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圣灵论(三)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圣灵的洗与恩赐》)

第四章 - 四个「圣灵的洗」的经验(下)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对台湾教会的叮咛

一、有学问又肯为主癫狂的人在哪里?

二、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工夫讲教义?

三、台湾的教会能承接中国事工吗?

四次领受「圣灵的洗」的经验

三、哥尼流家里的人领受圣灵(接第三章)

福音的全备性

5。圣灵是赐给顺从之人

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毁谤

四、以所弗信徒领受圣灵

1。他们信的时候未受圣灵

2。保罗以使徒身分来确认以弗所教会

「传统」与「独立」

3。奉耶稣的名受洗

得救的五大记号

 


    这一堂是这次神学讲座的最后一堂,每次到最后一堂的时候,我都有一个感觉 -- 「这个题目过去了,我们就很难有机会再从头来讨论这个题目了。」八年前我在印度尼西亚开始一个教会,我用了差不多三年半的时间才讲完约翰福音。等我讲到最后一段的时候,我一面讲一面流泪,因为就要把约翰福音送走了,我相信我一生在同样的讲台上不会再讲约翰福音了。接下去我就讲罗马书,罗马书讲了四年,到现在才讲到第十四章,可能半年以后,我又会很难过地把罗马书送走,我想、我这一生在同样的讲台上大概也不会再讲罗马书了。

    有一个人问我:「这样的讲道,这么有系统、这么充实,确实是使我们可以详细地了解圣经。可是,用这种方式讲下去,我们要等多久才能听完整本圣经呢?」我预估大概八十年。要想让会友明白整本圣经的道理,每个礼拜讲一个多钟头,需要八十年才讲得完。所以基督教的信息不是缺乏、不是贫穷,而是太丰富了;但是今天我们看见,许多基督徒感受到我们的主日崇拜太缺乏、太贫穷了,这表示整个讲台的事奉发生了毛病。所以神学院的院长要好好祷告,神学院的老师们要好好悔改,我们训练出来的人在讲台上究竟供应了些什么?我曾经对富勒神学院的Orr James Edwin(1912 - )教授建议;「为什么你不等你的学生在教会真正带出增长果效以后,才发给他『教会增长』的学位呢?」因为有一些学生得到「教会增长」的学位好几年之后,教会却毫无增长,他们的学位跟实际的果效并不相符。在前一讲中我提过,很多只注重人数增长的教会,对教义缺乏认真的态度、对信仰缺乏严格的要求;可是另一方面,对教义、信仰系统很严谨持守的教会,却很少传福音、增长很慢。我们基督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对台湾教会的叮咛


一、有学问又肯为主癫狂的人在哪里?


    非斯都对保罗说:「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徒二十六:24)这是我很喜欢的一节经文,「有学问又肯为主癫狂」,这种人正是今天的世界所需要的。今天教会里面充斥着许多有学问的人,但都不肯为主癫狂;而很多肯为主癫狂的人,却又都没有学问。许多人去念神学,越读越多知识的时候,爱灵魂的心就越冷淡了。怪不得有些人说:「不必念神学、不必搞学问,只要传福音叫人信主就好了。」他们就努力去做、勇敢去做、火热去做,结果是乱做一通。

    我们今天传福音时,如果只是很肤浅地把一些感性的东西带出来;我们今天谈信仰时,如果没有先破除信仰的拦阻;我们今天护教、卫道、辩证真理时,如果连对方所持守的哲学理论内容都不了解,我们的事奉就不能生根建造,我们的果子就不能长久存在。我们需要求主重新把真正的复兴赐给我们,把真正的根基安置在我们心灵的深处,把真正能结出果子的能力放在我们事奉的动机和事奉的行动里面,这就能使我们的复兴不是暂时的、不是搞花样的、不是昙花一现的、不是上有建筑而下无根基的,求主赐福我们。

    我们应当一同为教会的复兴恳切祷告,使我们的信仰能够在生活上表现出来,使教会 -- 基督的身体 -- 在地上能够具体地表现出上帝国的形像与样式。我们应当一同祷告,使神学院老师与学生,以及教会里面的牧师、传道、长老、执事、主日学教员。。。这些有分于圣工的人,都振奋起来。我们应当一同祷告,使我们对神的认识,对神的爱,对人的认识,对人的爱,对异象的认识,对异象的热爱,对异象的落实。。。,都全然地复兴起来。

二、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工夫讲教义?


    有人问我:「为什么你要用这么多的时间讲教义、讲神学?这些枯燥的东西和我们实际的生活好像没有多大的关系。」请注意,罗马书从第一章一直到十一章,保罗在那十一章中是讲实际生活还是讲教义?讲教义。保罗在以弗所书从第一章一直到第四章是讲生活或者讲教义?讲教义。因为,如果搞不清楚教义,就不必谈生活。今天很多教会只注重实际生活的需要,完全不懂教义,所以到了真正在实际生活上需要应用的时候,就不知道要根据什么信仰的原则来处理。

    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一章里讲「预定论」,那是人不喜欢听的,「神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神随己意行做万事」、「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这些话听起来好像不太实际,但却都是最实际的。当马丁路德被天主教赶出教会时,当加尔文在所谓的正统天主教教会里面不被承认时,他们都是在以弗所书第一章找到了他们的安身之处 -- 「我今天不是因为你的按手才成为基督徒,我是创世以前就在基督里被预定成为神儿女的。既然是神所定的,人能把我怎么样呢?」你明白吗?如果我们认为这样的教义是不切实际的,那么,我们就不会懂得怎样在这个短暂的世界中过一个永恒性的基督徒生活,很少人看到这一点。

    我感谢神,在台北已经有一千多人每年很固定地来参加这个神学讲座。我讲道的恩赐并不在任何一个西方布道家之下,我如果要使听众再多几倍,那是很简单的;我如果要使收到的奉献再增加几十倍也没有困难,人家怎么搞花样我都知道,我虽然不是太聪明,但是一点也都不笨。这个时代致力于奠定教义基础的传道人太少了,这个时代把教会带回正统轨道的传道人太少了,我很清楚神要我做的是这个工作。所以,虽然我讲婚姻讲座也是很有趣、很叫座的;我讲青年人怎么谈恋爱也是很吸引人的,可以有比这个神学讲座多几倍的人来听;怎样经营生意,我也会讲。但是,神给我的恩赐与呼召并不是那些,神给我的异象与负担并不是那些,我要忠于神给我的异象。

