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圣灵论(二)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圣灵的引导 - 动力的生活》)

第四章 - 圣灵全方位的引导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经文●

约壹二:17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大纲●

察觉并顺服圣灵的反面引导

「圣灵的引导」和「上帝的旨意」

一、「永恒的谕令」与「时空中的进程」

二、圣灵引导人进入神的旨意

「圣灵的引导」与「时代大环境」的关系

一、因着不同的文化、社会环境,而有不同的引导

二、神引导人超脱「时代精神」的影响

圣灵全方位的引导

一、圣灵引导不同气质的人

二、圣灵引导不同的生活行事方式

三、圣灵引导的婚姻

四、圣灵引导我们善用恩赐

 


    对这个神学讲座,神有特别的引导。这个神学讲座的书籍和录音、录像带竟然成为中国很多大学生的灵命供应和信仰归正的一个来源,愿荣耀归给主。

    有时候,我所预备要讲的大纲都写好了,但是到了台上后,却有主很特别的引导,以致我所讲的有所改变。这个题目在雅加达、新加坡都讲过,但是到了台北来的时候,主的引导很特别,我们布道团的同工可以见证在新加坡讲的和在这里讲的内容大概有一半是不同的。既是主的引导,我想可能是为了兼顾中国大陆的需要,所以在这里神引导我有一些改变和一些很特别的带领。

    若我讲「圣灵的引导」,而自己在事奉中每时每刻却没有经历主的引导,那我只不过是用理论来对你们传讲一些知识而已,这就不是我的事奉!我在十八岁时已经订定自己同时进行几方面的事奉:当我讲知识层面的时候,人就得着知识的供应;我讲的时候要投入全人的感情,使人心就得着滋润;我讲的时候要以整个意志顺服神,使人的意志受到激荡。当我的全人在主的手里让他引导时,神就借着受他引导的仆人,把引导带到听众的生命里。

察觉并顺服圣灵的反面引导


    我盼望这个讲座结束以后,你们也能过一个被圣灵引导的生活。当你受试探的时刻,你要记得圣灵正预备引导你过一个得胜试探的生活;当你受攻击的时刻,你要相信荣耀的圣灵正要充满你,就使你看轻所受的一切毁谤和痛苦,因为你将来的冠冕已在你信心之眼中看清楚了,这个引导是真的,是实在的。我们不是利用上帝,好像那些外邦人念念有词的祷告,他们所有的祷告都是非常自私的表现。我们乃是顺命的儿女,把心献在祭坛上,让主的手牵着我们这些软弱之人的手,走在旷野中,在又大又苦的日子里,看见神在旷野中为我们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一切的铜门铁闩都不成为我们的惧怕,一切有权势的政治领袖不过是口中有一口气罢了!当上帝说:「回来吧,世人。」他就撒手而归了。我们怕什么呢!求主给我们兴起一个真正事奉主的坚定心志,来接替一代又一代为主工作的前辈的精神。

    我今天在台上有一个很深的感受要讲出来,就是当计志文牧师呼召人作传道的时候,当时他五十二岁,我十二岁;当他呼召完了,他不知道听众中间竟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已经定下心志一生事奉主了。今天我是一个五十六岁的人,你们可能是二、三十岁的人,有一些也决志奉献了,这表示又将传到下一代去,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当我知道章力生教授离世时,我心里很难过,马上就有一些的回想;现在又听见沈介山牧师今天早上四点二十分被主接去,前辈们一个一个的过去了。你不要以为奇怪,在台北的十月份布道会以前,主也可能把我接去。然而,活着的一天便是为主活,保罗说:「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一:21〉这不是说他变成了基督,而是「我活着时,整个生活都为了基督,我死又算什么呢?因为我已经找到真正的生命价值,主的呼召已经行在我身上了。」愿主帮助我们作一个真心爱主、火热爱主、恒切爱主、永远爱主的人。

    四十年来,美国的教会衰败的不得了,英国的教会也空空如也,许多的西方教会做礼拜的人数一落千丈。这四十多年,神兴起无神论的政权,让共产主义的领袖成为他反面引导的工具,你看到了吗?这种反面的引导是超过人所想、所知、所求的。所以耶利米书提到:「耶和华。。。说的无论是好是歹,我们都必听从」(耶四十二:6)「是歹」,并非说上帝会做坏事,而是指着不顺利的事。上帝所做事,无论顺不顺你的意,你都要谦卑顺服。当我们不了解神的工作时,若马上急切地埋怨主,这是罪上加罪。求主帮助我们学习顺从,因为神绝对没有错误,神绝对没有一件事是时间不对、用钱不对或是方法不对,因为神是真理的本身,神是智能的源头,神是高过人的理性,是创造人理性的那真理的本体,所以耶和华所做的尽都美善,我们要常常感谢主,凡事谢恩。

    你从保罗、腓利的身上,从耶稣的身上都看见那些反面的引导是存在的,那些是圣灵的引导吗?是!现在 Tubingen 有一个福音派的神学院,院长Schwenderman 和一位德国人 Peter Bayerhaus 一起做福音事工,训练工人。曾经有一次当我讲反面引导的信息时,Peter Bayerhaus 恍然大悟说:「上帝啊,你已经给我答案了。」原来他之前祷告了十多年,就因那一篇信息而决定离开印度尼西亚回到 Tubingen 开始现在这个工作。

