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归正福音运动 - 回顾与前瞻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归正福音运动 - 回顾与前瞻》)

第二章 - 信心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信心  --  本来的信心、听道来的信心

明明可知、无可推诿

先拔出、拆毁,再建立、栽植

基督与神同等荣耀、权柄、本质、永恒

补遗

 

●经文●

 


信心  --  本来的信心、听道来的信心


    我们已经思想了神在改教时期,借着一些真正明白神心意的人,看到教会的需要,把时代的危机转成新的一个转机,然后留下了美好的脚踪、奠定了纯正的信仰、开启了历史新的一页,来迎见耶稣基督的再来。
 

    教会历史中,信仰的挣扎、奠定基础跟承传,是基督徒最重要的一个任务。教会的失败是从信仰的偏差开始的。如果信仰一偏差,祷告也偏差,事奉也偏差,伦理行为、行事为人都会偏差,在生活上以及对社会的贡献,就产生错误的影响,然后在历史中,就被世人所抛弃,成为一个一文不值的团体。

    为什么说信仰偏差,连祷告也偏差呢?当我们说:「你求告主名就必得救。」那么保罗就问:「如果你不信,怎么会求他呢?」所以这里是告诉我们,纯正的信仰是纯正祷告的基础。我们很多时候读那一段圣经,就是照着字面看,没有看见那有机性的关连的奥秘。保罗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信,你怎么能求?求是因为我相信而求。」但这个层面就常常被误会为,你信上帝的全能,你就要求全能的上帝作你的奴仆、替你做事情,这就是今天灵恩派的毛病。

    他们祷告越恳切,可能就证明他们越自私。他们的求是逼,他们的求是一厢情愿的表达;他们的求是从他们错误的信仰产生出来的。他们的信是:「你信吗?你信,一定得到医治。」这些人是谁?是还没有信主的人,而还没有信主的人怎么会信呢?只有从听道来!因为信道是听道来的,这就是为什么宋尚节博士要你听七天的道,最后一天才为你祷告,因为他明白这个原则。

    今天,照样学样的人,好像很像,宋尚节医病,我也来医病,「你只要信就得着。」但是宋尚节要你听廿一次的道,一天三次,七天过后,最后一次再为你祷告。他告诉你,信道从听道来的,你听清楚了,你有了信心了,才来祷告。

    有没有一种信心,是不需要听道就本来有的?有。这就是希伯来书第十一章6节所讲的:「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这句话不是单单告诉我们信心是一切蒙上帝悦纳、来到上帝面前的基础而已,其实这一节圣经也告诉我们,上帝早已经把一种最基本、最单纯的信心,放在人的直觉里面。所以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事,人所能知道的,早已经显明在人心中。虽然他们看不见上帝,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知道上帝的永能和神性,这些人已经信有上帝。(罗:19,20)无神论是故意躲避这个神已经放在他们心中的真理的种子,所以他们说:「没有证明,我就不要信上帝,我要证明上帝不存在。」不存在的东西为什么需要证明呢?不存在嘛!所以当他说:「你们找不到上帝存在的证明,但是我要先知道上帝存在的证明,我才要信。」其实这些都是废话。很多知识分子是很有知识的傻瓜,很多知识高超的人,是没有智能的假知识。

    上帝说:有一种信心已经给你了,那种信心不是你可以证明的,也不是你可以反证的;那种信心是神显明,不是人证明。「显明」出于神的主动,被显明的人出于神给你的一种被动领受恩典的权柄。「证明」出于人的主动,人以为被造界可以借着被造的理性的证明,去找到创造的上帝存在的证据,这是颠倒因果、自欺欺人的事情。

    等一会儿我们提到为什么在归正神学和加尔文的思想里,有一些东西是后来福音派没有找到,也没有注意到的,而这些是我们信仰中很重要的总原则。

    罗马书告诉我们有一种信心本来就存在,你不需要听道你就有那种信心,那种信心跟第十章第17节所讲的「信道是从听道来的」是两回事。因为第一种信心是最基本、最原始,神藉着普遍之恩,早放在人里面的种子,那个信心也就是在人心中不证自明、不言自明、不思自明、不听自明的真理的种子。

    如果人说连这个信心他也没有,那是自欺的,因为他是故意压制,压制了这个种子,然后说:「我不能对上帝产生信心。」创造人的上帝是最明白人是怎样被设计的,鉴察人心的上帝,也是最清楚明白人是怎样破坏他的设计,人是怎样用自己不成证据、不成理由的理由来背叛真理的上帝。所以上帝的怒气自天降下,临到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不虔,是对神;不义,是对己、对人。这种不虔的人、不义的人,神的怒气在他身上,不必辩护,因为逃不了,因为他是抵挡真理的人。中文翻译成「抵挡」的这个希腊原文字,包含有压制(suppress)的意思,怎样压制真理呢?人内心的深处,就有一个信心的种子,续续不断对我们说话,而你压它、你不要它,你故意把它压下去,你却说:「我不能对上帝有所信心。」

 

明明可知、无可推诿


    斯大林是恶名昭彰的独裁者,l924年继承了列宁,为了绝对不让他的政敌夺取他的政权,在全世界寻找托洛斯基(Trotsky 1879-1940)的踪迹,最后用苏联最机密的特务暗探,在拉丁美洲暗杀了托洛斯基。他就独揽大权统治苏维埃,没有人可以制衡他,直到1953年他离开世界为止。这些事我很清楚,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是共产主义的信仰者;是进化论的哲学思想的推崇者;是无神论、辩证唯物论的追随者,所以共产理论讲的事情、进化论的假设、唯物论整个哲学的基础,当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就非常推崇。

