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归正福音运动 - 回顾与前瞻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归正福音运动 - 回顾与前瞻》)

第六章 - 基督教如何面对现代的挑战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苦炼舆磨炼  --  火洗

改教运动后欧洲人文学术等的蜕变

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对西方思想的影响

亚里斯多德影响的崛起

科学时代的来临

理性主义的怀疑

天文学、进化论的撼动

新派神学的兴起

愚蠢后的觉醒、回顾后的前瞻

 

●经文●


苦炼舆磨炼  --  火洗


    神在我一生中,实在是把我训练、磨炼、苦炼到一个地步,随时随地要拿什么东西出来,就马上把什么东西拿出来,这是因为耶稣应许:「凡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就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太十三:52)而耶稣也应许:「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七:38)耶稣的应许是单单给几个人的吗?不是,你要不要?要苦炼哦、要磨炼哦、要锻炼哦、要火炼哦。

    我们很多人受了水洗,受了灵洗,但是很少人受过火洗。火洗是施洗约翰预告的:「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路三:16)那么火洗是什么?那句话里说的是「给你们」,而「你们」指的就是选民,是上帝的儿女要受灵和火的洗。后来五旬节圣灵降临了,当时门徒们都受了圣灵的洗,受了灵洗以后,接下来就是罗马帝国的逼迫,那就是火洗。火一来就做洁净的工作,火洗之后,所有的渣滓就除掉了,那些真正经过火炼的人,就非常纯净、圣洁,非常单一、爱主。

    今天若没有来的是很吃亏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吃亏,所以就更吃亏了,因为好好听这些讲座,你会省却很多自己读得半死的那种辛苦,当然我来讲不是帮助你懒惰,而是帮助你尽快吸收,然后定下方向,知道如何选择该读的书。有的传道人一辈子没有长进,他第一次讲道和死以前的讲道差不多是同样的内容,因为没有预备、没有好好装备,就是炒他所有的东西。我们应当想得深、讲得浅,想得多、讲得少,读得多、讲得少,这样的传道人是好的。传道人神学毕业,受过训、读过书,应当能好好地讲,但问题是神往往许可一些平信徒知道的比传道人更多,那个时候,如果传道人不自知的话,就「不是牛拉车」,而是变成「车推牛」。

    有一些聚会,我一看就知道,有一些传道人从来不要来,他认为:「我也是牧师,为什么要来听你的?我和你是同等。」我直到今天都很愿意坐下来听道,特别是我的学生,如果他讲得很好,我会很受感动、很受教,也可以得到帮助。在某些城市里,的确有一些一直来听道的传道人,只要有好的聚会,他们都顾意参加,这些人是继续长进的,但也有一些从来不来,只会批评,结果他们就在自己的愚昧和狭窄中,始终无法长进。当听众的程度比讲员更高的时候,这个教会就困难了,这个领袖就有灾祸了。当领袖能够继续不断更新变化,并领受新的异象,以及神的引导,然后把众人没有看见的作为提醒,在守望的地方为门徒警醒,这个教会就有盼望。求主赐福!

    在这一次的讲座上,我们已经讲得很多了,但是还有许多要讲的,你们要不厌其烦,尽量吸收,像海绵一样,所到的地方就把四周围的水吸收进去。我不怕你们吸收,我也不怕你们吸收了再去做,因为我知道神的丰盛足以供应我们,让我们每时每刻、继续不断地追求。


改教运动后欧洲人文学术等的蜕变


    我们已经从正面讲了在改教内部所发生的许多的事情,我们提到路德会后来有了副作用,也提到其它地区的一些困难,我们也提了天主教对改教的反应。我们又提到在改教运动中,有一些自以为非常厉害,又领受神特殊的、个别启示的人,用一种很傲慢的态度批判改教。接下来我们要讲经过一、两百年以后,在欧洲所发生的重要事件,尤其是撒但所预备的各样反扑的方法,把整个轨道改到错误的方向去。

