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神權、人權、政權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神權、人權、政權》)

教牧講座(一) - 神權與人權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經文●

 

●大綱●

自然神論對人權的誤解

人權是上帝所賜的

愛人如己從「愛己」開始

上帝對弱勢團體的重視

上帝給萬民的人權保障

政權是暫時的,人權是永恆的

政府在保障人權方面的責任

1。人有被生下來的權利

2。人有生存的權利

3。人有工作權

4。人有產業權

5。人有婚姻與養兒育女的權柄

6。人有思想及言論的自由權

7。人有行善的權柄

8。人有政治權

9。人有宗教信仰權

10。人有居住與旅行的自由

權利與責任的并重


    這一堂的會多談到政府對人權的責任。人的權柄是神給的,只有聖經這樣清楚地告訴我們。你們知道嗎?自然神論曾經大大地影響了美國獨立運動的中心思想,其中有一句最重要的話是:「人被造而平等!」(Men are created Equal。)。「人被造而平等」和「人生而平等」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表達。「人被造而平等」是指有創造者的旨意在其中﹔「人生而平等」是從自然生育的現象中間去看人權的問題。

    當你從生育律的自然現象來看人權的時候,并沒有真正的基礎。而當你從神造人有賦予人性權柄的這種神的旨意的角度來看人權的時侯,你就發現不一樣了!在美國,你可以看到許多文獻都有這一句話:「人被造而平等。」(Men are created equal.)這句話和自然神論有相當的關系,自英國的何伯特(Herbert of Cherbury,1583-1648)開始,便將自然神論變成一個當時知識分子很容易接受的信仰。
 

自然神論對人權的誤解


    從英國何伯特發展出來的自然神論,那是一種合乎當時人文主義精神,不愿把超自然的神當作我們信仰的主干,且廣受知識分子喜歡的一種宗教哲學。所以,這種人文主義的自然神論相信:神造了大自然,神就不再管制,也不再干涉這個大自然﹔他借著自然律在自然界中間的運行,讓這個被造的世界自生自滅。所以,如今創造萬物的神,就與萬物沒有直接的關系﹔那被造之物的生死問題,被造之物的掙扎,甚至是在政權中間涉及善惡的道德問題,神都不過問。所以,自然神論就解答了許多我們在現象界中間不能明白的矛盾現象。這些知識份子認為這樣的宗教是可以接受的,它可以免去許多許多超自然在自然界中間干預,而我們又不能清楚或正確解釋各種現象的來龍去脈的問題,所以呢,當時的英國有許多的知識分子,就離棄了正統的基督教信仰傳統,就接受了自然神論。

    「自然神論相信神存在嗎?」是!「自然神論相信神的創造嗎?」是!「自然神論相信宇宙有自然律嗎?」是!「自然神論相信自然律是從神而來的嗎?」是!「自然神論相信人心有道德律嗎?」是!「自然神論相信道德律是從神而來的嗎?」是!但是,在自然神論中,這一位神與道德律的關系并不清楚,這要等到末日的審判才會顯明。在自然神論中,這位神與自然界也似乎沒有關系,反正到了自然界所有的熱能都耗盡的時候,叫做世界末日。這樣,自然神論一改頭換面變成宗教的時候,就變成了自然宗教﹔而以自然神論為基礎的宗教信仰,就是:要人相信原先有神的創造,末后有神的審判。這樣,我們作人的時候,能夠自愛,好好地根據良心的定律過一個有道德的生活,這樣就夠了!至于要敬拜一位為我死、為我復活、流血舍命、拯救我、重生我的基督嗎?不必!要相信聖靈的工作嗎?也不必!所以,這樣就大大簡化了基督教信仰。

    這種自然宗教,大言不慚地說他們的宗教與世界的歷史同長,而基督教不過是自然宗教的變形,基督教不過是把自然宗教加油加醋,披上基督這位歷史人物的外衣的宗教。當然,如果你是研究神學歷史的人,你就知道:自然宗教變成了以后新派神學啟示中一個重要的思想要素,或是成為啟發自然宗教重要的思想的泉源,不過,今天我暫時不談論這事!

    自然神論相信人是神所造的,可是并不強調神人的關系。在主張「人被造而平等」的人當中就有很多是自然神論者。當你看美國的憲法,當你看見美國的鈔票印著 in God we trust(我們相信上帝)的字樣和美國的開國元老們都提到了「人被造而平等」(Men are created equal)的時候,你不要以為他們都是基督徒,其實他們當中有很多是走自然神論路線的人,所以,把美國當作基督教國家是一件大錯特錯的事情!

    美國建國的初期,有個很出名的政要叫做法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這個人不但不能說是一個很正統的基督徒,而且還是一位熱誠崇拜自然神論思想的人,他甚至把他的孫子帶到法國去,不是帶他的孫子去讓牧師祝福,而是讓很反對基督教的人文主義者伏爾泰(Voltaire,1694-1778)祝福。伏爾泰曾經講過這樣的話:「我們把那些加利利人,那些基督的門徒所影響的基督教全部摧毀了以后,我們是不是就不要上帝了呢?不是!我們要更加熱愛上帝。」所以,這種矛盾的理論,這種讓我們現在聽起來覺得莫明其妙的神學思想,就是自然神論所主張的「要神不要基督」的信念的一個很典型的寫照。

    伏爾泰的自然主義神學,和一百年后包珥(F.C.Baur 1782-1860,杜賓根學派 -- Tubingen School的領導人)以及威爾豪森(Julius Wellhausen,1844-1918)等德國新派神學家走了完全不同的兩條道路,因為德國這些新派神學大師們都認為:只要耶穌基督,就可以不要上帝。換句話說:是要耶穌的德行,不要耶穌的神性,只要耶穌基督在歷史的中間,能夠作為我們完美道德的模范就已經足夠,至于超自然的神、超自然的啟示、超自然的神跡、神在人間的參與......等等就大可不必!所以,他們要的是耶穌的德行而不要上帝﹔而法國當時的自然神論者呢,他們要上帝而不要耶穌基督﹔可以接受上帝創造一切,但卻不能接受人需要耶穌救贖的事實。而我也相信,許多的中國知識分子,在無意中或是在潛意識中也是自然神論的信徒。這樣呢,我們就看見法國的大革命,雖曾經出現「人生而平等」、「人被造而平等」的口號,但這兩句話還是沒有強調「人被造而平等」其中人與神之間那種創造與被造的關系。只有聖經告訴我們:上帝創造人、上帝又救贖人、上帝也啟示人。