    在斯大林的统治之下,曾经发生过一件科学界的丑闻,就是他用各样的办法来窜改科学的真理。在1935年的时候,他在苏联的教科书中灌输一种知识,就是科学界已经可以用科学的办法来制造生命。这些东西被印在小学的教科书里,欺骗整个苏联人。在这种错误的知识被写进去之后,英国、美国的实验室就试试看,照着他们所提示的也去做,结果没有一个实验室得出同样的结论。他们出于一个抵挡上帝、压制真理的动机,然后借用科学的名义,使幼小的苏维埃下一代,在最原先的、最基础的教育上,就先相信生命不需要上帝创造,生命是科学家用科学的办法,在实验室里就可以造出来的。这件事的后果就变成一个公开的谎言,是歪曲事实的虚假,没有科学根据的谎话。所以,不久以后,西方对苏联的教育,对共产唯物主义故意否定神,然后利用科学来佐证、来述说他们的这种一厢情愿的虚假,是越来越看不起,但是苏联的孩子们,已经几乎没有办法再回到上帝面前。

    但是很奇怪,1953年斯大林死了以后,到了1970年代,这廿年中,有一个比较不寻常的社会现象,是共产党头头皱着眉头,百思不解的。什么现象呢?就是苏联的青年人结婚的时候,大都盼望在礼拜堂举行。他们是无神论者,他们从小接受的是无神教育,他们所领受的是科学万能的基本价值,但是这些人在结婚的时候,他们虽然不是基督徒,虽然对宗教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们盼望至少有一个在礼拜堂结婚的经验,有人给他们祝福,有一批人说:「神与你们同在。」使他们心灵有吃冰淇淋的感觉。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表示神早就将一个基本的信心放在人心中,你没有办法把它除掉。

    到了1980年代的时候,消息传来,斯大林的亲生女儿离开苏联,在印度宣布不回苏联,她就在自由世界里讲了一句话:「虽然我是从小受无神教育,但我心灵最深最深的地方,知道有上帝的存在。」这些是在廿世纪真正发生过的,在最无神、最独裁、最反对上帝的家庭,斯大林的一个女儿亲自告诉我们,她心灵深处最深的地方有一个声音告诉她神是存在的。所以这种信仰是人寻找真理一个最重要的基础,这种信念是神已经赐给人的普遍恩惠,这就跟罗马书第一章19-20节所说的完全吻合。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可以向人传福音,有可能使他重新找到信仰的基础的原因;这就是人为什么到了最困难的时刻,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会思念到那伟大的创造者,虽然他从来不知道他,因这种信心是不需要听道的。

    如果你说:「我信上帝是全能的。」你根据什么信?这就得从听道来。因为「知道上帝存在」,是神的普遍启示恩典,同「知道这位存在的上帝,是一位怎样的上帝」,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知其存」,而更进一步「知这一位存者是谁」之间,就需要听道,所以我们不是单单对「没有神存在」的这种动物讲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乃是对那些已经有了基本「神存在的信心的种子」的人讲道,使他从这一个基本的信心,跳跃、进到那个有神的真理建造的信心。这个就是人性中的两个阶段,你原先知道有神,但是借着道,你就知道这位神是怎样的道、怎样的上帝。

    当灵恩派的人说:「你只要信,你就可以得救。」的时候,他到底是指哪一种信呢?很多人就囫囵吞枣,被现象欺骗,没有很严肃的去思考、很严谨的去追讨、很实实在在的探索,许多现象背后错误、矛盾的基础是什么,所以如果你信神是全能的,你在全能的神面前,应当是惧怕,不是嚣张;你应当是敬畏,不是命令。有一个基督徒祷告,大声得不得了:「主啊!。。」我拍拍他肩膀说:「如果耶稣真正站在你面前,你敢这样喊吗?」你敢这样:「主啊!主啊!。。。」的向他喊吗?主可能问你:「可以不可以小声一点?」你是不是真的信他存在?然后你是不是把他当做一个讲话的对象,尊敬他?或者你命令他,大喊大叫的祷告?所以很多很狂热的祷告,我越想、越看,越像假先知的祷告。就像巴力的先知盼望他们的假神可以显出一个神迹来,他们祷告恳切到一个地步,用刀、用石头砍自己:「你醒醒吧!你显出你的能力吧!」有能力的神需要你这样命令吗?这样追讨、这样催逼、这样强迫他吗?

    所以宗教现象跟宗教信仰常常是脱节了,宗教的严肃的设计和宗教情操的惯性,常常是脱节的。所以当你说:「我信上帝是全能的,所以,你一定要医我的病。」这个信上帝的全能,是一个必须的假设,否则你的病就不能得到医治,而为了我的病能得到医治,我一定要先相信上帝的全能。而上帝是不是全能的,你根据什么知道?就根据我盼望他能医我,就假设他一定是全能的。这种宗教、这种信仰,不是圣经的,这种信心也不是从听道而来的,这是自我错误的信念,假设一位对自己有利的上帝,然后就命令他听你的话。你就利用观念中以为上帝是全能的这种知识,来逼上帝作你的仆人,你在祷告时是正在犯罪。

    可能台北的基督徒很少听这样的道,我告诉你,不但很少听这样的道,连你看所有解经的书,也读不到这样的道,更少牧师是对你这样讲的。而这样讲的原因,因为这就是改教精神。我们如果没有揭穿错误的信仰、错误的信念、错误的信心,指出他的源头不是出于圣经的,我们就不能说是忠于圣经的人。

    每一次我给你震撼的时候,我要你深思,不是要你马上用你对我的生气来报复我。我已经注定成为一个「爱我的爱得半死、恨我的恨得半死」的传道人,你必须真正听明白这些话,而你真正愿意顺服真理,你应当为明白了这些真理而感谢上帝。如果你是坚守你错误的信念,又绝对不顾意让你的感情受伤,那么每一个把你的疮疤挖出来,把你的错误用X光照出来的人,就是你恨恶的对象,而你对他的恨恶,也就是你宗教情操的一部分,那就真正证明,你的上帝不是在天上的上帝,你的上帝是你的面子,跟你不肯受损的感情。