    神反面的引导是我们特别要感谢上帝的,许多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工作就是我们应该离开的工作;许多时候,最欢迎你的教会可能就是你应该告别的教会。我在玛琅圣道神学院教了二十五年,已经做到最高的位置 -- 神学院的董事长,很多人说:「你怎么躲在玛琅?你已经在全世界受欢迎,怎么待在那么小的城市呢?」我说:「主没有引导,我不能随便动。」我这一生敢靠着主大胆讲一句话,就是:「主如果没有引导,我一步都不敢随便动。」但是当神有引导的时候,我一步也不停留就马上行动。我在华盛顿建立神学院的这个感动,就是在我有一次结束了北美所有的聚会以后,带着病在飞机上三个半钟头完全不能睡觉,然后很奇妙的引导来了 -- 「你要到华盛顿办一个神学院。」「主啊,我是谁?我怎么能做?」而那个感动很清楚,且越来越强烈(我这一生有那样清楚的感动,大概只有三、四次)。所以我起来和飞机上的二位同工讨论,他们说:「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我感到第一个印证来了。当我回到印度尼西亚,我召集一些人讨论,他们也说「很好」,新加坡的同工也赞成。后来我再飞到美国,召集一些人来祷告,结果华盛顿的弟兄姐妹也认为「早就应该做了,神的时间到了。」我们祷告、开会、找地方,一块钱都没有,不知道从哪里得到帮助,但是神的旨意要做的时候,神要用钱的时候,钱就会来,你明白吗?今天很多的教会,有钱等人做工,恐怕还没有做就先吵架;许多教会的工作等着钱来时,就懒惰了。今天西方的教会虽然有伟大的组织,有长久的传统和庞大的预算计划,但他们已经被这些绑死了。而我绝对要依靠神,我终生不肯向钱妥协,靠着主的带领一步一步看见神是信实公义的上帝。事奉主三十九年来,我从不开口向人要钱,我说:「主啊,你的工作是你自己预备的。」主的引导很奇妙,我专门去到华盛顿并不是为了讲道,而是为了筹备神学院。果然地方和人才都渐渐预备好了。我传真了一份宣言给滕近辉牧师,在十五分钟里面,他就答应成为这个学院的荣誉院长,另外,于力工牧师、王永信牧师还有其它许多长辈,他们看了非常的喜乐。感谢上帝!不到几天的时间,我们邀请的教师都答应一同事奉。最后需要钱,那是很小的事情,神一定预备!

    在美国有差不多九万到十万的大陆学者,在加拿大约有三万多,这些中华民族最有知识、受过最高教育的人,谁去训练他们?如果我等了几十年还没有机会在大陆传道的话,我要在二十世纪结束以前来预备好那些未来的领袖,神的时间一到,一切的事就都成就了,有一天我们会像大梦初醒的人,发觉「事就这么成了」。凡顺服上帝的人,事情就这么成功了。我常常会重复这一句话:「事就这么成了!」耶和华的热心必然成全他心中所定的美意。

    那些在反面引导中依然顺从的人,很容易在正面引导中看见圣灵的轨迹,在他的身上产生明确的新印记。很多人讲「我要寻求神的旨意」,却在神带领他进到反面引导的过程时,就逃走了。一个人在患难之日求告主,主就在另外一些荣耀的日子中给他看清楚;你在神所许可的阴暗日子里顺服,那么当神荣耀的日子来到时,你很容易就有了稳健的脚步,跟随他直到见他的日子。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圣经的原则很清楚 -- 没有经过十字架的人,很难经历得胜的喜乐;没有经过逼迫的教会,很难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教会增长。教会增长决不是到 Fuller(富乐神学院)去读一个学位就可以达到了;教会增长是要靠着怎样与主同死、与主同受苦难,然后与主同明白什么叫做由受苦而进入荣耀的经历。这样的基督徒、传道人的生命是丰盛的,这样的教会发展才是健全的。有很多教义很好的教会,当我听他们讲道的时候,我发现很多传道人是冷冰冰的人。我曾在维真神学院讲道说:「你们西方的神学家常常把教义和神学放在冰箱里冷冻,现在我奉主的名请你们把它拿出来解冻,让它再一次被燃烧起来。」「燃烧的理性」是感动人心建立信仰一个很重要的渠道,如果讲道只有很清楚的条理和正确的教义、知识,却没有火热的心灵把它带出来的话,即使听众很佩服你有知识,也知道你的教训是对的,但灵里面的反应仍旧不能出来。求主帮助,使我们经过反面的引导后,能看清正面引导中神要做的工作。经历苦难进到荣耀,是不可避免的神的原则,连上帝的独生子也不能逃避这个定律,以致进到完全的地步。

「圣灵的引导」和「上帝的旨意」


    讲过了圣灵的反面引导之后,现在来看圣灵在正面的引导有怎样的情形。圣灵的引导和上帝永恒的旨意之间,有很特别的关系。「上帝的旨意」这个词,圣经用的不多;请你注意,正像「圣灵的引导」这个词在圣经中也用的不多。「圣灵的引导」和「神的旨意」都是很严肃的事情,那些口口声声讲「上帝旨意」的人,你要特别谨慎,因为这几个字变成了他们的口头禅;天天讲「上帝旨意」的人,很可能是离开上帝旨意最远的人。而那些知道神的旨意太伟大、太严肃、太可畏以致不敢讲的人,很可能是常常预备心行在上帝旨意中间的人。

一、「永恒的谕令」与「时空中的进程」


    上帝的旨意是什么?用最容易明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帝的心意,具体来说,就是上帝意志中间所定的整个永恒计划叫「上帝的旨意」;所以神的旨意比较牵涉到永恒的谕令(the eternal decree ),而「神的引导」比较牵涉到时空之下的进程。神有整套的计划和行动步骤,这个行动的步骤和他引导的关键乃是借着圣灵把人带到明白和顺从永恒旨意的里面。神永远的旨意是超时间、超空间,是在永恒中定下来的;神永恒的旨意要透过历史的过程向他所拣选、预定的人显明,使这些圣徒可以在他的旨意里有份,明白而且遵行他的心意,一生成为合乎神心意、走在神旨意中的人。

    圣经用一句话描写大卫的一生 -- 「大卫在世的时候遵行了上帝的旨意,就睡了」 (徒十三:36),很美很美的一句话,我很盼望有一天我有这样的资格和福气,听见主说:「唐崇荣,在他的时代中一生遵行上帝的旨意,然后他就睡了。」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圣经说:「地与其中所充满的。。。都属耶和华」(诗二十四:1),又说:「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约壹二:17),这一节圣经感动了千千万万顺服的心灵,这节圣经把像施达德(C.T.Studd,1862-1931)这样养尊处优的都市人带到中国、非洲各地去宣教,住在土人所住的茅屋里面,为什么呢?因为「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你能不能有一天也列在「遵行神旨意」的行列里面呢?我盼望你也能在里面。