人權是上帝所賜的


    我們之所以可以肯定「上帝創造人」這個第一大功和「上帝救贖人」這個第二大功,乃是因為「上帝啟示人」這個第三大功所帶來的。如果神沒有啟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神是創造者﹔如果神沒有啟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神也是救贖者。所以,創造者、救贖者、啟示者原是一體﹔創造者、救贖者、啟示者都是同一位神。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就不能像那些自然神論者,只接受神的創造,不顧、不聞他其它像救贖、啟示的大功﹔也不能像那些不接受啟示同救贖的人們一樣,只接受神的創造,卻完全忽視了他在創造之后創造者與被造者之間的關系。聖經說萬物與創造他們的主不是沒有關系的,這一節聖經在哪里呢?在希伯來書四章13節「并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單單這一句話,就把整個自然神論一筆勾消了。我盼望各位都成為很愛讀聖經的人,這樣,你就會發現:所有反對基督教的思想理論,其中所有的漏洞,和我們對這些思想理論應當提出
所有批判的根據,早就在聖經一句很簡單的話里面被神啟示出來了。所以,求主使我們作一個真正愛神的話又能仔細考察,從其中領受智能的人。

    這樣呢,神創造了人,人被神創造,有神的形像、樣式,而神又不是不眷顧人的神。如果把這些思想總括地解釋起來,可以整理成一個最基本的信念,就是:神是眷顧人的上帝。神創造人,神把形像、樣式放在人的里面,又賜人尊貴、榮耀作為冠冕﹔加上神對人的眷顧與救贖,這些信念就構成了最基本的人權。世界人權宣言等等都沒有辦法比基督徒更能看到人的尊貴、人的價值,那些都無法超過我們在聖經里面所領受的真理。世界人權宣言所要告訴我們的一切和它所隱藏的真正奧秘,都還是根據聖經里面的要點所提出來的。不但如此,當我們提到「權」的時候,我們便不能忘記「職任」的「職」,如果只要權而不盡職的話,這就是只愿意領受那對我們有利的,而忽略了我們當盡的義務到底是什么。所以,聖經不但讓我們看見人在神面前的那一個特別的位分、權柄、尊貴和榮耀等等,聖經也清清楚楚地交代:人在神的律法、誡命中間,應當行的責任、應當盡的義務是什么?這樣呢,基督教信仰在人權的整個思想發展過程中間,可以發揮出所有最偉大的內涵,這是遠遠超過世界上所有人權主義者所能講出來的內容。

    我們在聖經里面看見:人在神的創造之下,有了尊貴、榮耀,但當人以自己這被造的位份與偉大的自然相比的時候,竟然說出了「人算什么?」這樣的話,當講了「人算什么?」之后,接下去的一句話,就是:「你竟眷顧他!」。「你竟眷顧他!」這是恩典的開頭,也就是說:「我是不配的!你竟然肯眷顧。」 「你竟然還要照顧他,人算什么呢?人子算什么呢?」被人生下來這些塵土的、有生命的、按照你形像、樣式所造的人,這樣的卑微到底算得了什么呢?而你竟眷顧他、你竟顧念他,所以,這就成為恩典神學覺悟的開始。恩典神學是從覺悟自己不配領受神一切恩惠的這種覺悟開始﹔而恩典神學也是一個人能夠好好地對神回應,盡責任、盡本分,好好地使用恩典的一個開始。如果一個人在恩典神學的事情上體會錯誤了,那么,他在其它一切使用神給我們的恩典的事情上,向著那使我們盡責任的力量源頭的這一種努力,也是不可能被建立起來的。所以,求主幫助我們能夠對神權、人權的問題更清楚、更明白﹔因為神是這樣造人﹔神是用他的誡命、律法來勸誡、約束人﹔神是用他的恩典來幫助人﹔神是用他的救贖把我們的新生命建立起來。感謝上帝!

    當耶穌基督在世上受審判的時候,彼拉多也好、該亞法祭司長也好,也都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不是?」、「你是上帝的兒子不是?」耶穌基督在受盤問的中間,絕對不開口,一句都不回答,但當被問到問題關鍵的時候,他就不能不回答,因為這是決定基督教信仰存亡最基本的要件,所以耶穌基督說:「你說的是,我是上帝的兒子,我是猶太人的王。」但也因為這個位份的宣告,他就一定要死、他就一定要被定罪、被挂在木頭上。

    耶穌基督不回答彼拉多、該亞法「做了什么?」的問題,也不回答「說過什么?」的問題﹔因為基督在地上做的事太多了,基督在世界上對人所發出言語里面的教訓、命令,是他可以承認、可以講出來的,但是他不回答這些問題,因為他的死不是由于他做錯什么事,他的死不是由于他講錯什么話,他的死是因為他是基督。這樣,全本聖經關于「位份」的問題就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前天提到:當天使失敗、犯罪墮落的時候,神就用一句話來描寫他:「不是他犯了什么抵擋上帝的罪,而是他不守本位。」(猶6)不守本位的天使,就是在位份中間墮落的天使,這是他犯罪真正的本質。

愛人如己從「愛己」開始

    神為人定了位份,而當人不注意、不了解的時候,就開始從人的地位中間墮落。那么,對人權的了解,也要先從「尊重人的位份」的了解開始,這是聖經很清楚地啟示給我們的一個很重要的人權的基礎。除此以外,聖經也給我們看到,上帝對人的吩咐:你應當怎樣愛其他的人,這是基督教真理與許多其它的宗教非常不同的地方,就是:把人當人看待,你才能夠作一個真正的人﹔當你不把別人當作人看待的時候,你也就不像人。在印度尼西亞有一個民族英雄叫山卜拉圖蘭尼博士,他講過一句話:「能供應別人生命的生命才是真正的生命﹔能夠建造別人的人生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人生。」所以,如果一個人的生存、一個人的生活,能夠成為供應萬人生存和生活恩典的源頭時,他就成為了神恩典的一個出口﹔神也借著他流露他的恩典來供應別人的生命,那么,這個生命的本身就成為有價值的生命。聖經就是隱藏這些真理的總源頭,聖經也是啟示出這些真理的總原則,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人活著就要愛你的鄰舍,就要愛人如己。

    你為什么要愛人如己呢?因為你是人。你把別人當作人、把別人當作自己這樣的一個人來看待的時候,你就過著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就成了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所以,愛人如己的人才可以作人的榜樣。我再說一次:目前台灣這几個總統候選人,都把自己講得好得不得了,而把別的候選人講得一文不值,這正顯示:中國人到了廿世紀結束的時候,仍然是肚量窄小,人格不夠偉大。我們為什么要挖別人的錯?為什么一定要把別人一切的敗壞暴露出來,才能顯出我比別人好呢?為什么不能把我以后要怎么樣為民、為國做事那些偉大的理想誠誠實實地、謙卑地表達出來,并求神給我力量把它完成,用這個理想來吸引人,使人注意到我有可能做的事,而讓我機會被選上呢?這個「愛鄰舍」、「愛人如己」、「彼此相愛」的道理,是舊約的命令,也是新約的命令。耶穌基督說:「我給你們一條新的命令,是要你們彼此相愛,而這個彼此相愛的實踐,是在聖徒的中間。」「愛人如己」是在舊約里面已經提出來的誡命。「愛己」與「愛人」之間真正平衡的時候,就成為社會被建立起彼此尊重人權的開始。一個人如果能把別人,當作是自己一樣地看待的時候,那么,你對自己的尊重就成為你尊重別人的基礎。

