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圣灵论(一)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圣灵、祷告、复兴》)

第四章 - 圣灵与复兴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经文●

徒一:6- 8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大纲●

复兴:神的主权与人的预备

成见与偏见妨碍复兴

祷告与复兴的关系

在圣灵、真理中的祷告

「质」、「量」并重的复兴

真实的复兴

一、真正的复兴是信仰、教义的归正

二、真正的复兴是伦理的归正

三、真正的复兴是事奉的归正

四、真正的复兴是教会使命的归正

1、福音使命

2、文化使命


    在前三讲我们已经把一些「圣灵论」的重点提出来了。在这一讲里,我们要特别着重在「复兴的真义和内容」这方面,求主预备我们的心领受他的话。

    你所盼望的「教会复兴」到底是什么?你先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教会大大复兴起来,那应当是哪一种复兴?现在你还没有看到,或者你已经看到了,到底那些与你想象、盼望的复兴有什么差别?你观念中的复兴到底是什么?神要教会成为怎样的教会?神要叫世界从教会得到什么影响?教会所传的福音能够达到的果效应当是如何?

    印度尼西亚在六十年代的时候,东帝的帝汶岛有一次所谓的「大复兴」,也有人把这次复兴写成书。但是写 书引起全世界注意的那个人,我没看见他有继续不断复兴的果子,他变成一个很平凡的、没有继续复兴事奉的人。还有一些人就利用这些复兴现象在世界各地 募款,使大家因为这些复兴而捐钱,注意力都投注在 这些运动上。这个复兴运动五年后,我到那里去,发现教会的景象还是很冷淡。有一些复兴运动,从报导、从外面的现象来看,好像是最轰烈烈,但实际上在当地并没有带出什么特别的影响。所以「复兴」的定义是什么?「复兴」应当有怎样的表现?应当用怎样的途径探讨「复兴」?「复兴」会在怎样的时刻发生?我们应当好好思想,好好等候在主的面前,并求主引导我们进入复兴的真理。我们先看几段的圣经: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6-8)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象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二:1-4)

    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高声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徒二:14-15)

    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神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徒二:22-24)

    “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徒二:36-40)
 

    现在我们要一同思想「复兴与祷告」、「复兴与圣灵」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严格地讲一句很重要的话:「你没有办法在教会历史中找出任何的复兴是与圣灵没有关系、与祷告没有关系的。」但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把复兴带到教会?是不是我们用我们的祷告强求上帝?是不是我们的意愿、计划、设计使复兴 临到教会呢?是不是我们恳求圣灵照着我们的意愿把 复兴带到教会来呢?复兴的来到是因我们的设计、我 们的意愿而成全?或者复兴的来到是圣灵主动赐下的呢?这个重要的问题要从圣经里面找到原则、找到答案。

    当以色列人看见耶稣基督到世界上来向他们传道 的时候,有些人就在约翰的见证中听见:「看哪!上 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他们盼望 从约翰的门徒转为耶稣基督的门徒,而耶稣就从其中 拣选了十二个使徒,日夜教导他们,与他们生活在一 起。但是弥赛亚在地上的显现并不等于复兴的到来。 他们在那边等候,他们从内心深处盼望耶稣有一天作 王,恢复大卫宝座的地位,把蹂躏他们的外敌驱逐出境,使以色列得到荣耀的日子。他们一直等,等到最后发现这位他们所等候的耶稣,不但没有照他们的意 愿成为他们所盼望的,相反的,他竟孤孤单单地被钉 死在十字架上。所以这些跟随耶稣的人失望了,他们 天然的意愿、宗教的情操与跟随主起先的动机没有达 到,他们完全失望了 --

    「我们所寄望的是你,盼望你成就我们心中的复兴!」

    「我们盼望你把复兴带到我们中间来,结果你自己却被钉在十字架上!」

    所以耶稣基督的使徒们就一个一个离他而去,回到原来的事业、岗位、原来社会的身份,不再跟随主了;直到我们的主从死里复活,把他们再召聚在加利利的山上(参:太廿八:16)。为什么在加利利的山上?为什么不在耶路撒冷?不在橄榄山?不在客西马尼园?为什么不在他们在十字架下面看见他被钉的那 个地点重新振奋他们,却要把他们带到加利利去呢? 因为他们在加利利蒙召!耶稣带他们回到起初蒙召的情景,要他们从原先的地方从头思想神的旨意。

    大使命不是在各各他山上赐下来的,不是在耶路撒冷、客西马尼园赐下,也不是在复活坟墓旁边赐下来的,大使命要在加利利的山上赐下来。他们约定的山是在加利利的山,耶稣基督在约定的山上向他们显现的时候,他们到他面前来,他们一面敬拜他,一面心中还有疑惑。要回到约定的山,他们大家一定要离 开耶稣死而复活的耶路撒冷,走几天的路回到北方的山上去。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因为他们在那里蒙召! 不要违背那从天上来的、起初的异象(参:徒廿六: 19),保罗明白这个道理。

复兴:神的主权与人的预备


    大使命赐下以后,他们还要回到耶路撒冷。耶稣不是在加利利山上把大使命传讲完了就升天,他要他们回到耶路撒冷。所以在橄榄山升天时就记载了这一 段的话语,当耶稣升天的日子到了,使徒聚集在那 里,他们就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的日子 现在到了没有呢?」耶稣就把一个很重要的复兴原则 提出来了:「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 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什么意思呢?复兴不是人为的,复兴不是教会计划的,不是我们强求得来的,更 不是照着我们的意愿与盼望。复兴有神的权柄和神的时候两个很重要的因素。神的时间到了,复兴会来;神的权柄愿意的时候,复兴会来。「神的主权」 和「神的时间」表示神是超过人的意愿、超过人所定的,神不在人的权柄下面,神有他的时间表和他绝对的意志,神的计划没有一个人可以干涉。所以,我们 就发现几个问题,第一:当神的时间到的时候,我们 到底知不知道?我们发现了吗?我们已经预备好了 吗?是不是神的时间到了以前,我们一定要做一些准备?如果复兴忽然来到,我们的准备是否已经合神心 意呢?第二个问题:如果神的时间没有到,我们可不 可以用其它和圣经的原则不大相同的方式来产生一些复兴现象呢?

    复兴和神的旨意有很密切的关系,复兴和神的主权以及神定的时间有很密切的关系。复兴在历史的某 一个时刻产生出来的时候到底要成全什么?内容是什么?我们把以利亚在迦密山上、在众宗教的中间显出耶和华是高过其它宗教的那次作为,当作是以色列的 大复兴,神借着以利亚彰显了这次的复兴,使他成为 一个很重要的见证人,成为神所使用的工具。神使用以利亚,有灵力、有火,神使用这个先知来作他复兴 的一个器血使以色列人复兴了。那一次的复兴谁知道要发生呢?是谁计划的呢?那次复兴是在三年半雨水不降下、大地枯干、百姓受苦、到处饥荒的情形中赐下来的,神的时间到了!

