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吗?

自由主义神学,新自由主义神学,圣经批判学

(资料取自殷保罗著的《慕迪神学手册》)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自由主义(liberalism)神学,是哲学及科学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的结合。自由主义的大前提,是以人的理性分折及科学的发现为依归;任何与理性和科学不吻合的都要受到反对。结果,自由主义反对基督信仰的历史教义,因为这些都是神迹及超自然,而基督的道成肉身、基督的肉身复活等等均被反对。现代主义(modernism)一般来说,是等同于自由主义的;但现代主义强调科学的发现,富司迪(Harry Emerson Fosdick)就是一个例子,他试图将科学和圣经调和。

标准自由主义

标准自由主义的历史发展

         士来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1763至1834):这位德国基督教神学家向哲学家冷酷的理性主义作出回应,尝试以感觉(feeling)为依据,保卫基督教。他发展出一种「感觉神学」(theology of feeling),所以,他也被称为新正统主义之父(他也被称为现代宗教自由主义之父)。士来马赫强调,宗教不是建基于哲学的思辩或对教义的肯定(他否定基督教的历史教义)相反的,宗教是在人对神的经历感觉中。他注重宗教的主观性本质,而这个重点在新正统主义中表达无遗。

        士来马赫强调宗教伦理,他说那是一种「绝对依赖的感觉」(the feeling of absolute dependence),或是「神意识」(God-Consciousness)。他没有把罪视为在道德上违背神的律法,他将罪定义为:「当个人只想靠自己而活,要从宇宙及与周遭的人隔离。」士来马赫也反对历史教义,例如童女生子,代赎观念,及基督的神性,因为他认为这些都不重要。他认为基督只是一个观念上的赎罪者,换句话说基督只是一个理想的榜样,是胜过罪恶的「神意识」的来源。信徒经历重生(耶稣的「神意识」),是「透过参与教会团契生活,而不是单单相信基督在历史上的死和复活。」

        士来马赫的神学对权威性的问题,产生很大的影响。他认为没有外在的权威;就算是圣经、教会或历史信条,却不能强于信徒的即时经验。」。新正统主义主要所依据的是主观性(强调经验,而不是强调客观及教义),和自由主义的反对圣经权威,均可以在士来马赫的神学中找到根源。

         立敕尔(Albrecht Ritchl1822至1889年)。这名德国基督教的神学家像士来马赫一样,教导宗教不单单是理论,而也有实践。他反对哲学家的哲学思辩和士来马赫所强调的经验,强调道德价值的重要性。「他强调必须问自己:『我做什么才可以得救?』但是如果这问题的意思是:『我死时如何能去天堂?』这便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得救是过新的生活,是从罪恶、自私、恐惧及罪过中得拯救的生活。」。

        立敕尔反对传统的教义如原罪、道成肉身、基督的神性、基督代赎、基督的肉身复活、神迹及其他教义。他说这些教义都不重要,因为这些都与实践无关 -- 与道德无关。立敕尔认为每一件事都能用事实(历史事件),价值(个人的应用)去判断。我们可以说有一位事实的耶稣,及一位价值的基督。讨论之所以重要,是在于基督徒群体视基督的价值。基督是需要信徒透过信心去了解的 -- 基督的历史真实性并不重要,教义陈述也不重要,因为这些郁不能帮助提升个人的道德操守;基督的死也不是抵罪的死,最重要的是他所留下的道德典范,感召他人过相近的生活。

        明显地,立敕尔是建基于将历史事件(histories)及故事或神话(geschichte)的二分法。基于他所强调的道德价值,他为自由主义「社会福音」(social gospel)奠下良好的基础。

        哈内(Ado|ph Von Harnack1851至1930年):他是一位德国神学家,是立敕尔的跟随者。他「相信基督教信仰是从希腊思想塑造出来的。由于希腊思想引进了福音之中,所以那就并不是信仰的精髓(essence of the faith)。」。哈内透过《基督教是什么?》(What is Christianity? 此书于1901年出版)一书,把立敕尔的观点普及化。

        哈内否定耶稣曾经宣称为神,否定神迹,并说,保罗把耶稣的单纯宗教破坏了。他强调要回到耶稣的宗教里(the religion of Jesus),而不是关于耶稣的宗教(the religion about Jesus)。若要进入真理的核心,就必须将包裹真理的外壳除去。布特曼(Rudolf Bultmann)提倡的去除神话的方式,也可以在哈内的方法中见到。

        圣经批判学(Biblical Criticism):(Ⅰ)新约:包珥(F C Baur1792至1860年)否定传统基督教教义,并且发展出一种历史批判的方法(historical-critical)。他将黑格尔的正反合哲学应用在圣经上,刻意地在新约中找寻矛盾的元素,来支持他的理论。他说,彼得的神(犹太人)和保罗的神学(外邦人),是有冲突的。根据包珥宣称,新约的每一卷书,都可以看到初期教会犹太人与外邦人之冲突。