    如果一個人能把別人的幸福當作是自己的幸福一樣地關注,這樣,你對別人幸福的關注,就成為你真正可以在社會上有服務、有貢獻的開始。你對自己的關注、對自己的幸福、對自己的生命的愛也就成為你能愛別人的可能。很多人說:一個人之所以不愛別人,是因為他只愛自己。然而,這一句話從倫理、哲學、邏輯來說都是錯誤的。為什么會說:我因為太愛自己所以不愛別人呢?這怎么可能的?聖經里面給我們看到的話語才是真的:一個人不能愛別人,因為他先不愛自己﹔一個人不能愛別人,因為他先恨自己。

    一個恨自己的人,一定不會對別人好的﹔一個恨自己的人,一定不可能有足夠的生命力去愛別人的。所以呢,你愛別人以前,你應當先愛己。但是,你先「愛己」跟「顧自己」是絕對不一樣的。「愛己」乃是尊重一個有神形像的「己」在我里面,然后又清楚地知道不但我里面有一個有神形像的「己」,在其它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間,都有一個有神形像的「己」,所以,我愛人如同愛己,這個「己」不但在我里面也在你們里面,不單我有,每一個人都有。

    就這樣推己及人,以「己」作基本,這樣的愛就變成大愛。因此,人權要談得好,就是要對個人的「己」有真正的了解和尊重﹔而真正的「愛己」跟「舍己」又是不相違背的,所以,耶穌基督說:「你如果不舍己,你就不能跟從我!」有許多人把「舍己」跟「愛己」當成是彼此沖突的兩件事情,其實不是的!一個真正愛自己的人,他就不讓自己放縱、不讓自己受寵、不讓自己毫無忌憚地隨意犯罪,與完全沒有控制地隨心所欲。這一個人如果真正愛自己,他就懂得照著神的旨意來約束自己,照著神的律法來限制自己,循著應該有的軌道使自己不越軌,不以過份的自由來傷害自己。這樣呢,「舍己」跟「愛己」是可以并行的。

    被造的人,都有神的形像、樣式在那個被造的「己」里面,當那個被造的「己」里面所隱藏的尊貴、榮耀能夠先被肯定,人權才可以被建立起來。這樣,聖經就給我們看見:人與人的關系變成了位格與位格之間的關系(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是的,是神形像與神形像之間的關系,不是利害關系,也不是得失關系。這樣,基督教的三位一體論就成為整個社會倫理最偉大、最重要的基礎,這是別的宗教沒有辦法達到的。我相信廿世紀的神學,特別是三位一體論對人權方面提出了一些貢獻,也就是:聖父、聖子、聖靈之間怎樣地彼此相愛,成為位格與位格之間交通、團契的楷模。聖父愛聖子、聖子愛聖靈、聖靈愛聖子、聖子愛聖父、聖靈愛聖父、聖父愛聖靈,這三位之間的愛,就使他們成為愛的源頭﹔這三位之間的愛,就成為我們被造的一個出發點。當神把他的愛延伸的時候,就產生了創造的行動﹔當神把他的愛成全的時候,就預備了救贖的恩典。所以,神的創造是神的愛的延伸,神的救贖是神的愛的成全,而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愛,就成了位格與位格之間彼此尊重、彼此相愛的一個楷模。因此,人與人位格之間,能夠產生關聯的那個動力,人與人位格之間能夠彼此尊重那個相愛的源頭,就是:聖父、聖子、聖靈位格之間的愛。


上帝對弱勢團體的重視


    當我們談人權的時候,就會談到人的尊嚴﹔談到人的位份,就會談到:因為人有這一個身份,是神按他的形像、樣式造的,是神用尊貴和榮耀為冠冕給他戴上的,是有神代表的身份的,所以,當我看你的時候,是把你看成神的代表,而你看我的時候,也是把我看成神的代表。因為,在你里面有一個「己」是尊貴榮耀的,而在我里面也有一個「己」是尊貴榮耀的,我既然能夠愛己,就應當把你當成是自己一樣地來看待,這樣呢,愛己就成為愛人的基礎﹔「你們要愛人如己」的道理,就是聖經真理能夠超過所有其它宗教信仰系統、人文關懷最偉大的地方,感謝上帝!于是,別人的遭遇怎么樣呢?別人的殘障怎么樣呢?別人所遇到的痛苦怎么樣呢?別人在困難的中間怎么樣呢?別人不如我們的時候怎么樣呢?關于這些問題,聖經中的教導汗牛充棟,我們可以在讀經的過程中,把它整理出來。例如:不可咒罵聾子,也不可將絆腳石放在瞎子面前(利十九:14)﹔要作「瞎子的眼睛,瘸子的腳」(伯廿九:15)﹔「在你們的地收割庄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利十九:9-10)。你讀到這些聖經了嗎?這表示:你對人的愛,是要把別人當成自己來看待。你不能陷害那些已經有缺陷的人,他們所有的缺陷不能成為你利用來陷害別人的工具,因為他們雖在這些方面有缺陷,但在他們里面的「人的地位和尊貴、榮耀」卻還是完整的,善待他們就是一種對人權的尊重。關于這些方面,聖經提供了許多原則性的指示。

    柏拉圖說:「三十歲以前的年日是沒有多大意義的!」但神的看法不是如此,上帝說:「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萬多人......我豈能不愛惜呢?」(拿四:11)。所以,神對那些還沒有任何知識的嬰孩,是這樣地照顧、這樣地關懷他們。而對于那些有病的人、貧窮的人又是怎么樣呢?耶穌基督說:「讓他們到我的面前來。」所以,那些不潔淨的、長大益瘋的人到耶穌基督面前的時候,耶穌不照著常規 -- 傳統猶太人懼怕受不潔淨的影響因而拒絕他們、退避三舍,但是耶穌基督卻來到他們面前,主動摸著他們的手。耶穌基督一點不害怕他們的不潔淨會傳到他身上,他把他的關懷傳到他們身上,以主動的愛去解決他們可能在環境中遭遇的困難,耶穌這種對人性的尊重是其它的人從來比不上的。所以,有一個長大益瘋的來拜耶穌,說:「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耶穌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了罷!」他的大益瘋立刻就潔淨了(太八:2-3)。在這里我們看見耶穌基督從天上來,是把超越人的那些天上的恩典、憐憫帶到人間,他不在乎自己變成不潔淨,他只在乎要使人從不潔淨中出來,得著他那聖潔能力的感染。基督以非常主動的態度來尊重人性,這就成為我們最好的榜樣。