    有人问我:「牧师和其它宗教人士一同祷告可不 可以?」我说不要太严谨地批判这事,我们可以说: 「那一天以利亚是和巴力的先知一同祷告」,他们同 在一个地方祷告,但,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祷告的结 果,使人看出以利亚的上帝是真的上帝,你明白吗? 我们不能跟大家说:「我们的上帝都是一样的,我们 一同来祷告」,或说:「我们向各自不同的上帝祷 告」,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祷告的对象是超过万有 的上帝,也要显明我们祷告的果效大不相同。以利亚和巴力的先知们是在彼此不同的宗教系统中间祷告,而彰显出他所信的是超过所有神之上的上帝。

    在迦密山上以色列民族对独一真神的这个纯正信 仰的复兴,以及使徒行传第二章圣灵降临带来真以色 列的复兴和教会的诞生,这两次是教会历史中每一次 复兴很重要的原则性楷模。迦密山上显明我们的上帝 是超过万有的上帝,五旬节圣灵降临教会第一次领受圣灵充满、福音广传,这两次的复兴就成为新旧约两个非常重要的楷模。在五旬节这次新约的事件上,耶 稣基督嘱咐使徒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父所应许的,并 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侯、日期,不是你 们可以知道的」 。主权和时刻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办法知道、预测、干预、改变的。但是「你们要在耶路撒 冷等候」,这里有一个条件是什么呢?我们要每时每刻盼望复兴来到,我们要预备心等候主的日子来到。

    今天很多的教会没有看到复兴,因为没有等候的 人,也没人注意神吩咐我们要好好等候。你盼望教会 复兴吗?你真心求主复兴教会吗?你等候吗?你有没有预备?有关于复兴与预备之间的关系,以色列人作 了一个很失败的代表 -- 以色列人是代表一个预备复 兴而盼望复兴的民族。他们说:「主啊,差遣弥赛亚,弥赛亚来吧,拯救以色列民,来吧!来吧!」但当上帝真把弥赛亚差派下来时,以色列人却把他钉在十字架。为什么呢?一方面因为他们预备迎接弥赛亚 的心从来不清楚,另一方面是他们对弥赛亚来的情形 从来没有实实在在、正确的了解。所以他们成为预备 复兴、盼望复兴的一个非常失败的代表。

    当复兴真正来到时,那些单单呼求「主啊!复兴你的教会吧」的人,不一定会很欢喜迎接的。当上帝 复兴的时候,可能要你放下你的最爱,要你丢弃你最 自满的,可能要你撇下一生最大的计划、最大的权 力。不可单单空口对主说:「主啊,复兴来到,复兴你的作为」,当复兴来到时,可能那些最多祷告盼望 复兴的人最先逃走,因为他怕复兴、怕放弃罪恶、怕放弃特权、怕放弃一切应当得到的、放弃自认为最可 夸口的东西,而这些如果不放弃,复兴就不来到。你 一面求复兴来到,一面抓住神要你放弃的,那么,等复兴来到时,你可能就是没有份的人。复兴来到需要付代价,复兴来到是根据神的主权。


成见与偏见妨碍复兴


    以色列人在预备复兴的事上成为失败的代表,为 什么呢?因为他们虽求弥赛亚来到,却不注意那弥赛 亚应当是怎样的一位,他们是用一种「选择性的认知」(selective perception)去解经。「选择性认知」是 传播学名词,是谈到人如何认识外界知识。例如,同 样看一本书,不同的人所看的重点会完全不一样,因 为当你看的时候,你里面有一个过滤器,使你只能看 出某一些你思想里面已经过滤的、你想要的东西。所 以,同样的经历,会产生不同的感受、不同的领悟、 不同的反应。当一些人走过台北街头,你问他:「你 看到什么?」「我看到几个中学生,很奇怪,跟过去 不一样了,从前都是剃光头,现在都是有头发的。」 别的他看不见。有的说:「我看到现在台湾竟然有最 新型的德国车」,有人看的是汽车。另外一个说: 「我看见捷运那些柱子上有几个裂缝。」为什么同样 过一条街有的人看这个,有的人看那个呢?这就是 「选择性的认知」,你明白吗?照样,看圣经的时 候,如果你有主观的过滤器,你就没有办法照着神的旨意看见复兴怎样来到、复兴来的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今天解经上一个很大的危机就是「主观性的预 想」(subjective perception〉已经拦阻人看见圣灵到底 要借着神的道对我们讲些什么话。很多时候,同样一篇信息、同样的一段圣经,你不但没有办法蒙光照看 出一些内涵,甚至还把它颠倒是非,以为这就是圣灵 的光照,这是教会很可怜、很危险的大病。以色列人 等候耶稣来,他们一直求,到今天还在耶路撒冷哭墙 外面求弥赛亚来,弥赛亚已经来了一千九百多年了他 们还在求,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根本被那个主观 的过滤、主观的选择、主观的概念所模糊、蒙蔽了。 所以耶稣来了一千九百多年,他们还在那里等他来,你看可不可怜!

    有次我坐飞机和隔壁的一个人谈话,谈到最后发 现他是犹太人,我不直接说:「你要信耶稣」,我不 讲八股,我就对他说:「请你告诉我,犹太历史中哪 一个人对全世界影响最大?」他就反问:「你认为呢?」我就念几个大有影响的人,比如摩西,他说: 「对!」大卫,他说:「很好!」我说有一个叫做希列 尔的,他说:「是!你知道他?」接着我就讲了历史 中对世界有重大影响的犹太人,一直讲到二十世纪, 他很惊讶我怎么知道那么多位犹太历代的伟人。讲完 了这些以后我问他:「你认为哪一位是最伟大的?」 我故意不讲耶稣。他说:「当然是摩西啦!」我说: 「我不以为然,摩西的影响是在法律界、宗教界,许 多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今天受耶稣影响的岂不比受 摩西影响的更多吗?」我这样间,他马上吓了一跳。 他说:「你真认为最有影响力的犹太人是耶稣?」我说:「当然是非他莫属!你怎不这么想呢!」(我开始攻他了,我不守的,以攻来代守一定是更容易胜的, 这是孙子兵法里讲的。)他怎么讲呢?他说:「现在 很多人受耶稣的影响,耶稣的门徒这么多,你讲的可能对,但是,我们犹太人不这么想。」这就是他的病了!