    你要奠立基础使教会往下扎根,你要极力布道使教会向上结果。我对布道、神学这两方面的工作,都有神所赐特别的负担。你说:「感谢主,有一两千个人来听神学算是很多了。」我告诉你,不多!我在印尼事奉已经四十年了,任何一个讲题,我在几个城市讲时,都有几千个人来听。雅加达的神学讲座今年是第十四届,有时到四千五百人,你们才一千多人。而且我对他们讲的一点也不比你们浅。在那里有受过最高教育的人来听,有政府机关里面职位很高的人来听,还有一些教育界、医学界的人来听,那已经成为全印度尼西亚最重要的知识分子聚集听基督教信仰讲座的一个运动,所以有一些回教徒很生气。

    两个礼拜以前(差不多是中国新年和印度尼西亚新年的那几天),印度尼西亚突然出现一个谣传 -- 印度尼西亚极端回教徒要杀死一百多个最重要的传道人。有人说我的名字排行第三,所以一定是最先死的。我听了一点反应也没有,对我来说,生和死都是一样的;在神面前没有所谓「生」或所谓「死」,只有「永生」或「没有永生」

    那时有个神学院院长打电话给我:「你知道这个事吗?」我说:「我听说了,怎么样?」「那怎么办呢?」我说:「就这样吧。」「你不怕吗?」我说:「在我十七岁奉献的那一天,我就已经知道这种事情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从奉献的第一天我就已经把命都献上了,为什么过了四十年还顾虑这种事情呢?」他说:「那是你当年奉献时的心志,现在是面对的时候。」我说:「奉献了就是预备要面对!所以现在时机到了,不要紧的。」他说:「不能的,我认为我们要有智慧。」我发现所有惧怕的人都用「智慧」两个字作他们的面具。「那么你想怎么样?」我问他,他说:「我现在正要打电话给董事会,让他们了解我们作神仆人的困难,希望我们能得到特别许可,这几天住在五星级旅馆里面,躲避躲避患难。」我说:「好啊,要躲你去躲,但是我告诉你,你在旅馆一登记名字,人家就知道你住在哪里了。」他说:「有什么办法呢?那你怎么样?」我说:「还是一样,我从第一天就是这样了。」所以他就迅速疏散学生,女的疏散到信徒的家里,男的留在学校看门,作他的替死鬼,他这个院长就跑到五星级旅馆去躲避风浪。我那一天想:「这个人从旅馆出来,再回去教书时,学生会怎么看他呢?」

    当天下午另外一个电话来了:「唐牧师,我要把你安置在一个旅馆里面,你要先避一避,因为风声太坏了。你是很重要的人,你要快快进去。」我说:「我不要进去,如果危险真的来了,我再从后面楼上跳到隔壁去暂时避一避就可以了。」他说:「我在旅馆用别人的名字帮你登记,你住进去,没有人找得到你。」我说:「无论在哪里,主都找得到我的。」「你到底要不要进去?我不是开玩笑的!」他真的是很有爱心,也是很关心我的人。我说:「谢谢你,我想我从旅馆里出来之后,我上台讲道一定没有能力的。我这一生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没有,我最重要的产业就是神同在的能力,所以请你不要再提这个事情。」当天晚上我平安无事过去了,第二天也平安无事过去了。后来听说在雅加达不同的地区找到了几颗手榴弹,这是在几天后宣布的,又宣布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我不知道是不是政府为了要安定人心才这么说的。最近印度尼西亚有很多很不好的事情发生,很多烧杀的事件。这两年里面,被烧的礼拜堂一共有三百四十六间。我说:「我们的建堂许可证等了几年还没有拿到,所以我们没有堂可烧,这是神的恩典,感谢上帝!」


三、台湾的教会能承接中国事工吗?


    过两天还有一个电话从外国打来:「唐牧师啊,你要当心,你不是普通的牧师啊!」我说:「我很普通啊!」他说:「你不普通!你要保重自己好好活着,以后中国大陆服事的机会来到的时候,人们要听你讲的道。」你今天在中国大陆和知识分子谈一些普通生活的事情,他们不感兴趣,但当你和他们谈为什么进化论是错的、为什么共产主义不够、为什么唯物辩证有毛病、为什么基督教高过一切?讲这些比较深奥的道理,他们就会坐下来听。今天中国大陆的知识份子跑到世界各地去,使许多有博士学位的牧师们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样跟他们谈。所以,那位在国外的朋友劝我:「你啊,要好好保护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说:「青山如果害怕,就算它有柴也没有人要去烧它了!」

    今天我特别提早出门,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要快快出门,我觉得除了讲座的主题之外,另有一些神交待的话要对你们讲。现在请听我对台湾讲一些话:这几十年来你们没有战争,也没有太大的天灾人祸,没有太多从大陆来的威胁。可是去年一听说中共可能有几颗飞弹要打来,你们马上股票大跌、资金外流,证明这个城市、这个岛的信心是很脆弱的。在这几十年中间,所谓被圣灵感动就随便讲异象、也随便移民的人多的不得了,这都表示你们是没有根的。你们的信仰没有根,你们的信心没有根,你们的信息也没有根,你们的信念更没有根!

    请问,如果大陆真的开门了,上帝可以用台湾的哪几个人去作他的仆人、作他的出口?你们中间有哪几个人好好思想过,中国那些曾经被唯物辩证毒化的同胞,你要用怎样的真理能力把他们带回来?我的心非常沉重。上帝是不是可以使用台湾作为以后全中国大陆归主很重要的基地呢?我打一个很大的问号:对传统中国文化,你们没有几个人感兴趣;现代中国受了哪些哲学思潮的影响,你们也没有兴趣好好了解;今天台湾民间信仰的复兴,和现在许多人利用宗教所产生的乱象,你们也没有好好研究。你们不但需要追求能力、真理、神学,你们更需要有斩钉截铁的决心走在神的旨意里面,装备自己成为神合用的工人。

    我再一次对神学生说:「你读完了,有了学位了,但你还是算不得什么!」如果你只得到了那些可有可无的,而没有得到那些不能没有的,你还是很难作上帝的仆人。求主怜悯我们、帮助我们,把这些话听进去,免得这一次的神学讲座不过是增加一些知识,使你有多一些材料去反对那些与你不同看法的人;你应当是要建立教义、造就圣徒。许多被极端灵恩派掳去的人还是我们的弟兄,我虽然严厉地责备那些错误的教导,但我内心的深处是希望他们回到圣经真理里面的。