    这个是很可怕的事情,而这些最可怕的事情,就发生在最神圣的宗教界里,这就是为什么耶稣一定要死在十字架上的根本原因:因为那些法利赛人接受他们历史传统几百年来对摩西的学术研究,根深蒂固地以为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任何错误的解释,结果在耶稣X光照射之下,显出原来是个假冒为善的人,原来是一个宗教的外壳,涂得很美好的装饰,里面是死人的骨头,所以他们的回应就是:「与其我们被你消灭,不如先消灭你。」而这也就是 Richard Niebuhr 在他的《基督与文化》(Christ and Culture )的序言中所讲的:「犹太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与其让基督摧残他们的文化,他们宁可先摧残基督。」


先拔出、拆毁,再建立、栽植


    我们的聚会要作什么?要表现出传道人很厉害吗?我们的聚会要表现什么?要表现出神一定会听每一个人祷告,谁的病他都要负责医治到好吗?我们的聚会要作什么?所谓的特会,有什么东西要特,有什么好特?我很想那些很爱用「特会」这个词语的人告诉我,他的特是什么特?是特别热闹、特别胡闹、特别吵闹?或者特别新鲜?或者特别嚣张?哪一个特?是特别多人的特?你要知道宗教中人数聚集最多的不是基督教,从亚当到现在,人数聚集最多的宗教,是印度的大壶节(Kumbh Mela)的节期,最近的一次差不多三千六百万人聚集。葛理翰最大的聚会才一百多万人。回教徒每一年在麦加的朝圣节,可以众集到三、四百万人,但印度教有两、三千万人的聚集。人多算什么?因为人多,就叫做特会吗?里面的信息是不是真理?所传的合乎圣经吗?你的方法论准确吗?你的信是圣经所讲的「因听道而产生的信仰」吗?或者你的信是因为神放在你里面的种子?如果在研究圣经跟神启示的范围中,你甚至根本没有找到这种信跟那种信之间的差别是什么,就只一昧地说:「我信、我信。」那我要质疑你信什么?你为什么信?你信的是根据什么?这样追讨下去,我们很多人可能要重新打根基,要拆下我们这许久以来以为已经建立的基督教信仰。

    「唐牧师,请你不要搅乱我。我已经很平稳了,你一来,我就乱了。」我告诉你,我教神学,到今年已经四十五年,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打乱,打乱我所有的学生那些他自以为已经知道的,却是错误的基础,否则你不能重新建立那纯正的。

    好多年前我们印度尼西亚有个十九岁的孩子,当时是全印度尼西亚拉提琴最好的一个年轻人。他到美国深造,在一位很有名的提琴教授下面学习。有个消息传来,我们都吓了一跳,那个提琴教授对他说:「现在我盼望把你训练成一个很好的提琴手,你要听我的话。第一个课程就是你一年不可以拉提琴。但是学费照缴啊!所以他的爸爸皱着眉头问我:「这个老师对不对?」我说:「对!」他说:「为什么这个老师对?我辛辛苦苦地赚钱,花上我一大笔的财产给孩子到美国读书训练,付了那么多的学费,得到的是一年不可拉提琴,这个老师是作弄我吗?或者是贪我的钱?是侮辱我的孩子呢?或者真正是好的老师?」我问:「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教授不准他拉提琴一年的原因是什么?」他说:「你孩子抓提琴的这个手势跟角度是不对的,而他因为已经拉了十多年,所以要修改,一定要花一年的时间。」所以那一年就是一整年不可拉提琴。这叫什么训练呢?但这是必须的﹒一个没有学过的人,是还没有学错的人;一个学了差不多,而没有从最好的基本功打基础的人,是学越多、错越多的人。

    让我们回到圣经里好吗?我们要归正,就一定得把歪的丢掉。而歪的是谁建立起来的?是那些从起初就不懂正的人建立起来的,所以我第一个责任就是打乱你。你说:「你凭着什么资格打乱我,可能不可能你比我更乱?」好,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教会不可以用一厢情愿、绝对主观、自以为意志强就可以得胜的人,来取决谁是真理。我们要从历世历代有永恒的上帝借着永远的灵引导的这个原则,去查考众人以为美的事,而后才去遵从。

    而我很不客气地对你说,今天无论新派的、无论灵恩派的,他们所讲的、所建立的信仰所形成的错误,都是违背了永恒的灵在暂时的历史时间过程中,一而再、再而三引导「圣而公教会」的一个传统记录。所以我不能因为有一个人说:「圣灵感动我。」我就顺服他。我不能因为有人敢把教会两个字的招牌挂在他房子上,我就一定要和他合一。我要照着圣经所讲的,以及历世历代从教父到如今,圣灵怎么引导那真正爱主的人,对全本圣经认识所建立起来的一个完整、贯彻始终、恒常在正统严格的要求之下,所建立起来的知识系统,在这里找到一个正统的权威。然后用这个去批判那些以主观绝对化自己的人所宣称的真理,然后才谦让的说:「主啊!是出于你的,我要无条件的接受;是与你的真理有所相悖的,我要勇敢的拒绝。」我才是一个真正有归正精神、忠于上帝、顺服圣灵引导、成为神所喜悦的一个基督徒。

    请问,神学院教这一课吗?请问,外来的布道家有人这样考验他吗?请问,那些最有影响力的传道人,谁考他们?神学老师考学生,谁考神学老师?布道家讲道影响教会,谁鉴识布道家?