    为什么犹太人不这么想?因为犹太人根本不把耶稣当作犹太文化里面重要的一份子,在他们的思想中间先过滤,有一个选择是很主观的、狭窄的,他们 已经把耶稣拒于大门之外(听到这句话别以为我已经 把灵恩派拒于大门之外)。犹太人盼望弥赛亚来,但是他们观念中的弥赛亚已经过滤、已经选择了。什么时候已经过滤了、选择了呢?因为他们心中所要的弥 赛亚是军事性的、荣耀性的、得胜的、替他们报仇打 仗胜利的弥赛亚,是以色列狭窄民族观念中只为自己民族不为别人的弥赛亚,那个弥赛亚才是他们想要 的。

    犹太人用这个主观的、狭窄的、已经过滤的成见 去读圣经,马上就发现了很多的圣经是支持他们的, 他们认为自己是合乎圣经的。圣经岂不是说:「我要 为你挥出仇敌。。。我要为你践踏那反对你的人。。耶和华要为你伸冤。。。耶和华的热心要成全这事。。。」 旧约有很多很多这样的话,所以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这 个弥赛亚竟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是被埋葬在有钱人 的坟墓中的,是生在伯利恒的。这些他们都看不见, 与这些有关的那许多经文也是在他们过滤性的选择中 没有份的,所以他们没有办法接受这些。而基督徒顺服圣经、神的权威、上帝的启示,是根据对圣经的全面认识,根据总原则去了解圣经,使我们不再被自己学点 的主观蒙蔽,不再被我们的狭窄、我们的过滤和选择 所影响,使我们对圣经有正统的解释。我再说,这个 非常重要。他们把那生在伯利恒、死在各各他的耶稣 当作怪物、异端,他们今天还在说:「弥赛亚来吧! 弥赛亚来吧!」你想,主在天上怎样看他们?「你们有没有搞错啊?我早就来了!」

    爱因斯坦有一次到比利时,比利时女王派一支军队去火车站欢迎从巴黎来的爱因斯坦,那些人在火车 站列队等候,非常壮观。但等半天没看见他来,他们 就回到王宫门口,又等了很久,还是没看见他来,于 是他们就进王宫向女王报告:「对不起,我们等了很 久,所有的旅客都下车了,爱因斯坦教授还是没有来。」女王说:「傻瓜!他已经在这里跟我谈话很久 了。」「那他是坐哪一班火车?」「就是那一班。」 「我怎么没有看到呢?」原来爱因斯坦是一个不修边幅、不着重外表的人,他从火车上走下来,就像个平凡的老公公。而他们想象中的爱因斯坦是个西装笔挺、很体面、道貌岸然的教授、伟大的科学家。他们 先给爱因斯坦一个美化的思想,给爱因斯坦一个美化的观念,然后把真正的爱因斯坦丢掉,你明白吗?

    我的大儿子两岁的时候,我离开家去布道,回来 的时候他已经两岁半了。我五个半月没有回家,当我 回到家里,我的太太对我说:「我很怕他忘记你是他 爸爸,所以每天指着墙上的照片对他说:“这个是爸 爸!叫爸爸!”」等我回来的时候,对他说:「我是爸爸」,他不睬我,我要抱、他也不要,我要亲、他也不要,他会叫「爸爸」,可是却不睬我,结果问他: 「爸爸在哪里?」他说「那个」(指照片),他说照片 是爸爸,「这个呢?」我指着自己,「嗯、。。.」他摇头。我心想世界上哪有这样残忍、这样凄惨的事, 真正的爸爸他不睬,却认照片作爸爸。所以那个时候 我用各样的办法,几天里面和他慢慢谈,谈到最后, 他的妈妈对他说:「这个才是爸爸,他就乱了,到 底哪一个是爸爸?三天以后,我说:「爸爸在哪里?」「那里!」他还是指着照片,我就正经的问他 说:「我是谁?」你知道他怎么回答?他跑到我的耳 朵边说:「你也是爸爸」 。我变成「也是爸爸」,那 怎么会是两个爸爸?因为他是小孩子,不能领悟那真理。

    犹太人只接受旧约的预言和应许,没有接受新约 的实践和耶稣的道成肉身。真正的基督来的时候、真 正的复兴来的时候,他们觉得陌生不认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已经为复兴定下了那些错误的、在观念 中间不实际的定义;他们也可以引经据典,也可以找 到圣经的支持当作是神的启示,但却是不一样的,你 明白吗?你以为你有复兴吗?我说过,如果这些教会 是真的复兴的话,为什么这些教会领袖产生很多性丑闻?为什么最多讲圣灵充满的常常生活不够圣洁?我不是说他们没有优点,从某一些角度来看,我可以告 诉你灵恩派的教会有很多优点,我也可以告诉你回教 有很多优点,但是我今天不是在跟你讲谁的优点、缺点要你们学来学去,我是要告诉你「真复兴」是什 么,神的道当怎么解释,教会健全的道路怎么建立起来。

    你可能会发现这个时代最坚忍、最刚强、最不愿意妥协的传道人之一就是我。你可能很不满意、很不习惯,但是我不会因为你不满意、不习惯,我就随便 改变我的习惯,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当真正复兴来到的时候,你认得出吗?当真正复兴还没来到的时候, 你可以代替吗?如果不能,我们就要谦卑下来,谦卑 不是奴才相,不是礼多必诈,谦卑更不是人说我就跟。中国人如果不从这几方面学习什么叫做「谦卑」,我们很难建造在真理的基础上。

    我从作传道到现在差不多四十年,几乎没有一次向人传福音、劝他信耶稣的时候,对方回答说:「为什么要信耶稣?」所有中国人一定说:「好啊,好啊!」「请你来信。」「好啊!」「有空来做礼拜!」 「好!」有许多基督徒一听到「好」就很高兴。我告诉你,我听了就好害怕,为什么?他的「好」是说:「你 好你的,我好我的。」你说:「今天晚上有布道会请你来听。」「一定!一定!」 「一定」什么?一定不来!

    上帝为什么把我从中国抓出去,叫我生长在印尼?要使我脱离中国人礼多必诈的文化,使我作一个和你们不同的传道人,不同的形像,用不同的习惯讲道,使你们惊奇、使你们受益处。我如果在你们的文 化环境中长大,在你们神学院受造就,我也会像你们一样,「哈哈。。嘿嘿。。。好好」,「大家好」,「你 好,我好」。我不是!我要很真实地直言不讳。虽然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但是教会需要这方面的战士。

    你不要学我,除非神这样引导你、感动你,否则你学我的样子很可能会被人打死。耶稣基督来到他们中间的时候,他的教导、他的方式是令人讨厌、咬牙 切齿,犹太人不能接受的。所以怪不得 Richard Niebuhr 在《基督与文化》里面,提到「若不把耶稣杀 死,就等于犹太文化会消灭;要保持犹太的文化一定 要把基督消灭,誓不两立。」斯托得(John Stott)写《独排众议的基督》(Christ The Controvertialist),这 本书中强调:耶稣不跟潮流走,不照着他们的方法去 做。