    基督的身体是基督宝血买赎回来的,我们真不愿意让那些假先知、假使徒不经分辨就把邪灵和圣灵随便混杂在教导中,使上帝的儿女受到亏损。我在上一堂提到,如果一个灵恩运动,为了维护他们灵恩的某一些执着、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教导,而反对那些真正传福音的人,就表示那个灵恩运动是有毛病的。因为圣灵赐下来是要荣耀基督、是要高举基督,所以领受圣灵、被圣灵充满的人,他们都勇敢传福音,而且他们传的时候都不是传自己灵恩的经历,都不是高举自己有比别人更好的经历,然后把基督的教会轻看了,说别的教会没有圣灵。没有任何一个使徒说过这样的话:「因为我有圣灵的经历,所以我有圣灵。你们没有圣灵的经历,所以你们教会没有神的同在。」圣经里面没有这样的话。
 


四次领受「圣灵的洗」的经验


三、哥尼流家里的人领受圣灵(接第三章)


    我们继续前一讲的第三个「圣灵的洗」的经历。彼得去哥尼流家里传道的时候,没有按手、没有祷告叫他们受圣灵,他只是先去欣赏普遍恩典和普遍启示所产生的一些可以荣耀上帝、蒙上帝悦纳的果效。但是在与普遍启示对话的时候,彼得完全没有放弃我们特有的本质上的不同,就是十架福音的超然性、独特性、绝对性、必要性、救赎性。。

福音的全备性


    彼得在讲福音时,他们并不是「已经得救,但还没有受圣灵」,所以需要由使徒来「加工成全」,才算得到「全备福音」,不是的,彼得在讲福音时,他们根本还没有得救。

    今天有许多讲「全备福音」的人,对福音是多么的全备,其实根本不懂。许多教会以为多加了「全备福音」这四个字,就比别的教会更高一层,「你们的福音是不全备的,要加上我这种说方言的恩赐才叫做『全备』。」如果福音要加上方言才全备,那么犹太人就可以说:「福音要加上受割礼才算全备」,另外一些教会也可以说:「福音要加上拜马利亚才算全备」、「福音要再加上一些异梦、异象的经历才算全备」,也有一些人会说:「福音要再加上好好遵行律法才算全备」。他们对「全备」的看法就是把次要的加在重要的上面,把相对的加在绝对的上面,好像是更好,却是画蛇添足。

    「画龙点睛」是不错的,但「画蛇添足」就大错特错了。为什么福音要加上一个「讲方言」才叫做「全备福音」呢?福音就是福音,为什么还要加上要靠「行为」才能得救?「神赐信心、我有行为,我们合作,各负一半的责任。」圣经里面有这样的教导吗?福音就是福音,为什么还要加上一些特殊的东西才叫做「全备」呢?福音就是福音,为什么还要加上割礼才全备呢?保罗在加拉太书说:无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稣基督的福音已经拯救你们,使你们得释放、得自由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再回到律法的捆绑里面去(参:加三:1-3)?保罗对那些争辩的人说:「不需要再受割礼了,这些外邦人不需要再受割礼,因为他们信耶稣就够了、就得救了。」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为什么「相信耶稣」就可以重生得救?为什么「相信耶稣」就够了,不需要再加上受割礼呢?如果你说:「不受割礼就不得救」,这一句话就意味着在你的观念中间,基督十字架的救赎是不够的,要加上受割礼才能得救,你等于是在否认基督救赎的全备性。

    印度尼西亚有一些很不负责任的传道人,我年轻的时候听他们讲道:「凡是点水礼的都下地狱,浸礼的才上天堂!」这一节圣经是从哪里来的?「凡是没有讲方言的就没有圣灵!」这种道理是怎么归纳出来的?罗马书八章9节说:「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你却解释成:「凡是不讲方言的,就是不得救的人。」这不是圣经的道理!「福音」与「福音的果效」是不同的两回事。若把「律法」加在「福音」里面,就是否定「福音」的完备性和绝对性。如果你看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就会发现,你不能不为真理的缘故争辩,否则教会就在你这一代,慢慢失去了本质。我不能在有生之年看见教会变成这样,所以我一定要争辩;我盼望你也不愿在你有生之年看见教会变质,所以你也要争辩。求主怜悯我们。


5。圣灵是赐给顺从之人


    哥尼流家里这些人不是已经信主、已经得救、已经受洗,然后需要再加上「圣灵充满」、「圣灵的洗」、「说方言」当作证据,所以彼得才来到他们中间,不是的。那些人没有听过福音,那些人不知道基督受死与复活的意义,他们只不过知道有一位独一的上帝,这种人在新约里叫做「虔诚人」(徒十:2)。「虔诚人」这个词有专门的意义,是不能随便解释的。这里的「虔诚人」不是指所有在宗教上很虔诚的人,这里的「虔诚人」是指希腊民族中间,那些不满意他们祖先传统的信仰,转而跟随犹太教信仰,相信独一真神的人,他们认为这种一神信仰比较像他们祖先苏格拉底的信仰。所以在希腊语言世界中间有一批人,他们不相信世界是由他们的神话中那些住在奥林匹斯(Olympus)山上面的神所统管的。「阿有」(Io)、「宙斯」(Zeus)、「邱比特」(Cupid)、「阿波罗」(Apollo)、「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这些神话系统中的众神彼此互相残杀,把别人的太太抢来作自己的情妇,这种无道德、无规矩的神根本不是真神。

    在希腊人中,知识分子领受哲学、普通份子领受神话,但是其中有一些思想比较开明的人就发现 -- 我们的宗教是不对的。他们和犹太人做生意时,听到了有一位创造天地的耶和华,他们就觉得这位耶和华才是真神,觉得应该敬拜真神、好好生活,不要像神话中那些假神过那种败坏的生活,这种人就叫做了「虔诚人」。

    哥尼流就是这种虔诚人,他召集了其它一些蒙受普遍恩典、普通启示而且有道德责任感的人,一起听彼得对他们讲道。他们并不是需要「第二次祝福」(Second blessing) 的人,他们并不是已经得救但需要加上「圣灵的洗」,好使他们更属灵或是更明白圣经,不是,他们是从来没有听过福音的一群。彼得对他们传福音的时候,先赞许他们,然后讲到耶稣的十字架、耶稣的道、耶稣的救赎。正当彼得传道的时候,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所以,无论你对世界各邦、各国、各城、各民,无论哪一省、哪一国、哪一族,哪一种肤色,当你真正忠心高举十架,真正把基督死而复活的真理传开时,他们就接受耶稣,并且领受圣灵。「领受圣灵」就是领受基督死而复活所带来的新生命,「领受圣灵」就是因信基督的福音所特享的权柄。