    十多年前我到乌克兰去带领布道大会,会众已经在礼 拜堂里挤得不得了了,我想不到他们不准我上台,对我说:「对不起,Dr.Stephen Tong,would you please come to our room?Because our leaders of the Synod would like to talk to you to test your faith。」我很客气地对他们表示,我很欣赏他们严谨的态度,在讲讲员上台前先察验他的信仰立场。然后,区会的会督同两个传道人,是他们比较资深的牧师,就一题一题跟我辩、跟我谈。谈了差不多廿分钟以后,他们说:「好了,你可以上台了。如果我们跟你谈的这段时间发现你的信仰是错误的,我们可以随时取消聚会。」我非常感谢上帝!我发现所有请我去讲道的中国教会,从来没有做过这件事,也从来没有做过对另外一个布道家鉴察、试验、好好的查考他信仰的事。这就是我们为了人情,为了对某某人的信任,我们把我们的会友、把上帝国度的子民、把基督耶稣的羊出卖掉的原因。

    请问:「为什么巴拿巴要把保罗带到彼得面前?」他要保证这个人是真悔改的。(徒九:27)为什么保罗跟他们大大纷争、辩论信耶稣的人不必再受割礼?他们说:「如果这样,我不要听你的,我们到耶路撒冷去问使徒们的意见。」(徒十五:1-2)为什么?这就是所以我不能随便把那些「自以为定了某些信仰权威、自以为定了某些信仰标准,就可以教导人」的人,当作是一个不必考验就可以接受、如同接待上帝真正的仆人的态度那样去对待他。

    为什么保罗第二、第三次传福音的宣教旅程,到了原来的地方造就、建立他们以后,就要设立长老?因为他要一些人固守真道的奥秘,严谨遵守使徒传下来的教训;要那些人紧紧盯住上帝羊群的动静,谨防异端的侵入。这些都是圣经的记载,明文写下的原则,很清楚地教导我们。

    但是今天我们的教会松懈到一个地步,你要在长老会作牧师,从长老会的神学院毕业就可以了;你要到浸信会的教会作牧师,到浸信会神学院就读就可以了,因为先假设浸信会牧师已经受了考验,是可信的。但是我严格的告诉你:「假设训练中心的训练是没有错的,那他们训练的学生一定是没有错的。」这是一种迷信,许多信仰的偏差就从这种迷信开始。

    让我举一个典型而又令人痛心的例子。1850年,一位德国很重要的神学家叫做包珥(Ferdinand Christian Baur 1792-1860),杜平根学派(Tübingen School)的创立人。这个人占据了神学最高的学术教授团的中心地位。但是他已经瞒着教会,放弃了「耶稣基督是神」的信仰立场,不把他当作敬拜的对象,只把他当作效法的对象,因为他的行为是伟大的,但他的神性是可以怀疑的。在教会不知情,也没有人可以鉴识的情况下,他已经放弃了一千八百多年来「敬拜基督、信靠基督、以基督为我们的信仰中心、为我们的信息中心、为我们的宣讲中心」的这个传统。然后他教导出来的学生就一个一个走了这条路,离弃了信仰,然后这种背道、离经的新派神学训练出来的传道人,就一个一个上讲台。就在一百五十九年后的今天,从1850到2009,那些受杜平根自由派神学(Tübingen Liberal)影响的传统教会,就一间一间变得空空如也。不但没有传福音,无法把应当认识主的人从外邦人中带回教会,就连已经在教会传统下生的孩子,也等于一个一个地把他们赶走。

    在一个生孩子的比例越来越小的国家,像台湾,不但不会生,也不会传福音,教会的前途是很黑暗的。如果我们不传福音,但是每一个人都有十二支派的子孙,那也不错,我们教会还可能增长。这个是增长学里最低的层次,叫做 church growth by genetics。借着生命规律,生一大堆孩子,个个使他们作基督徒,那也不错。但是现在台湾的女人,平均一生只生 1.36个孩子。两个人结婚,生下 1.36个孩子。孩子长大了再结婚,成了第二代,变成 1.16,过了一百五十年以后,台湾的人就要绝种了,正像今天的日本。所以又不传福音,又没有能力领人归主,又不生孩子,教会还有前途吗?你不要笑,你应当在上帝面前痛哭。除非我们的方法论回归到以圣经为根据,否则我们是没有办法以自己的聪明来抵挡上帝所定的规律。

    现在我回头,讲到今天要谈的。也就是为这个缘故,「信仰的持守」,以及「信仰的传播」,就成为神的家兴旺的两大原则。第一个原则就是持守本质、坚守信念,然后坚守使徒传给我们的纯正的信仰,直到耶稣再来,我们就不会被异教之风飘动、不会随波逐流、跟世界走,我们不会让世俗的遗传、哲学、异端,来攻击、抵挡上帝的道,侵蚀到我们的心脏地带,以致于我们中毒而死。如果我们持守了纯正信仰,再加上我们有能力,把我们的信仰传给别人,把别人从撒但手中抢夺过来,归向上帝,那这个教会是稳定的。如果教会以为坐了很多人就等于是教会增长的话,那是幼稚的妥协,以量代替质的现象之成功,不是圣经的原则,所以智慧的人应当以智慧为是;有识之士应当醒悟过来。

    我每年来讲神学讲座,今年已经第廿四个年头了,恐怕不会再有十年了,因为我已经七十岁了。要是你们把我的聚会当作是一年一次,偶然的:「唉呀!又多忙一个礼拜,唐牧师来,我又得来忙碌事奉。」那你可以不必来,但如果你说:「这个人讲的,跟许多外来的讲员讲得完全不一样,而且讲的是关系到台湾福音跟教会的前途、生死。」那么你不但要注意,而且要好好消化,然后好好悔改。求上帝给我们一把复兴的钥匙,重新振作起来,不惜付出多少代价,像加尔文一样的说:「我把我的心交在你的手里。」你愿意吗?