    聖經也清楚的告訴我們要善待在我們中間的寄居者。除了剛剛提到收割庄稼時要留一些讓「窮人和寄居者」撿拾之外,上帝進一步在利未記十九章34節說:「和你們同居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并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我相信這段主前一千五百年前摩西就寫下來的經文,是人類歷史中對待沒有居住權、公民權的寄居者的一個最寬容大量的記載。「你要善待在你們中間的寄居者。」這是聖經的律法書早就講出來的。你今天看見了共產世界在一九六五年到七五年之間,產生了一千七百萬的難民分散在全世界。在全世界差不多不到兩千萬難民的中間,就有一千七百萬是從共產國家制造出來的,結果呢,接收這些難民的國家,都是受基督教聖經影響過的國家。沒有回教國家接受這些難民,沒有佛教的國家接受這些難民,沒有印度教的國家接受這些難民,沒有儒教的國家接受難民。接受全世界這么多難民的國家,就是英國、法國、美國、加拿大、奧地利......等等,因為這些國家都是受過基督教影響的國家。

    當越南的難民逃出來時,他們在東南亞四處漂流,這些船到了馬來西亞時,他們發現有些難民破舊的衣服中縫藏著一些黃金、鑽石﹔因此,就以替他換掉破衣服為理由,而把那些藏著黃金、鑽石的破舊衣服給沒收了,還向聯合國報告說他們花了多少錢做了多少的衣服來幫助難民。然后呢,軍人們把那些漂亮的女子強奸了,再把那些難民船推到大海,讓他們再去漂流。到底是受過哪一種思想影響的國家能夠尊重人權呢?

    到底是受過哪一種思想影響的人能夠接受難民呢?當越南的難民跑出來的時候,中國大陸沒有接受,台灣只接受一點點,日本說人不必來,我寄錢過去就可以了!你可以想象嗎?一個禮義之邦,雖有多么偉大的哲學理論但到了實踐的時候,愛心是沒有的!只有從十字架的大愛,從神的啟示里面能夠讓我們清楚看見:「人算什么?你竟眷顧他。」(詩八:4),這句話可以改成「難民算什么?你竟眷顧他。」是的,神竟然這么看重人權!聖經也清楚地告訴我們:基督要我們照顧那些在社會中間被丟棄的。基督甚至于說做在這些人身上,就是做在他身上。(參:太廿五:34-40)。今天情形剛好相反,那些窮人病了沒有人去看他,一個有錢人病了大家都去探訪,從牧師、執事、長老、傳道沒有一個不去的,好像去報到說:「我到了!下個禮拜的奉獻你不要忘記!」這樣有錢的、重要的人,你病了,我一定來看你!我來表示基督的愛心,耶穌基督并不是說:「你做在這些有錢人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耶穌基督乃是說:「凡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的身上。」

    有一次,有一個學生對我說:「唐牧師,我想請你去看一個人,這個人病了,我盼望他信主!」為了這個學生苦苦的要求,我就在很忙的中間到醫院去探訪那個人,原來他是一個銀行家,一個很有錢的人。我勸他信耶穌,后來呢,他講一句話我嚇了一跳,他說:「這么多人找我,這么多教會需要我,病好了以后,我是要幫助哪一個教會呢?」我馬上在靈里面感覺很不對!我板起面孔,雖然用比較溫柔的口氣,但是我很嚴肅地說:「不是神需要你的幫助!你是罪人,是你需要上帝的拯救。」他眼睛睜大了起來,發現几十個來探訪的人當中,這個人不一樣!他說:「你說什么?」我說:「你以為上帝需要你嗎?你、我都是活在世上只有几十年的人,有一天我們都會死﹔你這一次病得這么重,可能你還比我先走。如果你好過來,也不是教會需要你的幫助,而是現在你就需要耶穌來赦免你的罪、拯救你的靈魂,是神要來幫助你!我不會給你地址、我不會給你電話,我也不會寫一封信給你,要你來幫助我,你需要的是耶穌基督,我現在就為你禱告!」

    今天有時候我們的愛心是用來錦上添花給不需要的人,不是雪中送炭給需要的人,所以,耶穌基督說:「這些事若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神對人權的尊重是很奇妙、偉大的。

    聖經又讓我們看見妓女喇合(書二)。誰要這樣的一個人呢?但是,她真誠、忠實地對待主,神接受她﹔另外,像撒瑪利亞婦人(約四),誰看得起這樣的一個敗類呢?耶穌在日正當中的時候,來到她身邊坐下,感謝上帝不是晚上去找她!個人布道要有智慧,如果耶穌在白天接見尼哥底母(約三),那尼哥底母就要受大逼迫﹔又如果耶穌在晚上去找撒瑪利亞婦人,那耶穌就要受到大毀謗 -- 原來神的兒子半夜找妓女!耶穌基督在日正當中的時候去找撒瑪利亞婦人,在晚上的時候接待了尼哥底母,為什么這樣呢?因為尼哥底母很難光明正大地作基督徒,而這是他來找耶穌,不是耶穌去找他。而撒瑪利亞婦人不可能自己來找耶穌,所以,耶穌親自去找她!這些智慧的安排,給我們看見基督對人的尊重,絕對不會因為怕人隨便地毀謗他而忽略了他對人的需要應當給與的幫助。耶穌對這個婦人說:「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耶穌真正知道她敗壞到什么地步,但是這些敗壞仍不能使她失去她的人權,她雖然是社會所不齒的女人,雖然有不為眾人所接受的傷風敗俗的淫亂行為,這也沒有攔阻上帝對她人權的尊重,和愿意向她施恩的憐憫,所以,耶穌基督還是愛她。

    你看見聖經中有許多神對人的那種恩、那個愛,都是建立在人是按照神形像、樣式被造的這個大前提之下,福音也是如此 -- 「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里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并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約十:16)。這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說:那些在遠方的人,可能我們并不認識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哪里,但是神都認為他們照樣應當聽福音。使徒行傳二章38-39節告訴我們:「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并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這「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無論他住得多偏僻、多遙遠、或者是人口極少的民族、他可能在天涯海角、他可能在荒島上、他可能在深山野林里,但是,神照樣眷顧他。這是上帝對人權的看重,這是世界上其它一切的宗教都遠遠比不上的。