    加拉太书三章14节:「我们因信基督就得着所赐的圣灵」,以弗所书一章13-14节:「。。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所以,圣灵是赐给谁的呢?圣灵是赐给那些顺从福音见证的人。彼得说:「我们为这事作见证(就是为基督的死、为基督的复活作见证),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徒五:32)所以当我作见证的时候,我知道我并不是孤单的,因为我忠心作十字架福音的见证的时候,圣灵就与顺从的人同在。我顺从他,所以圣灵也与我一同作见证,这样,我的见证不是孤单的,我的见证不是没有能力的,我的见证是圣灵印证的见证。感谢主!不但如此,圣灵既然是赐给顺从之人的灵,当你听见福音的见证,听见基督的死以及从死里复活的道,你肯顺从圣灵的时候,圣灵就赐给你了。这三处经文已经很明显地告诉我们,圣灵是赐给谁的。


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毁谤


    圣经从来没有教导人:「跟着我(咕噜咕噜)讲、讲。。。」,然后就会得到方言,就表示已经受圣灵了!那是非基督教、非圣经的东西,你还跟着学!你如果以为那样才能领受圣灵,那你就中计了。

    如果圣灵感动你举手祷告、举手唱诗,请便。但如果你说:「要这样做才有圣灵」,我就作你的仇敌!如果你说:「没有这样做就没有圣灵」,我就作你的仇敌!如果你说:「不举手唱诗的人就不自由」,我就要反对你!一切的行动出于圣灵的引导,自然地流露就好。我们大家要举手唱诗、举手祷告,这是可以的,是圣经有的;我们唱诗的时候要欢喜快乐,这是可以的,也是圣经有的。但如果你说:「不这样做,就不合圣经」,那你就开始走错了。

    罗马书十四章16节:「不可叫你的善被人毁谤。」软弱的人你要接纳他,他以为这日比那日强,他以为这个东西可以吃、那个东西不可以吃。原来万物都是洁净的,但是他觉得有些食物不洁净,他不敢吃,这个时候你要让他自由。你让他自由,是因为体贴他的软弱,但是,他并不可以用他的感觉作为标准来反对你。他不敢吃肉,是因为他软弱,他需要不吃肉才会得到坚固的信心,所以,你要用爱心接纳他,但是不必辩论所怀疑的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这个原则是我最近在教会很强调的一点,我已经讲了三个礼拜。

    你感到这日比那日强,你有自由,但那是你的软弱,不是表示你的厉害;你尊重这日看轻那日,因为你软弱,但我体贴你,我接纳你是弟兄。但是,如果你把那个当作规条说:「所有的人都要跟从我,没有这样做,就不够尊重上帝。」因为我的善行不能被你毁谤,我就必须反对你。你明白这个原则吗?你不吃肉,你就定下规条 -- 「凡吃肉的都不得救」,那我的善行就被你毁谤了,我就不能接受了。你要知道,是因为你软弱,所以我接纳你、我容许你;那是因为我体贴你的软弱,不是因为你有权柄来攻击我、来毁谤我的善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

    在教会里面,对那些相对的事情,神给我们一些自由,神不大干涉。你要穿西装、不要紧,你要穿中山装、不要紧,你到中山堂穿西装也不要紧。但是如果你说:「不穿中山装,你就不可能作一个中国的基督徒。」我认为这就有点过份了。如果你讲方言,是圣灵感动你讲,请你讲,因为圣经说圣灵随自己的意思把恩赐赐给人;但是如果你讲的不是从圣灵来的,而你一定要说那是从圣灵来的,我就要试验你。如果你说:「凡是没有像我用那种方言祷告的,就没有圣灵。」我就反对你,因为我的善行不能被你毁谤。

    当许多的教会不懂得怎样主动去分辨的时候,就变成一个很胡涂的人,任凭错误的教训一直侵犯神的身体、侵犯基督的教会。我很难说清楚,为什么在这个时代我要用这样的方式、用这些词句来讲道,但我里面的动机神是知道的。很多人不赞同我的方法,因为他们不习惯;可是,保罗就是像我这样的,或者更严格地说,我是像保罗那样的。当人说:「你不受割礼就不得救」时,保罗就和他争辩:「谁说的?你这样已经使福音受妨碍了!」

    彼得在外邦人中间吃饭(参:加二:11-14),他知道和外邦人一起吃饭是很好的,因为在基督里,无论是外邦人、是犹太人,是男、是女,是主、是奴,都成为一了(参:加三:28)。但是,当有一些犹太基督徒进来的时候,彼得想:「糟了,现在犹太人看见我跟外邦人吃饭了!」于是他就悄悄退席了。退席是他的自由吗?是的。但是,他一退的时候,就影响了整个福音的完整性,因为他这样做会让别人以为「和外邦人吃饭」是错的。如果是错的,为什么刚才要在一起吃?如果没错,为什么吃了一半又要退席?保罗发现基督教的完整性已经受影响了。当那些犹太人进来的时候,彼得退了,不但是彼得退了,连与保罗同工过的巴拿巴也退了。保罗怎么样讲他?「他是我的神学院老师,我们用爱心接纳他吧!」「他是我的长辈,不要紧吧!」保罗是这样讲的吗?不是!保罗当众指责:「矶法,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为什么呢?因为保罗灵性不好、爱闹事吗?如果是这样,彼得为什么不责备保罗呢?