    我个人的观念,「谦卑」是什么?「谦卑」是感到自己无论多丰盛都是贫穷不够的;「谦卑」是无止 息地在真理面前低头并继续追求;「谦卑」是对已有 的永远不要感到满足,而要更深入,想到更大的可能 性,去明白更多还没有被发现的真理;「谦卑」是对 神绝对的主权完全的投降,毫无辩论;「谦卑」是面 对比我们更卑微的人,我们不轻看,我们扶助他; 「谦卑」是一直把荣耀归给上帝而不归自己,神要你做的你一定要去做,顺服他,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们把这些常用的文化性名词、属灵名词从头细 问时,就发现许多的观念原是不正确的,也不是真实合乎圣经原意的,但我们已经用惯了,好像不那么讲就不属灵。我们用那个已经过滤选择的主观观念衡量 别人的时候,觉得不像我这样的就不属灵,不像我这 样的就没有圣灵,不像我这样经验的就没有圣灵的充满。我告诉你,让我们今天回过头来,回到圣灵的原则。

    「主啊,我们等了三年半,等到你死又复活了, 我们曾经失望,现在又有一点盼望了!现在请告诉我 们,你复兴的日子来到了吗?」耶稣说:我实实在在 告诉你,父照他的主权所定的日子,你们不能知道, 但是你们要等候。在等候时,你们要除掉你们的主观,要修正你们的蒙蔽,要放弃你们神学上所有的偏见、成见、误解。所有错误的解经、错误的神学思想、错误的意念、错误的下意识若不除掉,我们就没有办法清楚看见神要我们看到的复兴。以色列人一直 在研究弥赛亚,但从巴比伦被掳回来后所产生的两约 之间的弥赛亚观,已经变成一个和圣经真正意义相差 很远的弥赛亚观。那是怎样的一个弥赛亚?是一个带 领大军队荣耀得胜、蹂躏仇敌,使外邦羞辱,使以色列人得回宝座,是以大卫的王位为荣的一个弥赛亚。 而这个弥赛亚可能会死,他不是永恒的神。所以他们 这种弥赛亚观已经误入歧途,已经被成见污染、被扭曲了;用这种观念来衡量时,他们当然不能接受耶稣的答案。

    当彼拉多问耶稣:「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 说:「你说的是!」可是,当大祭司问耶稣:「你到 底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罪?」耶稣不回答。「你是 上帝的儿子吗?」耶稣说:「你说的是!」基督教不 是看你讲些什么、做了什么,而是看你到底是谁。耶稣是谁?对基督是谁的正确解释,这个「基督论」的 神学是我们能够真正回到神面前的原因。所有的异端几乎都是因为对基督有错误的认识而产生的,其中最重要的关键就是从「基督论」与「救赎论」的差错产生出来的。照着保罗给我们看到的神启示中的基督,奥秘中的救赎功能,这当中有差错的都是异端。感谢上帝,基督论是这么的重要 !


祷告与复兴的关系


    现在我们要看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是因为圣灵感动而祷告呢?或者我该用祷告去感动圣灵?」「我是因为圣灵感动而祷告?或者我要好好祷告,感动圣灵不得不动呢?」如果因圣灵的感动才祷告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不必过祷告的生活,因为圣灵还没有感动我啊。基督徒可以不过一个祷告的生活吗?或 者我祷告要多一点,多到圣灵被我感动到不能不做。这就是祷告生活动力的两个不同的神学观点。灵恩派的人祷告较恳切,传统派的人祷告比较平静,也比较冷淡,这不奇怪,因为这其中有一个「先后」的问题、「动力从哪里开始」的问题。圣经告诉我们「你们要等候」,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祷告,神的时间你不知道,神的主权你不能强逼,但是你们要在那里等 候,祷告、等候、仰望。

    祷告、寻求是我们的责任,是因为我们重生了以后,神在我们里面所推动起来的责任。你无论怎样恳 切祷告,怎样渴想成全神的旨意,都不要忘记这个动 力是从神来的。但你不能因为没有感到这个动力就可以不必做,因耶稣吩咐他们要在耶路撒冷祷告等候。 耶稣的门徒就在那里等,在那里祷告。

    是因为我祷告,上帝才赐恩呢?还是上帝赐恩我 才能祷告?是因为我求,他垂听后就做了我要他做的 事?还是因为他在我身上动工到一个地步,我不得不 开口向他祷告呢?奥古斯丁困扰了一段时间以后,他 的结论是 Sola Gratia (唯靠神恩):因为你感动我, 使我能够正确地按照神的心意求。所以我盼望要祷告 求复兴的人,先好好的从圣经明白神要我们复兴的内容是什么,然后照着神的心意和旨意、照着圣经的要 求和圣经要我们达到之目标来向神祷告。

    欧依文博士是《教会复兴史〉的作者。有一回他 和葛理翰、我三个人一同在韩国举行的世界祷告大会 作主要的讲员,他说:“History keeps silent on any revival without prayer。”(历史对那些没有祷告的复兴总 是保持缄默的),换句话说,每一个复兴之前必有祷 告。我们的责任就是不断的祷告、祈求,但这并不表 示可以用我们的意愿和计划改变上帝的主权和时间。 祷告是我们的责任。主说:「我必快来!」约翰说: 「我愿你来!」是主先说「我必快来」,约翰才说「愿你来」;不是「我要你快来」,主就说:「那我就听你的话快来吧。」不!圣经的原则是从来不乱的,圣经的原则是:神的时间是神的时间,神的主权是神的 主权!但,我们因此就没有责任吗?我们有责任!责任就是祷告!按照神的旨意求,我们要放弃我们的有色眼镜,放弃我们主观的选择、过滤。并不是说,因 着祷告,圣灵降临节就提早到来,还是要到了五旬节 那天圣灵才降临,神的时间到了。我们求主把复兴赐下来没有错的,但我们要按照神的旨意求。

在圣灵、真理中的祷告


    上帝赐下恳求的灵,所以圣灵和祷告不能分开。 真正的祷告要在灵里面,真正的祷告只有靠着圣灵的 动力,靠着圣灵所启示的真理光照、教训,靠着圣灵 及时的帮助和扶持,靠圣灵对你的祷告所产生的更正作用才能成为合适的祷告。所以祷告与圣灵的关系无法分开。

    请注意,圣灵是真理的灵,所以不能说:「我祷 告是在灵里祷告,和真理没有关系」,保释说你在灵 里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也就是用真理光照你的思想,使你的悟性能引导你心灵的火热,这种有真理导引的祷告才是真的祷告。你不能说:「我只要在灵里祷告」。

    悟性不是魂的知识、不是人理性的头脑、不是哲 学的思想;悟性是圣灵光照、管制、引导的理性,当 你的理性归向真理就叫做「信仰」,圣灵把人的理性 带到真理。耶稣说,当圣灵来了,「要叫你们想起我 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十四:26),谁说圣灵抹煞 理性?谁说灵性抹煞理性?谁说有信仰就可以丢掉我 们思想的功用?圣经从来没有这样的教训,那是异端,不是基督教的思想!基督教的思想是圣灵光照 理性,真理引导理性,理性归向真理。圣灵就做 了这个引导的作用,圣灵就作了导师,圣灵是唯一能 够把理性带回真理并产生效用的位格。除了圣灵,没 有一位能够把你的理性带回真理。而当圣灵把你的理 性带回真理,使你明白整个真理的意义时,你才懂得怎么「照着神的旨意来祷告」