    我奉献的那一天是个十二岁的孩子,现在我已经是一个五十六岁有心脏病、肝病,满身都有毛病的人;前不久我在菲律宾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又有几种不正常的情况出现了,但是我的事奉精神和里面的力量、讲道的恳切,没有比十七岁第一次讲道时更少,感谢上帝。我明白保罗讲的「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永远继续地更新,是圣灵引导我们不放松的原因。我宁愿有一天死在讲台上,也不愿意好好安息死在床上(死在床上的人太多了,再加一个也没什么意义)。在历史上让我最佩服的传道人,除了保罗和那些伟大的教父之外,就是George Whitefield,他的神学很精明,布道又火热(他是约翰·卫斯理的同工)。George whitefield 曾经一次讲道有八万人来听,没有麦克风(我对着两百个人用麦克风讲道,我就觉得自卑);他一生一世拼命做,最后有一天他讲道讲一半的时候,发现不对了,就转身望着天说:「主耶稣啊,我太累了。」那天晚上,他离开了世界。这么美、这么伟大的传道人!

    亲爱的弟兄姐妹,当台湾物质很丰富的时候,可能也就是台湾心灵最贫穷的时候。今天你们听讲座,可能是神为大陆预备的,而不是单单为你们;如果你们在乐中不知乐,在福中不知福,在恩典中不知恩,没有报恩的心,没有传扬神恩典的话,你就是浪费神的恩典。


二、圣灵引导人进入神的旨意


    圣灵的引导要把人带进上帝永远的旨意里面,所以一个顺服圣灵引导的人才能作一个遵行天父旨意的人,这是「引导」和「旨意」之间的关系。你读了神学就明白上帝的旨意吗?很多神学院出来的人,结果他的能力低于没进过神学院却爱传褔音的平信徒。因「我没有念过神学」而一直感到亏欠、感到自己应当努力耕耘传福音的人,胜过那些读了神学就看自己比平信徒高竿而不再传福音的神学院毕业生;那些终生研究圣经的平信徒,比许多有神学头衔却用不信的恶心曲解圣经的神学家更有神学头脑。基督教最伟大的神学家 John Calvin 是个平信徒,不是神学院毕业的人。你们看见了没有?

    每一个神学院的学生和老师要明白,不是因为有了神学的学位、有了神学的训练课程就是神学界的人。John Calvin 是一个人文学者,但是他研究圣经,发现了神的智慧、伟大的神真理的系统。上帝用马丁路德以他日耳曼粗犷的精神把整个错误的神学架构和传统打下来以后,上帝就兴起了思想精细宏博、真心敬畏上帝的加尔文重新建立起神学思想系统;神借着马丁路德做了拆毁的工作,又借着加尔文做了建立的工作。为什么当马丁路德年老的时候,欧洲所有改教的学者都到日内瓦去作加尔文的学生?因为加尔文把神的道建立起来。但他只是一个敬畏神的平信徒,一个真正顺服神、寻求真理的人。你看见这些反合性(Paradoxical)的道理乃是提醒我们:不要因为读了很多就骄傲,也不要因为从来没有机会读就自卑;不要因为你没有正式的头衔就自认不如人,也不要因为有许多的学位就自以为了不起,因为神能做超过人、超越现象界那些奇妙的事情。

    既然上帝是借着圣灵的引导把人带到他的旨意里面,终究是要这个人在顺服的中间行旨意,而不仅是在学习的中间知旨意。我们有「知」、有「悟」,便知道上帝旨意的安排是好的,但绝对地降服圣灵的引导才是更完美的。如果我们只知神的旨意而没有行他的旨意,是我们不肯顺服圣灵的引导。圣灵不单单是理性的导师,圣灵更是在你的理性、到心性、到意志、到行动中间引导你的位格。每一个圣徒在圣灵的引导中,把圣洁的原理和圣道的原则活出来、行出来。不仅是知,不仅是想,不只是信,不只是教出来,乃是行出来,所以你的灵性多好,不是决定于你知多少或信多少,行道多少才是你真正的灵性。保罗敢说:「我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徒二十四:16)因他没有得罪神、得罪人,他所行的、所说的要从他自己良心的深处印证他这个人是真的,是实实在在的。这种真实行神旨意的灵性才真正证明你是顺从圣灵引导的灵性。(我每一次看事情的时候,都是先从普遍启示看到特别启示,先从普世之恩看到救赎之恩,从外围看到内里,可是整个出发点却是从神一切旨意的中心看到外围,再由每一个人从外围当中所领受的一切去看到人内心的深处怎样顺服他。所以我的看法、思想和我的接触法有一些让你们不太习价的,请你们谅解。)


「圣灵的引导」与「时代大环境」的关系
 

一、因着不同的文化、社会环境,而有不同的引导


    人不是一个孤独的独存,乃是与其它存在相对的对存,也不是个别的对存。因此,圣灵的引导;就没有脱离人与环境、文化、社会之间的关系,这是很特别的一点。请你注意,上帝引导一个人的时候,不是把他带出他的社会、文化和政治体系,然后让他变成一个完全与世无关,只有与神之间的关系的孤独存在者。不是的!上帝是在他的文化界、社会界,在他的环境中间来带领他。一个与社会、政治、经济等等文化相关的个别存在,在圣灵的引导之下所表达出来的,常常会因四围环境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所以,神引导这一个人过圣洁生活的方式,和引导另外一个人所表达出的圣洁生活可能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因为神的引导具有机动性,很灵活的也是个别性的。