基督与神同等荣耀、权柄、本质、永恒


    在第一到第三世纪的时候,教会持守信仰的挑战,是在两件大事情上,第一件,就是有关于「基督论」的辩论。这位基督是谁?如果他是神,怎么会有血肉的身体?如果他是人,怎么会行神迹奇事,而且不先祷告?以利亚、以利沙行神迹要孩童复活的时候,都先向上帝祷告,这种事在耶稣身上没有发生过。那么耶稣是凭什么力量行神迹的?唯一的可能,他自己是神,所以神自己就行了神工作的记号。

    「神迹」这个字,原文的意思就是「记号」,a sign of God.上帝有上帝的记号,这就是神迹。耶稣基督如果是人而已,为什么他有神的记号呢?如果耶稣是神,为什么神会有血肉的身体呢?这种困惑是历史上众先知没有遇到过的,这种矛盾也是所有宗教未曾遇到过的,而上帝就把这块石头放在那里,来绊倒不信的人,却来坚固他的选民。

    所以教会要找出一个真正的答案,我到底为什么信耶稣?我对基督的信仰有哪一种正统的知识支持?而这个知识是不是从神的启示归纳出来的?所以他们查考旧约,要在旧约中找出,是不是在上帝的计划中有这一位以神的身分到地上来做人的、神人二性的中保。结果,有一些人接受耶稣有神性,有一些人不能接受耶稣有神性。不能接受耶稣有神性,怎么解释耶稣行神迹的事情呢?结果就找出一个折衷的办法  --  耶稣是神,但是他是上帝下面的次等神;耶稣是神,但不是那个全能的、至高无限的神;他是有限的受造神、是神所创造的次等神,只是曾经有神能力的大能神,但不是真正的全能神。

    这种观念在第二世纪就透过一个很重要的人讲出来,这个人叫做亚流(Arius c.256-336)。亚流认为基督是受造的、基督不是全能的神、基督不过是大能的神,结果教会就产生了两批不同信仰的人:一种人说:「我的神、我的主」,就向他敬拜;另一种人说:「我的神,但在上面还有另外的神。」这两种人同在教会里。如果你说这两种说法可是、可非,无所谓,教会可走这条、也可走那条,那基督的身分就模棱两可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教会就要分裂了。

    教会要在道上合一,教会要在信仰上合一,跟今天灵恩派所搞的合一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在主里,我们都是弟兄。」就这样唱唱叫做合一?如果那么随便,天主教也信耶稣,是不是弟兄啊?我问你,是不是?你不敢回答了。天主教有没有信耶稣?天主教有没有圣经?天主教有没有《主祷文》?天主教有没有使徒信经?而且你们都是从前从天主教出来的啊!灵恩派搞的合一,是让所有的教会跑到他那边,这个叫做合一。他不会用同样的原则跑到你的教会来的,只有你合到他那边,他是不合到你这边的,所以他这种假的、欺骗的、虚伪的合一,是要扩张他的势力,瓦解所有的教会。为什么?因为他以为他有圣灵,而你没有圣灵。为什么知道他有圣灵、你没有呢?因为他会讲方言,你不会讲。这是一个套一个、再套一个,结果跟着他们这样套下去,整个基督教会就瓦解了。这种谬误的信念开始打动了很多盼望成功的人。有哪一个传道人要传道一生只有两个果子呢?有哪一个牧师牧了十年教会没有增加一个会友呢?所以很多牧师就受到试探:「你要你的教会兴旺吗?」你一定要走灵恩派的路,因为走灵恩派的路都会进步。根据华理克(Rick Warren)所言,有标竿的人生就会有成就。所以定标竿吧!但是,我要问:「定的是什么标竿呢?是神旨意中所定十字架、先死后活的标竿?或者你只要凭着你的努力,就会得到更大成就的标竿?」这个都没有人分析、没有人分辨、没有人鉴识,反正潮流是这样、风气是这样,大家就跟着走吧!然后,你一定要「合一」,走这条路,你才会兴旺。很多的牧师就妥协了,就投降了。那些已经走上这条路的人,又奉献了很多钱到神学院来。神学院的老师有一些也知道这个不大对,但不可以反对、不可以讲,你一讲,奉献不来,你神学院就得关门了!所以整个世界在一些很可怕的、虚伪欺骗的运动中,慢慢摇、慢慢妥协、慢慢褪色而不自觉。

    但是有一个唐崇荣,一定要回到圣经,绝对不妥协、绝对不混杂、绝对不放弃、绝对不讨价还价!我们不可以只求把巨蛋、大蛋、小蛋坐满为满足,却完全不管信仰有没有完蛋!我今天不是跟你开玩笑,我今天以将近七十岁的人的身分对你讲:「我一点不会妒忌那些比我成功的,因为他们的成功如果只是量的成功,对我来说是完全没有价值的。」

    根据今天成功神学的标准来衡量,当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是绝对失败的!因为耶稣死的时候,连一首基督教的诗歌都没有写过、一间基督教的学校都没有建过、一本基督教的书都没有写过、一卷福音都没有提过,三十三岁就被挂在十字架上,耶稣有什么成功?他应该说:「唉呀!完了!我孤孤单单,三十三年半的生活,现在被钉死,还有什么盼望?」但耶稣说:「成了!」那个「成」不是照现在的成功神学的标准跟钥匙去定的,那个「成」是照神的整个旨意的原则去定的。今天有多少教会、多少传道人还忠于上帝?还看到持守本质的重要性?

