的经历来激励别人

从降卑到升高

在黑夜中歌唱

废墟上的演唱会

 

●经文●

前言


    我们在第一堂已经思想了一些很重要的课题,就是真正的信仰不是自发的,而是由道所产生的。真正的信仰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自我肯定,以自我做主体的产品,而是神的恩典,神的道所结出来在我们里面的果子。而真正的信仰的对象是神本身,是对神本身产生信仰,因为神是真理的本体,是有位格之真理的本体,这是基督教的上帝。没有位格的真理的想象,那是文化或哲学里面的神观。

    人之所以对神有观念是因为神把自己的形象样式放在人里面。人有神的形象样式,所以人就有神的观念,有完全观、绝对观、求全心理,这是只有在人生命里面才有的,这是显明人与万物不同的地方,因为神把他的形像放在我们里面。但是,如果把人完全观中间的最高峰当做就是上帝的话,那还是以人本的想象来代替那真理的本体,这是基督教所绝对弃绝的一种上帝观。所以神不是人理性的产品,神不是人想象出来,或人的理性产生出来的一个果效;理性和理性的功用是神所创造、安置在人心中的神形像的一个实体。

    人是神造的,神不但造人也把宗教性、文化性、求全心、完全观念、绝对观念放在我们里面,好让人们可以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徒十七:27)。然而,神本神学告诉我们,是上帝来世界上找人,就结束了所有宗教自夸、自义中间认为人可以借着他本身的力量寻找上帝的这种错误的思想。所以神既是真理的本体,我们就用对真理忠实的态度来显出我们是有信心的人。对真理的忠实也就是信仰,对真理的归回,也就是信仰的路向。使我们被造的理性,结束其错误的方向和奔跑,回归到神真理的本体那里去,这就是整个信仰生活所有的内涵。所以借着信,我们不是建立自我的意念,借着信是归回神的旨意。

    以信心建立自己信念的那种信不是基督教的信心。今天美国特别几个很大的电视传道人所宣传的信心,是建立在对信仰的信仰(faith in faith),对自己信念的信心上面的方法,这是与圣经的原则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你要信,你要真正信,神一定会做你要他做的事情。这不是圣经的教训,圣经的教训是「我不要我的旨意成全,是你的旨意成全。」所以,把自己的「己」  --  就是被造在神本体之外,有自我意识,有自由意志,有道德功能的己  --  归向创造所有的「己」的神自己本体的己的里面,那就叫做「舍己」。「舍己」不是丢掉、轻看、压制、抹煞被造的自己;「舍己」是让被造的自己归回创造自己的神自己里面,这就叫做「舍己」,这样信仰就变成与神的结连,而这个结连使我们可能进到一个真正蒙神悦纳的地步里面,因为「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

    我们在第二堂也提到这样的信使我们在神的启示中间,产生一个开敞系统的灵性生活。如果我们在一个封闭系统里面,我们就把自然当做终极的目的。把自然当做终极目的的结果,就使我们先假设这个被造的自然不是被造的。被造的自然是自然形成的,而如果是自然形成的,你只能说「这个自然就变成一个自我成全,自我满足的一个本体。」而这个「自我成全,自我满足的本体」按时间来说,岂不是就没有源头了吗?按空间来说,岂不就是没有限制了吗?这无开始,无结束的岂不就变成永恒者了?这个无限者岂不就变成超过所有的限制了?这样,你就把自然当做神来拜了,把自然代替那真正的上帝,因为你先假设被造界的一切是非被造的。你先假设有时间中间的这个实体是超时间的,你先假设有空间度量可能性的这个自然界是无限的,这就是「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因为这个自然不是神。

    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结果他没有真正解释那自然到底是什么。我们相信神的答案是最完美的,因为当摩西问他说:「你名叫什么?是谁差我到以色列人中间去」的时候,耶和华回答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只有那位自我成全的神才是其它被造界一切现象和本体存在的真正的永恒根源。所以神是永恒者,是超时间者,是超空间者,这样一位神,成为我们信仰的对象的时候,那我们整个存在就归回到那真正存在根源的存在里面了,这是「舍己」。虽然、其它宗教也都提到人如何看待自己,但是基督教的舍己观所包含的意义,从整个圣经的一贯性和总原则来看,就超越了其它所有的宗教。

    我们有时候把一个话题摆出来,有很多人就以为这个题目大概我都知道了,所谓「信仰、试炼与得胜」,信仰就是我信了耶稣,试炼就是有时候我受一点苦,得胜后来我就不再哭了,那就叫得胜了。所以每一次把一些题目提出来,你常常以为你已经明白了,但是我照着圣经的原则  --  「若有人自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应当知的,他还是不知道」  --  来看,我们如果一生一世认真追求、永无止息地愿意也神面前开敞自己,让已经显露出来的,已经启示出来的真理继续光照我们,继续充实我们,那么,我们就可以多知道一些「我们应当知道却还不知道的」。这样,对神无穷无尽的真理的仰慕,就成为我们谦卑地不断追求的一个很大的动力。

    感谢上帝,我个人这四十多年事奉主,研读圣经,思想神的话,传讲信息的过程当中,我继续不断在神面前看见他的真理是伟大到没有办法相比,没有办法用我们有限的理智所能明白的。所以保罗在以弗所书三章提到一句非常有意义的话语,他说:「要你们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又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这里一方面说你要明白基督的爱,另一方面却说要明白这爱本来不是我们所能明白的。你要知道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你越知道,你就知道你所知道的本来是你不能知道的;你要去测度基督的爱是多么长,多么宽,多么高,多么深,测度的结果就发现,原来那是测度不来的。