    神的旨意是永恒的,圣灵的引导是历史过程的;神的旨意是绝对的,圣灵的引导是因人而异的、是相对的;神的旨意是不变的,圣灵的引导在每一个人身上是有所变化的;神的旨意是不能商量的,圣灵的引导是因人而有程度的差别,有许许多多的 flexibility,中文叫做「有弹性的」,是有更动可能的。所以,在圣灵的引导和上帝的旨意之间,我们要认清楚,不要随便因为别人在不同的文化背景所表达出来的与我们的不同,就认为他一定没有圣灵的引导。神可能引导你成为全职事奉,却引导他成为带职事奉,两个人都是全心要传福音的,但不要以为全职的比带职的更属灵。如果神引导一个人全职传道,但他怕薪水太少,所以一面做生意一面讲道,那这个人才是很不属灵的,因为神要他的是全职。另外一个人若因为什么工作都做不来,没有人要,结果作了传道就保住了饭碗,那你也不要以为这个人的全职比不全职的更属灵,因为他霸占了一个他不应当有的位子。一个当退休而不退的人,不是忠心到底;一个不当退而退的人,是一个面对大难就离开的逃兵。我们不能用现象去看这人应该定罪或那人应该褒扬,、除非他实实在在以诚实清心的动机顺服圣灵的引导时,你才能说这个人是真正遵行上帝旨意的人。求主帮助我们作智慧人,多听少讲,「快快的听,慢慢的说」表示我们谨慎从事、不随便发言,作一个成熟、负责任的基督徒。

    有人把三自教会论断的好厉害,三自教会又把家庭教会论断的好厉害,而我只能说,如果把这些人一起带到一个处境的话,不见得他所表现的会比另外一个人更忠于上帝,所以我们往往不能有什么答案。你在圣经里看见,照着律法的原则来说,一个人应当一年三次上耶路撒冷,对不对?那么,如果一个人没有上过耶路撒冷,他怎么是顺服上帝的呢?最伟大的先知以利亚曾经到过耶路撒冷没有?从来没有去过。他是不是顺服上帝的人?他带出了最大的复兴,神降火在迦密山,不在耶路撒冷。因此,连到圣殿朝拜上帝这种最基本的律法要求,他都从来没有做到,怎算是一个忠心的仆人呢?(我想可能他会被打入「三自」那一派)。其实,神把以利亚安排在北边的十国,而北边的政治情形是不大容许他跑到南边的耶路撒冷的。所以不要随便论断,不要批评太多,从圣经总原则来处理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太乱。

    新约圣经回顾旧约的以利亚时,肯定以利亚是神大大重用的先知,这是没有人敢批判的,耶稣基督也没有批判过他,虽然他有许多的弱点。他杀了巴力的四百个先知,但是耶洗别的另外四百个先知,他一个都不敢碰,因为他知道亚哈的政权背后有床边人在控制,而那个人的实权比亚哈更大,所以他就不碰她。这是大人物的大弱点,圣经没有明文写出,但我们可以看出来。耶路撒冷是应该去的,这个是基本的,但是他没有去,神竟然还用他。我再说,神正面的引导常常有一些文化性、社会性和其它存在相对的、相关的那些因素是我们不大明白的,但神就是这样引导。

二、神引导人超脱「时代精神」的影响


    接下去,我们看见神引导人明白怎么样超脱某些捆绑,用神的道来处理一些事情。现在我给大家提到一个名称叫做 Zeit Geist 。德文的这个 Geist 不能翻译成为英文的 ghost 或 spirit ,也不能单单翻译成中文的「精神」或「灵」,因为 Geist 是一种精神又是灵,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是德文所特有的一个字,中文很难表达出来,是介于「精神」和「灵」中间的东西。Ziet Geist (时代精神或者 spirit of the time )也就是圣经所讲的「这世界的王」、「这世界的精神」,什么意思呢?就是在一个时代中,有一些共同性的精神正在弥漫、主导、影响每一个文化阶层。例如浪漫时代(Romantic Era )的期间,不但是文学走了浪漫路线,音乐走了浪漫路线,连神学也走了浪漫的路线。所以士莱马赫(Schleiermacher,1768-1834)背后是一个Lotze 的神学,Lotze 的浪漫哲学影响了士莱马赫的浪漫神学。照样,巴洛克精神、洛可可(Rococo)精神也是影响了十七、十八世纪的整个文化世界。在Rococo的时代,贵族的生活都是用很多的花纹、雕饰来把艺术表现得非常的堂皇。这种艺术的弥漫就产生了Boucher 和Fragonard 这两位法国大画家,而这两人根本不知道人民的痛苦和人性的悲哀,以致他们所画的都是只知神仙乐、不知人间苦的那种表达。再举一个例子,现在是我们二十世纪快结束的时候,整个的时代精神已经不像二十世纪初,把一种很无知、很幼稚的乐观主义加在「进化论」的身上,影响了哲学、神学、社会学、文学和其它的文化阶层。而二十世纪结束的时候是「新世纪运动」(New Age Movement ),这又是另外一种幼稚的乐观,弥漫在各种不同阶层的文化里面,这是很多基督徒没有看见的。

    我们今天作一个传统的基督徒,听牧师讲道、研读圣经,但我们有没有看到邪灵撒但运行在众人心中做了些什么?它怎样用「时代精神」去捆绑我们四周围的人?今天的 Toronto Blessing 滚在地上大发笑声,发出动物的叫声,他们还以为圣灵充满是那个样子;其实那是邪灵冒充圣灵,要把教会带到一个愚笨无知、退后、不明白真理的地步。撒但的工作造成这么大的运动,好像披着羊皮的狼一样欺骗教会,使人误会邪灵就是圣灵;若有另一种灵叫你忽略真道而只要有一种感觉的话,那是撒但的工作。圣灵是真理的灵,圣灵是启示圣道的灵,所以,真正圣灵的工作是把人带回真理、带回圣经、带回神的启示。被圣灵充满的人会在当时察觉到别人没有察觉到的,因为他能敏锐于主的引导,有洞察的智慧,以致他可以超脱时代精神的影响。约瑟、但以理、摩西都是这样的人,神的灵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会看见神动力的引导是超越整个时代精神的,所以他们就能带领人们脱离时代精神的捆绑。

