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吗?

社会神学 - 盼望神学和解放神学

(资料取自殷保罗著的《慕迪神学手册》)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最少有两个新近的神学观,强调基督教信仰的社会改革观点。

盼望神学(Theology of Hope):莫特曼(Jurgen Moltmann)

莫特曼神学的历史发展

         莫特曼(Jurgen Moltmann,生于1926年)在1960年代声名鹊起。在杜平恨大学(University of Tubingen)时,莫特曼遇上马克思哲学家布洛克(Ernst Bloch),他在很多方面影响莫特曼神学发展。那年代,杜平根大学常有基督徒与马克思学者的对话,对年轻人的思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与马克思哲学发生相互接触后,莫特曼写了一本《盼望神学》(Theology of Hope1967年在美国出版)。这本书一连串提到有关基督徒对将来盼望的圣经研究,里面的论题进一步在1969年出版的《宗教、改革及未来》(Religion, Revolution, and the Future)加叫阐释。

        「莫特曼的释经学原理是末世论的。认为圣经的主题是盼望。」但莫特曼认为,教会透过与让会互动,特别是代表社会中的穷人,来塑造未来,提供希望。

莫特曼神学的教义观点

        莫特曼神学概括而言有下列各点:神是时间过程的一部分,一直向前走。因此,神不是绝对的,但他正迈向未来;在那里,他的应许会实现。未来是神必然的本质。以历史的观点来看,耶稣基督的复活,是不重要的,基督复活的重要性是在于末世论的,同时应由未来着眼,因为这件事提供对未来普世复活的盼望。莫特曼不主张从空的坟墓看未来,他提倡只注视未来-- 这使基督复活合乎逻辑。我们也可以从未来的角度看人。「要了解人,就必须了解与神未来相关的、不休止的、常变幻的历史。」人的解决方法便是与神结连,「他在人性被丑化及摧残的地方显露了自己。莫特曼称这为十字架的神学。人分享十字架的神学,接受生命挑战,正如将未来日子分裂成为现在一样。」人须主动介入社会,带来改变。「种族、阶级、地位及国家教会」都必须消除。教会有能力塑造未来,同时也必须宣讲,以改变社会。教会必需有长远目光,不能只停留在「个人」救恩的境界,向不同人群之间的障碍及建制挑战。教会是神的工具,以带动改变,消弭贫富界限、种族及人为建制的界限。改革是可以由教会带动的。

莫特曼神学的评价

         莫特曼强调未来,否定对历史的正常了解。他反对基督复活的历史重要性。他将历史结连于末世论,而否定了历史及历史事件的真正意义。至于对神的观念,他否定神是不变的(玛三6)。他提倡神并非绝对,而是「迈向未来」(moving to the future)的。

        关于社会改变的看法,莫特曼受到布洛克(Ernst Bloch)的「基督教-- 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影响,尤为明显。解放神学的不少观点,无可置疑都是植根于莫特曼的改革,及社会改变的神学观。那种改变不能从个人救恩中得到,但可从教会关注社会的不公平问题中达到。

        莫特曼对未来的盼望,也连系于乐观的人文主义及黑格尔哲学上。他认为过去(正命题)是混乱,未来(反命题)是盼望,而现在(综合命题)就是去影响和改变。总而言之,莫特曼神学受到马克思的影响比圣经的还多。

解放神学(Liberation Theology):五个观点

解放神学的历史发展

         解放神学是一个运动,尝试将神学与贫穷及受压迫者关注的经济社会问题结合,特别是在中南美洲地区。从广泛的角度来看,这个运动也包括黑人(这可单独称为「黑色神学」)、妇解主义(这可单独称为「女性神学」)及其他。

        解放神学的兴起有四个因素:(I)这运动借用康德(他强调个人理性优先于神圣启示)、黑格尔(他从正反合看社会变迁),及马克思的哲学论题(透过打破阶级的分野及障碍)。虽然罗马天主教在拉丁美洲多个国家势力强大,但无可否认,人群仍受到压迫,这使他们向马克思社会主义的意识开放。