    文艺复兴开始之后,已经有一些人认为自己应当作主人,而不再让上帝作主人,所以人应当凭着人性中所有的潜在能,去发扬过去留下来的典范,并探究过去从未摸索过的领域。十五世纪之后,科学也正在发展,但是激发欧洲科学发展的,原先并不是基督教,而是源自回教徒在十三世纪所带来的刺激,为什么是十三世纪的时候回教徒所带来的刺激呢?这就得先回溯一下欧洲文明蜕变的经过。

    进入第十三世纪,欧洲在教学的事业上跨了一大步,产生了重新整理各种学问、分门别类地教导门生的趋势,所以就从原来以修道院为主的学术中心,转移变成以大学为主的学习中心。在修道院里,最中心的内容就是神学教育,而大学的教育则以是世俗性的知识为焦点。


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对西方思想的影响


    当然在这以前,天文学家、地质学家、逻辑学家都是天主教徒,而那些非基督教地区的人,就没有什么高等的学术可言,因为基督教发展的地区,人在各方面都领先于其它的世界。但是在逻辑学、知识论、方法论方面,基督教却没有受到亚里士多德的影响,因为从主前第四世纪半到主后第十二世纪半,大概一千六百年的中,真正影响西方学术思想的人是柏拉图。

    而柏拉图的唯心论、宇宙观、教育论、人生哲学等学说,都不是以科学方法论为主,乃是认定宇宙是一个唯心的大团契,采用的是以宏大整体的规范来思考的方式。他在苏格拉底被杀的第二天,就决定离开雅典,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不愿让民主杀死第二个天才。「那些雅典无知的百姓凭着他们声音大、人数多,就把我的老师定罪、杀死了;我不准民主滥权来杀死第二个天才,我要保留我这个余种,成为希腊学术以后的新的源、新的盼望。」所以他就离开雅典,周游列国十三年。当他从列国周游回来时,已经仔细的思考法老王的土地政策、犹太的智慧文学、甚至印度的古老文明,以及巴比伦传下来的一些制度,他吸收融会了其中的智慧,把这些总归纳起来,就建立起一套新的宇宙观和哲学系统,所以柏拉图回到雅典后,就建立一个专门训练知识分子的大学,叫做学院(Academy)。今天我们用学术、学院 Academy 这个词,原来最先用的就是柏拉图,柏拉图在主前第四世纪就已经用了Academy 这个字作为他学院的总称。

    这个学院收了从各地来的几百个求学的知识分子,当中最让柏拉图欣赏的,只有一位。他讲过一句话:「我的学院只是由两个部分组成  --  第一、是每一个学生的身体;第二、是只有一个学生的头脑。所有的学生都把身体带来,只有一个学生把伟大的头脑带来,那个人就是亚里士多德。」换句话说,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两位师徒,就主管了全校的知识辩论,柏拉图提议什么,亚里士多德就反对他、与他抗衡,因为这个学生的智力、天资、思考能力,一点都不在柏拉图之下,所以他用反对者的态度、怀疑者的眼光,提出另外一种学术观点的立场,与他的老师柏拉图来抗衡,而柏拉图竟然心宽到一个地步,不是开除这个聪明的学生,乃是在他的抗衡中,继续同心寻找真理的共相,所以这就变成了西方教育「不怕人比你厉害,而愿意共同追求探讨学术的成就」的这一种传统。

    这种兼容在东方、在中国的教育里很少看到  --   谁敢反对我,我就给你死;谁不听话,我就把你开除掉,因为我是你的老师,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这是东方的传统。相反的,在西方,亚里士多德就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开启了西方教育的一个传统:「我爱我的老师,但是我更爱真理。当我发现老师讲的和我思索的真理不同的时候,我敢辩论、我敢提出反对、我敢反对传统,重新再来一同探讨。」

