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重审耶稣(目录和前言)

作者:L.史特博(Lee Strobel);译者:李伯明

海天书楼出版,2000年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目录

前言

重新调查一生难遇的奇案

线人的低语

新理论,新事实

无辜者出狱

从迪克逊到耶稣

给无神论者的回答

由你自己来判断

第一部 审察记录

1目击者的证据

耶稣的传记靠得住吗?

-- 访问克莱格·勃鲁姆伯格博士

2考验目击者的证据

耶稣的传记经得住审查吗?

--  访问克莱格·勃鲁姆伯格博士

3书面证据

耶稣的传记眞的可靠地为我们保存下来了吗?

--  访问布鲁斯·M·梅茨格博士

4旁证

除了耶稣的传记,还有其他可信的证据吗?

--  访问爱德温·M·山内博士

5科学证据

考古学确认了还是否定了耶稣的传记?

--  访问约翰·麦克雷博士

6反证

历史上的耶稣和宗敎信仰里的耶稣是同一个人吗?

--  访问格雷戈里·A·博以德博士

第二部 分析耶稣

7身份证据

耶稣眞正相信他是圣子吗?

--  访问本·威瑟林顿三世博士

8心理学上的证据

耶稣说他是圣子,他是不是疯了?

--  访问加里·R·科林斯博士

9形像证据

耶稣能符合作神的条件吗?

--  访问唐纳德·A·卡逊博士

10指纹证据

耶稣,只有耶稣,能与救世主的身份相配?

--  访问路易·S·拉皮德斯神学硕士

第三部 研究复活

11医学上的证据

耶稣的死是个假象,他的复活是一个骗局吗?

--  访问亚历山大·梅思里尔博士

12失踪尸体的证据

耶稣的遗体真的在坟墓中不见了?

--  访问威廉·莱恩·克莱格博士

13耶稣显现的证据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以后, 有人看见复活后的他吗?

--  访问加里·哈伯马斯博士

14佐证

有什么事实可以从旁佐证耶稣已复活?

--  访问J·P·莫尔兰德博士

结论 历史的裁决


前言


重新调查一生难遇的奇案


用检察官的口气说,检控迪克逊意图杀人一案,“十拿九稳,必胜无疑。”那真是铁案如山,无可抵赖。只要随便检查一下证据,就足以断定迪克逊这个人在芝加哥南郊与斯坎伦警长殴斗时,一枪射中警长腹部。

证人和证据件件都在抽紧套在迪克逊脖颈上的绳索。证据之中有指模、武器、目击者、动机,受伤的警察,被告还有暴行记录。事实俱在,咎由自取,迪克逊必然要受刑事法律的制裁。

事实很简单:邻人报警,说西108街上有个携枪男子。斯坎伦警长趋赴现场,看见迪克逊和他女友在她的家门口大声争吵。女友的父亲看见斯坎伦来了,就从家里出来,以为有警察在场,他出来应该安全。

迪克逊和女友的父亲忽然打了起来,警察跑上前去干涉,想把他们分开。枪声一响,斯坎伦腹部受伤,踉踉跄跄走开。这时正好有另外两辆警车开到,戛然停车,警员跑去把迪克逊抓了起来。

他们在附近找到一支 .22 口径手枪,枪是迪克逊的,上面有他的指模,枪膛里少了一颗子弹。显然他是在开枪以后把枪抛在那里的。女友的父亲手无寸铁,警长斯坎伦的手枪还在枪套里。斯坎伦 皮肤上的火药烙痕显示,开枪的地方十分接近。

幸好枪伤并未危及斯坎伦的生命,但也严重得使他赢得—枚英勇勋章,由警察厅长亲自给他别在胸膛上,令他感到荣耀。至于迪克逊呢,警察查看过他的犯罪记录,发现他曾因开枪射击另外 一个 人被判有罪,显然有暴力倾向。

此后快近一年,我坐在芝加哥一间几乎无人的审判室里,一方面作笔录,一面听迪克逊公开承认开枪袭击在警界服务了十五年的警长。证据之外再加上被告自己认罪,该案遂成 定谳。刑庭法官宣布把犯人收监后,木槌一敲,审判结束,公正地执行了法纪。

我把笔记簿放进上衣内侧口袋,缓步下楼走向记者室。我估计老编顶多让我这则新闻在次日出版的《芝加哥论坛报》上刊登三段。老实说,也只值这么多。这不是什么大新闻。

或者说我以为如此。

线人的低语


我接听记者室的电话,立刻认出对方的声音 --  那是我跑刑事法庭新闻那年培植的线人。我听得出他有重要消息告诉我,因为消息越重要,他说得越快,声音越低,那时他说话的声调又快又轻。

“咳,你知道迪克逊那个案子吗?”他问。

“当然知道,”我回答,“那则新闻是我两天前采访的,十分平淡。”

“不要那么肯定。我听说射击事件发生前几星期,斯坎伦警长曾在一个聚会上炫耀过他的笔枪。”

“他的什么?”