    保罗说:用那充充足足的悟性去明白上帝的旨意,又知道怎样认识他,渐渐对他的知识又再增多 (参:西一:9-10),明白了神的旨意必然会使我们的 祷告更进步。保罗提醒我们要在心里受光照,要领受「智慧和启示的灵,使你们真知道他」(弗一:17)。圣 灵光照的悟性使你的祷告不随便,不是随着私意,不 是随着风吹草动,不是随着环境的影响来祷告。乃是 在整个动荡不安的世代中间照着神的心意、照着圣经的原则来祷告。

    我很少为我的健康祷告,很少为我的走路、坐飞机的平安来祷告,因为这不是我祷告的重点;我所祷告祈求的都是神的国度扩展、教会回到真理、信徒真正遵行神的道。。这些事情。我己觉悟不能单单凭着 我的感情和外表的现象,求个人的平安、关心个人的得失,我要求的就是自己怎样在神的旨意里面顺服、 归回,理性归回他的真理。然后盼望主成全他的意念 在地上,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神的旨意成就,这是我的祷告。

    圣灵感动人、引导人祷告的时候,第一方面他是 施恩使人恳求的灵,他把恩典赐下来,让你可以求他,在求他的时候恩典再赐下来。所以这是「恩」先 临到你,「祷」又把你带到「恩」的面前,再继续把 恩典临到你身上,这就是恩上加恩。第二方面,圣灵 感动人到一个地步,使这个人尊主为大服在神的主权之下。所以若不是圣灵感动,没有人能称耶稣为主, 圣灵感动你服在神的主权之下,你才能称呼他为主, 你明白吗?如果从这些神学思想去发展「祷告的意义」和「祷告的神学」,整个教会就可以重新认识祷告是什么。

    有些人跪下来祷告半天,祷告什么?他在咒诅一些人。所以有的人越祷告越表现他的自私。祷告不是私和私欲的呈现,祷告不是公报私仇的许可证,不 是念念有词与灵界有交通就算了;祷告乃是把你的主权放在神的主权之下,把你的自由放在他的自主之下,把你的意念放在他的旨意之下,这个「降服的动向」就是祷告。祷告的人要知道神的主权、神的旨 意,要知道自己不过是神主权之下应当顺服的被造位格,更要知道神的话语要达到之目的。不但如此,还要加上一样:祷告的人要抓住上帝的应许!所以当耶稣基督说:神凭着他的主权所定的时间、所要做的事,你不能知道,但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这些人就凭着主的权柄、凭着神所定的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只知道:我的责任就是「求」,照着他的旨意 、顺着他的主权求,盼望他的时间来到。

    宋尚节博士还没有大大被主使用,甚至还没有出 生以前,上帝已经在兴化兴起了两位妇女不断为中国教会的复兴祷告。我还没有奉献作传道以前,上帝己经感动我的母亲,天天为着兴起青年人奉献做主的工 作祷告。想不到结果上帝呼召她的孩子,等到一个奉 献、两个奉献、三个奉献。。,她才发现:「糟了, 怎么都是我的孩子?」她说:「主啊!兴起人!」上 帝说:「妳的儿子!」「主啊,再兴起!」上帝说: 「再兴起妳的儿子!」她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作 传道大概没有饭吃,所以她说:「主啊,我老的时候 怎么办啊?这些孩子作了传道可能就没有饭吃了,怎 么养我呢?主啊,可怜我,我可能祷告错了,求主怜 悯,求主给我七个孩子中至少有一个做生意,使我能 养老。」她求复兴,但却没想到神的复兴是要她付代价的,后来她顺服了,感谢上帝。

    祷告是你的责任。复兴什么时候来到,你不知 道。有没有可能你一生为复兴祷告,但到你死的时 候,复兴还没来到?可能!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你的祷告,复兴才来到,所以你功劳很大?不可能!如果你 明白了这些神学原则,你在神的家里面就没有夸口骄 傲的余地了。人家骂你骄傲,如果你不是骄傲、你不 必管他;人家说你谦卑,如果你不是谦卑、你也不必高兴。你要清楚知道在神面前什么叫「谦卑」,什么 叫「骄傲」,什么叫「顺从」。你的祷告不能成全神 的旨意,你的祷告只能盼望神的旨意来成全。对神主 权的降服,对神旨意的成全,盼望神的应许在我有生 之年若是可能给我看到,使我在其中欢乐,这种预备 的祷告是正确的。复兴的来到,并不是不用付代价的,并不是没有困难,并不是没有背十字架,你不要以为复兴来到是很自然的。


「质」、「量」并重的复兴


    接下去我要提出两种不同的「末世论J神学观。 第一种理论认为:在末后的日子,一切凡有血气的都 要被圣灵充满,都要见异象、做异梦,约珥书中所记 载的事就要成就在全世界。这些人抱持着幼稚的乐观,认为全世界都要归主,他们就以「量」来证明复兴,以「量」的成就来夸他已经在复兴中大大有份; 但,事情并不这么简单,不要以为量多就是复兴。我 告诉你,神许可今天基督教里面最大的印刷厂不在圣 公会、不在卫理公会,而是在「耶和华见证人会」。 神也许可最大的宗教发展和进步可能在回教里。这四十年来,在伦敦卖掉的基督教教堂可能超过一千间, 有很多的教会招牌拿下来,换成回教会堂的牌子。这就表示回教复兴了吗?

    在新世纪运动里面,所谓「世界大同」已经把一 切都变成相对的,没有什么绝对的基督教传仰可夸。 其实,上帝那绝对不能妥协的原则早就告诉我们,末 世的时候因为人耳朵发痒,厌烦纯正的道理,就为自 己增添许多的师傅(参:提后四:3);雅各书提出: 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他们要受的审判比别人更大 (参:雅三:1)。从量来看就可以看出这是上帝的赐福 吗?从奉献多就看出那是信仰的果效吗?你今天能够 得到很多的财宝,就感觉上帝很恩待你吗?「成功神学」背后的副作用,比他们所看到的正作用更大。当副作用盖过正作用的时候,教会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只会后悔莫及,甚至等到审判的日子你才醒悟的时 候,已经是在永恒中了,太迟了,不是现在太迟,是 永永远远太迟了!教会在量上的增长,要感谢上帝。 但是只注重量的增长的增长学是很肤浅的,我们要注意品质的、信仰的、扎根的、真理的认识。复兴是要从许多方面去明白的。

    我刚才提到有两种「末世论」,一种就是认为以 后全世界都要被圣灵充满,都要被恩膏,都要领受圣灵,都要说预言做异梦,以为这样就是复兴。另外一 个观念也是从圣经来的:末世的时候,有信德的人多 吗(参:路十八:8)?末世的时候,真正有纯正信仰 的人多吗?不多!有许多人已经耳朵发痒增加许多的 师傅,许多假的、错误的道理都接受,纯正的是少 的。你不要觉得奇怪,耶稣说因为他再来的时候,有 信德的人很少,不但如此,世界会像所多玛、蛾摩拉那样邪恶、淫乱,那样盖造房屋、交通便利,但是人的心已经离开上帝。

    今天在基督教界里面就有这两种不同的选择,一 种是盼望以量的增加证明耶稣再来;另外一种就认为 耶稣再来以前,会有很多离道反教的事情和邪恶淫乱 的事情,很少人遵循真道,那时耶稣才再来;他再来 的时候就像挪亚的日子,那时只有八个人进方舟其它 的人都没有得救,耶稣再来的时候也是如此。量多就 证明耶稣快要再来了吗?或是耶稣再来的日子就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日子:同性恋增加,许多败坏、邪情 私欲的事情猖獗在社会上,很少人有信德?哪一个才对呢?