    耶穌基督看見跟隨他的人中間有許多是流離失所的人,他就動了慈心、憐憫他們。「憐憫」這個字(compassion),在拉丁文字的意思是:「有同樣的熱情」、「有同樣的激情」、「同樣的感情」,而中文「憐憫」這個詞,與「同情」有一樣的意思,你有你的「熱情」「激情」「感情」,我和你也有一樣的「熱情」、「激情」、「感情」,這就叫做憐憫或同情。聖經馬太、馬可、路加、約翰四本福音書記載「耶穌動了慈心」、「耶穌,憐憫人」總共十次之多。今天我們作基督徒最可怕的就是我們信主原有的那個慈心,那種「起初的愛」已經沒有了。我們看見沒得救的人不再管他,我們不再向人講耶穌﹔看見人窮不管、看見人病也不管、看見人死更不管,心想:反正每天都有人死,管他的!我們再也沒有憐憫、同情別人的可能!耶穌動了慈心,他為什么要來作人呢?他就是要來告訴人:他是人子,是人的一份子﹔他在人們當中,就是要告訴人:人的生命是可貴的、人的生命是應當尊重的、人權的基礎就是從基督道成肉身給我們看見的。

    詩篇又告訴我們:「上帝是寡婦的申冤者、是孤兒的父親。」(詩六八:5),所以,這些被社會忽視,在鰥寡孤獨的痛苦中的人,他們的人權在神的眼中一樣是尊貴的。上帝是寡婦的申冤者、上帝是孤兒的父親。我母親三十三歲以前懷過十胎,后來養活了九個孩子,一個送給人,八個自己帶,當她三十三歲半的時候,我的父親離開世界,我的母親就跪在上帝的面前,咬緊牙根,決定一生不出嫁,要以寡婦的身份把孩子養大。她對主說:「無論我活到几歲,我永遠不嫁。」她一生最喜愛的聖經有許多許多,包括:「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神的名。」(箴三十: 9)。還有一節就是剛才提的:「耶和華是孤兒的父親、是寡婦的申冤者。」她禱告說:「上帝啊!求你給我有力量把你給我這么多的孩子養大,叫世人証明你是供應人、你是牧養人的上帝、你是照顧孤兒寡婦的上帝。」神果然應許她的禱告。

上帝給萬民的人權保障


    聖經里面太多偉大的詞句,是人權基本的保障、是神照顧人很清楚的紀錄。聖經里面還給我們看見許多其他有關此類的經文,例如:「你們不要輕看這小子里面的一個,因為他們的使者常常在我父的面前。」(太十八:10)。我們的主,他對人的尊重,應當成為人權最大的啟發,無論是政府、是傳道、是教會的事奉者,都應當效法耶穌基督,他對人的看法是從人的位份去看,而不是從人的現象去看。雅各書說:「你們不要看見有錢人就把高位讓給他,窮人你就對他說:『你坐在我腳邊。』」(雅二:2-3)。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你先把他的社會地位,把外表的現象當成你對待人的一個基礎,這是錯的!你應當從他是神所造而有神的形像,又有神所賜尊貴、榮耀為冠冕的位份來作為你對待他的基礎。我記得小時候聽過計志文牧師講的一篇道:耶穌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約九:1)。別人是怎么看這個人的呢?人們就只是看見一個瞎眼的人!然而,耶穌不是先看見他的瞎眼,而是先看他是一個人,是先看見他是人的身份,再告訴你他是個瞎眼的人。我們今天對人的看待,是否也是先看見人里頭那尊貴的「人的位份」,因此就尊重他、愛他如己呢?

    我剛剛作傳道的時候,一次有一個人病得很重,要我替他禱告,那時候我才十七歲,每個禮拜講道七次,還要教書四十多小時,還要備課、還要改卷,我很累很累,但是有需要的時候我還得去探訪,再有空的時間、假日,我就在路上分單張,定意要快快地把耶穌的福音傳開。十七歲那一年,我就瘦了兩、三公斤,因為太疲勞、太拼命,后來上帝就把我訓練成怎么拼命也都不會瘦,感謝主!因為已經苦慣了,苦價了總比樂價了好一點。因為在苦慣了的日子中,如果你有一天的空閑,你會感到很快樂﹔但是,一旦樂慣了,有一天你必需操勞時,你就會覺得苦死了!我每天操勞都很快樂,有一天若能休息我更快樂,感謝上帝!

    好!回頭再講那個病人,他得了癌症,癌就生在他鼻子后面和腦之間,而且越來越大,所以,他痛到見到人就打人,他還要打牆、打桌子,很苦的!但感謝上帝,我每一次去為他禱告,他都沒有打我!那個人已經五十多歲,個子高大,而我十七歲時還很瘦小。我陪他禱告他就很感激,所以,每一次我去看他他就流眼淚。禱告到一半的時候,他還會抱住我,我就與他一同唱「十字架、十字架......。」與他一同唱「寶血有能力、寶血有能力......。」然后才一同禱告。當他抱住我的時候,有時我就看見污血一塊一塊地從鼻子里流出來,因為他里面已經病得很重了,痛得不得了!但那個時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愛,為什么呢?因為帶著膿的血從他鼻子流出來的味道,臭到你無法形容!臭到你受不了,而他卻抱住你,因為他需要愛、需要被代禱,當時我很想跑掉,那個時候我想:「主啊!下一次我來的時候,最好是他不流血的時候,最好是不這么臭的時候!」好几次都是這樣的禱告,但是聖靈在我心里面總是會對我說:「你懂得愛嗎?你以為可愛的才可以愛嗎?你如果只愛那可愛的,你就還是在享受你自己,而不是在分享你的生命﹔如果你只愛那些可愛的,你與外邦人有什么不同呢?你把他當作誰呢。他是人、是按著神的形像、樣式被造的。這個人經過這個痛苦之后,雖然死了,卻得救了,他的靈魂也要與神同聚,他就比你更香了,你懂嗎?你以為現在他很臭,你就看不起他嗎!」唉呀!那時侯,我的心里就掙扎得很厲害,那個時候,我才開始學習什么叫做真正的愛。

    后來我的一個老師說:「把你生命一些最好的東西,分給那些不可愛、不應得的人才叫做愛,如果是他應得的,那他還沒有領受你的愛,因為是他應得的嘛!如果可愛的人你才去愛他,你正在享受你感性中間的渴慕、你感性中間本能的需要,那不是愛。」耶穌基督對我們的愛、是把他那偉大、無限的價值,犧牲在我們這些根本毫無可取、不夠資格、毫無條件領受神恩典的人身上。所以,歸正神學(Reformed Theology)就強調「無條件的揀選」,就看見了神揀選我們,絕對不是因為我們有什么好處﹔神揀選我們是為要把他的好處賜在我們這些一無好處的人身上,阿們?所以,毫無條件的揀選就叫做愛。