    所以柏拉图有这样的一个学生,虽然对自己有所挑战,但他是深庆得人,这成了西方后世的一个榜样。这一个亚里斯多德的观念和柏拉图不同的地方,在于对最基本的宇宙观的方法论。柏拉图认为一切的一切,真正的根源是唯心,而不是唯物的。所以凡是物质界、现象界看到的东西,都不过是影子,而这些影子的背后有实体,而那个实体不是物质,所以不是物质的实体把影子投到物质界的时候,我们就从现象认知真理。从现象认知的真理,不是真理的本体,真理的本体不是从现象得到的,所以这真理的本体一定是在理念界,而不是在唯实界,理念界的真理是不能用物质衡量的,理念界的真理是看不见的,所以这个叫做唯心论。

    亚里士多德的看法和柏拉图的不一样,亚里士多德认为所谓的真正的真理,不是唯心的,是在实际的物质里可以找到的。如果你仔细注视拉斐尔所画的雅典学院那一张大图画,只有两个人站在正门下面,正在辩论  --  那位年老的,就是柏拉图,拉斐尔用了达文西的面貌来作代替。那位年轻的代表亚里斯多德,拉斐尔把他画成一位雄姿英发,很有男人气派的年轻人。两个人都用一只手拿着一本书,正在辩论,柏拉图拿着他的著作《宇宙论》,另一只手指向上,而亚里士多德拿着他的著作《伦理学》,另一只手指向下,所以一只手把方向定出来,另外一只手则把拿着的书显明出来。

    拉斐尔这样构图是要你注意,所有哲学家的头脑都局限在受造界的范围内,只有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两个思想家的思想是在宇宙间,不受空间的捆绑,所以他们有「历万代而常新、放诸四海皆准」的这种共相的相同理念,但是柏拉图的理念在那边,而亚里士多德则说理念在这边,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手指向上,一个手指向下,代表着他们宇宙论的基点不同。

    所以柏拉图主张一切的一切,都有它的原版,那原版却不在这里。我们知道美丽的女人是男人喜欢的,但是真正的美女,世界上是不能找到的。真正又美、又善、又真、又智慧、又完善、又公义、又绝对完美的女子,不在这里,世上的女人都是那真正女人的影子而已。这世界的公义都不是真的,真正的公义在那边,而亚里士多德则主张,公义在这边,结果两个人就形成了宇宙论有共相,但是这共相的基点又不相同,一个是形上的,一个是形下的。

    亚里士多德在柏拉图死了以后,继续发展他的科学方法论,他的科学方法论用的是证明,先定出共通的公理,再往前去推敲,所发展出来的就是「演绎学」。演绎学(deduction)的方法论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一个不必证明,大家都相信的大前提;然后从大前提再找出小前提;把大前提和小前提结合起来,就会产生一个结论。

    比如说:「懒惰的孩子很难升级」,这是大前提;「我弟弟是最懒惰的孩子。」这是小前提;结论就是「怪不得他不能升班。」这样的逻辑推论很有道理,「所有的人都会死」是大前提、「我是人」是小前提,「所以我会死」这个叫结论。你把所有思考的过程,照这三段论法去推导所得出的结论,都是很合理的,所以科学与知识就从亚里士多德的「知识论」和「方法论」中被建立起来了。

    亚里士多德一生学习所牵涉的领域,他在各样的观察、演绎中所记录下来的那些例证,广阔到你不敢想象。在古希腊历史中的亚里士多德,和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天才达文西,这两个人都是观察现象,然后产生最后「知识论」结论的大师。达文西把他一生的思想记载下来,现在你可以找到他所写下来的一些笔录、草稿、小小的单张,存在牛津的就有六十万份,多到你无法想象。照样的,亚里士多德所写的书,用不同的题目论天文、地理,地质、健康、解剖、身体、动物等等,一共超过一千个题目。他自己写的书就可以作一个私人图书馆,而每一本都是他写的,可是直到十三世纪,亚里士多德对整个历史的影响并没有柏拉图的来得大,这不能不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损失,那段期间人们把柏拉图当作至高的智慧导师,就忽略了与柏拉图相反的亚里士多德的贡献。