    亲爱的弟兄姐妹,保罗为什么讲这句话?因为彼得那种心态妨碍了整个福音。保罗认为:彼得的地位是使徒的领袖,如果他在众人面前随便装假、退出,不敢坚持正义,那么等于他承认刚才和外邦人一起吃饭是错的。可是,和外邦人一起吃饭并没有犯错,反而是中途退缩表示出了你的不一贯、没有立场,你没有真正明白应当要有持守真理原则的勇气。「彼得,你这样做是不应该的!你跟外邦人吃饭有什么错呢?因为犹太人一来,你就害怕退后吗?这岂不是表示我们作领袖的不能负责任吗?」我相信彼得听了保罗的话,从人性来说是很难受的,但是从他灵性的深处,他知道上帝借着保罗提醒他,他做错了。所以,灵恩派那些不按照圣经真理而行的领袖,听了这几天的讲座,如果你能悔改、能悬崖勒马,表示你还有盼望;但如果你仍然硬干下去,甚至阻止你下面的人来参加我的聚会,你的罪就更大了。

    彼得后来怎么了?彼得年老的时候说: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写了信给你们,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难懂的地方,你们不要强解,免得自取沉沦(参:彼后三:15-16)。这段话就表示,彼得知道保罗所讲的是对的,保罗所讲的有比他更深奥的地方;虽然他是老前辈,虽然他比保罗更早出来事奉,但是他发现(正像在哥尼流家里那次一样,他发现他们没有办法垄断领受圣灵的专利),他虽然比保罗更年长,他也没有办法垄断神把更深的启示给保罗的可能性。所以他作了很好的榜样,劝全世界的人尊重保罗所领受的启示,又劝解经讲道的人,讲到保罗书信中困难的地方,不要乱讲,免得自取沉沦。

    随便解经是自取沉沦,这一句话我不要作太多的解释,因为现在不是讲那一方面的事情。但这是很严重的警告,所有敢讲经、解经的人,你都要为你所讲的负责任的。否则,你随便立自己作师傅,你要受更重的审判(参:雅三:1),这是圣经的话。


四、以所弗信徒领受圣灵

 

    现在我继续谈第四个经历。第四个经历是什么呢?就是使徒行传第十九章。在这一段圣经里面有一些特点是第一、第二、第三个经历所没有的,主许可把这四次的经历一同记录在圣经里面,乃是要我们更客观、更全面地认识,圣灵降临在人身上、人领受圣灵的情形,不是单单一种,所以我们不能把它归纳成一个绝对的原则来处理。

    请看这一段圣经:「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生在亚历山大,是有学问(或译:口才)的,最能讲解圣经。这人已经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心里火热,将耶稣的事详细讲论教训人;只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洗礼。他在会堂里放胆讲道;百基拉、亚居拉听见,就接他来,将神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徒十八:24-26)亚居拉、百基拉听谁讲道?一个名叫亚波罗的犹太人,他生在亚历山大,是很有学问、也是很会讲解圣经的人。


1。他们信的时候未受圣灵


    亚历山大出了亚波罗这么一位学者,这个人是有学问的,最能讲解圣经,他讲解的是旧约,因为当时新约还没有完全启示下来。「这人已经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心里火热,将耶稣的事详细讲论教训人;只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洗礼。」(徒十八:25)「单晓得约翰的洗礼」这一句话就证明,所谓他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是旧约的教训,但对新约耶稣基督所成就的事情,他并没有完全的了解。他与腓利是不一样的,腓利是跟着时代前进的人,是知道最新信息的一个同工;而亚波罗则是专门研究古代东西的传道人,他不明白耶稣死而复活的道理,他也不知道耶稣上十字架受死、埋葬、复活、升天的意义,就连降下圣灵他也不知道,他知道的就仅止于约翰的洗的道理,他应该是旧约专家吧。亚居拉、百基拉听完了他讲道,就把他接过来,「来,住在我的家!」他们就把上帝的道讲解得更详细。我相信他们是盼望他能够把旧约的预言跟新约的成全接连起来,有统一性的教导。但是亚波罗明白了多少?我们看见他明白一些了,因为他在亚该亚时,「在众人面前极有能力驳倒犹太人,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徒十八:28)好,但是他曾经在以弗所工作,留下了一个还没有解决的问题,十九章1-2节说:「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了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门徒,问他们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

    很特别的一件事,保罗应该是对以弗所这几个门徒说:「你们信的时候,就受了圣灵」,这样讲才对啊,因为这是保罗在以弗所书和加拉太书里肯定的事情,刚才我们已经读过那两段圣经。保罗对加拉太教会说:「我们因信基督就得着所应许的圣灵」(加三:14),对以弗所教会说:「既然信他,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弗一:13),那为什么现在保罗在以弗所要多此一举?为什么要问:「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徒十九:2)很奇怪是不是?他们回答:「没有」。这些以弗所人最先是听亚波罗讲道,他们听亚波罗讲道的时候到底信不信耶稣呢?他们信。为什么说信呢?因为这里保罗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吗?」既然已经信了,为什么他们会说:「没有受圣灵」?因为他们信的是亚波罗所传的耶稣而不是保罗所传的耶稣。现在问题来了:第八章腓利去传福音,他们信了,也受过洗了,但是他们还没有受圣灵;第十八章亚波罗去传,讲解圣经,印证旧约讲的就是新约的基督、就是耶稣,于是他们信了,但是他们也没有受圣灵。


2。保罗以使徒身分来确认以弗所教会


    请问,第八章和第十九章,两次「未受圣灵」的情况一不一样?有一样也有不一样。因为亚波罗不是使徒,所以当初以弗所听道相信的时候,那个教会不能算是已经成立的、真正的教会;而腓利也不是使徒,所撒玛利亚人虽听了道、受了洗,也不能成为一个被肯定的教会。这不是说上帝不悦纳腓利的事奉,也不是说亚波罗的事奉不够标准。他们的事奉无论在程度上、在位分上和神给他们的责任中间,都已经尽了他们当尽的责任。但是教会的成立有神自己的规划、神自己的规定 -- 教会要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面。这两个地区的教会是代表撒玛利亚和地极的教会。从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这表示整个福音的连环性,要扩展到全世界基督的身体,如果这两个地方的教会不被肯定的话,那就很危险了。所以神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第八章是从耶路撒冷派彼得和约翰去,现在则是派保罗去。

    为什么腓利所做的还不够,还需要彼得和约翰去呢?因为彼得、约翰是使徒,腓利不是使徒。那为什么亚波罗去过了,还要保罗再去呢?因为亚波罗不是使徒,保罗是使徒。听明白了吗?他们去,是以「使徒」的身分去为他们祷告,使他们领受圣灵,肯定他们是耶稣基督正统的教会。现在如果有人对你说:「你不是正统,你不够全备,你还没有圣灵,我要为你按手。」你要问他:「你是使徒吗?」他们凭什么为你按手?他们凭什么说你受的不够?又凭什么说他们才是正统?圣经中为人按手的不是普通人,被派去使别人领受圣灵的是使徒,而这些使徒又是基督自己拣选的人。可是今天随便为人按手的人,这些人是谁定他们的?是谁立他们的?

