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聖經的神聖啟示

(資料取自殷保羅著的《慕迪神學手冊》)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啟示的定義

         「啟示」一詞,是從希臘文 apokalupsis 而來,意思是「公開」或「揭開」。啟示是指,神向人類揭露他自己。既然有啟示,就可以有神學研究。如果神沒有啟示他自己,我們就不能建立對神正確的理解,或有關命題。羅馬書十六章25節,和路加福音二章32節都說明了,神以耶穌基督揭示他自己。耶穌基督就是神啟示的縮影。

        啟示也可以作這樣的定義:「是神的一種行動,借此公開他自己,向人類傳遞真理。神借這行動,讓自己向受造之物顯明自己,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認識神的方法。啟示可以是一個單獨、一瞬間的行動﹔啟示也可以延續一段長的時期。人類思想對神和他的思想的領會,是有程度上的分別的。」重要的是,若不是神自己公開他的真理,人就沒有其他方法去認識這些真理。

         「啟示」這詞有一個較廣泛的用法,是指「神借著創造、歷史、人的良知和聖經的記載,去顯示他自己。神的啟示可以是事件,也可以是話語。」。啟示因此可以分為「一般的啟示」(general revelaion) -- 神借著歷史和自然界啟示他自己﹔和「特殊的啟示」(special revelation) -- 神借著聖經和他兒子啟示他自己。

        這定義和巴特的信徒,以及同情存在主義神學人士的定義是對立的。巴特(Karl Barth)享有新正統主義之父之稱,他否定一般啟示,理由是人類在墮落中是有罪的,根據巴特,人類在墮落后,是不能再憑著理性去獲得神的知識。神要向人個別地啟示他自己,讓個別的人可以獲得有關他的知識。包含在神話語中的啟示,要經過人經驗的相遇(experiential encounter),就是當人與基督經過存在的相遇(existential encounter)后,才算為真實的啟示。

一般啟示(General Revelation)

        一般啟示雖然不足以叫人獲得救恩,但一般啟示,無疑是獲得救恩的重要的前奏。一般啟示是指,神向全人類所顯示,有關他本性的真理﹔在獲得特殊啟示之前,一般啟示是必須的,也可以說是一種初步的啟示。

        神在自然界顯明自己,也許就是最常提到的一般啟示。詩篇十九篇l6節說明了,神借著天上和地上的事物啟示自己。詩人說,這啟示是繼續的 -- 「這日到那日」和「這夜到那夜」,這啟示是不斷進行的(2)。這啟示是永不停止的。此外,啟示也是無言無語的:「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3)最后,啟示的范圍是普世性的:「它的量帶通遍天下。」(4)沒有人會被拒于啟示的門外。宇宙一切井然﹔太陽離地球93,000,000 英里,向地球發放熱能,讓地球得著溫暖,一切都是如此恰到好處。若太陽稍為接近一些,熱力就會過高,生命就不能存在﹔若太陽稍為遠一點,寒冷就會令人類無法生存。要是月亮和地球的距離比現有的(240,000英里)近一點,萬有引力所做成的潮汐,會令地面被波濤吞沒。仰觀宇宙,一切和諧。神也同樣地在大地上啟示了他自己(l)。人的身體的奧妙,也許就是地球上自然啟示的最佳明証。整個人的身 體-- 心血循環系統、骨胳結構、呼吸系統,包括腦部中央的神經系統-- 在在都啟示出世上有一位無限的神。

        羅馬書一章1821節,進一步說明自然啟示是什么。神的「眼不能見」、「永能」和「神性」,都是「明明可知的」(20)。因著神在自然界的啟示,人類的罪就無可推諉了。啟示令人察覺到神,但這并不足以叫人獲得救恩(再比較伯十二79﹔詩八l3﹔賽四十121426﹔徒十四1517)

        神也借著他管治的權能,向人類啟示他自己。神賜給人陽光和雨水﹔神使人有生活起居(太五45﹔徒十四1517),這就是顯明了神的良善美意。保羅在路司得曾提醒人,神的美善是給人類的一個見証(徒十四17)。神的管治,也借著神對待列國的方法顯明出來﹔神懲罰不信服的以色列民(申二十八1568),但也復興他們(申三十l10)﹔神審判埃及,因為埃及向以色列犯罪(出七至十一)﹔神興起列邦,也叫萬國衰微(但二21上,3143)

        除了這些,神也向人的良知啟示他自己。羅馬書二章1415節說,神將一種關于他的本能知識,放在人的心里。「人本能地知道,神不單好善厭惡的,這位神也是追討善惡最后的公義裁決者。」。猶太人要照著明文的律法受審判,沒有律法的外邦人,因為沒有得著明文的律法,就要按照非明文的律法,也就是寫在人心靈里的良知受審判。保羅說,這良知好像是人的檢查官一樣(15)。「良知可說是人里面的一個監察者,是神在人靈魂里的聲音。良知按照著人對肉心道德律的回應,施行審判。

特殊啟示(Special Revelation)

         特殊啟示所專注的,較一般啟示為窄。特殊啟示是指耶穌基督和聖經。當然我們對所知有關基督的一切,都是來自聖經,所以特殊啟示也可以說,是限制于聖經之上。

        聖經中的特殊啟示,是以命題陳跡(propositional   statement)方式表達的(這方面為新正統主義所否定)。換句話說,啟示是從人以外而來,而不是從人里面產生的。不少例子都說明,特殊啟示是以命題為特色的:「神吩咐這一切的話」(出二十l)﹔「這是耶和華。。吩咐。。立約的話」(申二十九l)﹔「摩西將這樣的話寫在書上,及至寫完了」(申三十一24)﹔「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說,你再取一卷,將猶大王約雅敬所燒第一卷上的一切話寫在其上」(耶三十六2728﹔比較2)﹔「我告訴你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一1112)

        特殊啟示是必須的,因為人已經墮落了,人是在罪惡之中。要恢復墮落的人與神相交,神必須將救恩及和好的途徑指示人。特殊啟示的核心就是耶穌基督。聖經中的耶穌基督,就是父自己的彰顯(約一18)。雖然人沒有看見過神,「耶穌卻已將父完全表明出來」。耶穌曾宣告說,他的話語(約六63)和他的工作(約五36),都已証明他是將父表明出來的一位 -- 而他的話語和工作,都已准確地記錄在聖經上。希伯來書一章3節更說:基督「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這第一句話,是指基督發放出神舍吉拿的榮耀﹔第二句話是說,基督就是父自己精確的再現。耶穌基督將父向有罪的人類表明,他也借著救贖,恢復人類與神的交通。

         因為聖經是神所呼氣(默示)(提后三16),又是人被聖靈感動而寫成的(彼后一21),所以聖經所描寫的基督,是完全可靠、絕對正確的。特殊啟示在這兩方面,是二而一的。聖經可以稱為活的、明文的話語(living , written Word﹔來四12),而耶穌基督是活的、成了肉身的話語(living incarnate Word﹔約一l14)。基督無疑是帶著人性,但基督的降生是借著聖靈蔭庇的工作而成(路一35)﹔聖靈保証基督是無罪的。聖經雖然出自人的手筆,但聖靈親自作監督(彼后一21),保証了聖經作者的話語沒有錯誤。聖經將神在基督里的特殊啟示准確地表明出來。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