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列王纪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华立王废王(一)

第四课 - 读《列王纪》须知(四)- 以色列周边列国(三) - 亚述帝国(二)

经文:王下十五:19-20,29,十六:7-10,十七:3-6,24-28,十八:13-十九:37

主旨:查考亚述帝国从 3000BC 至 612BC 的兴起到灭亡的整个过程。

1。《列王纪》里的亚述帝国:(部分资料取自 Historical Atlas of Ancient Mesopotamia,by Norman Bancroft Hunt,Thalamus Publishing,2004;梁天枢著《简明圣经史地图解》,橄榄基金会,1998;《旧约背景》,作者:哈尔逊,种籽出版社,1994); 《圣经考古大发现》(Discoveries from Bible Times ,by Prof Alan Millard,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四月)

上一课我们已经看了从 5000BC 至 1200BC 两河流域(米所波大米)的古代文明。来到 1300-1200BC,谈到赫人帝国(Hittites)的灭亡和加瑟人(Kassites)、以栏人(Elamites)、迈坦尼人(Mitanni)的争霸时,我们已经看到亚述人在两河之间的政治舞台出现,从他们与这些人的交锋,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野心不小,不可等闲视之。现在我们继续查考。。。

亚述帝国的兴起

从 3000BC 说起:

亚述不是突然间在米所波大米冒出来的。像乌鲁克(Uruk)、吾尔(Ur)、Lagash、基士(Kish)等城邦,有说亚述(Ashur)也是在3000BC 就已出现的一个小城邦。亚述之名源于亚述尔(Ashur),这是当地居民的神。到建城时,就以神名称城。从他们的统治者的官职“伊沙库”(Ishhaku)来判断,他们似乎是巴比伦(Babylonians)的藩属(vassal state),因为这是一个祭司-王子(priest-prince) 或总督(governor)之类的官职,而不是“王”。他的职责是掌管宗教、公共建筑、召集长老会议。。

亚述尔(Ashur)的居民最初是印欧语系的胡利安人(Hurrians),后来闪族语系的阿喀得人(Akkadians)进入,他们和原居民融合,形成亚述人。其语言为阿喀得语之亚述方言,文字则是楔形文字。

1800BC-1420BC

约 1800BC,亚述最初出现的领袖 Ishmai-Dagan 和他的儿子 Shamshi-Adad I (虽然还说不上是王朝)把四座大城联合,它们是亚述尔(Ashur)、尼尼微(Nineveh)、埃尔比勒(Arbela or Arbil)、卡拉奇(Kalath,现在的Nimrud),成为后来亚述帝国文明的核心。他们也开始建立了地方行政组织。古巴比伦时代的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就曾在信中提到亚述尔(Ashur)和尼尼微(Nineveh),还说他击败了 Ishmai-Dagan 和 Shamshi-Adad 的儿子;当时的亚述只是巴比伦的一个省份。

就算到了十七世纪BC,甚至在十五世纪BC,亚述还是一个省级的地方。1472BC 亚述被兼并入迈坦尼国(Mitanni,1500-1290BC)里,在亚述的许多朝臣都有迈坦尼人(胡利安人 Hurrians)的名字。当埃及势力进入叙利亚和两河流域的时候,亚述还是受外来势力的控制,埃及法老杜得模西士三世(Thutmose III,1504-1450BC)把亚述列为进贡国(tributary nation)。

直到 1420BC,我们才在皇室碑文上看到亚述是一个独立国家,他们的王和埃及、巴比伦、迈坦尼、叙利亚的王同等。1365BC 亚述王 Ashur-Uballit 跟埃及法老交换礼物,平起平坐。