    刚才提到雅加达教会的事情,我漏掉一点了。当那个礼拜天来到的时候,雅加达有几十个教会不作礼拜,怕的不得了,包括几个最大的灵恩派教会都关门了,早上的聚会暂停,到了中午他们才开始聚会。我因为没有走、没有逃,我勇敢讲道,那个主日我们照常作礼拜。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你可以讲圣灵,但是圣灵的能力在你身上要印证出来。你不能说:「我能讲方言」,而从来没有试验那是不是真的从圣灵而来的方言。「叽哩咕噜、叽哩咕噜」,就证明有圣灵了,是这样简单吗?这个叫做「速成班J ,不必好好读经、不必好好解经,只要吃两粒黄豆就可以成仙,只要能讲几句方言就叫做领受了「圣灵的洗」、就叫做「圣灵充满」?这个是走快捷方式、懒惰的一个记号。如果教会是这样肤浅、这样不负责任的话,你就不会感到奇怪,为什么每次困难来到时,最先倒的就是这些教会。教会如果专讲「成功神学」、专讲「丰富神学」,当贫穷一来的时候,最先倒的就是这些教会。教会有教会的规律,教会有教会的原则,教会有神为教会定的基础,那是你不能随便的。

    另外一个问题来了 -- 「撒玛利亚教会有使徒去确认,以弗所教会有使徒保罗去肯定。那糟了!我们双连教会从来没有使徒来过,怎么办呢?我们罗斯福路教会、我们圣教会,使徒没有来过、彼得也没有来过,他们太早生了,他们还没等到我们出生就死掉了,那怎么办呢?我们的教会没有使徒来确认过,怎么办呢?」

「传统」与「独立」


    我再说,你们的教会是不是圣经启示记载完整以后,有人按照圣经真义传福音、讲解神的真理所建立的教会呢?是吗?如果是,你的教会就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根基上的教会。因为使徒代表全本新约的教训,先知代表全本旧约的教训,使徒的传统和使徒所奠定的根基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为什么我讲这一句话呢?我们来看使徒行传二章的节:「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这里提到教会有四个很重要的功用,其中一个就是教导(教训),尤其是使徒们权威性的教导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有很多「后现代主义」和「存在主义」的思想是反传统、反权威的;今天有许多教会自称是「独立教会」,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独立教会」?因为你不必靠人供应就叫做「独立教会」?教会「独立」,「独」在哪里?「立」在哪里?教会应当建立在基督的根基上,建立在使徒的传统上。连保罗都不敢讲「独立」这个词,保罗怎么讲的呢?他说:「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所领受的。」(参:林前十一:23,十五:3)这个就是教会,从主领受、从使徒领受,使徒领受主的印记,然后传给下一代的人,这个「传承」不可丢弃。

    今天所有的神学院要注意教会历史中间,圣灵藉着众教父承受使徒的思想发展下来,一直传到我们这里的那些伟大的教义,否则的话,这教会就不是教会。当马丁路德、加尔文离开天主教被赶出来后,加尔文建立了改革宗信仰,这些人所写的书,不是建立新教义,他们乃是把整个教会带回原有圣经传统的真理里面。而犹太教、天主教许多所谓的传统,根本是人的遗传,不是神的教训。所以那些从神领受又传下来的传统,我们要坚决地持守。那些从人传下来的遗传,而不是从神来的诚命,我们要坚决地抵挡。这样,传统不是罪,领受神所赐下而传到我们这里的纯正真理的传统,是「诸般的义」的一部分,是我们应当尽的责任。

    谈完了这一点,我们回到刚才所分析的圣经。我们今天的教会有没有使徒来确认呢?无论圣公会、长老会、信义会、圣教会、浸信会、弟兄会。。。,我们都没有所谓使徒保罗或者彼得来过,那怎么办呢?不要紧。如果建立你的教会的那些宣教士是真正承受使徒教训的传统,持守圣经真理,照着旧约、新约的信仰把福音传给你,把你们建立在旧约、新约圣经的根基上面,那些人所带来的是正统的传统,你要尊重他;那些人尊重圣经,只建立在圣经基础上,有正确解经的神学信仰,你要尊重他。

    你不能以为你不要传统,你就比前人更好;你很可能就是另一个新传统的开始,而且还是不负责任的传统,是与历世历代圣灵引导的正统轨迹完全相背的传统,那是异端的开始。所以你看到在安息日会有这样的话:「真正背负我们罪的,不是耶稣,是撒但。因为当时神吩咐亚伦要把一只羊带到旷野,归给阿撒泻勒(参:利十六:10),这就表示它担当罪,罪是归给撒但的,因为撒但是罪的创始者。」这是违背圣经的,与神引导整个历史的传统相背,你要拒绝它!

    你也会发现在摩门教里面有一种说法:「其实我们真正的上帝耶和华就是亚当自己,他是有血有肉的。」这是违背圣经的新传统,违背了先知、使徒的根基与教父的传统。我们产生了一个自由主义,以为自己越独立越好,不要宗派、不要传统、不要历史,「我们自己比别人更好!」这是很危险的。今天许多灵恩派的根是所谓的「神秘主义」(Mysticism),而约翰卫斯理的一些思想也是促成灵恩派主张「第二次祝福」(Second Blessing)观念的原因。对不起,卫斯理是伟大的人,但在一些事情上他没有看透圣经整体的意思,留下很多漏洞。如果你爱上帝过于爱卫斯理,你要好好再研究,他是个人,也是个有毛病的人。奥古斯丁是伟大的神学家,他有漏洞;卫斯理是伟大的神学家,他有漏洞;宋尚节是伟大的奋兴家,他有漏洞;唐崇荣是一个人,他有漏洞。如果你指出我的漏洞在哪里,我查考过后知道真的是违背了圣经,那我会回到圣经;如果查考过,发现没有错,我反过来要你好好查考圣经、回到圣经。

    奥古斯丁的精神是对的,他说:「如果你们发现我所讲的,与圣经的原意不相同,你们要离开我,回到圣经那里去。」我们的责任不是顺从一个教主,或是一个宗派的领袖,或是一个教会的创办人,我们是透过那些忠心传给我们真理的人来看真理的源头,也就是神的话本身。如果他们把我们带到神的话语里,我就尊重他;如果不是把我们带到神的话里,我就不尊重他。用这个原则忠于真理、顺服上帝,这才是真基督徒的记号。