“笔枪。那是一种 .22 口径手枪,外形像支钢笔。不论谁携带这种手枪都是非法的,警察也不例外。”

我告诉他我看不出这和该案有什么关系,他说话的声音更加激动。 “关键就在这里,迪克逊并未开枪打斯坎伦!斯坎伦受伤是因为他自己插在衬衣里的笔枪走火。他陷害迪克逊,因为害怕私带非法武器惹上麻烦。你不明白吗?迪克逊是无辜的!”

“不可能! ”我大声说。

“你自己去检查那些证据,”他回答,“看看会得到什么结果。”

我挂上电话,三脚两步奔上楼到检察官的办公室,在门口停留片刻喘过气来才慢慢推门进去。“你知道迪克逊的案子吗?”我漫不经心地问他,不想过早地揭开底牌。“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再和你研究一下那个案子的细节。”

他听了忽然面色苍白,“啊,我不能谈论这个案子,”他结结巴巴地说,“实在无可奉告。”

原来我那个线人已经把他怀疑的事情传知检察官办公室,他们正在暗地里召集大陪审团重新考虑证据。出乎意料地一个滴水不漏的案子又要重新开审了。


理论,新事实


同时,我展开了自己的调查:观察出事现场,访问证人,与迪克逊淡话,检査物证。我在彻底查清案情时,有一个千奇百怪的发现:我査到的所有新事实,甚至连过去证明迪克逊有罪的老证据, 都能熨贴地和这个笔枪理论相配合。

·目击者说迪克逊曾在斯坎伦到达前用他的手抢敲打女友家的大门,手抢走火,子弹射向下方,女友家前廊水泥地上有个碎片符合子弹的冲力。这就说明了何以迪克逊的抢膛里少了一颗子弹。

·迪克逊说他不愿让人见他带有手枪,所以在警察到达以前把手抢藏在街对面的草丛里。我找到一个证人证明此点。这说明了何以警察在离开出事地点的地方找到那支手抢,虽然没有人看见他把抢抛到那里。

·火药灼痕集中在斯坎伦衬衣口袋里面,不在口袋上方。子弹孔在口袋底部。结论是子弹不知为什么是从口袋里面发射出去的。

·子弹弹道走的是朝下延伸的方向。斯坎伦衬衣口袋下方有个血染裂缝,子弹是在穿越斯坎伦一些皮肉之后从那里钻出去的。

·迪克逊的犯罪记录不尽不实。他曾经因为一次射击事件坐过三年牢,上诉法院断定他被误判把他开释。原来警方隐藏了被告一个重要证人,而控方证人则在证词里撒了大谎。记录指责迪克逊有暴力倾向,但实情却非如此。


无辜者出狱


最后我问了迪克逊那个关键问题:“既然你清白无辜,为什么要认罪? ”

迪克逊叹气说,“那是一场交易。”他指的是诉讼中的一种习惯作法,控方向被告建议,假如他肯认罪,判刑就会轻些。那样就能节省审判的时间和费用,对谁都有好处。

“他们说如果我认罪,就判我一年徒刑。我受审时已经坐了三百六十二天监,只要承认那是我干的,再过几天我就能回家了。假如我坚持受审而陪审团判我有罪 ,他们就要以枪击警员判我二十年,法律条文是那样规定的。那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赌博,我十分想家。”

“那样你就承认你做了没有做的事情?”

迪克逊点头,“正是这样。”

迪克逊终于得到昭雪,后来他跟警察厅打官司,得到胜利。斯坎伦被剥夺了勋章,大陪审团控告他行为失检,有失官守,他认罪后被警察厅开除。至于我呢,我写的报导大字标题登在报纸头版上。更加重要的是我以青年记者的身份得到 了一些重要教训。

教训之一是证据可以多方面使用。例如很容易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迪克逊枪伤警长;可是关键问题是,你所收集的证据是不是真的齐全了?哪个解释最适合这齐全的事实?笔枪理论一提出来,情况渐趋明显,这个理论能最好地解释全部事实。

另外还有一个教训。起初我所以相信那些证据的原因之一,是那些证据符合我当时的成见。我认为迪克逊显然是个捣乱鬼,一个不成气候的人,一个破碎家庭、游手好闲的人物;警察都是好人,检察官们从来不犯错。

戴着这些有色眼镜观察事物,原先的证据彷佛全都顺理成章。即使其中有什么矛盾或缺陷,会被我天真地忽视掉。警察告诉我那是个无懈可击的案子,我信以为真,不再加以深究。

但当我除下这些有色眼镜,化偏见为客观研究的时候,情况就改观了。最后我让证据引导我走向真理,不管它们是否符合我原来的成见。

这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事了。我最大的教训还在后面。


从迪克逊到耶稣


我所以要重述这个绝非寻常的案子,是因为我的信仰历程和我在迪克逊案上的经验颇有类似之处。

我这大半生是个怀疑派,事实上我认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在我看来,太多的证据证明上帝只是人类异想天开的产物,属于古代神话和原始迷信。假如就只因为不信他要被打入地狱,这还算什么仁慈的上帝呢?奇迹怎能否定自然的基本法则呢?难道进化论还不够圆满地解释生命的起源吗?难道科学推理还驱除不了超自然的迷信吗?