亚里斯多德影响的崛起


    这样过了一千五百多年以后,柏拉图对世界的影响开始告一个段落,而重新发现亚里士多德著作的人,就把亚里斯多德的成就,特别是他的逻辑学带回欧洲。当时的欧洲正经过了一千两百多年,开始厌烦基督教了。在那段期间,他们对所谓神学的研讨,大都是以人的理想为主观,以人自己的动力作为一个基础,所产生出来的人本学问,里面有许多的八股。如今大家都把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当作是一门新的学问来研究,于是不明白亚里士多德的人,都不被认为是知识分子。无论你明白多少柏拉图,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果你现在不明白亚里斯多德,你就不是高级知识分子。这样,就在大学创立的时期,大家不再以人为本,而是以大自然作为研究对象;不再是以主观的推敲做为结论的技术,而是以演译的办法和现象的搜集,产生出来比较客观、可靠的知识,各处都盼望能够成为亚里斯多德的研究中心。

    那个时候,能够把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带回欧洲的,只有一种人,就是回教徒。他们把亚里士多德的书当作他们方法论的基础,然后把这门学问输入欧洲。当时的阿拉伯人被认为比欧洲同时代的知识分子更懂得医学、生理学;更懂得地质学、天文学、天象学,更懂得逻辑。那些比较伟大的回教学者就被请到巴黎大学去担任教职。所以巴黎大学就变成非基督徒用知识影响基督徒的地方,而不是像过去用天主教专断的科学知识引导基督教青年的地方,这表示教育世俗化了。那个时候一位回教学者阿威罗斯(Averroës,1126-1198)就以一个真正亚里斯多德知识论的学者的身分,奠定他在学术界的地位,甚至日后巴黎大学都采用他的著作为教材。

    当时研究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成为显学,除了把亚里斯多德从阿拉伯带回来的回教徒之外,差不多人人都争相学习,其中包括犹太人和天主教徒。许多基督徒知识分子尤其怕落于回教徒之后,都争相研习起亚里士多德。研究的结果自然会产生一些不同的看法,而不同的看法就会引起他们之间的对抗。那个时候竞相竞争,谁越懂亚里士多德,谁就是执这知识和哲学派的牛耳。这样,前后将近两百年内就出了三位具代表性的学者:一个代表犹太教,叫做迈摩奈德斯(Moses Maimonides,1135-1204);一个是代表基督教的,叫做阿奎纳(Thomas Aquinas,1224-1274);另一个代表回教的就是阿威罗斯,也就是那位把希腊哲学带到法国去的回教学者。

    为什么欧洲基督教的地区要从阿拉伯回教地区输入这些逻辑、哲学的译本呢?原来中世纪的基督教看不起外国的知识,不能肯定普遍启示在外邦中是有地位的,他们以为一切的启示都应当从神、从圣经、从使徒、从先知给我们的权威才是真的。结果一千多年来,基督教就在科学方法论上没有什么进展,所以当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方法论、三段论法、演绎法,从阿拉伯被带回到巴黎的时候,巴黎就认为我们不一定要照着圣经和基督教走,我们也可以照着古代还没有基督教时期的亚里斯多德,去探讨上帝所创造的宇宙有多少的奥秘、有多少的真理在里面。为这个缘故,学校的世俗化就越来越快。很多人在世俗的学校里得到了在基督教的修道院所无法得到的知识,所以知识的绝对性就开始把信仰的绝对性解体了,而对知识的信任,就慢慢变成对信仰的不信任。信仰所讲的都是主观的,都是以权威来逼人相信的;而科学所找到的都是客观的。从现象找到固定的定律是不能变的,所以科学的可信度增加,信仰的不可信度也增加了;所以基督徒在学术界的地位就慢慢降低,而非基督徒在学术界的地位就慢慢升高。