    所以当亚流派讲耶稣基督是受造的神、是低于全能上帝的次等神,他虽然没有全能,他至少有大能,所以他会医病行神迹。哇!这种折衷的办法,是很容易被接受的。这种又不是神、又不是普通人,是第二种神的这种妥协,解决很多外表矛盾的事情,但是就在这些事件的背后,魔鬼笑着说:「我要瓦解基督教的信仰了!上帝辛苦让他的独生子道成肉身到世界上来,我就把他变成一个半神半人、不神不人,他不过是一个次等神,是一个大能的神,而不是真正的神。」基督徒如果这样信了,那么他的救恩就没有意义了!因为只有当他又是真神、又是真人,他才是中保。说他是大能的神,没有解决这中保的问题,也没有解决救恩的问题。

    撒但用全世界的尊贵荣耀对耶稣说:「你拜我一下吧!我就把这个全部给你。你要死,很辛苦;你的门徒要被杀,很凄惨;你还要世世代代派人到天涯海角去传道,很辛苦。你知不知道飞机票可以取消的?你知不知道很多的布道经费是很困难的?你知不知道人要杀死你的门徒,殉道是很可怜的??为什么不用最简单的办法,拜一拜,全世界都变成基督徒,因为天下都给你了。」这里耶稣一定要看出有两个原则:第一,当全世界这样信我,成为属于我,而不是真正照神的旨意,我的成功有什么价值呢?第二,你凭什么资格把全世界给我?难道世界是你的吗?你听明白这两个原则吗?

    你们有哪一个人去参加葛理翰(Billy Graham,1918-)的孩子葛福临的布道会?你听到什么信息?你听到基督的死而复活成就了救恩的信息吗?你到底听到什么?在那个聚会上很多人到前面来,他们到底要接受什么?我告诉你,我年纪越大越发现,葛理翰的工作是草木禾秸,因为他自己两次在电视机面前讲:「人不需要透过耶稣也可以得救。」(你可以在 internet 找到)所以这个大布道家会做大,他里面妥协了什么东西,只有上帝知道。

    包乐(Louis Palau)曾派他的全球经理到我家来,盼望我的教会支持他在雅加达举办的布道会,这个大概是将近十八年前,1991年的事了。我问他的第一句话说:「你要作大吗?」他说:「是啊!我们要作很大的布道会。」「请问,要做大,你要妥协的事情是什么?请告诉我。」他没有想到我问得这么犀利:「In order to be big,please tell me honestly what you have to compromise。」他说:「Theological-wise,no compromise. Message-wise,no compromise.」然后我问:「Other than these two,what do you have to compromise?」「The name-wise we compromise.」「Tell me the details.」「我们这一次不用 Louis Palau crusade ,我们用的是「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独立四十五周年』布道会。」名字就妥协了。我问第二个问题:「除了包乐是大会的主要讲员,其他研讨会的讲员是谁?」他列出的名字,我就知道不行了。灵恩派的、新派的都可以参加,这样,那些人才能来呀!那些人来了,大会就可宣布某个牧师也是讲员之一,就叫那些牧师们的会友也来,就可以拉了一大堆基督徒的群众来。雅加达那个时候差不多有一百零五万的基督徒。如果能够在一百零五万中拉到十分之一来参加聚会,就有十万人,那大布道会可以做成功了。就算90%的人不要参加他的布道会,能够拿到百分之十也不错了。我去年在雅加达的布道大会,最后一天差不多三万人来参加,但我是完全不妥协的。

    我要问这大布道家,你妥协什么,你诚实地告诉我好吗?我要真正忠心对神﹒我不要你骗我。结果他要这个也参加、那个也参加,就给他作讲员,大家一同讲,大家一同在主里合一。这是为真理的合一吗?或者是为组织上的合一?是为了达到我盼望的量、拍起照来很好看,像是一个成功的布道会?或者是在神的心意里,要我真正忠于真理的合一?

    这个时代还有人讨论这些事吗?这个时代还有传道人要严格到这个地步吗?但是我告诉你,如果我不是这样的,我宁可死。我曾经对上帝说:「当我在不忠于你的时候,求你把我的命拿去,因为我做的没有意义。我撇下一切来跟随你,结果你把我撇下,我为什么还要活在世界?我撇下一切来跟随你,我就盼望我忠心跟随,你不撇下我,那我的奉献才有意义。」这就是改教的精神。

    在第二、第三世纪初期,教会已经有这种精神,而这种精神的源头就是圣灵。圣灵的工作不是只有「哇哇哇......」、「答答答......」地发出舌音般的方言,圣灵的工作也不是趴在地上「哈哈哈......」发狂地大笑,那是邪灵,绝不是圣灵!我告诉你,赵镛基用的不是圣灵,班尼辛(Benny Hinn)做的不是靠圣灵。「唐牧师,不要再制造仇敌了,你在台北已经越来越少人喜欢你了。」我绝对不盼望你喜欢我!你是谁?你是一个一定会死的人,我为什么要你喜欢我?我盼望耶稣基督喜欢我。

    这一次我跟杨庆球博士谈话,之前有好几年没有跟他见面,那一次他特别来找我,我们谈到了信仰的问题,他告诉我:「赵镛基用的灵不是圣灵。」我说:「你怎么敢这么说?我有这个感觉,但我问你,你讲这句话,你怎么说?你是不是从他的《第四度空间》那本书里看出来的?」他说:「是。」我说:「《第四度空间》讲了什么,使你下这个结论?」他说:「赵镛基说在灵界里面有很多的灵,我们不可以因为他不是从神而来的,我们就不用他。」意思大概是这样。他(赵镛基)举例:「我们建礼拜堂的时候,建筑工人用的是外邦人,所以外邦人可以建礼拜堂,让我们来敬拜,照样灵界里面有很多不是圣灵的,我们也可以用他来做我们的工作。」我说:「你有很重要的发现!」

    班尼辛的做法是:他一按手,圣灵就来了,人就倒下去了。但是奇怪的,人倒不是向左倒,不是向右倒,不是向前倒,全部都是向后倒。我就要看圣经,有没有圣灵充满的时候,会众全部向后倒的?我也找不到一个,连一次都没有!所以我要问:「这是什么意思?圣灵来了,人向后倒?面向天,四脚朝天,向着后面倒下去?」向后倒,新约只有一次,旧约好像也只有那么一次。旧约那一次提到扫罗就躺在地上,然后有那么一句话:「扫罗是不是也列在先知当中?」用的是问号(撒上十九:24)。新约也有一次记载人向后倒,在哪里?是在客西马尼园,犹太人要抓耶稣的时候,耶稣很平静地问他们说:「你们找谁?」「拿撒勒人耶稣,拿撒勒人耶稣。」耶稣没有说:「我刚刚看到他跑掉了,赶快去追吧!」耶稣说:「我就是。」这样正派,这样伟大的精神,有正气的人是不逃避困难的。当耶稣说:“I am he”的时候,这些人就全部向后倒。是不是圣灵充满?绝对不是!