1420BC-1100BC

在亚述王 Ashur-Uballit(1365-1329BC)做王的初期,亚述和巴比伦的关系还友好,亚述王 Ashur-Uballit 的女儿还嫁给巴比伦王。可是后来由于加瑟人(Kassites)Nazibugash 背叛巴比伦,把 Ashur-Uballit 女儿的儿子杀死,冲突就开始发生。亚述王 Ashur-Uballit 觉得自己有能力干涉“加瑟人的巴比伦”(Kassite Babylon)的内政,他就把 Nazibugash 废黜,另立 Kurigalzu II 为王。Kurigalzu II 对亚述王的效忠是短暂的,在他做王的后期(1345-1323BC),他公然反抗亚述王,导致亚述王 Enlil-Nirari (1329-1319BC)把巴比伦北部割据为己有。以后继位的亚述王 Adad-Nirari(1307-1274BC)和 Shalmaneser I (1274-1245BC)更占有了巴比伦其他部分;再把势力向西扩张,达到叙利亚北部和米所波大米西部。Shalmaneser I 在尼尼微(Nineveh)建立皇室居所。继位的 Tukulti-Ninurta I(1244-1207BC) 再把疆土向北和西北扩张,但却因下属不满他的扩张政策,把他暗杀,由 Ashurnadinapli (1207-1203BC)继位。

“加瑟人的巴比伦”(Kassite Babylon)乘机反击亚述,但在 1180BC,亚述王 Ashur-Dan 和孙子 Ashur-Resh-Ishi(1133-1115BC)发动另一场战役,巴比伦王 Nebuchadnezzar I 的军队溃败,加瑟人的巴比伦正式灭亡。亚述王 Tiglath-Pileser I (1115-1077BC)登上王位,成为亚述帝国伟大的君王之一,带领亚述打赢了不少战役。大部分学者以 1100BC 作为亚述帝国时代的开始。


点击放大(1600X)
(图一) 亚述帝国版图(主前1420-609年)(According to Norman Bancroft Hunt)


(图二) 亚述帝国版图(主前1350-650年)(According to 梁天枢博士)

在继续查考之前,你可能会问我:你何以如此清楚地知道每个亚述王的名字和他们做王的年代?

我在上一课说,华得--白兰度棱角(Weld-Blundell prism)保留了古代苏默王朝的帝系表(Sumerian King-List),此表可能是在乌珥第三王朝时记录下来,表内按时间的次序,提供了洪水前八位君王的名字和洪水后十一个城市,134个王的名字,每个王的统治时期从400年至1500年不等。。亚述人也有他们的帝系表(Assyrian King-List)。一般人都知道亚述帝国是靠残暴的武力征服建立起来的,但亚述人也是非常注重历史的记录,他们可说是人类最早的历史家。主后1849-51年,英国考古学家莱尔德(Austen Henry Layard)在尼尼微发掘出一个庞大的图书馆,称 为亚述巴尼帕(668-627BC)图书馆(Library of Ashurbanipal),出土的泥版文书多达两万余块,是有关文学、天文、地理、历史、数学、巫术等资料,其中的王朝世袭表、史事札记、宫廷敕令,为后人了解亚述帝国乃至整个亚述-巴比伦文明提供了钥匙。原来亚述宫廷里有一种特殊的职业阶层,叫“众神的书吏”,他们因熟悉一般人很难理解和掌握的楔形文字的符号、语法规则和书写技巧,所以享有极高的社会地位。书吏除了负责拟写国王旨意、制定军政法令。。他们还记录国家发生的一切大小事,所以我们今天才对亚述历史有相当完整的记录。不但如此,亚述浮雕还采用一系列详实的画面表现战事情境,融历史记录、歌功颂德和审美于一处,对我们了解亚述的史事有极大的帮助。

现在回到亚述的帝系表(Assyrian King-List)。从亚述的三个城市亚述尔(Ashur), Dur-Sharrukin 和尼尼微(Nineveh),考古学家分别获得不完整的帝系表,加上两个残片,资料显示这些帝系表有相同的出处,是根据亚述的纪年系统编写的。原来亚述不用年名,而用“名年官”的人名纪年。每个“新年节”用拈阄的方法,皇帝选出一位名年官(亚述语 limmu,源于动词“轮换”),他的名字加上名年官职即为这一年的称呼,如“名年官:某某”。(耶鲁大学巴比伦收藏馆有一个3厘米见方的小泥块,四面刻有楔文,铭文表明它是用于拈阄选名年官的阄 Prof Alan Millard,The Eponyms of the Assyrian Empire 910—612 BC)


The Limmu list (British Museum, London)

在亚述的帝系表(Assyrian King-List)里:

从 Enlil-nasir II(1420–1415 BC)到 Ninurta-apal-Ekur(1182–1180 BC),学者对帝系表还有争议;