    这样从十二世纪开始,古希腊的哲学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于是兴起研究古希腊的文化。谁有古希腊的文物、谁有古希腊的书籍,就拿出来供应  --  结果在意大利和别的地方,就促成了文艺复兴,在法国则提高了通俗知识的权威。这个时候,基督教的地位开始摇摇欲坠,除非基督教也赶得上明白亚里斯多德的逻辑学,否则我们会被知识分子和世俗学界的长进抛在后头。如果回教都比我们更有知识,岂不是否定了基督教在掌握原版的真理上,拥有最终极性的、最有权威的权柄?那个时候选在改教运动之前。幸好在后来第十三世纪,代表天主教的阿奎纳(Aquinas)在三个人当中夺到最后、最高的荣誉。阿奎纳并不是靠回教徒,原来在基督教地区的欧洲里,已经开始找到了许多真正的原著,远远比原先透过回教的译本所得来的知识更纯正、更直接、更原始的数据,所以基督教重新得到了科学界的权威,成为最可靠的科学探讨的地方。


科学时代的来临


    除了那些到欧洲,被聘为基督教大学教授的阿拉伯人以外,阿拉伯本地所有其它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所以基督教地区的欧洲成为学习知识的研究中心,而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欧洲继续不断地推演,包括古腾堡(Gutenberg,1398-1468)印刷机的发明,以及其它许多方面的发展所得到的成果,使欧洲远远超越别的地区,奠定了欧洲在世界上领导的地位,成为引导世界的中心。

    但是正像我之前所讲的,直到改教运动发生以后,欧洲各地  --  尤其是德国、瑞士,才开始制造产生出世界性最优越的产品,因为对研究制作的严格性和忠实性,以及坚持敬业、贯彻始终的精神所需要的动力,是在归正神学发现以后,才从圣经里取到的,所以在日内瓦的归正信仰的运动就变成非常、非常的重要。科学慢慢抬头了以后,人对上帝所造的世界有兴趣的程度,高过了对上帝  -- 创造者自己  --  有兴趣的程度,于是人就从神转移到大自然。这个时候,人认识自然、明白自然,并窥探其中的奥秘的变化,这个是我们华人不注意的,只要是从知识的源头所传下来的,通常华人就接受了,不会再去质疑追问。但是西方不同,他们要问,知识的源头是怎样具备资格作知识的源头?西方要发觉科学的权威是怎么有资格成为权威的,所以在西方对大自然的研讨就特别注重方法论。

    刚才提到的方法论是「演绎法」,后来到了英国的培根(Lord Francis Bacon,1561-1626)重新探讨方法论的时候,他发现演绎法是不可靠的,比演绎法更可靠的叫做「归纳法」。「对万有观察产生归纳式的结论。」就变成知识和科学的根据,成了一个新的动向,培根也因此成为近代科学方法论之父。从此归纳法通行在欧洲,而所谓的科学,一方面照着希腊古代的研讨精神,另一方面再加上近代归纳法的方法论,两相结合,就产生了整个科学继续不断发展的时代。

    这个时代后来就留下了两种知识论工具的讨论:在大英帝国,他们都同样接受经验主义(Empiricism)的哲学。经验主义告诉我们,知识是经过感宫的媒介传到我们的大脑。而欧洲大陆却不走这条路,他们认为对真理的知识不是经过感宫,却超越感宫,直接靠着理性的功能,使我们推敲出来,所以这个叫理性主义(Rationalism)。这样,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就变成十七世纪以后,整个西方研讨知识的两大支派。整个英国的哲学是走在经验主义的路上,这个叫做「经验学派」;而巴黎则走上另外一条路,成了「理性学派」。这两个学派  --  「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就在当时相互对垒、相互激荡。

    在英国的「经验主义」告诉我们,头脑无法想出真理的问题,因为这一切要经过你的五官功能,去接触到不同的现象和变化,才促使你去想;而在欧洲大陆的「理性主义」则主张头脑自己可以想出真理的问题。「理性主义」在欧洲大陆有三个代表性的人物,第一个就是在巴黎的笛卡儿(Rene Descartes,1596-1650),第二个就是荷兰的斯宾诺沙(Benedict de Spinoza,1632-1677),第三个就是德国的莱布尼兹(Goufried Wilhelm von Leibniz,1646-1716)。这三个人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形成了三足鼎立的理性主义的时代。