    是我们影响社会,还是社会影响我们?现今连唱诗歌都学明星那样唱,好像不那样就是八股、就是老太婆的样子了。我会见过一位很美的女子,七十二岁了,是Dr.Francis Shaffer 的太太,她是在温州出生的;有一次我请她上台作见证,她在还没有讲话之前先笑了一下,让我惊讶于一个七十多岁的人竟可以美到这个地步,她并不花枝招展、摇臀摆尾,但神的荣耀从她身上透露出来,她严肃地站在那里,以天上的笑容向人作见证。很多人说布拉姆斯是「一个正确的人,生在一个不正确的时代里面」,在他同时代的浪漫精神中,他维持了一个超浪漫的精神,一如德国的巴哈和贝多芬的精神。二十世纪有一个人说在德国的音乐史上,有伟大的「三 B 」-- Bach (巴哈)、Beethoven (贝多芬)和 Brahms (布拉姆斯)。他们都是不随俗浮沈的人。我们是不是一定要跟着时代潮流走?能把人救脱时代捆绑的那有永恒本质的东西,是教会应当常常持守的,这也是我一生要做的事。

    当整个世界正在变动的时候,神的引导在文化、社会、经济等等中间有特别的弹性;但不要忘记,神也叫人在这个时代精神的捆绑中能有脱离时代精神的自由,那么,圣灵的引导在这一方面就是超然的、与环境不同的了。我们既可以和四周围的人融洽地在一起生活,但我们里面有一个超时代的精神和不变的本质在引导我们,如同船身无论转到哪个方向,船上的罗盘指针仍会永远指着南边一样。

圣灵全方位的引导


一、圣灵引导不同气质的人


    圣灵引导每一个不同气质的人(现在谈到心理学的问题)。每个人的气质不一样,有的人刚硬、有的人柔软,有的人是慢郎中、有的人是急惊风。一次我到美国去看我的女儿,我发现她都是用跑的,不用走的:做任何一件事都是用跑的,我问:「为什么妳总是跑?」她说:「总是感到时间不够,总是感到事情做不完,所以我已经习惯了。」我说:「妳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应该学着好好走路比较稳重,一个女孩子一直跑怎么好看?」「爸爸,我总是这样的,有时候我压力太大,我的责任感要我一直做下去。」她做人负责任的不得了,功课非常好,如果没做完就不睡觉。我说:「好吧,少年负亲原是好的;你年轻时懂得用各样大的压力来训练自己,以后等你有所成就时就会感到很轻松。愿主赐福给妳。」一个人若从小就舒适、顺利的不得了,长大了,恐怕老鼠经过他就吓死了,因为他缺乏考验嘛。气质是与遗传有关系的,气质是人人不同的;有的人急是急习惯的,有的人慢可能是天生或是因为懒惰而产生的慢。有些人把气质分成四大类(虽然我不完全同意其说法〉,第一种气质叫做 sanguine (乐天型,多血质),第二种气质叫做 melancholic (忧郁型,黑胆质),第三种气质叫做 choleric (强悍型,黄胆质〉,第四种气质叫做 phlegmatic (冷静型,黏液质〉。

    第一种乐天型(多血质)的人,如果旁边有人突然大笑出声,他不怕;周遭静悄悄的,他也不怕。他很容易交朋友,也很容易生气,但气完了马上又是笑笑的。他对每一个人都好,容易盼望又容易失望,容易认人又容易忘记;见到人时会热到九十五度,不见面时可能零下二十五度。他心里单纯,没有恶意也不猜疑别人(可能贼进了他家,他还请人家吃饭呢)。这种人常常不够稳重也不够持久,所以常常不能担负很大的责任。

    第二种忧郁型(黑胆质)的人,无论什么事都要分析、深入的思想,他分析一个人像剥洋葱似的,一片片地剥,要看到别人的内心才甘愿。他很聪明,可以把每件事情分析再分析,但分析的结果往往是在悲观的部份而少有乐观的,譬如你说:「今天,阴天好啊,总不会太热。」他可能说:「等一下会下大雨。」你说:「这个人很静、很乖。」他可能会说:「静的心里富有问题。」你说:「这个人胖起来了,是健康。」「不是,是肿起来的。」他总是给你很多反面的词句,容易犯忧郁症、多疑症,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难以相信,他的「防御性」特别强,他对每个人都投以怀疑的眼光。这种人很聪明,但大多不太成功,因为太悲观、太消极了!

    第三种强悍型(黄胆质)的人,是一不做二不休,意志很强,像是赵子龙那样的人。这种人很拼命,他一定要成就,胆子很大,有仇必报;你若碰他,他一定碰你双倍,他从来不含糊。他只怕没有困难,只怕没有大风大浪,因为平顺的生活对他太单调。所以,第二种人要的平安就是他所怕的无所事事;对第一种人算是刺激的,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别人追求的保障,对他来说是太没有意义的单调人生。他要找刺激、找挑战,越大的困难他感到越好。如果你对他说:「耶稣爱你,你还不受感动吗?」他会说:「神经病!」但是你说:「耶稣要你为他背十字架,做苦工」,他说:「好!」所以,你们不要批评「这种布道家不适合那种人听,那种布道家不适合这种人听」,因为人各有神给他安排的讲员。你也适合一些听众,所以你不要悲观。第三种人性情刚烈、铁石心肠。当他想彰显自己的存在时,什么都不顾,比较自私。

    第四种冷静型(黏液质)的人,不多讲话,很有头脑、计划,不多伤人也不要人伤他,他静静地看着一切。他欣赏你也不讲出来,即使最好的音乐家表演完了,他也不多拍手,因为他很冷漠、薄情,你问:「为什么你不多拍手几下?」他会说:「等一下害他骄傲有什么意思?」这种人常常不提意见,除非你鼓励,他讲,他一讲的时候,不鸣则己、一鸣惊人,因为他深思熟虑,可以作很好的领导人;但是他比较缺乏温情,缺乏与人之间真正的关怀。也因为比较有主见,所以不容易改变。

    很多人猜想我是第三种人,我告诉你,我是混合物,多少百分比不告诉你就是了。第一种人看见老鼠跑过去的时候,就吓的跳到桌子上;第四种人在原子弹轰下来时,还能从容地问说:「发生什么事了?」人们实在太不相同了!