        (II)这运动同时也受到莫特曼的盼望神学影响,相信改革是实现未来盼望的方法。莫持曼也由马克思建立自己的神学观点。

        (III)这运动主要是在拉丁美洲的罗马天主教会中发起。第二次梵谛冈会议以后,由于解放的驱势及人民需求更大的自由,很多教士就回到解放神学上去,以解决拉丁美洲的问题。

        (IV)这运动主要是拉丁美洲的,因为人群受到富有的地主及独哉者的压迫,贫富极其悬殊。神学家把人们受到的压迫,与南美洲殖民化的初期连在一起看。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某一些持解放神学思想的人,确实曾尝试把基督教神学,及社会主义的政治手法连在一起;对其他否定基督教神学的人来说,解放神学完全是一个政治运动。若简略地去区分,及探讨不同神学家及其观点,是不可能的,因为探讨只能尽量普及;对于某些特别的神学家,大家应参看其他的研究资源。

        以下是一些有代表性的解放神学家,他们的信息大同小异,虽然有些神学家也注重圣经,但解放神学的重点,通常却是政冶性的,号召人去拯救受压迫的人群不受肉身的剥削。

解放神学的教义观点

         科尼的神学:科尼(James H. Cone,生于1938年)是纽约市协和神学院的神学教授,他也许算是最主要的黑色解放神学学者。他曾写过一本《黑色解放神学》(A Black Theology of Liberation);书中明确界定基督教神学及解放神学,他将解放神学定义为:「从受压迫的社会存在处境,用理性方法看神在世界的存有;将解放的力量归之于福音的本质,那就是基督。」科尼把解放等同基督的福音,福音是援助那些受压迫的人。从圣经来说,科尼将他的解放神学建基于神拯救以色列民脱离压迫,及他在以色列民受压迫的社群中的作为。科尼的结论是:「以色列的预言的一贯主题是,耶和华关注社会上贫穷及失丧的人所受的社会、经济,及政治上的不公平。根据希伯来人的预言,耶和华不能容忍对贫穷人的不公平,他透过他的作为,让穷人得到申诉。再次的,神启示他自己是解放受欺压者的神。根据科尼,耶稣的到来,不是施行灵性的解放,而是将受压迫的人解放。基督复活的意思是,「所有受欺压的人都成为他的子民。。复后事件的意思是:神解放的工作,不止是为以色列家,也包括所有被权势所剥削及奴役的人。。著眼于未来的盼望,使人拒绝容忍今天的不公平。。使人看出地上不公平事情的矛盾。」

        古提尔列斯的神学:古提尔列斯(Gustavo Gutierrez,生于1928年)是秘鲁利马的神学教授,他写了一本《解放神学:历史、政治与救恩》(A Theology of Liberation: History, Politics and Salvation),被称为解放神学的宪章。古提尔列斯的神学观,不以神学为无时间性的真理的系统,而是与其他事物的协调,「神学是一个动态的、不休止的运动,这包括对知识、人类及历史的洞察。。。这就是,在透过个人参与拉丁美洲的新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而产生的一个特定历史处境中,所发现及形成的神学真理。」。古提尔列斯声称,解放神学是「建基于福音及人们在拉丁美洲受摧残的土地上,参与解放运动的种种经历。是透过共同努力,去除现有不公平处境,及建立一个不同的、更自由及更合乎人性的社会的过程中,所引发的一种神学反思。」方法是借著个人参与,以抵抗压迫者。基督被视为神所给予,解放他们的礼物。

        波尼努的神学:波尼努(JoseMiguez Bonino),是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循道会神学教授。他写了一本书《在革命处境中实践神学》(Doing Theology in a Revolutionary Situation),书中他支持马克思社会主义,认为它是改变世界的适当方法。「阶级斗争是生活的事实,基督徒是蒙召认同受压迫者,并参与这场斗争。」

        波尼努曾批评左右两派的神学,以自己为中间派。他批评基要派缺乏社会参与,又批评自由派忽略信心的信息。波尼努提出以下三个结论:(I)基督徒要为自己的政府负起责任,所以他必须创造出一些条件,使人接受福音。这包括消除那些制造痛苦及压迫的障碍。(II)教会必须透过爱心去服务世界,那就是说,要介入世界的问题。(III)教会必须参与「基督的工作」,创造「和平与秩序、公平与自由、尊贵与团结」。