3。奉耶稣的名受洗


    保罗问以弗所的教会:「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说:「没有啊!」保罗说:「那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施洗约翰的洗。」保罗说:「不对了,你们要奉主耶稣的名受洗才对。」请你注意,这里不是给「重洗派」的人一个根据说:「虽然你以前受过洗,但现在还要再受洗。」你说:「反正洗越多越干净嘛!」我要告诉你,当你再第二次奉主耶稣的名受洗的时候,请问你有没有想到:你无形中否认了第一次耶稣的名了?我请那些已经受过洗却想再洗一次的人好好考虑这个事情。我已经奉父、子、圣灵的名受过洗,我还要奉同样的名再洗一次吗?这个名的背后是创造天地万物、掌握全人类生死权柄的上帝,你有没有尊主的名为圣?保罗说:「你们受的是约翰的洗,我告诉你,你们要奉主耶稣的名受洗。」所以再叫他们洗的时候,不是重洗,因为他们从前的洗是照着约翰的洗礼,是「悔改的洗」不是「信耶稣的洗」。

    这样说起来,就有一种传道人像亚波罗一样的,讲道很会解经,但是总原则抓不到,不明白重点,讲的是片面的道理。我很对不起的说,虽然你是从神学院毕业出来的,读了很多东西,但是也还有很多东西你还没有读到,两样都「很多」。所以每一个神学生要毕业的时候很高兴,「我终于毕业了!」我对他说:「这不是你的终点,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起点。」

    如果你说:「我得着一个学位就想成为教会的领袖吗?我要何等地战兢再从头学习那些我还没有学到的!」那你就是一个好的传道人了。如果一个女孩从小盼望结婚,一直等等等。。。,「怎么还没长大?」等长大了,「怎么没有人找我?」等找到了,「怎么还不讲结婚的事情?」等讲好了、决定了日期,「我终于结婚了!」但从那一天开始,她就随便乱来了,从前打扮得好好的,现在像母夜叉一样;从前是很清洁的,现在满身臭的不得了。「我终于结婚了!」就是她完蛋的开始。你听懂了吗?不是「终于」,是「开始完蛋」了。神学生毕业的那一天,是新的一个责任的开始,是很可怕的;当你按立牧师的那一天是你新的一个前途,前面有长远的事奉是很可怕的;当你退休的那一天,不是你的结束,是你退休之后,人生最后一段荣耀神的日子的开始,是很可怕的。

    亚波罗应该毕业吗?不应该。亚波罗应该被按立作牧师吗?不应该。亚波罗应该算是一个很好的传道人吗?不应该。他尽了他的责任,但是当他尽了责任以后,到底他知道不知道还有一些他没有尽的责任?上帝借着保罗去收拾这个事情,不等于说保罗是「第二次祝福」的赞同者,不是的,保罗乃是提到 -- 「信」的时候应当领受圣灵,那才是正统的。

    为什么你信的时候没有领受圣灵?表示你的信有问题。而今天教会里面有很多人在受洗的时候,牧师还不清楚他是不是得救就给他施洗;今天教会里面有很多作执事的,还不知道什么叫做「事奉」就作执事;今天有很多已经作董事的,还不「懂事」;今天有很多作主日学教员的,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用基督的真理教养儿童」,很多这样的事情,求主赦免我们。

    请你注意,在第四次的经历中,保罗要他们现在就受圣灵。当保罗要他们受圣灵、要他们受洗的时候,不是因为他们受了洗已经得救、却还没有真正领受圣灵,所以要再加上讲方言才是受圣灵;不是这样的,乃是他们从起初的得救就有问题了。我们前面已经提过,一个被圣灵洗的人就是一个真正重生、被洁净成为圣徒的人,所以保罗用过去时态说:「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林前十二:13)

    保罗在以弗所奉主耶稣的名为他们施洗,按手在他们的头上,圣灵便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好,在这里,他们有按手吗?有。他们领受圣灵了吗?领受了。是按手以后才领受的吗?是。按手受圣灵以后有没有讲方言?有。圣经是这样讲,我们就一定要照圣经,对不对呢?所以你就说:「你看,按了手以后就讲方言,对不对?」我说:「对。」「所以我也按手给人家讲方言。」我说:「你是谁?你的手是什么手?他是保罗,你是谁?你是什么『罗』我不知道。他是使徒啊,你是什么『徒』我不知道。」你说:「可是一定要按手才会说方言。」圣经没这么说。因为第十章彼得在哥尼流家里面也没有按手,他们就受圣灵,说起方言来了。记得吗?甚至彼得还没有说:「奉主耶稣的名受洗。」才刚刚讲道他们就领受圣灵了。

    所以这四次的记载,第二、第八、第十、第十九章原是告诉我们:不可随便下结论,不可随便绝对化,不可随便从现象找出一个逼人一定要就范的原则,你要很谨慎地查考神的引导是怎样的。「重洗派」要从其中一次的经验找到根据来强迫人,神不许可。「第二次恩典」或者「第二次祝福」的神学要从其中找到一个例子来叫大家就范,神不许可。那些注重灵异现象的人,一定要有响声,要有风,有舌头像火掉下来降在人的头上,才叫做「圣灵充满」,他们要用第二章作为他们的根据,神也不许可。有人说:「一定要先按手,然后才有圣灵下来」,神也不许可。因为四次经验的记载不一样。那些断章取义想要牵着你的鼻子走的人,你不要被他们欺骗,心里惧怕,因而失去你信仰的喜乐和你坚固的立场。

得救的五大记号


    先前提到「真正得救者必然是受圣灵洗的」,但是,什么叫做「真正得救」呢?「我怎么知道我是得救的人呢?我如果知道我是得救的,我自然就知道我是受圣灵洗的。可是我连自己得救了没有都不大知道,我怎么知道我已经受圣灵的洗呢?」