    我們要學習尊重人權,就要從神的愛作出發點。有 一次我到一個荒島,去對益瘋病人講道,他們說:「你 不能從禮拜堂的正門進去。」我說:「為什么?」「那是讓益瘋病人進去的門。」「那我不從正門進去,我從哪里進去呢?」他說:「背后有一個小門是讓傳道人進去的,所有到益瘋島講道的人,一定要從后門進去,不能從前門進去!」我沒有辦法,就只能聽他們的,他們把我帶到台上,我才發現:從來沒有一個禮拜堂像那個禮拜堂那個樣子,為什么呢?因為站在講台上,可以看見差不多有一百多個益瘋的病人在下面,然而,在講台和益瘋病人中間隔了一道很高的牆,我可以看到他們,他們只可以看到我的頭,但他們不能跨越過來,這樣,就叫做保障人權!保障誰的人權呢?保障傳道人的人權。但是,我一面講道就一面很難過,因為我知道那一片高牆,就是使他不容易接受神真理的牆,如果是我坐在下面看見這樣的一面高牆,我還要聽牆那邊的人講話嗎?我一定不聽的!因為你把我當作是什么了呢?所以,我講上帝的愛、講耶穌基督的愛,講得他們很多人流淚,講完以后呢,他們很受感動,個個就盼望跟我拍照,留作紀念,他們說:「唐牧師,你下來!你下來!和我們一同在門前拍照。」那個帶我去的同工嚇死了,因為那些人有的流膿,有的是患益瘋病很重的人,所以他說:「走、走、走!講完道就走,你不要待在這里,很危險的!」我說:「不能,我要跟他們一同拍照。你在碼頭那邊等我好了,我要跟他們拍照、跟他們握手了我才走!」那個人就覺得莫明其妙!我這個傳道人怎么啦?他就走了。于是,我就到禮拜堂的前面,他們就發現和我之間沒有牆了、沒有隔膜了,這才是愛!我們就一同在那邊拍照,他們笑得很可愛,然后我就與他們一個一個地握手,你要不要這樣做呢?而在那個時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愛。談人權不是比賽論文,談人權要從神的寶座、從十字架的愛去學習尊重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造的,人是有尊貴、榮耀為冠冕的,是在困難、痛苦、疾病、罪惡、卑賤、被丟棄、在死亡的邊緣、在飢餓的邊緣,仍需要神的憐憫,這叫做愛!


政權是暫時的,人權是永恆的


    接下去,我要提到有關于人權一個很重要的看法:政權存在于正常的狀態中間,被神許可的一個目地之一就是保障人權。政權的存在是為了保障人權﹔政權的存在,是為了維持社會次序﹔政權的存在,是為了使這個次序可以帶來人與人之間關系的安定﹔政權的存在,是為了使社會進步到一個平衡的地步。所以呢,政權的存在是需要的,就算政權失敗的時候還是需要的,因為最壞、最壞的政府都比沒有政府更好,我想這些原則你們都已經聽過了。接下來我們要看政府在保障人權的事情上,到底有那些責任。


政府在保障人權方面的責任


1。人有被生下來的權利


    人權的第一條,就是:人有被生下的權利。當一男一女因相愛而結合,結果成形的胎兒卻在母腹中被墮胎的時候,這就是違背了最基本的人權,因為一個已經成胎的生命,是有權柄被生下來的。基督教絕對不贊成墮胎,除非是在很特殊、很特殊的狀況中間,比如說:一個女子被一個犯精神病的人強暴,那么,是不是就許可她墮胎了呢?這是和我們所說在正常情況之外的特例,不過,若可能最好還是接受這個生命,若是絕對不可能,我們也要在同情而不是同意的情況之下,接受這種例外。一般來說,墮胎就是違背人權的錯誤行動,因為人有被生下來的權利,這是第一個。


2。人有生存的權利


    一個人在他被生下之后便有人權,應當好好地被照顧,使生命得以被保存下來而長大成人。并使他領受當有的人權,也給予他有受教育的權利。在所有被造之物中,只有人是被生下以后,需要最長久的時間照顧才能自立的活物。狗一生下來就會跑,許多的動物一生下來就會爬,而許多的生物生下來不久后,它就會自己去找食物。人需要差不多一年的時問才能站得住,所以,人是需要用最多的時間來照顧才能自立的。而這個生存權也就需要更多超過其它生物的照顧和關懷,這就是基本人權。

    人有生存權,而人的生存權中間,需要有適當的環境、充足的營養,來促使他成長得更順利。這樣,政府就應當努力供應各樣健康的環境,讓所有與營養、衛生相關的部門能夠有充分的經費來關注人民的健康,幫助國民可以繼續生存下去。像是:改善衛生、研究營養、注意環保、提高生產,使我們能夠提供足夠的食品,另外,還要對食品加工業加以監督,以保障食品是安全無害,可以放心地食用。這些方面政府有責任加以監察、督導和支持。


3。人有工作權


    人有工作的能力,神賜下每個人有一些基本的才干、智能及能力是與別人不大相同的,所以,每一個個體都有存在的本錢。而這些生活的本錢各不相同。例如有些人生下來便有器官、肢體功能上的殘缺疾病﹔然而這些人卻還有其它方面的能力得以彌補這方面的缺陷。比如現在有許多國家愿意地用盲人做按摩工作,使他們可以用身體康健的部分付出勞力來對其他的人或社會有所貢獻,又從其中得到收入來養生,這就是神所賜給每個人都有一些基本生活的條件。

    而那些五官俱全、智能優異,體力充沛的人,他不但要好好工作,養活自己和家人,他也要有「惻隱之心」,能協助身體有疾病或殘缺的人,能更多為比自己弱勢的人設想。而不是只顧自己,成為一個自私、驕傲的人。

    這樣,就使得每個人無論在健全或者不太健全的時候,都能夠找到適合自己體能、智力程度相配合的工作,這才叫真正的「社會公平」 。

    柏拉圖曾說:「按照所有的才干去做適于他能夠做的工作,這就叫做公平。」我認為這句話可以成為我們安定社會、安定人心的一個很重要的思想。換句話就是說:「我們每個人應當怎么樣安份守己呢?」就是認清自己的能力的可能性到什么地方,然后不好高騖遠,去做那些超過自己能力方面的工作,以致于常常產生挫折感,覺得自己不如別人,所有輕生或是對世界的反感,都是不對的!所以每個人都能找到適合于自己智能、體力程度相當的職業的話,他的生活就能在整個社會中間有一個和諧的作用。