    在中文哲学书的翻译上,通常都把笛卡儿说成是近代哲学之父、是理性主义之父。他最重要的一篇论文,就是他在炉边正在想一件事情:是这样?还是哪样?最后他想到:「我的头脑是怎么想的?」当他用思想去思想「思想」的时候,他说:「我正在怀疑。」但「我正在怀疑」的这件事是一个真的事情,所以我不可以怀疑我正在怀疑。我不怀疑我正在怀疑,这就是我的知识,所以「对怀疑的肯定」变成知识论的基础。我正在怀疑,这不表示我存在吗?如果我没有存在,我怎么有根基去怀疑呢?所以「因我怀疑,所以我存在;因我思想,所以我存在。」用拉丁文讲叫做Cogito ergo sum.(I think,therefore I am.)

    这理性主义以后成为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所批判的对象,而康德的哲学思想并不是纯理性主义的,他带来一个新的德国唯心论的思考,从此结束了理性主义。这样,亚里斯多德的影响又成为过去了,于是在德国就用新唯心论否定旧唯物论,也否定旧唯心论的这种思想,来建立新的科学次序。


理性主义的怀疑


    讲到这里,我们看见教会在这段时期,已经经过了文艺复兴时代,经过了宗教改革的时代,在进入现代化的过程中,再受了理性主义非常严格的影响。这样教会面对了外来的仇敌  --  就是新的知识对基督教的攻击,新的科学对基督教的怀疑。

    他们攻击什么、怀疑什么呢?「理性主义」者透过理性,要想、清楚了,才认为可能明白真理。然而,基督教的信仰是不是可以用理性去想清楚呢?他们认为不容易。是不是可以用理性去解释,为什么基督教的信仰有这样的事情呢?他们也认为不容易。所以理性主义者就变成人文主义者,而新的理性主义者,也就是新的人文主义者,就变成基督教宣扬真理的拦阻。为这个缘故,在这些国家中走理性路线的人,不但他们自己很难信主,也很难用这样的方法,去说服年轻的一代来接受耶稣基督,所以教会在这一方面又受到了冲击,这一方面的冲击是外来的。而在理性主义者的圈子内,有一些物理学家本身还是有纯正信仰的,但是他们已经不用传统的办法,来说服人相信他们所相信的道,所以我们看见教会面对的新一轮的挑战是很可怕的,在理性和新唯心主义的支配影响之下,许多基督教的信仰受到冲击。

    这里我们必须提到一位重要的哲学家  --  康德,康德否定了所有「自然神学」的论证,他不相信上帝是可以被证明出来的。因为基督徒用以解释、辩证,说因为宇宙的奇妙,所以证明有一位上帝的创造,这是一厢情愿的一种信心的表现,而不是科学归纳的结果。怎么解释呢?他说:「你要证明上帝创造宇宙,一定要用各样的办法找出奇妙和智慧的设计,结果使你不得不相信宇宙很可能有一位智慧设计师。推论到这一步我们可以了解,但是你没有资格把这位可能的智慧设计师与上帝同列,认定他就是上帝。这位设计师可能是鬼怪灵精,可能是聪明绝顶的天使,可能是灵界里一个很独特的活物,但是你不可以说他就是上帝。你推论宇宙一定出自一位伟大设计师的设计,而把这个设计师当成就是上帝,你已经跳过了一个没有科学可以证明的鸿沟。把设计师说成就是上帝,这已经不合科学,也是不合逻辑的。你把这一位设计师当作上帝,再把这上帝当作就是基督教圣经所讲的那位上帝,你这是跳了第二步,又是不合科学,且又是干犯了逻辑,所以基督徒不要以为你们能讲:「哇!地球离太阳多远,这么奇妙的事情......,所以这是上帝的奇妙。』这样的说法用了两次的跳跃,根本是完全不合科学来讲你的信仰,逼人跟你走。」