    请你注意,耶稣特别选了四种人来作他的门徒,耶稣选了一个有话必讲的彼得,选了怕事、多疑的多马,也选了性情激烈的约翰(他甚至要求耶稣降火来烧灭那些不愿接受主的撒玛利亚人),耶稣更选择了大胆、有仇必报、逼害基督徒的保罗,耶稣还选了其他不多讲话的门徒。因此,你看见耶稣选门徒的时候,不是只选一种。

    有一天我半开玩笑地说:「耶稣的血是O型的。」人家问:「你怎么知道?」我说:「当我知道我是A B型的时候就恨死自己了,因为A B型的血最不容易帮助别人,输血给A的、他会死,给B或给O的、他也会死,A B只能给A B ,而A B的人又特别少,所以我不能成为众人的祝福。我想耶稣一定是O型的,因为他的宝血可以洗净所有人的罪。」(血型和气质也有关系,那是另外一种心理学。有一位东京大学的教授特别著书讨论这一方面,我现在不谈那个了。)

    每个人的性情都不同,你不应该说「像主耶稣的就是要这样」、「像主耶稣要那样」。当耶稣温柔的时候,没有一个使徒比他温柔;当耶稣勇敢的时候,没有一个使徒比他勇敢;耶稣责备人时的威严,没有使徒能像他那样威严。耶稣基督在各方面都成为人类最高的榜样,他是最高的智慧和最高的圣洁、最高的爱和最高的公义的表达者。为什么耶稣要选不同的人呢?因为他的国度里面要用不同的人,而且也没有一种人是神不能用的。

    有一次我和刘福群牧师(他已经离开世界了)讨论,那时我才二十多岁,我问他:「你们神学院怎么安排人住房间?」他说:「我们有一个规矩,就是安静的跟安静的同寝室,爱讲话的跟爱讲话的同寝室,那么他们自修的时候就比较能彼此适应。」我说:「我们的院长刚好相反,他要把最吵闹的跟最安静的摆在一起,最肮脏的跟最干净的摆在一起,懒惰的跟勤劳的摆在一起。」「不是很苦吗?」我说我也问过他,而他说:「苦是苦,但这就是背十字架的开始。」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因为那个干净的看见那个脏的会生气,结果使他学习什么叫用爱心接待弟兄;那要安静读书的,被那个爱讲话、爱开收音机开的很大声的训练成懂得在吵闹中安定自己,学习真正的安息。就这样过了几年以后,到教会去看见不同个性的人,就懂得去安排处理,懂得怎么得胜,懂得牧养。因为你不能单单牧养和你相同的,你有时候要牧「牛」 、牧「猪」的,到最后「猪」也变成「羊」,那你才厉害呢!

    神把我们从不同的个性中拯救过来,所以不论你是那一种气质的人,都能变成像耶稣一样。告诉你,多数的人二十岁以前是多血质,谈恋爱失败以后变成黑胆质,痛定思痛以后就变成黄胆质,老了与世无争最后变成黏液质。所以你也不要以为「我就是这种」,因为你会一直在变化的过程中,你需要主的灵来引导,不论你是何种气质的人,圣灵都能把你带到那种气质的最佳可能性中。保罗虽然具有黄胆质的本性,但是当他奉献给主后就变成被圣化的黄胆质的气质。圣灵不断地引导你的气质,引导你的个性,引导你整个人进到最美善的地步,这是正面的引导。

二、圣灵引导不同的生活行事方式

    圣灵也引导我们的生活方式。圣灵充满的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呢?请你不要认为被圣灵引导的一定会是怎样的。像施洗约翰从在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他穿的是骆驼毛,吃的是蝗虫野蜜(我告诉你,骆驼皮的毛是很难缝的,因为毛容易跑到针里面,不知道是他自己缝,或者是他妈妈缝了给他穿到旷野里去;而蝗虫又怎么抓呢?跳来跳去很难抓的,你不信去抓两只看看;他又如何吃野蜜呢?必须先把蜜蜂赶走,否则会被叮得半死。真不知约翰每天怎么过生活?)今天如果有一个人穿骆驼毛想进华神,可能不会被接受,因为在我们的观念中,这不是圣灵会引导的生活方式,圣灵怎么引导人变成这样?圣灵引导他就穿骆驼毛的衣服,吃蝗虫野蜜。圣灵也引导耶稣穿里衣穿外袍(怎么知道耶稣有穿里衣和外袍?因为他们脱了他的外袍,拈阉分了他的里衣,参:约十九23-24)。人家请耶稣吃饭,他去;人家没有请,他自己要去。我们谁敢对别人讲「我要到你家吃饭」?从来没有吧。耶稣却说:「撒该下来!今天我要到你家里吃饭。」唐崇荣还不会对人家说:「去预备菜啊,晚上我到你家去吃饭。」按我们现在的属灵观来看,耶稣怎么可以自己要到别人家里去吃饭?太不属灵了!西门摆设经席,耶稣去了,女人用头发擦他的脚,他也接受,这怎么行呢?所以,怎样才是圣灵充满呢?

    从 Giotto 一直到 Botticelli ,所画的人物都是手指修长向着天空,穿着长袍那样的属灵观;以致后来修道院也进到这样的属灵观里面,以为穿长一点的衣服、留长一点的头发,眼睛静静像木头一样的人就是比较爱主,而那些蹦蹦跳跳的就是属世界的。三、四十年前有一个神学院的院长不准学生笑,笑的人就叫到办公室去,因为圣经没有记载耶稣笑过。那位院长有一次在台北听我讲道时,他自己却笑的不得了。为什么这样呢?圣灵的引导是有弹性的啊,你不能把它定规、僵化的。约翰穿骆驼毛传道,后来耶稣如果也穿骆驼毛传道(感谢主,好在没有),传统下来,难道被圣灵充满的都要穿骆驼毛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每一次有青年人奉献到台上时,骆驼就要发抖了,因为骆驼毛哪里够用啊!上帝用这人和用那人是不同的,上帝充满唐崇荣,他讲道方式如此;充满赵天恩牧师,他就那样讲道。如果有一天,赵天恩被杀或被抓进监牢,他预备好了,那就是他被圣灵充满的方式。我们千万不要用一些固有的观念 -- 「像。。。才是圣灵充满」来审判其它的弟兄姐妹,求主怜悯我们的软弱。耶稣说:有人向你吹笛,你不跳舞;有人向你举哀,你不捶胸;约翰来又不吃又不喝,你们说他被鬼附着;人子来又吃又喝,你们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参:路七32-34〉。传道人很难当的,计志文牧师会形容这种情况说:胖一点,「你看,懒惰」;瘦一点,「你看,上帝没有供应」;讲道长一点,「啰嗦」;短一点,「没有预备」。。。好像怎么做都错。所以作传道很难,但虽然很难还是要做(听第二句更要紧〉。其实不同的生活、不同的行事方式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你的实质,你是不是真正的圣洁。有一些人故意穿长袍,十八岁穿八十岁的衣服,脸拉得长长的,走路静静的。你问他:「你在做什么。」他答说:「嘘,安静,我正在属灵。」我告诉你,属灵人虽然有安安静静的,但属灵人也可能像马丁路德那样有时是很粗暴的,讲话也没有技术,但他是真正的爱主。我们不能以传统观念或修道院的观念来作标准,耶稣基督和施洗约翰都是被圣灵充满的事奉者,他们把绝对不同的型态显明出来了,所以我们不要随便学别人的样子。