        史特劳斯(David Strauss1808至1874年)是包珥的学生。他否定圣经记载的历史准确性,指出那些记载都是由耶稣的跟随者加以粉饰的。他视圣经是充满了「神话」(myths)的,这概念是从黑格尔的哲学而来的。论释新约时,史特劳斯说,耶稣是人类的「绝对观念」(Absolute Idea)的象征,所以,真实的神人,不是耶稣个人,而是整全的人类。

         (Ⅱ)旧约:按旧约的批判学,底本说(documentary hypothesis)理论提出,摩西五经是花了五个世纪由不同文件所汇编出未的(而不是全由摩西所写。)法国物理学家亚实特(Jean Astruc1684至1766年)也提出,摩西是用一份以以罗欣(Elohim)作为神的名字,及一份用耶和华(Jehovah)为神的名字的文件编出五经来的。亚实特的看法逐渐成为底本说的根据。艾思满(Eichhom)又建立起一种讲法,将创世记和部份的出埃及记分割。戴伟特(Dewette)利用亚实特的立论来分割申命记。其他人也提出意见,最后所产生的就是威尔浩生(Julius Wellhausen)的理论,他把摩西五经连结于一个进展性的结构里。

        高等的批判学确实破坏了关于圣经各书卷作者的传统观点。所有圣经书卷都被分割,并且将圣经的写作日期推后。就如新约的教牧书信,他反对保罗是作者。

        布士内纳(Horace Bushnell1802至1876):这位美洲的神职人员,如欧洲的士来马赫一样,被称为「美洲自由神学之父」。布士内纳不同意当时传道人所标榜戏剧化、顷刻间悔改的经历;他倡议让孩童在一段时间内,在基督教里「成长」,而非要求骤然的悔改。布士内纳阐释这种神学时,反对原罪教义,他提出小孩出生时是良善的,如果培育得法,他就是一个好孩子。

        除此以外,布士内纳也反对圣经默示的教义,并且提倡基督之死的典范理论(example theory)。

        饶申布士(Walter Rauschenbusch1861至1918):他是一位美洲浸信会的圣职人员;传讲社会福音,被称为「社会福音之父」。饶申布士的神学思想,是在他任职纽约市第二日耳曼浸信教会的牧师时形成的,那时他亲眼看到当时的移氏生活条件恶劣、劳工制度的剥削、政府漠视穷人。当他回到纽约罗切斯特的浸信会神学院任教及著作时,都大力提倡社会关怀的神学。他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因他认为那是由于人的贪婪所引起的,他并且倡议财产集体拥有(虽然他也否定马克斯主义)。对饶申布士来说,福音不是个人得救的信息,而是耶稣爱的伦理。这爱可以解决社会邪恶,改变社会。

        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自由主义的信息基本上是乐观的,反对人有罪,主张社会将会逐渐改善。但第一次世界大战令这种教导大受冲击。战争粉碎了人会逐渐变好的神话,这给予自由主义致命一击,于是自由主义的再现,准有披上一种不同的形式。

        巴特(Karl Barth)曾在哈纳克(Harnack)受过训练,大战爆发时,他无信息可传,乐观的自由主义信息,安慰不到受战事摧残的人。于是巴特回到圣经去寻找新的信息。因为面临这个危机,他就将神学带到一个新的局面。

标准自由神学的教义观点

         圣经学:自由派看圣经是一本普通的书,而不是神的默示。高等批判学从人的观点出发,分析圣经的书卷,尝试去发现与作者、日期及重要资源有关的人为因素。他们不关心对传统作者的观点(如以保罗为作者等),所以圣经书卷的写作日期通常被推后。有关作者的传统说法通常都被否定。

        演化的架构被应用在圣经的宗教发展上,以否定以色列宗教,认为是神圣启示的观念,认为这只不过是人类宗教的一种发展。旧约的以色列宗教,因而被视为「血与饥渴宗教」(blood-thirsty religion);从发展角度来看,它被视为低于「耶稣的高等道德」(hlgher ethics of Jesus)。于是,旧约与新约间的冲突,就用宗教演化来解译。

        神学主体:自由主义强调神的内蕴性(Immanence),即是神无处不在,及无事不有。神内蕴性的极端结果是泛神论(pantheism)(神就是一切)。在自由神学的教义里,神在各处工作 -- 他在自然界工作;也在演化过程中工作,因此,神迹是不需要的。自由派因此也不去分辨自然与超自然。

        人论:圣经的权成及神圣启示都被否定。人类理性的分析,是高于圣经与传统教义。圣经是需要用一个理性的立场去了解的,如果圣经有一些不合常理的事,就应该被否定,因此、圣经的神迹可被摒弃。

        神学所需要的是实际,所以,人的理性可与宗教经验结合,以代替神圣的启示,和圣经的权威。

        传统基督教是教导真理及道德的绝对标准,而自由主义却教导世界是个开放系统。自由派认为世事并没有绝对,也不应该有教义的断言。任何事物都可以受质疑 -- 包括圣经及传统的教义。传统神学应被否定,因为它是一个固定系统(fixed system);而自由主义则认为,一切都可以改变。