    英国的哲学家 John Locke 提到,他把知识的可能性分成三个范围,第一是合理的,第二是背理性的,第三是超理性的。我们今天很多知识分子之所以抗拒基督教的信仰是因为他们先在知识论里面有一个大混乱,把「超理性」的跟「背理性」的混杂在一起;把「超理性」的跟「背理性」的不分青红皂白,囫囵吞枣的,两个当做一样的东西来接受,所以他就没有办法认识自己理性的限制。换句话说,他就不承认自己是有限的,也不承认在他有限之外有无限者,所以他就以自己的有限当做无限的权威去拒绝所有在他有限范围里面所感到很难认识的事情,这是知识份子不可救药的地方,这也是后现代主义为什么痛痛打击现代主义的原因,这也是从启蒙时代以来人类自高自大抵挡上帝所有学说主义,所有的意识型态,真正致病的原因。所以求主帮助我们一面做基督徒,一面不糊涂;一面做基督徒一面看出那些非基督教信仰和理论学说里面那些真正的毛病和糊涂的地方在哪里,然后我们可以在这个世界中为主做见证。


真正的「实际」


    每一次提到同样的名称我都有很多不同的感想,这二十年来,很多福音聚会中,一提到「见证」,就是找一些出名的人到台上来,就告诉人家他从前怎么穷,后来变得怎么有钱;从前怎么病,后来好了;从前应该死掉,后来死不成。如果「见证」是这个意义的话,那么那些从来没生病的就永远不能做见证了,从来没有成为富翁过的就不能做见证了。「见证」的意义是一个地位的问题而不是一个言语问题,我们这个人要成为见证(to be the witness of Christ),而不是只讲一些经历。你说你亲身经历很要紧,当然亲身经历很要紧,但是如果没有经历就不可以做见证的话,那我们就不可以,也没有资格谈天堂或地狱,因为我们没有去过呀,对不对?所以见证是因真理,而不是因为你的经历。

    有很多基督徒把生活中那些具体的经历当做「有真正实用价值的信仰」,其实我们应当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实用价值」。我从归正神学归纳出一个道理出来,什么叫做「很实际」呢?你说「我们的讲座不要谈这些抽象的东西吧,这些不实际;谈青年人怎么恋爱,谈我们怎样才能够在金融风暴中能顺利发财,这些题目才实际啊!」我认为那些并不是很实际,那些是很肤浅的生活层次的东西,而且受时代限制,所以我的讲座不在那些题目里面。我们的实际是怎么讲的呢?凡是神所应许的教义真理,能够亲身经历的都是实际。无论是今世的,无论是来生的。例如,神讲预定论,你真正可以在他的预定里面领受他的恩典,这个就是实际,虽然好像很难听懂。「三位一体」也好像很难听懂,但是这个很实际,因为我们就在神的创造,基督的救赎,圣灵所启示的真理中间生活,你经历这些的时候,那就是实际。今天的教会不爱讲教义,结果教会盖得越来越大,就越纳入一大堆完全不懂基督信仰的闲杂人。信了耶稣几十年以后,你叫他做见证,叫他讲,讲的全部是与基督教信仰中间最重要的元素没有关系的东西。所以如果你感到我所讲的很深,那就证明你自己很浅,就是这样。如果你感到我所讲的根本派不上用场,就证明你们平常听的就是那些只在「用场」上的东西,而那些以后到永恒中间就真正派不上用场。

    当我的学生对我说:「神学院太严格了,」我说:「这证明你过去还没有念神学时,太松懈了!」就是这样简单。有的学生说:「神学院里面没有几个人了解我」,我说:这就证明你不配做传道,因为蒙召做传道不是要别人了解,而是要了解别人。这是很简单的道理,相对论的理论一运用你就发现,毛病在哪里了。所以人家说:「唐牧师啊,你所讲的道太深了,没有用!」我就发现你真的没有用,因为你只能用在很浅的地方,别的就没有用了。所以,求主帮助我们好好追求好吗?我这些话是从我内心的深处讲出来的,因为我一生不是用感情建立信仰,不是用兴致带领聚会,不是靠自己的名气来传讲福音,也不是用名人出场来吸引人,因为这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我的负担。我的负担是用真理的总原则使人看见道的超越,从神所启示的话,使人看见真理的内容;从归回真理的中心看见信仰的本质。


要先认清自己的位份


    我们昨天提到关于开敞系统、关闭系统的信仰的问题。神把人放在这个被造的位份是比人生活中间的需要更要紧的。如果一个人只注意到他生活的需要,而没有发现他原有的位份是什么,那是很危险的,整个圣经中间的犯罪观,堕落观,根本不是从生活层次去评定的;如果从生活的层次去评定的话,那么你抽烟喝酒是有罪了,你打人、杀人放火是有罪了,你仇恨、嫉妒、赌博、贪心是有罪了,但是这些罪是罪的表彰,罪的行为,罪的一些内容,但是罪的本身是什么?圣经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在罗马书里面好几章的圣经中,罪这个字竟然是用单数的形成式来表现,不是多数的;当用多数的形成式讲出来的时候是指罪行,但用单数这个字(Harmartia)提出来的时候,好像是被位格化的一个描写,就把罪当做一种位份的,有权柄有地位的形式,所以在我里面有一个罪的权柄,有一个罪人的位份,在神面前是应当被解决的,应当被拯救的。这个罪的位份和罪的权柄的重要性是大过罪的行为和罪的表现,这个是很要紧的。所以,这样我们就看见了我们应当认识圣经所提的信仰观是什么?圣经所提的道德观是什么?圣经所提的罪观是什么?我再说位份的问题是大过生活层次的问题,位份的重要性是生活层次重要性的根基。所以天使堕落是背叛吗?是嫉妒吗?是骄傲吗?这是解经家的解释,而圣经犹大书给我们的解释只有一句话「不守本位的天使」这是位份的问题。「失去本位」无论向上无论向下都叫做堕落,向上的就是掉到上面去;向下的,落到下面来。你说上就不叫「落」,应当叫「升」,在神面前无所谓上下,离开本位就是堕落,妄想上升成为神也是堕落。所以,当我们认识到人的本位问题的时候,你就可以根治许多人与事的问题与所有的困难。当人的本位问题没有复原,我们对自己的本位没有真正的认知,那么我们就没有办法解决其它节外生枝的很多的问题,因为这是最基本的,最基础的,最根本的,神要我们明白的事情。