但从 Ashur-Dan I(1179–1133 BC)开始到帝系表所列出的最后一个王 Shalmaneser V(撒缦以色五世,727–722 BC),帝系表可说非常可靠。

以后从 Sargon II(撒珥根二世,722–705 BC)到 Esarhaddon(以撒哈顿,681–669 BC),大致上学者也同意他们的年代。

但亚述帝国的最后几年,有的说 Ashurbanipal 死在 631 BC,不是 627 BC; Ashur-etil-ilani 在 631-627BC 做王,Sin-shar-ishkun 继位直到 612 BC, 当尼尼微被米底亚(Medes)和巴比伦(Babylonians)掳掠的时候,他死在那里。亚述将军 Ashur-uballit II (612–609 BC)在埃及的扶持下在哈兰(Haran)苟延残喘,609BC 被巴比伦 Nabopolassar 灭。

还记得中国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吗?这是一个以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相结合的方法来研究中国历史上夏、商、周三个历史时期的年代学的研究项目。研究结果在2000年十一月正式公布:《夏商周年表》定夏代约开始于公元前 2070年,夏商分界大约在公元前 1600年,商周分界(武王伐纣  -  牧野之战)定为公元前 1046年。依据武王伐纣之年和懿王的元年的确立,建立了商王武定以来的年表和西周诸王年表。研究报告说,他们如此肯定,理由之一是在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武王在这一天的天亮之前对朝歌城发动总攻击,当时有武王的史官猛回头看了一眼南边天空中的天文景象,记录下了当时的情况,当时天空中出现了一颗哈雷彗星。天文学家推算这星出现在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

亚述的“名年官”纪年表也曾记录了类似的天文现象,如 763BC 六月十五日的日食,这日子与现代天文学所推测的完全符合,从而也肯定了 Shalmaneser IV(撒缦以色四世,783–773 BC)的年代。

还有,在亚述尔出土的 Synchronic King List,把同期的亚述王和巴比伦王并列对照,共四排,从亚述王 Erisu (约 1800BC,son of Ilu-shuma)和同期的巴比伦王 Sumulail (the first ruler of the First dynasty of the Sealand) 直到七世纪BC 中叶的亚述王亚述巴尼帕(Assurbanipal,668-631BC)和巴比伦王 Kandalanu。 亚述王共82位;巴比伦王共98位。这也帮助我们对帝系表的了解。

我们继续查考:
 

1100BC-609BC

上文我们已经说过,在亚述王 Tukulti-Ninurta I(1244-1207BC)、Tiglath-Pileser I (提革拉·毗列色一世,1115-1077BC)等人的带领下,战胜了迈坦尼、加瑟和巴比伦;亚述不断的把疆土向外扩张,进入叙利亚 (亚兰人,Aramaean)、亚美尼亚(Armenia),不过帝国还不算稳定。

亚述纳西拔二世(Ashurnasirpal II,884-859BC)

到了 Ashurnasirpal II(亚述纳西拔二世,884-859BC)时代,他把都城从亚述尔(Ashur)迁到卡拉赫(Kalhu)(也就是尼姆鲁得 Nimrud),将城献给战神 Ninurta,并从掳掠的敌城迁移人来。从卡拉赫,他发动十一次战役(看图三),给北面的乌拉尔图王国(Urartu)沉重的打击,奠定了“新亚述帝国”的基础。 Ashurnasirpal II 骑兵所到之处,叫敌人闻风丧胆,不是因为他战无不胜,乃是以极度凶残为特色。 他对不肯投降而在战争中失败的国家,报复极其残酷,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破城之后,亚述士兵敲碎城里人的头颅,割断他们的喉管,火烧房屋,抢走他们的财产,掳走他们的妻子和儿女。


亚述纳西拔二世(Ashurnasirpal II)884-859BC


(图三)Ashurnasirpal II(884-859BC)时的亚述

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 BC)

继位的 Shalmaneser III(撒缦以色三世,858–824 BC),名字虽然没有出现在《列王纪》,却是第一位在考古资料里与《列王纪》里的以色列王交手的亚述王。我在《撒母耳、扫罗、大卫 - 凭空虚构的人物吗?》说:

。。以色列王亚哈(Ahab)的名字也在亚述的楔形文字记录中有提及。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将亚述势力伸展至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亚哈和亚兰的便哈达便在这危机中,联合起来对付这共同的敌人。(王上二十:1-34)主前 853年,双方在亚兰奥朗提斯河(Orontes River)的卡迦(Kharkar) 爆发全面战争,以色列及亚兰的军兵被亚述人全面击溃。撒缦以色三世在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图四)上夸张记载这次伟大的胜利。纪年表上记载率领敌军的是哈大底谢(Hadadezer ,即便哈达)和以色列人亚哈。这是经外文献又一次证明亚哈是属于主前九世纪的人物。

。。综合以上所述,我们可以肯定以色列王亚哈(Ahab)是真实可信的圣经人物。主前 853年可以定为分水岭,圣经记载的 853BC 之后的事迹,我们都可以在经外文献或考古资料中得到印证;853BC 之前的事迹又怎样呢? 。。。(完)

亚述人作战时的残暴情况可从碑文上看见:

我在城门的对面立了柱子,并将背叛首领的皮剥下来,铺在柱像的外壁和内壁,有些则钉在柱像的铁砧上,其他则贴在柱像周围的火刑柱上。。

1845年AD 亨利·雷亚德在亚述古城卡拉赫(Kalhu)(也就是尼姆鲁得 Nimrud) 的废墟里,发现了一块抛光的黑色方尖柱碑(Black Obelisk),其上有雕刻和铭文,记载了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859 - 824BC)从作王第一年到第三十一年在战场上所取得的胜利。柱碑上第二排图片是最激动人心的。在第一个方框里,一个人跪下来,亲吻亚述王脚下的尘土。这位奉承者后面紧跟着十三个扛贡物的男人。图片上面的符号写道:“我收到了华母利(Humri)的儿子亚蛙(Yaua)所送的贡物:银子、金子、一个金碗、一个金烧杯、金高脚杯、金水灌、铅、一根王杖、一支标枪。”这里的“亚蛙”(Yaua)就是以色列王耶户(Jehu)的亚述文写法,“华母利”(Humri)就是以色列首府设在撒玛利亚的暗利(Omri)。(王下九章)根据其他有关撒缦以色三世的记载,耶户给他进贡是在撒缦以色三世作王的第十六年,也就是主前841年。(看图五 )


(图四)(左上角) 撒缦以色三世的碑文(Monolith Inscription)
(右边)黑色方尖柱碑(Black Obelisk)
 


 

黑色方尖柱碑(Black Obelisk)
 

(上图)耶户跪拜撒缦以色三世
(下图 )跟随耶户进贡的以色列人

图五

很奇怪,在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 BC)之后,亚述好像安静了下来,接下来的几个王 Shamshi-Adad V(824-811BC),亚达尼拉利三世 (Adad-nirari III,811-783),Shalmaneser IV(783-773BC),Ashur-dan III(773-755BC),Ashur-nirari V(755-745BC)都没有太大的作为。有学者推测可能是先知约拿(Jonah,可能在耶罗波安二世王朝时 790-749 BC 作先知)在这期间在亚述尼尼微传讲福音,全国悔改的缘故。

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

总之,这期间的亚述国势下滑, 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在一场政变后登上王位。我们对他的出身不很清楚,有说他是皇室的一员,有说他是宫廷官员的一名弃婴。即位后,他把名字 Pul 改为“Tukulti-Apil-Esharra”(I am supported by the son of the god Esharra),学者简化为“Tiglath-Pileser”(提革拉·毗列色)。不管怎样,他是一位在行政管理和军事行动都有卓越的成就。他编练大军,重行东征西讨,继续向外扩张,整个叙利亚、巴勒斯坦、亚美尼亚、巴比伦、米所波大米南部。。尽都落入亚述的手中。 他的军队拥有当时最强大的攻城武器。一种叫投石机,是亚述军队特有的攻城器械,它像一个巨大的木框,里面装有特制的转盘,上面绞着用马鬃河橡树皮编成的绳索。只要用力一拉,就能射出巨大的石弹和燃烧着的油桶。还有一种攻城锤,是由青铜铸成的,攻城时用来撞击城墙。