    班尼辛的灵是圣灵吗?你就这样容易相信吗?你就这样接受了吗?你会不会怕你接受错而得罪上帝,以后被上帝刑罚、抛弃你的事奉?或者你说:「就因为他这个灵,使得他的教会、他的聚会人那么多,我也要这个灵,我的聚会也要人多。」哦!原来你要的不是上帝的灵,你要的是聚会人多,就走他的路?那我告诉你,你错了!

    当亚流派把基督降低成为是神所造的次等神的时候,他们就符合了希腊哲学里的诺斯底派(Gnosticism)的说法。而诺斯底派就用这种言论来重新编写假福音,欺骗基督徒。第一世纪结束,到第二世纪中期所写出来的假福音,很可能超过七十五本。这些都是站在抗拒马太、马可、路加、约翰四本福音书的立场上写下来的。

    在初期教会历史上,上帝用了从约翰底下传下来的门生。当亚流派正在肆无忌惮地影响整个基督教世界的时候,神兴起一个很年轻的人,这个人毫无妥协、毫无惧怕地到处讲解三位一体的上帝,基督与神同荣耀、同权柄、同本质、同永恒,基督不是被造的。结果这个忠于上帝真理的年轻人,被三次流放充军。但这个年轻人永不死心,逼迫不会影响他的赤诚,困难不会折磨他的心志。所以他三次从被流放的远方回来后,照样在教会里对人家说:「亚流派错了,这异端是错的!」有一天,这个年轻人遇到一个老人家,这老人家拍着他的肩膀劝他说:「亚他那修,请听老人家劝你的话,你不要再这样硬了,你不要再这样反对亚流的,你知道不知道全世界都站在亚流那一边?全世界都会跟他走来反对你的。」他说:「啊!你说什么?」「我劝你不要再反了,全世界都会反对你的。」「好,我就反对全世界!」就是这种人把「三位一体论」忠心地传下来,成为古代最伟大的「三一论」的教父,因为他相信基督就是神的第二个位格。

    我们今天唱「三一颂」,我们今天坚守「三一论」,因为有一个不肯跟多数人走的青年人,真心实意、尽心尽力地持守真理,为信仰争战,把我们带到神正道的教导里。代代都有这样精神的人,而这些人比大布道家更重要。我们有一天会忘记这些带领大聚会的人,但我们要从内心的深处纪念那些持守真理的人。只有信仰的纯正才使教会没有走歪路;只有对信仰纯正、有敏感责任心的人,为了真理的严肃性,会挺而走险,不顾自己的生死、利害、地位、得失等问题,那这些人就是神所纪念、教会应当尊重的人。

    我对照、思考,我不得不告诉你一句话,加尔文可能是人类历史中最讨神喜悦的人之一,在使徒先知写下神所启示的道之外,绝对顺从、坚守初衷、贯彻始终,一生没有偏离的人,没有几个超越过他的。所以我们纪念他五百年诞辰,不是单单想念曾经有过这个人,我们也求主把放在他身上的那个忠心、感动他的灵,加倍的感动我们。

    当世界上每一个地方有像加尔文这样的人,那么就可以在几十年里成为教会的榜样,把信仰再传下去。在这五百年来,事实证明,加尔文的信仰贯彻始终,你几乎没有办法找到他整套思想中的不连贯性,你也无法查出来他里面有任何的虚假。(有一件事我要提的,就是加尔文年轻的时候,曾经以为世界上已经没有使徒、没有先知,也没有传福音的。但在年老时,他说世上还有传福音的。在这一点上,他有一点改变。)

    今天的聚会所、今天的灵恩派,他们以为现在还有使徒、还有先知,这是纯正信仰的教会不能接受的。传福音是每一个时代需要的,教导跟牧养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的,但是不是每一个时代需要再有使徒跟先知?使徒跟先知是写下圣经神的启示,成为历世历代教会永远不可动摇、绝对的根基,所以,不再有使徒、先知了。倪柝声说使徒还有,倪柝声说先知还有;Peter Wagner 说使徒还有、先知还有。灵恩派的人自认他们是先知,他们是使徒,这都是冒犯,这都是错解,这都是夜郎自大。上帝既然把圣经完整启示下来,就不需要再给教会新的启示。假如有新的启示出来,岂不是好像过去教会所建造在使徒先知上面的根基是不够的?表示那些自以为是使徒、先知的人,好像是超过从前写下圣经启示的使徒、先知的权威,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妥协的事!