    有些人以为量越多就是上帝的复兴来到,有些人则看到传福音果效很难就以为没有复兴来到。你不 要以为量少就等于没有复兴,也不要以为量多就等于 已经复兴了。当复兴来到时,复兴的原则和圣经的条 件要求是不可妥协的,无论量多量少。我是一个盼望量多质又好的人,所以我做的比别人更苦,十字架更重,为什么不能量又多质又好呢?为什么量少的人就 说「我们注重质不注重量」?凡是说「我们注意质不 注重量」的,一定是教会人数很少的。当教会只剩 两、三个人做礼拜的时候,他就找圣经 -- 耶稣说: 「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我就与你们同在」。今天教会很多领袖有很严重的阿Q精神。人少的时候就找 圣经来自我安慰,受苦的时候就说:「我是约伯」 (可 能不是约伯,而是约拿,同样是姓「约」的)。受苦 的时候你就是约伯,人少的时候就是神同在,你没有 发展就说「重质不重量」。我在某一些事情上是个严 重的怀疑主义者,所以我如果令人讨厌,那是很正常 的,因为我本不可爱,我也不盼望在你面前作可爱的人,因为我已经被他爱,很够了。但是,我要提醒你:要回到神的真理,回到圣经的原则里。

    Van Ti1的末世论,强调在末世的时候,普遍恩典减少、人心越来越刚硬,以至于有信德的人减少,基 督再来的时候,有真品质的教会不太多。但是,我们 并不是因为人少才接受这个理论。灵恩运动盼望绝大 多数的人信主,所以他们看秋雨春雨来到了,哇!很多的量就以为是圣灵的复兴,我盼望我们要根据圣经 的原则来奠定真正的复兴。


真实的复兴


    我们盼望的是怎样的复兴呢?真正的复兴一定是 信仰的归正,若没有信仰的归正,再大的复兴运动也 是假的。我现在把几个很重要的大点提出来,请大家好好思想:


一、真正的复兴是信仰、教义的归正


    回到纯正信仰才是复兴。马丁路德改教时,把教会带回到原先真正的福音信仰,这是一个复兴。虽然 那次复兴带出来的人并没有比原来天主教的人数多, 虽然到今天天主教的人数还是比基督教多几倍,而且 信仰纯正福音的基督徒更少了,但你不能说这不是复 兴因为信仰的信念回到神的道是复兴的第一个要 素。不管你教会多少人,如果你们离开上帝的道,我 决不承认你是复兴的。不要以为「我们人数比你多就 是复兴」。复兴要归回纯正的信仰,归回圣经启示的 真理;复兴是以教义性的复兴作基础的。信仰的归正、教义的归正,回到纯正真理,这是复兴的第一个要素。

    赋予一篇讲章很大的煽动性,使更多的人听我讲道,对我来说很简单。我不是不能、也不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讲使人的钱可以多多拿出来奉献,我有办法的;但我这一生没有用过这些我早就知道的方法,因 为那不是神的旨意。我几乎没有讲过一篇关于奉献和上帝怎样赐福给奉献者的道。我讲道超过两万次,没 有讲过一次奉献的道,因为那不是我的负担。我也提到:今天给你们奉献的机会,盼望你不要勉强,这是 神的旨意。我不是说:「你们多多奉献啊,以后天堂房子大一点。」我不会降低神的标准,为了盼望更多 的人听道,再降低,不!我的责任是把纯正的道理讲出来,虽然很难听、很生硬,但是你可以接受。我可 以用更简单的比喻来讲,深入浅出地表达,但是那个 严正度、正确度、严谨性的要求我决不放弃,我一生持守这个规矩,在神面前作他的仆人,要把教会带回纯正的信仰。


二、真正的复兴是伦理的归正


    真正复兴来到的时候,基督徒一定要归回圣洁的 生活、爱的生活、真实的生活、诚实的生活、公义的 生活、良善的生活。若没有伦理的复兴,那个复兴是假的!我们一定要作一个非常成熟而老练的人,作一 个有立场而刚强的人,作一个在神面前负责任的人。 我们不能随着异教之风飘来飘去、见风转舵随便定方向。我们要很清楚地看见,真正的复兴一定会带来伦 理的改变。约翰卫斯理、怀特飞、诺克斯在十八世纪 带来的复兴结果是什么呢?酒吧关门、舞厅慢慢的消失了,那些坏的地方都没有人去,邪恶淫乱之风慢慢止息。

    今天我很严肃、很痛苦地对你说,许多所谓在复兴里面的人,你叫他作见证,他不是见证我从前是妓 女现在得救了、我从前是强盗现在已经好好做人了, 而是见证我从前很穷现在很有钱,我从前生意失败现 在很顺利。今天很多见证是比较属乎成功神学外表现象的东西,而很少是从罪恶黑暗的权势归向圣洁、从败坏归向为主见证。成为良善公民,成为好的见证人的见证。

    神借着宋尚节博士带来的复兴是:他讲完道以后,奉主的名叫犯奸淫的走出来悔改,那些人就一个一个出来了。这些人在法院打死都不承认,还要找律师替自己辩护的。所以当许公遂院长(玛琅神学院的 院长)在马尼拉作总领事的时候,人家报告他说,有一个患精神病的中国人来这里讲道,你还不去看吗? 你作领事的应该去看看现在社会中发生什么事?他就去看(他当年在北京大学念法律时,每次借书都是透 过管理员毛泽东才借到会的)。身为总领事坐在那里 看这兴化来的疯子讲道 -- 很好笑,讲浪子回头的故 事,一下子做猪,一下子做人,脱下衣服在地上爬。 讲完了以后,突然板起面孔来吩咐人:「悔改!」于是犯奸淫的出来、赌博的出来,一个一个走出来。这 个总领事吓了一跳 -- 怎么不必打不必骂就都承认 了?他说:「这是法律界从来做不到的事情,这个不 是疯子,这一定是上帝的大能。」所以许牧师后来也 悔改,身为总领事而接受耶稣,最后还奉献做传道的 工作,以后作我们神学院的院长。为什么呢?圣灵的 大能!复兴来到的时候,信仰归回正统、伦理归回正 统。今天我盼望有千千万万过圣洁生活、过公义生 活、过良善生活、过真正有爱的生活和合乎真理生活 的基督徒来显明你的教会是复兴的,不是只有表面上的火热、狂热,而是真正合乎真理的复兴。