    我们昨天提到神造人的时候,从垂直的关系来说,人是被造在神与物的中间,这样,人比神更低却比物更高。如果你真正明白这一句话,你就不会利用神,假藉宗教的名义祈求他来达到你的物质目标,如果你要的不是神,而是要物质,你就借着利用对神的祷告做外衣,来达到你对物质的贪欲,这种宗教人士太多了。他们假藉最伟大的名称:「全能的上帝,你无所不能......」却是求主今天用他的权能来服务我,我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是利用宗教来达到自己向下的贪心,向下的那个贪婪,从来不愿意放弃把物当做神的这个错误的方向。所以我们不应当把物调到上面,把神调到下面,因为神造人的时候,神在人之上,人在物之上。当你叫万物都归顺你的时候,你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你借着万物来荣耀上帝。所以你赚钱是为了以后可以被神用,你得到物理科学所有的知识,是为了把这一切被造界的奥秘明白之后,然后交给主,让神用你知道的去造就人群,去帮助别人,去荣耀上帝,这样,实用科学就变成不危险了。如果你的神学错误,你的科学就错误了;你的神学错误,你的政治学就错误了;你的神学错误,你的伦理学就错误了;你的神学错误,你的心理学就错误了,而念神学却抓不到神学重心的人就一定错上加错,所以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神把人造在神与物的中间,所以我们要懂得顶天立地,在宇宙中间安分守己。我在哪里?我在神的下面,我服于神之下,我就从神领受能力,叫物服我;万物服我之后,我自己仍要顺服神。这样,神、人、物之间的地位和层次就很清楚了。

    第二样,神启示我们另外一个水平的超自然关系,为什么叫做水平的超自然关系呢?因为水平的自然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我的右边和我的左边都是人,我对他们的关系虽然有伦理层次,比我老的是我应当尊重的,比我年轻的,是我应当爱护的,这样,敬重长辈,爱护幼辈,这是因为层次、年龄的不同,但是在整个人的位分问题上是一样的。比我年老的人还是人,比我年轻的人还是人,同样是人,我就没有权柄教人把我当做上帝来拜,所以毛泽东在这件事情上是犯罪的。同样是人,我也不可以把别人当做是我的上帝,中国哲学把我们的先祖当做神来敬拜是一种错误,因为人无论多高的寿数,多伟大的成绩,他都只不过是在人的层次里面。这样,人我之间有一种水平的自然关系。但是「水平的超自然关系」就不一样了,那是指「神把人造在神与撒但中间」,在撒但背叛之后,神就创造了万物;然后在创造万物之后,神就创造人,使人可以成为灵界里面一个见证人。这个超自然的水平的位分,超自然的水平的关系,你如果不了解,你就不能明白「试炼」这个问题。我在哪里?我在神与鬼的中间,从什么地方看得出来?我们在创世记第二章就提到了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却在伊甸园安置了一棵分别善恶树。到了第三章我们看见了蛇对人讲话,诱惑人去犯罪。所以,第二章有神的吩咐,第三章有蛇的诱惑。这样,我们看见命令和真理已经赐下来了;违背真理、怀疑真理的诱惑也许可在那里。一个是神所计划,所定意赐下的启示,一个是神的任凭,神许可人怀疑神的启示。这样,我们就活在真理和邪道的中间;我们就活在神和魔鬼的中间,这是人的身份很困难的地方,所以这种水平的、超自然的关系我们一定要了解。


创造原初的完全


    为什么在伊甸园里面需要一棵分别善恶树呢?这是必须的吗?是!它是绝对必须的。为什么在伊甸园这么美的乐园里面竟然有一条蛇存在,让它发出不同的声音来抵挡、抗衡神所已经赐下的命令呢?这个蛇的存在是不是必须的呢?是!它是绝对必须的。欧美人士常用「知识树(Tree of  knowledge)」来称这一棵树。「知识树」这个字这是非常不同于圣经原意的。「分别善恶的树」和「知识树」是不一样的;如果上帝说你不可以吃,乃是指你不可以有知识的话,这就形成了基督教后来不得不走到一个反知识的方向,放弃文化领导权,也不能成全神所交代给我们的文化使命,所以这是一个错误的名词。

    不能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是不是指神不要我们去知道善恶呢?也不是!因为如果神不要我们分别善恶的话,那么你就认为人应当是做一个不知道何为善,不知何为恶的,那个完全无知,无道德责任,无道德觉悟的那种活物,这不是圣经的意思。圣经,从旧约的启示和新约的使徒的教导的中间,让我们看见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应当,我们可以,而且我们必须明白。如果分别善恶是我们的必须,我们可以明白的话,这样,我们要问,为什么在创世记第三章,上帝要把那棵树放在那边,却吩咐人不可吃呢?上帝把分别善恶树放在伊甸园中间,又许可蛇进到里面去搅乱、诱惑亚当、夏娃,所以这两件事联合我们看见试炼是必须的,试探也是必须的。

    试炼和试探的必须性就在伊甸园中神的令令「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不可以吃」以及蛇对人的诱惑这两方面显明出来了。为什么分别善恶树的存在是一个绝对的必须呢?现在请你听下面几句很重要的话,因为人被造的时候原是超过万有,是最美好的;所以应当说从自然层次来说,人是很完全的,但是这个完全是「被造原初的完全」,也就是上帝起初造人时的那种完美,那种完美就是不必在自然的层次中间加上任何一件事使人更完美,这原是不可能的。所以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这位十六世纪最杰出的艺术家说:「最伟大的艺术,不在自然界其它的受造物中间;而是在人体的构造和体态的方面」 ,所以每一个人的身体隐藏着艺术感和艺术的可能性是几乎无限的。所以一个艺术家如果什么都会画,却不会画人,他就不大像艺术家了;一个艺术家的最高峰就是能够画人,画到一个境界,就是把人心灵里面的方向,心灵的行动都借着他的体态表现出来了。