        理性时代和现代科学时代来临之后,自由主义企图使基督教更合乎常人。他们摒弃古时的用语,欲使教义与人的理性及现代科学和谐结合。所以基督教不再被视为落伍,或不合潮流,而是合乎时代精神的。这观点可从富司迪(Harry Emerson Fosdick)的著作看出。

        救恩论:自由主义反对强调个人的救恩和永远的审判 -- 因为都是无关宏旨的。自由主义是乐观的,它要透过人的努力去建立天国;社会福音就是它的信息。神的国不是未来的、不是属于超自然时代的,而是在今世,透过应用耶稣原则及伦理观念便能实现了。

        要注意的,不是所有自由主义-- 最少不是所有自由主义开始的阶段-- 都教导社会福音信息。早期的自由主义是理论性的。新正统主义神学家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在底特律传道时,很看重社会的不公平;他是自由主义中一位激烈的批判者。在十九纪及二十世纪初期,社会福音主要流行于美洲。

标准自由主义的评价

         自由主义者高举人的理性及科学方法,这可以从他们摒弃传统基督教教义看出。他们否定人的全然败坏和原罪教义。认为人并非邪恶的,而且基本上是良善的。人可以透过教育的指引去行善。耶稣的神性被否定,他们认为耶稣是一个好教师,是一个理想的人,是人类的典范。圣经的神迹也被否定,因为这些被认为是与人类的理性,及现代科学不协调。

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的历史发展

         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旧自由主义的衰亡。后来,一种新的自由主义,又称为「实体神学」(realistic theology)就此而形成。 富司迪(Harry Emerson Fosdick1878至1969年)是新自由主义建基之父。他在纽约市自由派的协和神学院受教育。富司迪是在纽约的里弗赛德教会十分著名的传道人。他写了超过三十本的书;电台每周均转播他的节目,在纽约是一著名牧师。是当时新自由主义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富司迪抨击基要派(fundamentalists)及自由派,又卷进了自由派与基要派的争论里。1922年,他传讲「基要派能得胜吗?」(Shall the fundamentalists Win?)(后来出版成书)1935年他在纽约讲了一篇著名的信息:「教会须离开现代主义」(The Church must go beyond modernism)。他抨击现代主义被知识主义所充塞,以致太感性,太不重视神的概念,而且太过与现代世界融合。这标志着自由主义一个新方向的开始。由于有富司迪的挑战,新自由主义应运而生。新自由主义反对理想主义哲学,也反对旧自由主义的主观主义;新自由主义另辟途径,从人以外去寻找神,而不是在人以内去寻找神。

        贺尔顿(Walter M. Horton)是另一个重新领导自由主义的先驱。虽然贺尔顿保留了一些自由主义,但他与其他新自由主义者一样,没有以乐观眼光去看人类。他确认人与神疏离,是战争和人类的痛苦的原因。本尼特(John C. Bennett)是典型的新自由派,他比较看重罪。本尼特也否定「怀疑主义(skepticism)、主观主义(subjectivism),及武断(arbitrariness)」,强调「信心的决定」(decision of falth)。他指出「自给自足的人文主义及削减的自然主义」贫乏之处,并且打开启示的大门。尽管如此,本尼特也否定旧约的基督论,他接受高等批判学。

        最早期的全球的联合性自由神学组织,是在1908年成立的基督教协会(Federal Council of Churches),这组织后来被普世基督教协迸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所代,并且得到了基督教主流自由派的支持。

新自由主义的教义观点

         圣经论:新自由主义较为重视圣经,就如陶德(C.H.Dodd1884至1973年)等人,就曾认真地研究过圣经。但旧自由主义的前提-- 高等批评学及对默示的否定 -- 也是新自由主义的立场。

        人论:新自由主义保留了旧自由主义对人性的基本信念。他们看人基本上是善的,并不邪恶,只是「已破坏了的好东西」,不过新自由派不如旧自由主义那么乐观,要在地上建立乌托邦。

         罪论:新自由主义对罪的看法比旧自由主义较为现实。为着解决人类的困境,本尼特(John C Bennett)提出,要确认以下几点:(Ⅰ)「罪的概念,罪往往就是自我欺骗的错误所造成的。」(Ⅱ)「罪出现在每个道德及灵性成长的层次中。」(Ⅲ)「若想透过社会建制,要一次过去解决所有人性的问题,只是幻觉。」(Ⅳ)「悔改是经常需要的。」然而,新自由主义不相信原罪及人类的全然败坏。

        基督论:新自由主义比旧自由主义较为重视基督。新自由派谈及基督的「神性」(虽然他们是反对正统信仰所谓的基督完全及无瑕疵的神性),然而,他们也反对若要讲论基督的神性,就必须相信童贞女生子。他们不承认代赎的观念。新自由主义比较重视基督的死,他们肯定透过他的死,教会得以诞生,个人也得到神的能力。

新自由主义的评价

        新自由主义与旧自由主义不同的有:新自由主义对人的看法较低,对神的看法较高,然而,他们也没有回到正统的道路。适当地说,新自由主义是旧自由主义的再塑造,它仍保留了旧自由主义的精髓。

ag00089_.gif (335 bytes)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