    這樣政府就應當提供各樣工作的機會,使社會百姓每個人都有發揮他們才干、獻出他們能力的機會,這是政府的一個很重要的責任。


4。人有產業權


    人除了被生下、生長之外,人應當還有自由權。而最基本、最外在的自由權就是財產的自由權、私有財產權。人可以有也應當有自己的產業。人可用血汗所換來正當的錢財去換取他所喜歡的產業。而這個權柄是沒有人可以干涉的,這樣政府就應當保障人購產、積存股票以及存款的自由。人以勞力得來的錢財用來置產的時候,他的財產權應當被保障。而對人私產的保障,早在聖經最基本的律法里面就已經提出來了,就是十誠當中的第八條和第十條,這是有關個人私產保護的最重要文件 -- 「不可偷盜......不可貪戀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人的妻子、仆婢、牛驢,并他一切所有的。」這表示什么呢?這就表示神權保障人的產業權。因此私人財產是政府應當保障的,因為私產權也是基本人權之一。


5。人有婚姻與養兒育女的權柄


    聖經說:「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床也不可污穢,凡苟合的人,上帝必要審判。(來十三:4)。這就再次提到人的自由與權利是基本人權,但都沒辦法逃脫神的審問,和神終極性的裁奪。這節聖經讓我們看見:婚姻是每個人在神面前所能領受的一個特權,而且是「人人都應當尊重」。這樣,已婚的人應當尊重婚姻,不結婚的人也當尊重婚姻﹔結婚的人不當輕看那些沒結婚的人﹔相反的,沒有結婚的人看自己比結婚的人更聖潔,這也是不對的!因為,這些都是違背了聖經所說「婚姻人人應當尊重」的總原則。

    在婚姻里面,我們可以享受神在創造人身體時所賜給人在性方面的喜樂與甘甜。不但如此,我們學習怎么「舍己為對方」 ,使自己與配偶一同成全一個愿望、一個理想、一個超越小我、完成大我的那個更完全的生命的過程。此外,我們也借著結婚,可以選擇我們的配偶,以施行我們的人權。一個人的父母、兄弟姊妹、兒女、親戚不是他能夠選的,唯一能選的,就是他的配偶,所以要格外謹慎!這是你使用這方面的人權很重要的一刻,選錯了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人有自由選擇婚姻的自由。沒有一個人有權柄壓制別人、或者強逼別人結婚或者不結婚,也沒有一個人有權柄管制別人、限制別人只能在某一種范圍中間選擇配偶或者為他定下某一位勉強性的配偶,這也是基本人權。除此以外,人還有生兒養女的權柄,你有權柄把你的兒女養大,照你所知道最好的辦法、最好的知識、最好的原則來教導他、來管理他,這是你的自由與權柄。所以,政府應當保障人有婚姻、生兒育女的自由。


6。人有思想及言論的自由權

    人還有思想自由權。這樣,當一個人他愿意領受哪一種思想體系作為他的宇宙觀、作為他解釋萬有的哲學的這一個基本的權柄,也是政府應當要保障的。沒有一個人有權柄控制、管理別人的思想,所以,洗腦讓人接受某種特定的思想型態的時代應當過去,因為這是對人性的不尊重、這是對人性的一個侮辱。人有思想權,人有權柄選擇思潮、選擇哪一種思想作為他的信念。這是人在思想、文化上的權柄。此外,每個人也不應當受精神和心靈的逼害以及威脅,任何一個人也無權去干涉他人的心靈世界,包括嗜好和文化取向。這一些也都是政府應該保障的基本人權。

    除此以外,人還應當有言論的自由權。當一個人把他在文化方面投入、思考的成果化為具體的意見提出來的時候,他就應當享有言論的自由權。而言論的自由權,在不損害別人的名譽,并且不侮辱或詆毀社會的前提之下,應當可以自由地發表他所認為是真理的那些思想。


7。人有行善的權柄


    聖經說:「聖靈所結的果子沒有律法禁止。」(加五)。這是在相對界里面最絕對的自由。不管是在共產主義社會或者資本主義社會,都不能有任何一條律法來禁止。這是道德人權最高的自由,也是最近乎絕對的自由,感謝上帝!

    一個人有行善、行公義、幫助人的權柄,但這些在文化道德中間產生出來的美德,并不能與聖靈所結的果子相比,因為這些美善是順服聖靈透過我們流露出來的,完全是聖靈的功勞,并不是我們的功勞,這是超過所有文化性的道德功能的。


8。人有政治權


    人贊同哪一種政體、或者哪一種政治哲學﹔人選擇哪一種政治派系、政治人物的權柄,是沒有人可以剝奪的,這是人的政治權。所以政治的權柄是人民委托政府而有的,然而,歷史上所有政治權的爭取都經過很漫長的奮斗過程﹔從上古到近代,許多政府都認為他們是「天子的代表」,「天子奉天命行事」,而不管民意而橫行霸道,這是政府的失敗,這是政府違背了人權。


9。人有宗教信仰權


    除此以外,人還有宗教信仰權。對絕對的終極者、對永恆的盼望、對道德的原理、對神的敬拜、對教義的認同,這些宗教信仰的權柄是沒有人可以剝奪的,而政府應當保障人民的這些權柄,還是人權中間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已經好几次申明:宗教信仰的權柄不是政府賜下來的,宗教自由的權柄是神給的,這是在神的創造時已經自然放在人里面的權柄,所以,沒有一個政權有資格剝奪人民宗教信仰的權柄。為了這個緣故,當基督徒作總統的時候,他也不能因為自己是基督徒,就勉強全國的人都要放棄其它的宗教來相信耶穌。因為信仰不是勉強的結果,信仰是對真理明白以后絕對投靠的一種表現。這樣呢,我們就看見自由信仰的權柄是神所給的,但是,神也不勉強人,神也許可撒旦的存在,這乃是告訴我們:神不勉強人一定要信他。神把命令、誡命賜下,然后神給人自由可以選擇,是在神與撒旦中間作一個相信上帝的人或者抵擋上帝的人,這是神給人的尊嚴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在永恆的事、絕對的事、靈界的事之中有自由選擇的權柄,這是神對人的自由最大的一個尊重。


10。人有居住與旅行的自由


    在沒有違背國際公法與各國法令的狀況下,人有自由選擇他所要住的地方或國家。國與國之間的交流、政府與政府之間的協議里頭,一定要給人類享有這些自由,這是人權中間很重要的一部分。