    如果你把十三世纪、十六世纪、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所谓艺术家画画中间的人体的演进拿来比较的话,你会发现最后这一百多年,人体的画像是在堕落线下面开始走到一条只注重物欲的表现,而不一定是心灵的升华。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开一个课,是「西洋美术史」和普通的艺术学院不同的地方是我用神学解释艺术,我不是开玩笑的,我可能会对一些特别的人谈,可能我会在华盛顿的归正学院开这个课。在人体中隐藏的艺术里面,最奥妙的就是其心灵的层次借着身体的线条表达出来,这是其它动物所没有的。动物当然有它们个性或情感的表达,但是对永恒性价值观,对道德感的这种表现只有在人的眼神、体态、面貌、神情这些方面可以表达出来,这是很高深很高深的艺术,只因为神造人时把他自己的形像放在人里面,所以人才可能有这方面的表达。为了这个缘故,达文西对艺术的定义和柏拉图的定义是完全不一样的,柏拉图认为艺术不过是对自然的模彷,而达文西则认为艺术是心灵行动的表现。他认为心灵行动的表现才是真正的艺术。

    神造人的时候,从自然的这方面来说,人的完美已经是无可复加了,不必再加上什么了;每一次你看一个婴孩生出来的时候,你想、再加一个什么给他会更好呢?加两个翅膀吗?很累赘!他就睡得不平安了!加什么东西在他身上都不好,生出的时候已经很完美了,那这个完美是什么?是「隐藏着另外一个完美之可能的原先的完美」神造人的时候,把那原先的被造的完美放在人的里面。那么这个被造的原先的完美到底是不是已经够了呢?不是的!它还需要借着开敞系统去领受另外一个智能的泉源和另外一个灵性的供应,把他带到更完全的地步。

    当你看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站在那里,笑容也好,走路也好,单单看她那个刚刚长成的身体,或那个散发青春气息的脸孔,你都会觉得太美了;但是当你看见一个老太婆,满面皱纹在那里对着孩子循循善诱的画面,你看见另外一种美,不是皮肤的美,是性格的美,是人格已经炉火纯青,可以教导别人的灵性胜过身体的美,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样,神造人时的完全,是怎样的完全?那是「受造原初的完全」 ,那是不够的,所以试炼就变成必要了,而试探也就变成被许可的需要了。我这是用两个不同的名词,一个是「必要」,一个是「被许可的需要」。「神所定的必要」和「被许可的需要」这两件事在神的计划里面有不同层次的价值和果效,但是这两样在实际历史事实中间都是存在的。所以上帝把人放在必须受试炼的地步,上帝也适时地许可试探人的这个环境在人的四周。所以分别善恶树的存在,不是神的疏忽,不是他在创造时忘记拿掉一棵树;蛇在伊甸园中间对人的诱惑,也不是上帝在做伊甸园的大门时,做得不坚固,有一个隙缝洞给蛇爬进去,而是有他最美好的旨意,这是他在自然界中,对有自然身体又有超自然灵魂的人所做的一个很特别的安排。

    今天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基督徒的家庭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盼望基督徒和基督徒结婚就建立一个从来不吵架,从来没有毛病,完完全全诚实,什么试探都没有的家庭,让他们的孩子在伊甸园中间长大,是与世界绝对不同,是完全分别为圣的。所以很多的基督徒家庭的孩子就变成很好又很笨的人。你要好好听这些话!我们试试看造一些从来没有诱惑,从来没有困难,从来没有毛病,从来没有罪恶,从来没有吵架,从来没有不同意见,很和谐,很真实,很纯洁,就在地上建天堂。而在地上建的天堂是比伊甸园更美,因为我们所建的天堂是没有分别善恶树在里面的。在这样的家庭里面受教育,受熏陶,影响长大的孩子,我很担心一进社会就被人家吞掉了,这是你们敬虔家庭中间无意中的损失。

    你说:「唐牧师你每次讲的跟人家不一样的。听你讲道很麻烦,引起我里面的思想斗争回去跟我的父母斗争,回去跟我的牧师斗争。」不必斗,不必争,因为神就是这样造的,神是这样安排的,所以伊甸园一定要有一棵分别善恶的树,为什么?因为试炼与试探都是必须的,这个绝对必须的过程是神定的原则,我们不能把它免除,如果你把它免去了,结果你会发现那个危险是大的不得了。如果神许可这些事存在,那我们是谁?你以为你比上帝更聪明吗?不可能!

    菲律宾有一个学校有几千个学生,他的教务主任有一天对我说:「唐牧师,我们在家太美好了,结果我们的孩子长大后都吃了很多亏。」我说:「为什么呢?」「他们从小没有看过我们夫妇吵架,没有听过什么叫做骗人,诡计多端,阴谋的事情,所以他们长大了都是选择那种看起来乖乖的,长得不错的就结婚了。后来进到别人的家庭,就吃了大亏,他们每一个常常流泪,也不知道要怎样反抗,因为他是基督徒,是我们从小养大变成这样的。你的看法如何?」我说:「你的家太好了,比伊甸园更好,就是少了一个分别善恶树。」

    我第一次到香港去的时候,有一位老弟兄找我,这位老弟兄今年应当有九十岁了,名叫胡恩德,我在以前的讲座中讲过他的事情,今天我再提一次,因为这跟分别善恶树有关系。胡弟兄问我:「唐弟兄,现在社会这么败坏,孩子生在这样的环境很危险,我们应该怎么样好好教养他们,好好保守他们?那时我才三十岁,还没有结婚,所以只能从理性推敲,不能从经历去了解,这是比较危险的。所以我就说:「我不知道,你的看法怎么样?」他说:「我的看法,我认为基督徒的家庭应当从家中除掉各样肮脏污秽的东西,连报纸都要小心。有些基督徒父母把报纸中凡是不好的事情,伤风败德的东西都把它剪掉;然后才让孩子看,他们看到的都是好的。对这种做法,你的看法如何?」我心里想这种有很多洞报纸,真是Holely Paper 。我说:「我想这可能不好。」我不敢说这个一定不好,在老人家面前要有礼貌嘛。我说:「这可能不好。」「为什么你说不好呢?」「因为我想这个孩子一定到隔壁去看洞里面是什么?你就制造他的好奇心,你就刺激他去明白那是什么。」凡是越不可知的人越想知,这是人堕落以后一个本性,所以你越大声喊人家越跑掉,你悄悄地讲,人家就跑过来听,很想知道你到底在讲什么。「你是替他制造好奇心,使他更愿意预备他的心,向那些不好的东西开放,那可能有反效果。」