        司衮道的神学:司衮道(Juan Luis Segundo,生于1925年)是乌拉圭耶稣会的教士,他基本上是跟随田皮亚(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的神学观的。在《神学的解放》(The Liberation of Theology)一书中,他指出基督徒已经委身,对自己信仰作激进的重新解释,这不单是个人的事,也是教会组织之事。司衮道跟随田皮亚,提倡神学不应被视为学术科目,而是一种改变世界的改革力量。他说:「没有事前的政治委身,就没有基督教神学,或按基督徒诠释的福音信息。只有政治的委身,才能达到基督教神学。」这说法勾画出司衮道的释经方法学,他提议社会的演变,能建立及改变个人解释圣经的方法。人应该怀疑现行对圣经的解释,个人的意识在诠释中是最重要的。个人如果先没有委身的意识,他是不能诠译圣经的。「这里,他指出一个信仰(如基督教),和一个意识形态(如马克思主义)之间极为相似的地方。」

        马兰达的神学:马兰达(Jose Portirio Miranda)是前耶稣会士,他曾写过一本书,名为:《圣经与马克思 -- 压迫哲学的批判》(Marx and the Bible: A Critique of the Philisophy of Oppression)。虽然马兰达作过对解放神学家的研究,是独立于其他解放神学家,甚至独立于莫特曼,但他的结论也是大同小异。马兰达在墨西哥穷人中寻求「基督徒社会行动」(Christian social action)。其后,他研究马克思的著作,他说:「圣经信息的精义,是基督徒及其团体所未了解的。特别出埃及记及先知书,是启示出一位超越的神,一位解放受压迫者的解放者。」这讲法和其他解放神学家,基本是相同的,他们利用出埃及记的记载,来作反抗现政府的根据。马兰达也看到圣经的中心论题,是社会公平,穷人得到救恩。神唯一想见得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公平。马兰达研究马克思时,提出使徒保罗及马克思相连的关系:「他们都相信人可以不自私、不冷酷、不自顾,也能完成对邻舍的爱。」有一个评论者说,马兰达将「马克思与圣经传统的先知拉近」。

解放神学的评价

        评价解放神学只能是一般性的。这运动中,有不同的声音,有些较偏激,有些较温和。保守派基督徒对解放神学有所保留,是有以下原因的:

        (I)解放神学在圣经的普通意义(ordinary meaning)以外,提出次级意义(secondary meaning)。例如科尼就倡议,基督复活是全人类的解放,所指的是肉身从压迫中获得拯救。而将复活是从罪中得释放的历史意义忽略了。

        (II)按解放神学,人的罪性、人需要属灵上的救主等方面均被忽略。罪的解放被忽视。反而将解放看成是政治性的。解放神学家看自己,是将压迫者推翻;这就是从不公平压迫者的罪解放出来。最大的罪不是违背神的标准,而是社会不公平。

        (III)解放神学家的盼望,不是圣经中所提的,借着基督得到永生,而是与莫特曼的盼望观念相近;现在就确定对未来的盼望,以塑造未来(通常是用革命方法)。

        (IV)对解放神学家而言,如古提尔列斯的神学,并不是命题真理所说,乃神的客观启示(这是传统的理解)。神学是涌流的、演变的、与社会不断的变迁有关的。这是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基督教外衣」。

         (V)解放神学违背圣经罗马书十三章有关顺从政府的教导。

        (VI)解放神学的方法论是有待商榷的,正如司衮道没有从圣经的归纳法研究开始(容许圣经自己说话),反而用人的政治意识,来诠释圣经。

        (VII)正如韦拿(Peter Wagner)指出的,解放神学提出人们如享有较富庶的环境,就会更快对福音作出回应。这个假设是错误的。马兰达把使徒保罗与马克思相提并论,主张马克思的理论能引导人彼此相爱-- 完全不讲罪和基督的救恩。

        总括而言,解放神学没有从正统的圣经观点,去探究神、基督、人、罪和救恩,反而以政治背景去诠释这些概念。

ag00089_.gif (335 bytes)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