    这样一来,知识分子开始对信仰动摇、对教会攻击,以为普世知识应该独立于基督教,而成为自己研究的一种知识系统,因此你不奇怪这几百年来,越来越多知识分子站在这样的认知中:「我是自由思想家,你不要拉我到教会,不要以为我可以跟你走,因为你的信仰是不合科学,也没有办法证明出来的。」

    我告诉你灵恩派对这种人最没有办法;福音派对这种人也没有办法。1970年在台中,就有一个人听我解释进化论以后,他吓了一跳,他说:「我恳切祷告都没有结果,我很多朋友相信进化论,我怎么讲,他们不要听,为他们祷告,他们看我神经病,但当唐牧师解释得有条有理,我相信这是一条新的出路。」基督教自以为自己的信仰是独特的,应当从无知之中醒过来,然后真正求上帝把智慧给我们。今天最热心传福音的人,可能是最没有学问的人,而他们只能用他们的没有学问加上热心,骗那些无知的人。难道基督教是这样的吗?基督教可以让这些人作我们的代表吗?

    所以归正神学就应该把整个持守信仰的护教精神,好好的重建起来,然后预备自己、面对强敌。我告诉你,作基督徒是不容易的,作「护教学」家是不容易的;你要坚守信仰,不是单靠口号;你要应付的争战,也不是简单的。紧接着从第十七世纪起,启蒙运动开始抬头,你把这些历史上兴起的各类思潮、运动连起来,慢慢地思索反省文艺复兴、改教运动、启蒙运动,接下来十九世纪意识型态的时代,到廿世纪实践这些意识型态的失败经历;再自我检讨基督教在这个过程中所处的地位、所扮演的角色、所没有达到和已经达到的成就等等,我们就应当重新对上帝说:「求你接纳我,重建我的信仰、增加我的智慧,给我足够的学习和知识,好叫我面对强敌而站立得住。」

    严格地来说,今天敌对基督教的,更多于加尔文活在世界上的时候所面对的强敌。我们应当尽的责任、我们应当对付的仇敌,是比马丁路德时代所面对的仇敌更强大的。撒但不会在你改教了以后,就让你一帆风顺,直到见主面的日子。撒但不会因为你进迦南了,就自动使那些身材高大魁梧的原住民消失掉  --  他们就在那里等你,在那里等着和你争斗。

    今天偏偏有一些基督徒集合最没有学问的人,形成一个很大的团体,就以为这就是圣灵的大工作,以为这就是末世的时候,凡有血气的都要被圣灵充满,少年人都要见到异梦,就表示神的灵大大作工。事实上这种基督徒根本不认识上帝的灵是智慧的灵、谋略的灵、知识的灵、焚烧的灵;上帝的灵是真理的灵、救赎的灵、耶稣的灵。那些非归正宗的基督徒和领袖,完全不注重文化使命;他们对有关知识、策略方面的思考和探索,不但不注意,也完全不明白。面对强敌、面对所当做的工作,能胜任的人实在是少而又少,而很多无知而又自以为可以用已经得着的量来欺骗自己、来自我陶醉的人,却是多到很可怕的地步。受到各种主义、哲学的攻击的当儿,我们应当恐惧战兢地、从头求上帝复兴我们!

    为什么今天基督徒对大学生传道这么难?为什么基督徒大学生里,哲学系的学生特别少?为什么在大学里的福音团契,哲学系的学生不来?就因为我们只足够骗比较笨的人,我们没有办法吸引那些知识分子、没有程度指出他们的理论中那错误的地方在哪里,也没有能力反击。难道基督教就是这样?

    过去在中国基督教已经经历过这样的年日,在超过一百多年前,李提摩太用的办法是介绍最高级知识的书向文化界进军,期盼影响中国的知识分子;而戴德生不走那条路,他走最简单的路,到内地的乡下,在农民、贫民、普通的百姓中传福音,使他们归主,结果在知识分子中搞得焦头烂额,很难领人归主,好像没有什么果效;在农夫、在平民中,用努力的传福音的方式使人归主,反而好像很有果效,所以有一些人为了看果效,就不注重学问、不理会神学,结果他们就选那最简单、最容易走的路线,这是很可惜的事情!