    我个人对于反效果或副作用很敏感,因为很多应该要做的,起先有负担要做的,到最后做不成,反而副作用和反效果却很成功。所以这个二十一世纪每一个大学都应该要开一个课叫做 side-efectology(副作用学),副作用学不了解,正作用你就做不起来。所以我对胡弟兄说:「我们应当给他原则,然后让他看的时候会自己分辨、选择。」神是用这个办法,将分别善恶树摆在那边,告诉他不可吃,藉此来试炼他。


试炼之后的完全


    试炼是必须的,因为试炼之后就继续不断雕塑你原有的完全进到更完全的完全。自己的道德责任参与其中,被试炼、真正被肯定之后完全与受造原初的完全是不一样的。原有的完全是神的恩典,但是神的恩典不止如此,那个试验过的被肯定的完全,是靠着神的恩典,再加上我的道德责任  --  就是顺服神,我就被印证成为达到更完全地步的完全,这是和被造原初的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就是试炼的价值所在,神把试炼给你,要把你磨成什么?「上帝叫世人经历各样的劳苦,在其中受经练」这是神的美意。上帝借着各样的试炼要看人怎样忠于他。上帝是不是不经过试炼就不知道人的回应是什么吗?不是的!上帝乃是要让你亲身经历试验之后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不是上帝才知道你是怎么样的,是要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一考验之下你就倒了,一考验之下你就失去信心了。这样,我对我自己的自知,我对我自己所领受的自由的责任感,我对我自己的道德功用的应用,我对「我在神面前要怎么交账」的这个严肃的自我提醒是很重要的。

    我的母亲不是读很多书的人,你们可以在《陈织娘的一生》那一本书看到我的家庭背景。我的母亲十七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当她在南洋嫁给我父亲这个大生意人  --  总经理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心里面知道,虽然我父亲是续弦,但他是真正爱她的。后来她才从工人的口中听到:「你知道吗?你丈夫的父亲已经在厦门另外为他娶了一个太太了,但是他不喜欢那一个,他真正爱的是妳。」我母亲听了很震惊,痛哭失声;但是她只能接受,就这样过下去,当她后来随着丈夫回到厦门之后,两个太太同住一个大房子,两个都在痛苦中间生活,我永远不会明白我母亲那一段日子是怎么过的,就在十多年中间,怀了十胎,而到了我两岁的那一年,我父亲离开世界的前一年,我的家庭才归主。我母亲三十三岁就做寡妇,她一生一世过一种煎熬的生活,从十七岁直到她六十八岁。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但是神就许可她遇到这样大的苦炼,用这样的办法来熬炼她。我父亲去世后,两个太太继续同住一个家,两个都信了主,两个变成相亲相爱如同姐妹一样。这四十多年来我很少提我家庭的事情,但是,今天提到试炼的问题的时候,我就把这件事提出来。

    试炼的存在是必须的吗?为什么神使人在世上受劳苦,经历各样的苦炼和各样令人流泪的事情?我不完全明白,但是我反过来想:一个从来没有受过苦的人,生命的价值会有多大,生命的深度会有多少呢?一个从来没有磨炼过的人,他的道德水准会有多高呢?一个只在顺利中间领受一切,一切都是白白得来的,他会怎么样尊重他所领受的恩典呢?

    我的母亲十七岁就结婚了,就没有机会读更多的书,但我相信她里面的潜能很高,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她生的孩子也都不错。我们母亲没有渊博的学识,却有非常高深的智慧,因为她后来敬畏上帝。她是一个从来没有进过中国学校的人,她是从小念荷兰书,讲荷兰话的一个华侨,这个女子嫁给一个注重中国文化,会讲十种语言的丈夫,他讲法语、日语、华语、英语、印度尼西亚话、上海话、厦门话、福建话、汕头话、广东话,父亲会讲十种话,我现在可以用四种语言讲道已经远不如他了,我的孩子会讲两、三种,更不如我了,所以这个叫做一代不如一代,所以从我的家族就可以证明进化论是错的。

    我母亲因着敬畏神,她有很高的智慧。关于婚姻,她曾经指示我说:「婚姻是你们的事,我绝对不干涉你们。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敬畏神,你要寻找那些真正爱神的人做你的太太。」她把原则讲清楚,告诉我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然后让我自己去选择。

    我母亲有七个媳妇,其中没有一个是她参与选择的,没有一个是她介绍推荐的,因为她说:「那是你们的事」。我有时候回想我母亲对我们的教导真是有很特别的智慧在其中。今天我们的孩子闹了很多的事情,不是因为我们不管,可能是因为我们太多管,太多插手,弄得乱七八糟。原则讲清楚了,放手让他们在有分别善恶树的伊甸园中自己负责任,神也是如此,试炼是必须的。那么你说如果试炼结果是失败,试炼到底有什么价值呢?试炼有失败的可能,但是在失败中,神早已为我们预备了救恩,神又在这失败的过程中间加给我们安慰和力量,使我们可以从试炼中领受教训,并且可以继续在教养下一代的中间,使这些教训成为很重要的原则和教育的内容,这其中有很多很美好的事情。

用得胜的经历来激励别人


    我最近几个礼拜在想一个事情  --  教育的内容。许多人的教育内容是从别人的书中抄来、搬来的。在师范大学读了一些,就把那些原则拿出来教导别人,但是当讲的时候就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我认为那是不对的,应当是你自己在有机会因神的旨意受苦的时候顺服,有机会在他熬炼你的时候你领受一些体会、一些经历,在奋斗和挣扎的过程所形成的你生命性格,形成你修身养性的内涵,那才是你以后教育别人的目的。今天我们常常用很高的标准去要求别人,等到同样的的情形临到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比别人好。今天我们常常用我们的理想去定罪人,但是当你落在同样处境中间的时候,你比他更不知道怎么样克服自己的困难。但是那些经历过患难,经历过磨炼,经历过流泪谷的人,当他对别人有严格的要求或盼望,对别人举出实例作严肃的追究的时候,他里面有一个同情心,有一个胜过试炼产生出来的爱和鼓励,这在听到的人身上所产生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这是人与人之间很大的一件事情。