在战车上的提革拉·毗列色三世

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还对亚述帝国的地方行政作了基本的改革。他把帝国分成许多省,各省每年向中央进贡,作为公共建设、战争和军事扩张计划开销之用。他就是王下十五:19-20,29;十六:7-10 所提及的普勒(Pul)。在代上五:26 说:“故此,以色列的上帝激动亚述王普勒(Pul)亚述王提革拉毗尼色(Tilgath-pilneser)的心,他们就把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掳到哈腊、哈博、哈拉与哥散河边,直到今日还在那里。”这里的“”,其实应该翻译为“even”(就是)。普勒(Pul)就是提革拉·毗列色(Tilgath-pilneser III)。王下十五:17-20,29,十六:7-10 说:

17犹大王亚撒利雅三十九年,迦底的儿子米拿现登基,在撒玛利亚作以色列王十年。
18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终身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19亚述王普勒来攻击以色列国,米拿现给他一千他连得银子,请普勒帮助他坚定国位。
20米拿现向以色列一切大富户索要银子,使他们各出五十舍客勒,就给了亚述王。于是亚述王回去,不在国中停留。

29以色列王比加年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来夺了以云、亚伯伯玛迦、亚挪、基低斯、夏琐、基列、加利利和拿弗他利全地,将这些地方的居民都掳到亚述去了。

7亚哈斯差遣使者去见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说:“我是你的仆人、你的儿子。现在亚兰王和以色列王攻击我,求你来救我脱离他们的手。”
8亚哈斯将耶和华殿里和王宫府库里所有的金银都送给亚述王为礼物。
9亚述王应允了他,就上去攻打大马色,将城攻取,杀了利汛,把居民掳到吉珥。
10亚哈斯王上大马色去迎接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在大马色看见一座坛,就照坛的规模样式做法画了图样,送到祭司乌利亚那里。

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

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是圣经提及的下一位亚述王,在王下十七:3-6 说:

3亚述王撒缦以色上来攻击何细亚,何细亚就服事他,给他进贡。
4何细亚背叛,差人去见埃及王梭,不照往年所行的与亚述王进贡。亚述王知道了,就把他锁禁,囚在监里。
5亚述王上来攻击以色列遍地,上到撒玛利亚,围困三年。
6何细亚第九年,亚述王攻取了撒玛利亚,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

围困撒玛利亚的那位亚述王是撒缦以色五世,但他在围城时逝世;后来摧毁撒玛利亚的工作由撒珥根二世完成,他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

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

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是一个比较软弱的王,因为他推行不受欢迎的征税政策,才给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制造了一个造反的机会。撒珥根二世即位后,大半生就是到处争战,平定各地的动乱,包括北面再度兴起的乌拉尔图王国(Urartu)。 717-707BC,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在 Khorsabad(也就是 Dur-Sharrukin)建立新都城来取代尼姆鲁得(Nimrud),但他死后,儿子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4-681)又将都城迁移至尼尼微(Nineveh),更把帝国的版图扩大至伊朗(Iran)。 比罗达巴拉但(Berodach-baladan or 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趁着亚述内部动乱,在巴比伦夺取王权。720BC,撒珥根二世率军进入巴比伦平乱,但被击败, 十年后才把比罗达巴拉但赶逐,城破之日,烧杀齐来,血流成河,尸积如山,神庙宫殿化为灰烬。撒珥根二世想把新都城 Khorsabad 建得规模宏大,但心愿未成就命丧沙场。705BC 在与波斯(Persia)的一场战役中身亡。撒珥根二世也是王下十七:24-28 所说的那位亚述王:

24亚述王从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迁移人来,安置在撒玛利亚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撒玛利亚,住在其中。
25他们才住那里的时候,不敬畏耶和华,所以耶和华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了些人。
26有人告诉亚述王说:“你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规矩,所以那神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他们。”
27亚述王就吩咐说:“叫所掳来的祭司回去一个,使他住在那里,将那地之神的规矩指教那些民。”
28于是有一个从撒玛利亚掳去的祭司回来,住在伯特利,指教他们怎样敬畏耶和华。
 

右边的是撒珥根二世

 lamassus from the palace of Sargon II at Khorsabad(1850年拍摄)

 Khorsabad 王宫前的人头翼牛像
Human-headed winged bull(lamassu)

撒珥根二世在新都城 Khorsabad(也就是 Dur-Sharrukin)所建的宏伟宫殿复原图

    