    一九七0年,我在台中听到一个弟兄祷告,他每句祷告的最后一个音都很重,音拉的很长,我很觉奇怪;每次他一放重音时,大家就「阿们」、「阿们」。。。。,后来我问他为什么这样祷告,他说:「你这一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教会领袖是这样的,后来教会就这样;怪不得我到别的教会不习惯,因为别的牧师祷告“亲爱的主,我们感谢你。。”,感觉很没有灵性。」难道加重音就是「有灵性」吗?你为什么要学别人的样子?你不是他,「他是他!你是你!我是我!」他爸爸不是我爸爸,你妈妈不是我妈妈,我的祖宗不是你的祖宗,大家不同的血统、不同的家庭背景,连兄弟生出来脸孔都不一样,为什么你要大家外形、作为相同呢?在军队、学校或公司里面,即使是借着制服把人一致化,但事实上每个人性情都不同的。圣灵不会把人一致化,反而是把人带到最自由的个别发展,却又全然地顺服他、爱他的地步。宗教如果把人带到一种外形相同而忽略了个别性的话,那宗教就是制造假冒伪善的最好工具了。

    「我和别人讲道方式不一样没关系,主啊,你知道我爱你,我要把真理传开;我的意见人家不喜欢,算了,我仍要永远忠于你。」我就决定做一个这样的人;但不用刻意与别人不同,只需按照神个别给你的引导去发展就是了。计牧师年老时,有一次来洛杉矶听我讲道,第二天我请他吃饭,他说:「崇荣啊,现在你讲的一点也不像我。」我心想、为什么要像你?但我不好意思讲,因为他比我大四十岁,我说:「计牧师,我年轻的时候有一点像你,我后来认为应该发展我自己,所以我现在不像你了。」「唉,你现在很不像我。」我说:「从前像你、从前像你,只是现在不像了。」有人曾在南京听过一个人祷告:「主啊,嘶。。感谢你。。主啊,嘶。。」,后来每个同学都这般「嘶嘶」叫的,他就问他们:「你们的祷告为什么总是嘶嘶叫?」他们说:「不知道,因为属灵人都是这样的,而且高年级的学生也都是这样。」再问高年级的学生,也说:「从前也是这样,就是这样嘛,都是会停一下,有时候“呼”。。再开始。」后来有一个比较年长的学生说:「我知道,因为贾玉铭牧师祷告时常常会停下来“嘶”-- ,所以我们就学了,因为他那么爱主、那么属灵,以致影响我们都跟着发出这种声音。」那个人真的追根究底地跑到贾玉铭老牧师那里去问,贾牧师说:「唉呀!冤枉了,我年轻时做的假牙,到老时就变松了,所以祷告、讲道到一半时,它会松掉,我就要把它吸回来才可以继续讲下去,想不到我的学生祷告时会嘶来嘶去,我真的不知道。」崇拜、模仿你所尊重的属灵长辈并非圣灵的引导,你明白吗?我奉主的名告诉你 -- 上帝要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发展既有的恩赐、独有的个性和气质,然后借着效法基督的完全,以致有像主的圣洁本质;不是形于外的重要,而是里面的实质重要!

三、圣灵引导的婚姻

    接下去,从生活方式的引导进到婚姻生活的引导。很多基督徒在这方面的不顺服而招致一大堆拦阻,就破坏了他以后的生活;很多奉献者走不完这条道路,因为他在这方面没有顺服神的引导,求主怜悯。许多女人嫁丈夫的时候,不求英俊潇洒,只求实用价值;许多男人买东西的时候,不注重外貌多好,只注重实用价值。但为什么男人娶妻时却很注重美貌而不大注重实质?女人选东西时要选很清洁的、美丽的,但常常不知道品质,看到脏的东西就不要了,而其实很多古董非常值钱却是不太清洁的;所以嫁丈夫时,嫁古董也不要紧,只要能够供养她生活,忠忠心心不到外面去乱来,鼻子歪一点也不要紧。基督徒的婚姻要寻求神的旨意和引导,并且要记得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内在美比外在美更要紧(两样都有当然好,否则要注意里面的更要紧)。王明道的太太很美,计牧师的太太很美,好多神的仆人娶的太太都很美,我太太也很美的。我追求我太太时,第一封信就写信去问她:「我要你与我一生一世一同事奉上帝;但我可能每年有四到八个月不在家,我的事奉原则是 -- 神和他的工作第一,别人和教会的需要第二,家庭第三。如果妳感到不能接受,请妳不要回信,我们就此断绝。」我等了很久,她才回信说:「你所提的很难做到」,我心已冷了一半,但她下面的话:「靠着主的恩典,我相信能够。」我们就决定谈下去。如果她当时不答应,我可能很苦,很难再找别人;但是当她答应后,我知道我们两个人都是因为敬畏上帝才愿意走这条路的。