三、真正的复兴是事奉的归正


    事奉的归正是指每个信徒进到正轨,按照神给的 恩赐做应当做的工作;每一个基督徒发现他的恩赐, 发挥他恩赐的效用,并且把恩赐用在祭坛上,分别为 圣奉献给主。能够讲话的,多用口作见证;能够施展 才能的,在你的才干范围里作见证;能够用金钱奉献给主的,用奉献来见证主。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服事主、都要为主工作,没有一个人可以停在那里。

    如果身上有哪个器官不再有效用时,你应当可以 把它割除了。为什么把盲肠除掉?因为它已经没有效用了。神把你安置在某个地方,一定是有他的用意; 神把你放在这个世界上,一定已经给了你一些天然的 才干,这些才干被圣灵圣化以后,放在恩主面前,在 祭坛上化成神要使用的恩赐。换句话说,每一个人身上都具有一些天然的才干,但是当他奉献给主的时 候,发现圣灵把那些才干圣化变成教会中彼此服事的 恩赐。当圣灵的复兴来到的时候,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份于圣工,每一个基督徒都结果子、都被主使用、都 把他的才干奉献回上帝的国度里面。

    你作基督徒多久了?你只听没讲,你只领受没有分享。耶稣说「施比受更为有福」。真正复兴带来了 全信徒、全肢体、整个耶稣身体的事奉,每一个人都 参与事奉。事奉的归正,恩赐的发现、发挥、操练、 运用,这些需要靠很会「带领服事」而不是「包办服事」的牧者,每一个教会领袖,每一个主日学教员, 每一个长执、牧师、组长、传道人都在教会中一面服 事,一面带领别人服事,给别人制造服事的机会。但 是,不要太快用那些刚刚信主的名人作见证,一个明星信主,马上众教会抢他来作见证,高兴的不得了! 我告诉你,在我教会里面有印度尼西亚最有名的人,有最成 功的大富翁、教授、将军、官员。。,但我很少请他 们上台见证,我要看他灵性够了再请他讲;不过他们 在我教会一信主,马上各教会请他、抢他去作见证, 这些名人好像给耶稣脸上增光一样。我告诉你,越出 名的外邦人,一信主马上到处作见证,他就越少机会 好好谦卑受教,建立他自己的信仰。结果,一下子就 在基督教里面轻易成名而慢慢失去追求的心,甚至夺取神的荣耀而擅管教会的领袖。要恢复事奉,要带领事奉,要制造事奉的机会,是!但,每一个事奉的人要先在主前等候,要先在耶路撒冷祷告,要等神的时候来到,那更要紧。


四、真正的复兴是教会使命的归正


1、福音使命


    教会的复兴包含使命的归正,就是整个教会归回 她的使命。整个教会的使命是什么?第一是「福音 使命」(gospel mandate ),就是教会要努力传福音, 努力差派人,努力宣讲主的话语,勇敢高举十字架的 福音,这个是福音的使命。所以教会复兴起来的时 候,一定看到努力传福音的现象,宋尚节、计志文等人在中国教会兴起来的复兴都有一个相继而来的果效,就是组织布道队,带基督徒到处去传扬福音。

    当大复兴临到我身上时,那时候我十七岁,我里 面的骄傲、共产主义、唯物论、进化论和无神论的思 想、都一笔勾销,全部放在十字架的下面。我承认耶稣 基督的死与复活超过这一切。以后我就把自己奉献给主,在路上、在医院、在学校、在乡下、在火车里面一直传福音、分单张、领人归主。为什么呢?复兴的果效一定达到事奉的归正,也达到使命的归正。这使命中间的第一条就是福音对世界的亏欠感,福音的使命叫我们传福音。

    当一九七九年中国教会参与差传工作越来越热烈 的时候,我已在一九七六年第一次华福会讲过一次很 重的批判话,我说:「今天许多的教会不是在差传,是在差钱。」有一个教会的领袖对我说:「人家才刚刚起步,你也鼓励一下嘛!大家正在努力差传,你马上就严厉的责备,岂不是扫人家的兴吗?」我说,如果他们能在错误的兴头上被扫下来还好,如果他们真 的动机不对,感到扫兴还感谢主。因为这些差钱而不 差人的教会,过了二十年以后,还是没有进步。「你的教会怎么没有参与差传?」「我们也有啊,我们没有输给你。」是为了斗气,是为了自我的名声,表示 比别人更好。这是没有意思的,因为你把钱差出去, 你的教会根本没有人奉献作传道人,你没有差人只有 差钱是不正常的。

    「人等钱」,一定多祷告,一定增加信心,一定借着操练进到更完全;「钱等人」,一定多纷争、多嫉妒、多麻烦。「人等钱」很正常也很辛苦,「钱等人」很舒服却很危险。我宁愿有很多人奉献但是不知 道钱从哪里来,不要紧,差遣他的上帝,给他们恩赐、给他们呼召是绝对不后悔的。但是许多教会讲的 奉献就只是奉献钱,「主啊,我是不去的,因为很辛苦,我就用这些钱代替我去好了,你差遣他们吧,我 就出钱,因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这一节圣经在哪里?圣经有没有说「有钱 的不必出力,有力的不必出钱」?没有,你就是穷到 像寡妇一样你还要奉献。谁告诉你有力的不必出钱? 你就是有钱像大卫那样作君王的,你还是要受圣灵的感动做神的工作。你不要欺骗自己。

    当教会差传越来越热烈,我就说:「只能差钱而 没有差人的教会很危险。」到今天我咬紧牙根再一次 坚持我的理论对你说,不能单单差钱,要差人。我们 人不出来,我们的青年子弟不出来,我们以为把钱寄到全世界,教会就会复兴,那是自欺欺人,神不需要 你的钱。我有一次对美国的牧师说:「你们的教会讲 的信仰不过是指信仰告白里面的信仰,不是真正的信 仰。」我说:「你们的神学院要请一个老师,盼望董事会先筹了一百万美金放在银行,拿出一年五万的利 息才能够每个月给你们的一个神学教授四千美金薪 水,这一百万基金才能设一个教席(professorship ), 我如果走你那条路,我们的神学院早就关门了。」。