至于耶稣,难道你不知道他从未自命为神吗?他是个革命家,是个圣人,一个打倒偶像的犹太人,但他是神吗?不是,他从来没有那样想过!我可以给你列举许许多多的大学教授,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  我们当然可以信任他们,难道不是吗?让我们来正视现实吧! 即使把证据粗略地检视一下,也足以证明耶稣不过是和你我一 样的人,只是他具有不同凡响的仁慈和天赋的智能而已。

可是我对证据所作的粗略检查实际上就只这么多。我读过-些哲学和历史,刚好够给我的怀疑主义找到支持  --  这里一桩事实,那里一点科学理论 ,一句精妙的引言,一个聪明的论点。当然,我能看到一些缺陷和矛盾,但是我有一个强烈的动机不去理睬它们:我过的是一种自私自利、不十分道德的生活方式,假如有一天我要改变观点而成为耶稣的信徒 ,我得把它抛掉。

就我而言,案子已经了结,我有足够证据心安理得地认定耶稣的神性只是迷信者空想的发明。

或者说我以为如此。


给无神论者的回答


促使我对耶稣一案重新展开调查的,不是线人的电话,而是我 的妻子。

1979年秋天,莱斯莉宣布做了基督徒,这教我大吃一惊。我转动眼睛,振作起来,准备接受最坏的情况,觉得自己是个“上钩调包销售术”的受害者。我娶的那个莱斯莉,本来是个聪明活泼、无 忧无虑、敢于冒险的女孩,如今我担心她会变成一个不喜男女之事、呆板拘谨的女人,宁愿放弃我们外向好动的生活方式,整夜参加祈祷会,到肮脏的施粥所去做义工。

事实上,我反而对她在性格、人品和自信上的大改变感到一种愉快的惊讶,甚至着迷。最后我要刨根问底去研究,是什么事使我的爱妻在生活态度上有了这种细微但极重要的变化,于是我对环绕 基督教这个案子的所有事实展开了全面调查。

我尽可能抛开自身利益和偏见,开始读书,访问专家学者,提出问题,分析历史,钻研考古学,研究古代文学,并且在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一句一句地精读圣经。

我花上比采访任何新闻更大的精力,尽可能应用在耶鲁大学法学院受到的训练,以及在《芝加哥论坛报》法律版编辑任内积累的经验,投入这个案子的研究工作。经过颇长一段日子,现实世界里歴史、科学、哲学、心理学上 --  的证据逐渐指向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那就像重新调查迪克逊案似地澈底调查全案。


由你自己来判断


说不定你也有这样的经验,你的信仰观点所根据的是你从观察周围世界时取得的证据,或是很久以前你从书中、大学教授、家庭成员或朋友那里收集到的证据。但是你的结论真能完美地解释那些证据吗? 假如你要钻研得更深些,放下成见,有系统地搜集证明,你会有什么发现呢?

这正是本书的主旨。事实上,我要追述并解释将近两年我在宗教信仰上所走的路。我要带着你去访问十三位声名卓著的学者与思想权威,他们的学术地位是无懈可击的。

为了求取这些专家的意见,我走遍全国,从明尼苏达到乔治亚,从维基尼亚到加里福尼亚。我还用我在怀疑阶段所持的反对意见,向他们质疑,逼使他们用铁一般的事实和令人信服的论点为他们的立场辩护,用你们也可能提出的问题去考验他们。

我在追求真理时,使用了我跑法院新闻期间累积的经验,审查各种各样的证据  --  目击者证据,书面证据,确证,反证,科学证据,心理学证据,旁证,甚至还有指模证据 (这有点引人入胜,是不是?)

这就是你在法庭上遇到的证据分类。也许使用法律观点最足以说明情况,假设你是个陪审员好了。

如果你在审判中被选为陪审员,他们会要你确认对该案并无成见。他们会叫你宣誓你态度公正,按照事实并不按照你的意想或偏见进行判断。他们要你仔细考虑证人的可靠性,谨慎分辨供词,凭常识与理性严格审查证据。我要你在阅读本书时采用同样的态度。

陪审团的职责在于作出裁定。这并不意味他们百分之百正确。因为人生中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证据。在审判中,法院要求陪审团斟酌证据,作出最好的裁定。正如我们在迪克逊案中所说的,哪个论断最能贴切地说明事实?

那是你的工作。我希望你能慎重其事,因为等你决定的事情非同小可。如果耶稣可信  --  我知道在这个阶段你可能对耶稣抱有很大怀疑  --  那么你对他起什么反应就非常重要了。

可是他到底是谁呢?他自称是什么人?有没有什么可信的证据证明他所言非虚呢?

我搭乘班机到丹佛去进行第一个访问,要找的正是这些问题的答案。


 

第一部  --  审查记录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