    神許可政府存在、神許可政權在歷史中間產生,就是為了要保障人權。所以,政權是為人權而預備的,這樣,政權就比人權更低,而政府既是從人民中間產生出來的,政府就更應當服務它的百姓。我曾經提過孟子講:「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從政治哲學的角度來看,孟子是一位最靠近西方民主觀念的東方思想家。在整個中國的哲學中間,只有孟子敢講:君王是次要的,人民是主要的。這是孔子思想,還有其它諸子百家的思想不能與他相比的地方。百姓的重要性,在孟子的思想里面己經提過,可惜的是,孟子的思想沒有構成民主思潮的動力,因為他本身的這個觀念,并不是從「權應當是從民而出」這種認識所產生出來的。講到這里,我就把人民應當有的權利提出來了,也把政府與人權之間的關系提出來了,還有政府應當盡的責任提出來了,所以,為了整個全民未來的前途,為了整個百姓可以繼續傳宗接代、可以繼續在歷史中間延續,政府實在應當好好地思考整個人民未來的命運是如何?思考怎樣改善民生?怎樣建立民的尊貴?怎么樣使我們的國、我們的民可以在全世界中間繼續被尊重?這些都是政府的責任。

 

權利與責任的并重

 

    我之前提到的權柄和責任的問題,我就想起美國甘乃迪總統有一句相當偉大的話:「美國人啊!你不要只問國家應當為我做什么,你們要問:我能為國家做什么?」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平衡的提醒,特別是像美國受基督教影響,廣開大門接受世界各地的難民、移民的時候,我們就看見許多的人趁著機會利用這種法律,盼望能夠盡量地享受美國公民的權益,而沒有思想我如果到了那個國家,到底應當對那個國家可以有什么貢獻呢?「你要為你所居住的地方求平安。」(耶廿九:7)。我住在印度尼西亞,我常問自己:「我對印度尼西亞有什么貢獻呢?」而你住在台灣,我也要問你:「你對台灣又有什么貢獻呢?」

    越南差不多要變成共產黨地盤的時候,那些離開越南的人也是「最愛共產黨」的人,你說:「真的嗎?」我說:「是!」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呢?我是從邏輯的反面來思想的,因為當共產黨快要來的時候,這些人就跑了!意思就是說:「越南交給你統治我最贊成了!而像我這樣的人就應該離開,好讓你們可以好好地統治越南。」所以,這種人最愛共產黨,你懂嗎?因為他們把自己的人權保住了,卻把自己的責任丟掉了!當一個人注重權利而忽略責任的時候,他是不夠資格講人權的,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如果你真正愛越南的話,就應當在那里與共產黨斗下去,勇敢地抵抗共產黨。那你說:「我們沒有辦法,我們一定要逃跑,跑了以后,等到有力量了再回去斗!」這也有道理,可能這就是以前國民黨政府撤退來台准備「反攻大陸」的前提吧!

    世界上有許多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事情,有很多事情我看來看去都覺得是莫明其妙!今天呢,我要問:我們住在這個地方,對這個地方有什么貢獻呢?今天如果我移民到一個地方,不應該只是想:我在那個地方可以得到什么好處?廿世紀的美國和十九世紀的美國已經很不一樣了﹔廿世紀的美國與「五月花時期」的美國完全不一樣了。美國開國時期,有一些靈性很好、思想、很深刻的基督徒,想要建立一個人間樂土、美好的國家。當時是說:「世界的難民、不自由的人們,你們來吧!」所以,法國所贈送的自由神像就立在紐約的港口,這是法國對美國重視人權的贊揚與崇敬的一個記號。至于美國反對英國而自立,乃是因為英國本來就是法國的仇敵,所以,當美國獨立成功的時候,法國很高興美國人反英國反成功了,這樣,美國獨立就脫離了英國的捆綁、脫離了英國的約束,而變成一個自由的象征。

    我們再談到法國的大革命。法國在革命的時候,講出最重要的口號,就是:「自由與民主」所以,法國就送了這個自由神像給美國,以作為全世界不自由的人,可以到那塊樂土享受自由的一個象征。所以,紐約大港的前面,自由神像所在的那個小島上面,所有的移民船一旦要進到美國的時候,就會看到自由神像。但現在的美國是不是成為一個「讓不自由的人可以去那里享受自由」的樂土呢?跑到美國的人,除了難民以外,也有很多貪污的人,也有許多最沒有道德的人,當他們賺了一大筆黑錢之后就逃往美國去享受,以逃避他們的政府,免得他們的政府干涉了他們的權益。

    現在的美國已經和開國初期很不一樣,不但如此,美國在考慮給你移民許可的時候,常常是看你的才干高到什么地步來作為評估標准的。所以,現在的美國就變成是許多最高級知識分子在原來的居住地沒有辦法發揮他們效用,卻在那邊可以發揮才干的樂土。因為這個緣故,現在美國要的移民,主要是為了能夠滿足美國自己的利益,而不再像從前是接收難民和被逼迫的人,使他們得自由的地方,這樣,他們就把全世界的天才全部集中在那里,他們吸收了全世界的菁英,然后這些人也在那邊享受最大的自由和最好的物質條件。

    這樣,我們就看見,許多許多有頭腦的人,就被這些國家吸收去了,而我們以后呢?許多的菁英就不能在本土產生真正的果效和對祖國的貢獻。中國人最有頭腦的在哪里?在外國,為什么呢?因為本國無肚量、本國沒有給你容身之處。從前有一個中國人,到德國去研究怎樣制造萬噸巨船,等他回到上海的時候,國家只叫他建造不到兩、三百噸船的小船,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結果不久之后他就離開了。許多、許多有最好頭腦的知識份子回到自己的國家,當地的人不讓他有機會發揮他才干,他就只好走了!所以,我盼望當我們提到責任和權利的時候,需要找到一個平衡。我們談人權的時候,不但談國家應當怎樣保護人民的權益,我們也要思想:人民應當為國家盡怎樣的義務。唯有這兩方面的平衡,才能夠使人權可以被保障下去,這是很重要的。求主幫助我們!

    我在美國看見許多的中國人,花了許多萬美金在那邊研究,拿了博士學位,拿了超博士學位,結果從美國拿到的是一張文憑,美國拿到的卻是他几十年的頭腦。哪一個更聰明呢?你也不能怪他,他回到東方也不一定被人重用,回到東方也不一定有能夠發揮他才干的可能,但是,凡尊重人的,神就賜福給他,凡寬宏大量的人,神的恩典就臨到他。中國人應當從這方面從頭好好地學,好好珍惜、重用這些人才。而最應當學習這件事的,就是這几位總統候選人,他們要學習從心胸狹窄、專門批判別人,到怎樣敞開心門看別人的好處,而且尊重別人,這樣他們才有辦法作一個好的領袖來帶領國家民族。

第四章 - 神的許可與神的任憑教牧講座(二)- 神權與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