    当主引导你事奉的时候,你要尊主为大,把自己放在第二位。有位教授对学生说:「那些常常离开家的人一定会乱来。」学生说:「我们知道唐牧师是很严谨的人。」那位教授不得不说:「他是例外。」为什么例外呢?因为神保守我,五十六年来,不论婚前或婚后,我只知道一个女人的身体;而且是结婚以后我才知道她的身体,我从没有摸过第二个身体,除了我太太。「婚姻持守」是一个伟大的见证,我相信主要保守我到死都以敬畏上帝的心过圣洁的婚姻生活来事奉他。圣灵要引导我们过什么生活?圣洁的生活!上帝明明说了:「成为圣洁,远避淫行」(帖前四:3〉。所以,若有人谈圣灵谈得天花乱坠,生活却肮脏污秽,你千万别听他的,因为他根本没有圣洁的记号。

    今天我们不是凭着口才学问、凭着经验、凭着恩赐或胆量来服事神,而是凭着我们有神的呼召、神的本性和顺从神的引导而作众圣徒的榜样。我再说,撒但可以模仿很多圣灵的恩赐,但它绝对没有办法模仿圣洁。一个过圣洁家庭生活的人,心里有很特别的一种喜乐满足,因为神把「爱」和「专一」放在一个很特殊的关系里。请你注意,这个是连心理学家也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 -- 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接受第二个人。「爱」为什么和「专一」是这样奇妙的结合呢?也只有神的道才能解答了。「爱」和两件事结合在一起,第一就是「专一性」,第二就是「永恒性」。不论你单身或结婚,神都要我们过圣洁的生活。

    单身的基督徒,感觉孤独的时候怎么办?有一次我给我的哥哥写一封信,我告诉他,我感到很孤单。他回信说:「基督徒最孤单的时候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因为主从来没有离弃你,你没有资格说你孤单。」哇!我整个心转过来了,感谢上帝。遵行神旨意的人永不孤单!当你孤独的时候,神仍是与你同在的。

四、圣灵引导我们善用恩赐


    圣灵引导你的时候会光照你,让你看出你有怎样的恩赐以及如何运用它。虽然我十二岁就奉献了,但在十二岁到十七岁那五年,我在印度尼西亚的左派学校读书,受到了共产主义、无神论、进化论、辩证法等等的影响。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的那一天,我还一直哭,现在想起来真是笨的不得了,实在是受时代精神捆绑的太厉害了。到了十七岁我重新奉献自己作传道的时候,我思想:「主啊,我要做什么?我有什么恩赐呢?」我对儿童布道,对少年、青年布道,也对老人布道(我十七岁就对六十多岁的人讲道,而且讲得头头是道,他们很觉稀奇)。从十七岁奉献的那一天起,我就是传道人,从来没有等我毕业了才作传道人。我用十分之二的钱买福音单张在路上发,一家一家分,一个一个讲;到今天如果有可能,每一个司机我都要对他讲了耶稣后才下车。因为神的灵在我身上,传福音的火热使我不能不做,这是神的恩典、神的道,这是人的需要,主就引导我去事奉。有一次我在美南讲道,十天中有六十次聚会,我真不知道当时若不靠主怎么有力量讲完。

    我第一次到台湾是卖了我的劳力士手表和手风琴才能买机票来的,因为他们说:「我们请你来。」却没有一个人寄钱、寄机票来。也不知道印度尼西亚多远,机票多少钱。那时候,一张机票的钱是一公斤黄金,非常贵(这二十年来,机票钱从美金来算的话几乎没有涨价,什么都涨了几十倍了,而机票钱还是差不多的)。那一次我讲了两百二十堂,两个月,拿回了一张机票,带了四包书回家,还有一些人竟然把我的钱扣留。有一个教会四年来每次办培灵会都亏钱,那一次我不提一个「钱」字,结果,奉献的收入多到把他们四年来的亏损全部付完了。后来他们说这一次钱特别多,就拿两万块台币给我,而我只知道收到的是两千。(这是我第一次在台湾宣布这个事情),后来怎么知道是两万呢?九年以后有一个牧师到加拿大告诉我:「那一次我们给你两万。」我说:「我并没有收到两万,只有两千。」所以有人偷了一万八千,只把两千放在我的手里。这样的事情我碰过几次了,我知道什么地方有人搞鬼。但仍然感谢上帝,神没有亏待我,神的工作仍继续地做下去。我说「主啊,我要做这个,也要做那个」,'我试着教音乐、作曲,作出来了;我试着画图,画出来了;我试着教主日学,成功了;开布道会,人们悔改了。对大人布道,对妇女讲道,每次对妇女团体讲道都闹笑话:「亲爱的弟兄姐妹」,但下面都是姐妹没有弟兄,讲错了就自己安慰:「亲爱的弟兄姐妹,我“弟兄”你“姐妹”」。

    我从十七岁开始定下一个心意,就是我讲道的时候不准人打瞌睡!因为我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我讲道的时候不准有 time gap 。什么叫 time gap ?比如一个节目结束要接另外一个节目时的过场时间 -- 「现在请诗班唱诗」,诗班慢慢走上来,走上来以后,司琴就位、擦手,就浪费四秒钟了,然后才把谱拿上来翻好,再调整椅子,又四秒钟了,才「咚...」开始弹,这叫 time gap 。在我上台直到下台没有 time gap,而且我培养自己讲话没有「呃。。」、「嗯。。」(有时我的学生很顽皮,把一个牧师讲道中间几个「呃」记下来),我试着讲一个钟头、两个钟头都没有一个呃」,很难的,所以我要一直鞭策自己,很严格地对付自己;同时也要知道怎样发挥、运用恩赐。

    被神用所需付的代价很多,现在很多青年愿意被主用,却不愿意付代价,书也不看;神学院毕业了,所有的知识也通通送回给老师了,之后就在教会讲八股,或者一两年讲完了就去做生意。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你事奉上帝要付代价的,你的罪得赦免不需要付代价,但是你事奉上帝绝对要付代价。单单这几个月,我买的书几千块美金,因为这几个月神放在我手中的钱多一些,我可以买很多。我每天要看书,我个人的藏书超过六千本,但我还要再看、再明白。为什么?因为要继续预备自己能够更被主用。「主啊,我已经奉献给你了!如果我不奉献也就算了,我已经奉献了你还不用,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求主帮助我们,在事奉上引导我们。

第三章 - 圣灵对全人的引导 完。。。圣灵论(三)-- 圣灵的洗与恩赐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