    圣灵的洗不是水洗,水洗不是圣灵的洗,这两者要分开来。而「约翰带来的水洗」和「奉主耶稣的名受水洗」又是不一样的,这两者也要分开。那么,「我怎么知道我真正得救了呢?」不知道自己是否得救,就表示一定还没得救,对不对?不一定对。正像我问:「你有出生证明吗?」「不知道。」你搞不清楚到底有没有出生证明或,并不等于你没有出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得救?」并不等于他「还没有得救」。因为得救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得救,而以为自己一定得救的人可能还没有得救,明白吗?你说:「圣经哪里有这样讲?」有。圣经告诉我们有一些人已经得救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得救,所以约翰写约翰壹书去安慰这些人:「我将这些话写信给你们。。。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壹五:13)他们有,但是他们不知道,所以约翰要写信去坚固他们。今天有一些人对那些已经真正得救的人,不是去坚固他,而是去吓他:「你得救了吗?」「我得救了。」「你怎么知道你得救?」「我想我就是得救了嘛!」「证据在哪里?那你讲方言给我听!」「我不会讲。」「不会讲还敢说你得救!」你看,约翰是去坚固那些已经得救而不明白的人,但现在很多人是去吓那些已经得救的,使他害怕、怀疑,然后转到他们那里聚会才会得救。

    以赛亚书五十章lO节说:「你们中间谁是敬畏耶和华、听从他仆人之话的?这人行在暗中,没有亮光。当倚靠耶和华的名,仗赖自己的上帝。」这些人是谁呢?这些是敬畏主的人。怎么会走在黑暗中间呢?他们是神的儿女,但是神许可他们经过死荫的幽谷,他们受极大的试炼、极大的考验、极大的苦难。他们在苦难中、黑暗中的时候好像被神丢弃。所以你不要以为你信主后,就会过比信主以前更快乐的日子,我们常常听见有人说:「信耶稣有平安,有喜乐!」这一句话没有错,但如果没有解释清楚的话,会给人家一个错误印象,因为人家观念中的「平安」就是没有车祸、没有病、没有被蚊子咬、没有贼来。

    当你说:「信耶稣有平安!」却没讲清楚是什么「平安」,他就说:「好!我要信。」第二天东西被偷了,就说:「那个人骗我!耶稣根本不是主,你看,有小偷来光顾,哪里有平安?」圣经讲的平安是什么?「你们在世上有苦难,但在我里面有平安」(参:约十六:33),你有没有把这句话解释给他听?许多人传福音很不负责任,没讲清楚就随便叫人决志,这是不对的。你看到没有?如果你对他说:「信耶稣有喜乐!」他观念中间的「喜乐」是什么?是在卡拉OK里面唱歌的那种喜乐。所以后来他到礼拜堂一看,原来是每次都要坐在那里听几个钟头的道,闷死了,哪里有喜乐?「喜乐」不是「快乐」,「快乐」是「本来很高兴,但快快就落下来」,「喜乐」是「被榨、榨、榨出香味来」,这才叫做喜乐。你要讲清楚什么叫做「喜乐」,什么叫做「平安」。

    「我怎么知道我得救了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有五个得救的记号一定要弄清楚:

    第一,你曾经听见基督为你死、为你复活的福音,你是从你心灵深处听见,不只是从耳朵听而已。你是从内心的深处,真正把基督为我死、为我复活这个信息的意义听进去了。为什么呢?因为圣灵已经把这个道的真义在你心中光照、感动、讲明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你真心知道你是罪人,除了基督以外你不能得救。所以你回到他的面前,向这位死而复活的主认罪悔改,把你的心打开接受他。没有一个得救的人是不需要悔改,不需要认罪,不需要接受耶稣基督的。

    第三,真正得救以后,你的中心意志 -- 那个很基本的意志方向,产生很大的改变,你突然有一种性情上的转移,你会爱神所爱、恨神所恨,那是得救那一天所产生的很特殊的变化。你突然感觉到天地都变了,是从你的心地开始的,当一个人心地有了变化,就看整个天地都不一样了。一个人心地肮脏,就看整个天地都不洁净;一个人心地洁净,就看整个天地都是洁净的(参:多一:15)。当你心地的深处,那个意志的主管方向转移的时候,你就突然发现许多从前你所爱的现在你不能爱了。我不是说从前你爱妈妈,现在你恨她,不是的。你从前爱神所恨的,可是爱妈妈并不是爱神所恨的,爱老婆不是爱神所恨的。你从前爱神所恨的:你爱犯罪,你爱抵挡真理,你爱只顾自己,你爱抵挡那些合真理的事情。。。,你爱那些神所恨的。你从前恨神所爱的:那圣洁的事、良善的事、公义的事你恨,你不喜欢。但如今你转过来了,你现在很爱听真理的话,很渴慕上帝的道,你很爱亲近主,你很爱内心与主交通,你很爱听圣经伟大的真理。这整个的转变不是你自己可以做到的,是圣灵在你里面所做的工作。你爱神所爱,恨神所恨,那就是第三个记号了。

    第四个记号是你愿意过一个圣洁的、讨神喜悦的、荣耀神、造就人的生活。在你的动机里面,这个新的推动力改变了你。你喜欢圣洁,你不愿意回到过去错误的道路中间,你愿意过一个荣耀上帝、以神为乐的生活,新的动机来到了你的内心。

    第五样,你很奇妙、很自然地开始关心别人的灵魂。你开始觉悟到,别人在罪恶中间的痛苦是你的责任;你开始觉悟到,你没有办法逃避你应当做的事情 -- 把福音也传给别人。

    这五件事是真正重生得救之人的记号 -- 你真正明白基督的死与复活对你的意义吗?你真正承认你是无可救药的人,只有到耶稣基督面前认罪,才能得着赦免、得着新生命和拯救吗?你真的因为新的生命进到你里面,所以你整个的动机、心地和整个人生的方向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吗?你真的开始渴慕真理,渴慕过圣洁、荣耀上帝、造就别人的生活吗?你关心别人的灵魂,觉得有责任劝阻别人免于灭亡,开始愿意分享救恩给别人吗?

    这五件事是没有办法冒充的,没有办法在一般宗教里面找到的,只有在圣灵重生一个人的时候才赐给人这些宝贵的经验。有这样经验的人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你已经受圣灵的洗了,没有一个人可以再动摇你了。你讲方言如果是出于神的,我感谢主;如果你因为怕不讲方言就没圣灵,于是就乱讲的,我要责备你。你不必因为从来没有讲方言而有自卑感,你要勇敢站起来!享受神儿女的自由!神给我方言,我感谢主;神不给我方言,不要紧。

    有关方言的问题,我们在教牧讲座中谈「圣灵的恩赐」时再讲解。

第三章 - 四个“圣灵的洗”的经验(上)第五章 - 圣灵的恩赐(上)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