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

当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东征西讨的时候,儿子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留下来治理朝政。撒珥根二世在战场身亡后,西拿基立就把都城从  Khorsabad 搬回尼尼微(Nineveh)。从 703BC,他就与来自得到迦勒底(Chaldeans), 亚兰(Aramaeans)和以栏(Elamites)协助的巴比伦王比罗达巴拉但争战。圣经说的“巴比伦王巴拉但 (Baladan)的儿子比罗达巴拉但(Berodach-baladan or 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听见希西家病而痊愈,就送书信和礼物给希西家,希西家把他宝库的金子、银子、香料、贵重的膏油和他武库的一切军器,并他所有的财宝,都给使者们看。”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王下二十:12-13) ,目的是想与希西家联手对抗亚述王西拿基立。
 

James Fergussion 画的尼尼微城的复原图
1853年

西拿基立时代的尼尼微
城墙长7里半,共15个城门(被挖掘的只有五个)


比罗达巴拉但(Merodach-baladan)派遣使者见希西家,
受到热情的款待
 

700BC,比罗达巴拉但(Merodach-baladan,721-710BC,703BC)被亚述军赶逐至以栏(Elam),并死在那里。但接下来的几年,西拿基立还是面对巴比伦和以栏的缠绕,要到 689BC,巴比伦才再度被毁。

这时候的犹大国也难逃厄运。701BC,犹大王希西家(728/715-686BC)在埃及和巴比伦的撑腰下对抗亚述(王下十八:7)。西拿基立率军南下攻击犹大的许多坚固城,将城攻取。王下十八:13-17记述了在拉吉(Lachish)的围城战:

王下十八:13-17 说:

13希西家王十四年,亚述王西拿基立上来攻击犹大的一切坚固城,将城攻取。
14犹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见亚述王说:“我有罪了!求你离开我,凡你罚我的,我必承当。”于是,亚述王罚犹大王希西家银子三百他连得,金子三十他连得。
15希西家就把耶和华殿里和王宫府库里所有的银子都给了他。
16那时,犹大王希西家将耶和华殿门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来,给了亚述王。
17亚述王从拉吉差遣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率领大军往耶路撒冷,到希西家王那里去。他们上到耶路撒冷,就站在上池的水沟旁,在漂布地的大路上。。。

但耶路撒冷没有被攻取,王下十九:35-36 说:

35当夜,耶和华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清早有人起来一看,都是死尸了。
36亚述王西拿基立就拔营回去,住在尼尼微。

 

西拿基立王在尼尼微宫殿的墙壁上雕刻了在拉吉(Lachish)的围城战役前后的场面
当“炮弹”降落时,城里的居民都在逃离

亚述军攻城的“坦克”(冲城器 a wheeled battering ram)和弓箭手 拉吉城废墟上还清清楚楚地看到当年
亚述军建造的攻城坡道(siege ramp)

    

在尼尼微废墟出土的六面泰勒棱柱(Taylor's prism)
记载了西拿基立王进攻耶路撒冷这一事件
其中一段:耶路撒冷“就像笼中只鸟”

 

圣经还说:

37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庙里叩拜,他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杀了他,就逃到亚拉腊地。他儿子以撒哈顿接续他作王。

681BC,西拿基立被两个儿子暗杀,另一个儿子以撒哈顿(Esarhaddon,681–669 BC)继位。他是《列王纪》最后提到的那位亚述王(王下十九:37)。

以撒哈顿(Esarhaddon,681–669 BC)

以撒哈顿(Esarhaddon,681–669 BC)即位后做了两件“好事”:一、重建了被撒珥根二世和西拿基立所毁和亵渎的巴比伦;二、发粮救济饱受战乱的饥民,在充满野蛮记载的亚述历史上,他算是一位相当文明的君王。从 674BC,他发兵与埃及法老争战,671BC 攻取孟斐斯(Memphis),自称埃及的王,但不久埃及又反叛,669BC 在往埃及的路上突然身亡。儿子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8-626BC?)继位,在以斯拉书 (Ezra)四章10节,他被称为“亚斯那巴”(Asnapper)。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时代在亚述史上可称得上多姿多彩。他更像一个学者,而不是政治家,对文学充满热情和迷恋。在军事上,当然他也像过去的亚述王,为了维护帝国统治,发动一系列对外战争。662BC 他远征埃及,将底比斯(Thebes)夷为平地。664BC 攻占巴比伦城,平定了那里的叛乱。639BC 一度并吞了埃及。最后十年,亚述才趋于平静,不过国势也开始日趋衰落。。。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上文提到的在尼尼微发掘的亚述巴尼拔的图书馆Library of Ashurbanipal)。在两万至三万的尼版中,五千块保存得非常好,德国学者 Carl Bezold 在 1889-1899AD 把它们翻译,共1500份完整文件。这个图书馆可能是在原有的西拿基立图书馆上扩建,但亚述巴尼拔是第一位把藏书按目录编排的人。他从各地收集或抄写文件资料,甚至自己也书写,丰富了图书馆的资源。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猎狮图