    我们今天教育别人是用一套理论呢?或是用一个被成全的、灵性被熬炼成熟的一个人格所产生出来的熏陶、影响和感动?我最近这几年一直在想计志文牧师,计牧师讲道的时候,从内容来说没有太多刺激我的思想,但是从感化的力量中间他有一些的精神已经感染到我身上了,就是要感动,感动,圣灵的感动很要紧。许多人听了不动,因为听的时候,知识传递了,生命的感染没有出来。所以没有「感」就不能「动」,这叫感动。

    神熬炼人、试炼人,这是一个必须。所以我们要感谢上帝,如果你有机会因神的旨意而受苦,这正是你的特权,使你的灵性进到更深一层,这是别人没有的。你比别人流更多的眼泪不等于你没有用,更不等于神丢弃你,而是神正在预备你做更大的事情。

    有一次我在德州讲道,有一个姐妹一定要我抽一段时间跟她谈。后来有一个牧师说:「你应当跟她谈,因为这个人很聪明,她遇到很多苦难。」所以我祷告感到应该分一段时间给她,就和她谈了一个多钟头,她受的苦多得不得了。谈完以后她问我:「上帝的旨意到底是什么,让我受这些苦难?」我的答案使她很惊奇,我说:「上帝正在预备你去帮助那些以后可能遭受这种苦难,而别人没有办法帮助的人。」「是吗?那我就变成牺牲品了。」我说:「不是的,你变成他手中饱经苦炼的一个未来军队里面的将领」 。没有一个真正的将领是有徽章而没有经过苦炼的。我们布道团中有一位新加坡高级军官,后备司令  -- 赖准夺牧师,我相信他一定接受这一句话。没有一个人是因为他英俊就可被选做将领的;没有一个人是因为他体格特别好就一下子升为将官,真正的将领都是因为他们曾经受过苦炼,这些苦炼足够使他成为教育、指挥、带领别人的内容,所以这苦炼就变成必须的过程。神许可试炼临到我们,让我们在苦炼的中间懂得什么叫做顺从、忠心、坚忍、沉着应战、有始有终、贯彻始终、没有灰心、没有失望!「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拣选的,我心中所喜悦的。」「看哪!我的仆人,他不扬声,他不嚣张,街上听不见他的声音。」「看哪我的仆人,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在地上设立公理。」「看哪!我的仆人,他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在地极可以成全他所设立的公理,众海岛也都等候他的训诲。」这些是圣父对圣子的一个赞赏,这是圣父对圣子来到人间的一个称赞,介绍。神也可能这样说:「我要介绍你我的仆人,看哪!这个人每天吃好菜,每天过舒服的生活从来没有为我流过泪,从来没有为人流过汗,从来没有为同胞流过血。看哪!这个仆人毫无用处!」


从降卑到升高


    神为什么要在别人面前夸奖你呢?神为什么把你高举起来呢?是因为你曾经自愿降卑,这个自愿降卑不是「自卑」,是按照神的旨意卑微顺从真理的总原则和定律,这就必须经历各样的考验,感谢上帝。撒但与基督不同的地方是基督原有神的形像却自愿降卑,撒但原没有神的形像,却妄想升高与神同宝座。所以自动升高的就被动降卑,自愿降卑的就被动升高,就是这样的原则,这是一种反合性(paradoxica1)的真理,感谢上帝!上帝知道你不愿意自动降卑,所以就给你考验,让你被动降卑,这比没有降卑好。所以要苦,所以要穷,所以要受怨气。

    我相信自己是很被动的,因为我很被动,所以神也给我到底还有一些被动的恩典。我不要做孤儿,但是他让我的爸爸在我三岁的时候死了,所以我不得不做孤儿,没有办法讨价还价嘛。我妈妈说她把我抱到坟场去的时候,我连哭都不懂,只会东张西望,我是被动做孤儿的!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父亲,有一天我在房间里看他的像,再看看自己,觉得有一点像。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父亲,直到我三十几岁做了别人的父亲才知道什么叫做父亲。我不记得我是用甚么声音叫「爸爸!」的,因为等我会回想父亲的时候我已经好几岁了,我不懂。

    我经历了很多的困难是我自己感到本来就没有什么可夸的,虽然别人看来我们是很艰难的。一个三十三岁的寡妇要养大八个孩子,这在抗战的时候是多么地艰苦?过了六年凭着信心一个女人带着好几个孩子远渡重洋,跋涉来到南洋。我的母亲把这一家养大,用神的道一步一步带领他们。我想、如果我有可能再活一次,从小再有一次机会做人的话,我认为不会比过去神这样的带领更好,因为有这样的美好,我从来没有因为我做孤儿埋怨神,从来没有因为我没有机会和别人同样享受比较富裕的生活来埋怨上帝。小时候,我说:「妈妈我要买那个东西。」「不可以!」「我的朋友都买。」「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人家有爸爸你没有!」就是一句话;所以这一句话一讲出来我就知道「完了,我不能买了!」因为别人是有爸爸,我没有。从心理学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可以使一个孩子受创伤的话语,但是这是一个事实,这是神的试炼。

    关于「信仰、试炼与得胜」。我相信我如果没有再讲下去,我结束在这里,我已经把这个题目的重点交代清楚了,但是有一些事我还要再继续告诉你们。神今天对你说:「试炼是一个必须的过程,但是试炼的形式是人人不一样的。」如果试炼的形式一定是一样的话,那么神的智慧就太贫穷了;如果试炼的方式是千篇一律的话,我们人生丰富的可能性就没有了。如果试炼是不一样的,你就知道那充足智慧的神用各样的办法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着益处,你就荣耀上帝。