    你看见基督、使徒、保罗、亚他那修(Athanasius,c.297-373)、加帕多加教父(Cappadocian)、奥古斯丁(St.Augustine,354-430)、安瑟伦(Anselm,1033-1109),继续到了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慈运理(Ulrich Zwingii,1484-1531)、法惹勒(William Fare1,1489-1565)、墨兰顿(Melancthon,1497-1560)、布灵尔(Johnn Bullinger Heinrich, 1504-1575)、加尔文(John Calvin,1509-1564)、伯撒(Beza Theodore 1519-1605),一脉相承到廿一世纪,到耶稣再来的这些人,就成为神在历世历代兴起,忠于上帝、忠于圣道、忠于神家的忠心仆人。但愿我们今天听了这些,我们也加入这个潮流,加入这个在历史上神所定、永远不改变的计划,成为蒙神悦纳的忠心的管家。


补遗


    保罗很伟大,但是教会历史上真正护卫真理的门生,从保罗传下来的,好像看不见。初期教会历史没有记载提摩太、没有记载提多、没有记载西拉。教会历史记载的,多半是受约翰影响的,约翰之后有爱任纽(Irenaeus)、坡旅甲(Polycarp )、希坡律陀(Hippolytus),然后有伊皮法纽(Epiphanius),以后慢慢到了第四、第五世纪的奥古斯丁。奥古斯丁引述了很多保罗写的,所以保罗的精神跟信息也传承下去,不过在门生的承继上,约翰比保罗更在历史上有真正的印证。

    这个讲座之后,我在香港的神学讲座,会提出一个很重要的论点,是你们在书里没有看见的。我们今天往往以为派人到美国读书,拿到神学博士回来就是泰斗,就是台湾的权威。我们忘记美国的神学家如果能够成为正统神学家,不过是因为他们肯顺服圣经,而我们自己轻看圣经,以为派人去读书,拿了博士回来就成功了,那是舍本逐末!

    为什么我说在香港讲的题目是书本里没有,历史上也没 有人提到过的?我们在廿世纪已经发现了几本很重要的比较的书,题目叫做「Between Jerusalem and Athens.」耶路撒冷表示信仰的传流,雅典表示哲学跟科学的传流;耶路撒冷表示神特殊的启示,而雅典表示神的自然启示;耶路撒冷表示借着神的先知把道传下来,雅典表示借着人的理性把自然科学研究出来。这西方世界整个文化,就是两希文化影响的结晶。Olympic 是希腊,盖礼拜堂是希伯来。我们研究各样的学术,是希腊的;我们有虔诚的信仰跟道德,是希伯来的。这两希文化就成了西方文化的根基。

    而我的题目是「Between Jerusalem,Athens and Galilee.」雅典、耶路撒冷和加利利。一开始被差遣在新约作先锋的,是在旷野讲道的施洗约翰,他并不在圣殿讲道。耶稣从开始拣选门徒的时候,就不是选在迦玛列门下的那些门徒,或者是大祭司训练出来的那些人。他先从加利利选出来,在耶路撒冷受过训练的,只有保罗一个,但是保罗的出身不是在耶路撒冷,而是在大数,是耶稣把保罗跟加利利派连起来。后来影响全世界的,不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不是安培多葛(Empedocles,493-433BC ),不是赫拉克利图斯(Heraclitus,544-484B.C.),不是泰勒斯(Thales,625?-546?BC)、安那西曼德(Anaximander,611-546? B.C.),不是留基伯(Leucippus 489-420BC),不是希腊的哲学家,也不是犹太的拉比希列(Hillel),不是该亚法、亚那跟耶路撒冷的那些宗教领袖。影响全世界的是彼得、雅各,特别是约翰,是这些加利利人改变了世界,是这些耶稣亲自拣选的加利利派,把整个世界的知识分子、世界的宗教信仰全部做了完全的规范,把人借着加利利的门徒所认识的基督,带到上帝的面前。

    第二世纪的时候,诺斯底派的福音  --  也就是后来经过了一千九百年假睡觉,被丹·布朗(Dan Brown)挖出来,重新攻击基督教的这个诺斯底派福音  --  就是相信耶稣是大能的,却不是全能的;耶稣是被造的,却不是创造的;耶稣不过是次等神。很可惜,这种谬论从来没有被消灭,在第一、第二世纪曾经欺骗、混淆基督教信仰,后来到了廿世纪,从几方面重新复活:第一、耶和华见证人的异端;第二、「神体一位论」的神学;第三、李常受的《基督受造论》。这些都是基督的仇敌,都是撒但的化身。

    李常受说耶稣是被造的,所以1969年的时候,聚会所在香港变成两派,魏光禧跟陈则信互斗,因为陈则信不能接受李常受说的,而魏光禧则跟李常受走。你们知道有一本叫做《恢复版的圣经》吗?《恢复版的圣经》就是这一种思想。他们现在已经不大敢明文的讲,而他的「耶稣受造论」就是亚流派异端的继承人。

    我以守望者的身分,要很严谨的守住真理,跟你讲的许多话也许你认为不需要这么紧张,反正都是一样。笨人看是一样的,聪明人看了不一样的。你在许多不同本质中找到相同现象,你的学术是很肤浅的;能够在很多相同现象中找到不同本质的,你是专家。

    我很遗憾,李常受是继倪柝声以后,不过第二代,信仰就已经乱七八糟了,而且他把自己当作是绝对真理一样,要全世界跟他一同恢复。他是谁?他不过是一个人。如果倪柝声还活着,知道他的继承人把「基督论」搞到这样,倪柝声可能会摇头叹息。

    告诉你我走归正的路线,倪柝声的接班人李常受走了世人的路线,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回到之前所提到的原则,我凭着什么讲这个对,那个不对?我要照着启示圣经给旧约先知、新约使徒的上帝,他差遣圣灵引导教会进入真理的时候,圣灵在使徒身上、在教父身上、在历世历代真圣徒的身上、也在改教家的思想路线上,一脉相承地引导,我才能说:「我们应当照着真理走。」你不是要跟唐崇荣走。

    奥古斯丁很伟大的地方是他讲过一句话:「当你发现我所 讲的违背圣经的时候,请你离开我,回到圣经里去吧,你不要 跟从我。」今天所有异端的领袖,他们真正要的就是「你跟从 我,虽然我的和圣经不一样,但是你们不要怀疑,因为我是解 经的权威。」我们一定要很谨慎,看见上帝在历世历代的引导 是什么。

 

第一章 - 神心意中的心意第三章 - 改教运动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