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的死却留下了权力斗争:他们是 Ashur-etil-ilani,兄弟 Sin-Shar-Ishkun,将军 Sin-Shum-Lishar 和巴比伦的新王 Nabopolassar(630-605BC)。

Nabopolassar 知道单靠自己的势力不足与亚述对抗,所以采用外交手腕,联合周边的国家计划对付亚述的宗教中心亚述尔(Ashur)和行政中心尼尼微(Nineveh )。埃及为了自身利益和维持地区的势力均衡,他们站在亚述的一边。616BC,Nabopolassar 在哈兰(Harran 又称 Carrhae)以南击败亚述军,但因埃及军的介入,他们就从那里撤退。翌年,Nabopolassar 率军攻打亚述尔(Ashur),但面对强大的亚述/埃及联军,他们不得不退兵。

一股新兴的势力抬头,加入了冲突,他们是来自伊朗(Iran)的印欧体系的米底亚人(Medes),他们在 Umakishtar(或 Cyaxares)的率领下,在 614BC 围攻亚述尔(Ashur)(可能是与巴比伦联手),取得胜利。Nabopolassar 与 Umakishtar 签订友好条约,巩固了巴比伦和米底亚人的关系。从 Nabopolassar 的儿子尼布甲尼撒(Nebuchadrezzar II,605-562BC) 与 Umakishtar 儿子 Astyages 的女儿 Amytis 结婚(虽然 Astyages 还年幼,没有达到结婚的年龄),可见当时两国的亲密关系。

612BC 五月,巴比伦和米底亚联军围攻尼尼微,三个月后,由于他们筑坝拦,河水涌入冲破一道围墙,尼尼微陷落。Sin-Shar-Ishkun(621-612BC)自杀身亡,城被烧毁,人被屠杀或被放逐。

虽然亚述尔(Ashur)和尼尼微(Nineveh)双双沦陷,亚述新王 Ashur-uballit II(612-609BC)在哈兰(Harran)建立“流亡政府”,他得到埃及法老 Necho I(尼哥一世)的支持。三年后(609BC),哈兰被废弃,亚述帝国“寿终正寝”,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新巴比伦帝国(Neo-Babylonia)或称迦勒底(Chaldea)正式上场了!我们下一课再见。

默想:

预言中的亚述
 

当亚述帝国的国势如日中天的时候,有谁会想到有一天它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先知那鸿知道。

在亚述灭亡之前(612BC),上帝给先知那鸿默示,指出尼尼微罪恶满盈,将要受上帝所灭。

他说:

鸿一:8-14

8但他必以涨溢的洪水淹没尼尼微,又驱逐仇敌进入黑暗。
9尼尼微人哪,设何谋攻击耶和华呢?他必将你们灭绝净尽,灾难不再兴起。
10你们像丛杂的荆棘,像喝醉了的人,又如枯干的碎秸全然烧灭。
11有一人从你那里出来,图谋邪恶,设恶计攻击耶和华。
12耶和华如此说:“尼尼微虽然势力充足,人数繁多,也被剪除,归于无有。犹大啊,我虽然使你受苦,却不再使你受苦。
13现在我必从你颈项上折断他的轭,扭开他的绳索。”
14耶和华已经出令,指着尼尼微说:“你名下的人必不留后。我必从你神的庙中,除灭雕刻的偶象和铸造的偶象,我必因你鄙陋,使你归于坟墓。”