在黑夜中歌唱


    神可以使用残障的人做大工吗?可以!神可以使那些被轻看的人出人头地吗?可以!神可以使那些在粪堆中间的人被提拔起来坐在王子的旁边,神可以使完全瞎眼睛的人写最美的诗歌,像约翰·米尔顿。神可以使一个完全耳聋的人写最好的音乐,像贝多芬(Ludwing van Beethoven,1770-1827)神是谁?神的全能不是用来让你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那种全能是肤浅的。神的全能是人在无能中间的时候,他显出了另外一个可能性,透过试炼把人带到更完全的地步。

    你生命遇到困难吗?你真心要事奉上帝但是你受到的训练不够以致于给人轻看吗?你已经奉献给主了,你也诚诚实实做了,但是你的经验不够,现在出了差错,你以为你现在是被丢弃的吗?不是!神没有丢掉你,神还是看你的心,看你有诚实,他看你有事奉主的心,但是他也知道你的缺点,因此他使你从今以后不再靠自己,你要知道自己是一无所有的。当你看见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再对主说:「主啊,我流眼泪在事奉你」的时候,神要把第二期,更完美的事奉交代给你。

    历史上有一个很大的天才,根据贝多芬的讲法,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  --  韩德尔(1685-1759)。这个人比巴哈早两个礼拜生在世界上。这个人的祖宗从来没有一个音乐家。他之成为一个音乐家是突然出现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天才。为什么说「前无古人」呢?他家族中从来没有一个音乐家。为什么「后无来者」呢?因为他没有结婚没有生后代。

    韩德尔他可以在两个礼拜里面写一个歌剧,连所有乐器的编排都列进去了,所有音调的和谐都是完整的,他才气大到一个地步,下笔成章。你可以在大英博物馆里面看到一面他所写的,亲笔写的弥赛亚的稿子,你知道他是何等快,何等神速,何等完美,何等准确,何等和谐地谱下他脑海中间洋溢着的音乐各样的层次。在巴洛克音乐最高潮的时候,他竟然可以把最复杂的形式用最简单的音表达成最伟大、最吸引人的旋律。我敢在音乐学院的院长面前讲这些话,在他的时代和他以前的时代,从来没有人有可能用最简单的音符把最伟大的音乐精神表达出来。我相信你们都知道什么叫做「哈利路亚大合唱」,但是我今天不提这一首,我要提另外一首,闽南语《圣诗》1O1首《Together Zion》只用九个音,却达到了最大的果效,表达得那么完美,在这两百多年来没有一首歌这么简单,却又这么有力量。

    每次你听韩德尔音乐的时候你的血液好像会跑得快一点点;每一次你听他的音乐的时候你感到生命的意义会更丰盛一点点。在海登的音乐里面有时候会有一些无聊的东西跑出来,在莫扎特的作品里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但是我很难在韩德尔的音乐里面找到有无聊的成份。莫扎特对韩德尔佩服得不得了,贝多芬认为韩德尔是很伟大的音乐家,虽然贝多芬后来被认为比韩德尔更伟大,但他也应当要承认自己因为曾经受韩德尔影响才会伟大下去的。

    韩德尔有一段时间,忽然间时机转坏,他的音乐人家不喜欢了,厌烦了。连最伟大的人,还是有仇敌,还是有熬炼的,还是有人抵挡你的。那时他债台高筑,他的歌剧院、歌剧会社完全破产,同时,他被人打过,内伤隐隐作痛;因为没有结婚,觉得相当孤苦,而且他已经差不多五十六岁了,就在一七四一年的一个晚上,他在伦敦泰晤士河边散心,觉得前途茫茫,「我的一生完了!」他想。韩德尔在路上踽踽独行,走到一半突然听见一间礼拜堂的钟声在响,那正是夜阑人静的时候。突然之间,那个钟声就使他热泪盈眶,然后他就祷告说:「上帝啊,如果你还要我活下去,求你给我新的生命活力;要不然,你拿走我的生命吧!」

    他回到家里,大声叹息,坐在他的扶手椅上,把假发脱开放在桌面,顺手把一张纸拿起来,一看,第一段是什么?「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又要向它宣告说,它争战的日子已满了......(赛四十:1)。他大受安慰,神的灵在他心中工作,整个新的生命的火燃烧起来了。原来这是一份歌词的第一段,这一份歌词是他的好朋友 Charles Jennens 的杰作  --  他把全本圣经最伟大的五十多段关于基督论的经文归纳起来,抄一份寄给韩德尔。

    我个人对 Charles Jennens 很佩服,他虽然不是神学家,他竟然在百万多字的书里面能够精选五十多段最重要的基督论的经文是连现在许多神学家都不能融会贯通的。韩德尔那一天读了这一份的经文集之后,进到房间,拿起笔来,写、写、写......一直写,他灵感泉涌,下笔如有神助,不到二十四天,全本《弥赛亚》写完了  --  我们教会二十四个月还不见得练得完,有的教会二十四年还没有唱过一次  --  他二十四天就写完了。你每次听他的音乐的时候,会感觉有一个新的生命力在那里不断地升华,那种生命的冲力是永生不止息的。为什么?因为神在他最苦难的中间,在他最大的磨炼的时刻,让他经历到从上头而来的得胜。

    今天你不应当一直在黑夜中哭泣,在黑夜中一直哭的人是因为以为「太阳已经下山了」;你应当在黑夜中喜乐,唱歌,在黑夜中间歌唱的人是因为认为「太阳还要升起」,就这样简单。悲观的人说「只剩半杯水」,乐观的人说:「还有半杯水」。