当我在印度尼西亚开始 Reformed Evangelical Movement (改革宗福音派运动)的时候,无论是教会、神学 院、夜校或出版部,连一块钱都没有;我们没对任何 一个有钱人要过一块钱,就这样开始了。先是租了一个礼堂,几个人就一同祷告,「主啊,我们不知道钱 从哪里来?我们租了,如果每一个礼拜聚会钱不够, 我们自己拿钱出来。」就这样,从第一个礼拜天到现在,差不多三百个礼拜天,没有一次缺乏钱的。现在 五年了,差不多每个礼拜两千个人。我们今年要建一 个礼拜堂,有三千八百个座位。我对那些美国人说, 我派学生去你那里读书,是读你们的知识,但是绝对不叫他们效法你们那个已经死了的信仰。

    计志文牧师在我年轻的时候讲过一段话:「你不要以为到外国去读书就很好了,你们去外国念神学, 知识会增加,但能力不会增加;你的能力要你自己与 神挣扎,在苦练中得到的,对神的信心要你自己在苦 难中背十字架去体会领受的。经过十字架死与复活的 大能,慢慢体会到神的同在是什么,那绝不是你学了 一些东西,得了一个学位就能得到的。」我用这些话 鼓励你们,愿意你们预备,也鼓励已经在神学院读书的人。复兴需要一些苦难的操练、受苦的心志、牺牲的精神,放在祭坛上,愿意舍己的这个奉献。当复兴来到的时候,传福音的火热,牺牲的精神一定要有,这个是福音使命。


2、文化使命


    使命的第二个范围是「文化使命」 (cultural mandate),当我谈到这一点,请注意为什么我会这么批 判,很多人认为唐牧师只会一直批评人,其实我后面 很多的话没有机会跟你谈。我告诉你,今天所谓很属灵、很复兴的教会对社会的贡献是最「属零的」,越 是所谓复兴的教会和社会越脱节、越没有贡献,世人 看那狂热的一群是制造麻烦的一群、自命清高的一群,在象牙塔里面「摇旗吶喊」的一群,他们对社会的贡献是零。世人看到我们基督教这样的情形会归向上帝吗?很难!文化的使命在哪里?利玛 窦在明朝来到中国觐见皇帝,他们把基督教超过文化的影响力拿 出来,使人看见在思想界、哲学界、伦理界。。我们 基督教的信仰都可以成为世界的光,感谢上帝!而今 天却没有这种影响,你看有些基督徒好像很复兴,在 教会里面祷告狂热的不得了,但做生意专门吃人家钱的可能就是这些人,你不诚实、不讲道德、不讲信用,讲话不算数,你说复兴,可是,复兴的文化使命在哪里?

    我们中国教会,更正教差不多已有两百年的历 史,还没有产生把基督教精神放在文化里面影响举国 上下的伟大文学家、思想家;还没有产生一个伟大的 基督徒哲学家,可以来感化全国上下的头脑;还没有产生伟大的基督徒戏剧家,能够把那伟大的戏剧列到 最高的层次,影响全国上下对于人生意义的了解。文化使命还停留在非常空洞、幼稚的地步。

    香港中神创立以前,赵天恩牧师到印度尼西亚去请我参 加他们的教授团,我说「我的负担在印度尼西亚」;当灵粮 堂赵世光牧师离开世界的时候,他们的总部请我去代 表他做总部的牧师工作;当计志文牧师退休的时候, 美国总部请我去接替他,我全部拒绝了。以前我有时 会去教中神、教华神,现在我不再去作别的神学院的 客座教授,我只到处办神学讲座。有一个人问我说: 「你对这些神学院最高的期望、最后盼望达到的目的 是什么?」我说:「盼望神学院可以产生一批对中国知识份子有最高影响力的头脑,以神的道高过世人的 文化来启导中国人前面的道路,来光照中国文化当走的道路。」那人说:「你的想法太高了。」我说:「主啊,赦免他。」他应该说现在的基督教太低了,自己 低不承认还说别人太高了。不是太高,那不过是圣经 的要求而已。

    上帝说:「法老,我要把你兴起,任你刚硬,还要在你身上显明我是在万国中统治的上帝!」以赛 亚、以利亚、但以理都在列邦中间使人知道以色列的 上帝是高过列族的上帝;施洗约翰在希律王面前证明 神的道是超过律法的律法、超过政治的政治、超过权柄的权柄。耶稣说:「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又 说:「神的道安定在天,没有改变,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上帝的话一句也不会废去,都要成全。」今天我们教会的复兴有没有达到文化使命的正 统?有没有回到圣经的要求?现在的现象离真正的复 兴还很遥远。我讲的可能你听不进去,你认为我在做 梦讲那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神的道应当是这样的。我个人也实实在在尽了一些小小的力量,做了一些这方面的工作。

    一九四0年以后,德国的布特曼提到:「为了使 圣经古老的信息能够迎合现代知识分子的需要,我们 应当除掉神迹奇事这些奇怪的东西。」我心想你这个 神经病,你要传福音,为什么你不信神迹奇事?你不 信神的大能,把神的大能当作神话,你竟为了讨好知识份子而放弃自己原有的信仰本质。我要证明给你看,我不放弃神迹奇事,我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不是神话,我照样可以征服许多知识分子。

    我这一生已经带领很多的知识分子归向主,一些 北京大学的教授听我讲道,有一个对我说:「我回去 就是被逼迫,也要承认耶稣是主。」我在莫斯科,对莫斯科大学的汉文教授提到中国文化和基督教之间的关系,以及神的道如何高过人的道,他们很有兴趣, 很有耐性地听。我要继续做神要我做的工作,我盼望 我没有死以前能有一批中国最高潜能的头脑奉献在祭坛上,然后使教会的复兴不单单是表面的、肤浅的层 次,而是使教会的复兴达到:第一、信仰归回正统,第二、伦理归回正统,第三、事奉归回正统,第四、使命归回正统。这样,你会看见:

一,神的道成为我们信仰中心,无可妥协。

二,神的义和爱、神的圣洁和公义的作为在我们 生活中流露,使世人看见我们无懈可击的生活,使我们可以彰显上帝的荣美。

三,因为这复兴来到,每个基督徒都事奉主,把 恩赐奉献成为教会在世界的光辉、人类的帮助。

四,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使命,我们传福音,勇敢高举耶稣基督十字架死而复活的大能,也勇敢把神的道(高乎人的道)在文化各阶层中彰显出来,让基督在一切事上居首位。

    这样的复兴是我们盼望的,是在神道原则中的复兴,是我们愿意达到的复兴。你等候这个复兴来到吗?你要等候神的主权、神的时间,你也要预备、要祷告、要顺服他。你愿意预备自己吗?你愿意放弃拦阻吗?你愿意放弃你的过滤性、选择性、主观的眼镜吗?你愿放弃错误的解经和习惯中间那些麻痹自我灵性的生活吗?你要谦卑地对主说: 「我回到你的面前,主啊,用我!主啊,怜悯我!主啊,求你使教会可以得到真正的复兴!」

第三章 - 圣灵与祷告完。。圣灵论(二)- 圣灵的引导 - 动力的生活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