鸿二:3-8,10

3他勇士的盾牌是红的,精兵都穿朱红衣服。在他预备争战的日子,战车上的钢铁闪烁如火,柏木把的枪也抡起来了。
4车辆在街上(注:或作"城外")急行,在宽阔处奔来奔去,形状如火把,飞跑如闪电。
5尼尼微王招聚他的贵冑;他们步行绊跌,速上城墙,预备挡牌。
6河闸开放,宫殿冲没。
7王后蒙羞,被人掳去;宫女搥胸,哀鸣如鸽。此乃命定之事。
8尼尼微自古以来充满人民,如同聚水的池子。现在居民却都逃跑,虽有人呼喊说:“站住!站住!”却无人回顾。

10尼尼微现在空虚荒凉,人心消化,双膝相碰,腰都疼痛,脸都变色。
 

鸿三:5-19

5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与你为敌。我必揭起你的衣襟,蒙在你脸上,使列国看见你的赤体,使列邦观看你的丑陋。
6我必将可憎污秽之物拋在你身上,辱没你,为众目所观。
7凡看见你的,都必逃跑离开你,说:‘尼尼微荒凉了!有谁为你悲伤呢?'我何处寻得安慰你的人呢?”
8你岂比挪亚们强呢?挪亚们坐落在众河之间,周围有水,海作他的濠沟(注:"海"指"尼罗河"),又作他的城墙。
9古实和埃及是他无穷的力量,弗人和路比族是他的帮手。
10但他被迁移,被掳去;他的婴孩在各市口上也被摔死。人为他的尊贵人拈阄;他所有的大人都被链子锁着。
11你也必喝醉,必被埋藏,并因仇敌的缘故寻求避难所。
12你一切保障,必像无花果树上初熟的无花果,若一摇撼,就落在想吃之人的口中。
13你地上的人民,如同妇女;你国中的关口向仇敌敞开;你的门闩被火焚烧。
14你要打水预备受困,要坚固你的保障,踹土和泥,修补砖窑。
15在那里火必烧灭你,刀必杀戮你,吞灭你如同蝻子。任你加增人数多如蝻子、多如蝗虫吧!
16你增添商贾,多过天上的星;蝻子吃尽而去。
17你的首领多如蝗虫;你的军长仿佛成群的蚂蚱,天凉的时候齐落在篱笆上,日头一出便都飞去,人不知道落在何处。
18亚述王啊,你的牧人睡觉,你的贵冑安歇;你的人民散在山间,无人招聚。
19你的损伤无法医治,你的伤痕极其重大;凡听你信息的必都因此向你拍掌。你所行的恶,谁没有时常遭遇呢?

还记得以前我在《撒母耳下》课程谈到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吗?过去五百年来,九个大国,先后兴起,风云激荡,英雄辈出。

总编导任学安说:

。。五百年的时间里,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这九个世界性大国先后成为不同时代的主角,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它们多以经济贸易起家,也以思想文化影响世界;它们以军事力量维系霸主地位,也因为战争而备受重创。五百年后,较早的一代大国已相对衰落,但其多数仍属强国,具有较强的政治经济实力,其中几个仍对世界有很强的影响力。。。(完)

现在我们在报章杂志时常看到学者预测,说中国在未来几年、十年或几十年。。将会进入太平盛世,成为第十个“大国”。

《亚洲周刊》(二十三卷四十六期,2009-11-22)就引用了香港作家陈冠中的政治寓言小说《盛世——中国,2013年》和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的《中国大趋势》,预测中国未来的潮流。《盛世》写二零一三年中国进入盛世,国人满怀幸福感,虽然小说主角看到盛世的暧昧一面。奈斯比特认为中国没有以民主的名义使自己陷入政党争斗局面,而是以一党体制实现现代化,发展出一种独特的纵向民主,形成稳定关键,到二零五零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中心。

陈冠中和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都不是上帝差来的先知。前者不过是一个作家;后者只是一个管理大师之类的未来学家。究竟中国的未来是怎样的,我们还是拭目以待,不要妄加揣测。

重要的是:“国位是靠公义坚立”(箴十六:12)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美国。。是如此,中国也不例外。再大再强的国,如亚述,如果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与你为敌!”(鸿三:5)它的王,它的兵马。。都不能站在耶和华面前。

耶和华立王废王,“若王行耶和华看为正的事,国运亨通;若王行耶和华看为恶的事,国破家亡。”道理就是那么简单!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