废墟上的演唱会


    雅加达有一间可容纳一千五百人的大礼拜堂被火烧掉了,放火烧教堂的是一位回教领袖,有人亲眼看见他放火。在还没有烧以前,教堂隔壁的赌场发生火灾的时候,那个回教领袖故意来教会说:「要小心喔!不久火会延烧过来的,要谨慎喔!」他制造一个假面具给人家看他虽然是回教徒,还是对基督教很好。其实,等到人不注意的时候,他就把火带到礼拜堂去烧,被一个躲在门后的年青人看到了。我那个时候正在自己的教会讲道,讲完道了,在唱结束的诗歌时,有一个弟兄拿一张纸上来,上面写「请为某某教会祷告,火正在烧」。我就叫大家站起来为那个教会祷告,我很难过,因为在那个礼拜堂,从一九六五到一九八四那十九年半里面我至少讲过两百次道。假如我在这个贸易中心的大会议厅常常讲道,每一年到你们中间好几次都用这个地方的话,如果有一天这个地方被烧了,我会很难过的。所以当他们对我说「那个礼拜堂被烧」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会后我马上开车冲到那个地方去看,围了几千个人在那里,我无法靠近,不能进去。最糟糕的是那些故意放火烧礼拜堂的人,当救火车靠近礼拜堂的时候,他们说「走走走」 ,把救火车推到一个不能救火的地方,让火把礼拜堂完全烧尽。

    那天晚上,我再开车到那个地方,我进去看,烧到连屋顶上的钢架都全部扭曲掉下来了,整个天空都可以看到,屋瓦没有了,讲台后面几千片大理石所铺的墙壁掉到只剩一、两片挂在那里,整个礼拜堂黑漆漆的,我欲哭无泪,「上帝啊,怎么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在雅加达发生?」我祷告、祷告、祷告......那时候是十一月,我十月分的时候才在这个教会的七十周年庆祝大典中讲道,想不到一个月以后变成废墟。祷告完了,主感动我,我要奉献一笔钱帮助他们重建。我不是生意人,我也不是有钱人,但我心里想、应当奉献最少是一亿印度尼西亚盾,一亿印度尼西亚盾那个时候差不多一万多美金。怎么办呢?从哪里找钱呢?

    我这一生没有到过一个有钱人家里去募捐过,我在美国华盛顿办归正学院是从印度尼西亚拿钱去用的,第一期就拿六万美金去开展美国那边的工作。我说:「主啊,我要帮助重建,但是,我没有钱。」有一天早上三点半我爬起来,上帝说:「你可以利用这一次圣诞节的音乐会卖门票来支持他们建堂。」啊!我得到答案了,然后我就实际推出一九九八圣诞节慈善音乐会的活动  --  就在被烧毁的两个「露天」的礼拜堂演唱。以前当他们礼拜堂好好的时候,我并不用那个地方开音乐会,因为我认为他们的回音不够好,我们会花很多钱租音乐厅演唱圣乐,怎么这一次已经烧成这样,反而要来这里演唱呢?有人说:「哪里会有人买票呢?」神一步一步引导,我们最贵的票只有几张,一张卖七百块美金,全世界没有这样贵的票。最便宜的,有的一块,有的半块,有的只要几毛钱美金,也有免费的。

    我就带领乐队、唱诗班共一百多人到现场去,不知道唱了以后声音会变成怎样,上面空空如也呀,这个声音没有回音会跑到哪里去呢?不知道!不但如此,那个团长的提琴是几十万美金的,如果音乐会到一半下大雨怎么办呢?如果唱到一半,大家都淋雨、变成落汤鸡怎么办呢?还有,没有冷气,而且要两场在同一天举行,下午四点在那个大礼拜堂,晚上七点在另外一个礼拜堂。唱完一场,还有声音再唱下一场吗?到时候如果赶场塞车怎么办呢?一大堆的问题,我们一个一个解决,有些人说:「怎么办?不可能!」我说「你不要多讲话」,我一生一世做事情不要听太多消极的意见,只要谈怎么做得好,不必想、怎么难做,这是我的个性,神已经把我磨炼成一个只相信「可能」的人。

    从海报,场地,租巴士,所有的事情,我组织一个委员会,都安排好了,把细节弄清楚了。后来一位弟兄说,「唐牧师,我可以不可以找CNN、CNBC 还有几个印度尼西亚的电视台的记者来访问?」我说:「你祷告,如果主引导你,你就可以找他们来。」还没有演奏会以前,记者来了,然后问我说:「你不怕吗?你在这个礼拜堂演奏,他们主日崇拜都搬走了,你怎么跑回来呢?」我说:「我不怕。」「为什么?」「因为基督徒在夜间是要歌唱的,在困难中的信心是表示我们的凯旋。」 CNN 果真来采访这场音乐会,把这场音乐会往世界各处播放出去了;后来有一些朋友从德国、日本、香港......各地打电话过来,说:「我看见你在音乐会指挥」。感谢上帝,就这样,所要奉献合他们的钱收到了  --  结果不只是一亿,而是两亿  -- 上帝加倍赐福,当天分给他们,让他们可以重建。

    亲爱的弟兄组妹们,我有时候想,顺利平安的道路就是福气吗?不一定!困难磨炼来到,就是神丢弃我们吗?绝对不是!因为试炼是必须的,所以你的信心不是在平顺的日子中才歌唱,是在熬炼中间歌唱,阿们?感谢上帝,神就一步一步把我们带到更得胜的地步里面去。

    感谢上帝,自从这次音乐会完了以后,第二个礼拜开始,他们把帐棚搭好了就在那边做礼拜了。那一天两次的音乐会差不多有两千多人来,很多人一面听,一面流眼泪;而我四十多年指挥这些音乐,我发现那一次唱的很不一样。我对他们说:「不要怕,这一次唱的,上帝特别喜悦,因为唱的时候没有屋顶拦阻,直接达到天上去。如果下雨,还是要唱。」感谢上帝!那一天唱的时候,他们的信心很不一样,从内心的深处有很不同的感觉。第二场的时候,德国的音乐家也来了,他吓了一跳,他说:「我怎么可能在印度尼西亚听到这么好的德国音乐呢?他还以为我是哪一个音乐学院毕业的指挥家呢?团长对他说:「他是一个牧师,他一生爱音乐,常常做这些工作。」感谢上帝,我就要结束这一堂了,我要告诉你,试炼是必须的,试炼是有价值的,价值在哪里,怎样胜过它?我们下一堂再讲好吗?

第二章 - 危机性的位份第四章 - 得胜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