天文学、进化论的撼动


    上面谈的是理性主义对基督教的反弹。到了十九世纪的时候,另外一个更大的反弹来了,就是对创造论的反弹。原本「上帝创造全世界」已经是大家接受的基本思想,是最基本、不必验证、也不必讨论的,如今进化论的学说把它从根基上重新检验,企图完全淘汰创造论。

    达尔文在1859年所写的「物种起源」这本书,就成为一颗炸弹,炸在基督徒信仰的最根基的部分  --  不必信上帝的创造,只要信万有的演化,而演化的过程中也不需要上帝的引导。因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以自己形成越来越复杂的世界,不需要上帝的引导,所以这又变成西方对基督教一个大的攻击。在这之前天文学已经带来一个大攻击,我们原以为「太阳绕着地球走」是天经地道的现象,结果根本是错的  --  从来没有太阳绕地球,乃是地球绕太阳。而且这是可以用科学去研究、去证实出来的,在神学里却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产生出一个假象  --  基督教所讲的真理、基督教所传的宇宙论,完全是错的,而真正的宇宙论是和教会讲台所讲的完全没有关系。不像诗篇十九篇所讲的,好像是太阳绕地球,其实正相反,是地球绕太阳。

    这样在历史中我们看见了科学的、方法论的、物理学的、哲学的,这些东西对基督教的质疑和反感,使基督教完全动弹不得。所谓「上帝是创造者」被怀疑了,所谓「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的上帝」也被摒弃了。人是演化出来的,万有是自然衍生的,而不是你们上帝创造的。那些用世界的办法去证明上帝存在的神学,立刻摇摇欲坠。

    但是感谢上帝,在归正神学的初期,加尔文已经拣选了一条「不以自然界的现象解释上帝」的道路,因为这是属于启示的范围,而不是证明的范围。他放弃了以自然为中心的宇宙论、目的论、和本体论的辩道学的前提,他走的是「神显明」的前提。


新派神学的兴起


    在基督教的内部,照样也发生了很多很可怕的事情,这些都是马丁路德和加尔文在世的时候,从来不知道的事情。怎么讲呢?因为到了启蒙运动的时代,有很多人开始相对化基督教的信仰,并加以怀疑;同时转移视线,把信仰的中心转到对自然知识的肯定。这个时候,在里面有一套反基督教信仰的新派出来,在外面有反基督教的自然主义的神学和科学出来。

    为什么基督教里面这样反呢?因为里面有一些人认为一定要向世人交代,一定要让世界的知识分子知道到底基督教是对还是错,不需要一味地坚持从原先第一世纪传下来的信仰,而且一定要和科学找到一个可以调和起来的共同基点。这样教会里赶不上科学进步的人,很多就放弃了信仰,退居为普通的人,教会里赶得上科学知识的人,就试试看,盼望教会让步,自己委屈一点,承认自己过去是错了,得向科学点头说:「是的,我们要把科学的真理当作真理来接受。」

    结果这两方面都做错了,退缩的人错了,妥协的人也错了,为什么呢?因为你要妥协的话,你必须先弄清楚「你的本来是错的,他的才是对的。」这一点肯定了之后,你才可以妥协、你才可以认错,但是这些按外表来看是科学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正的科学。当它们对基督教构成威胁的时候,基督教自卑得太快,马上自动让位给它们,这根本是出卖上帝,所以在教会里一个很大的毛病产生了,那就是有一些不信的人代表基督教,先向所谓的科学投降。这些科学家所讲的科学,是不是真真、正正的科学?不一定,这些哲学家讲的真理,是不是真正的真理?也不一定。但教会的领袖惧怕、软弱,就先投降,还错谬地以基督教的代表自居,出卖了长子的身分。这也让我们看见有许多时候,所谓最伟大的神学家,他们的背后并不是圣经,而是人本的哲学。

    现在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士莱马赫(Friedrich Daniel Ernest Schleiermacher 1786-1834)对基督教所谓的贡献,是把基督教带到一个他认为「比较可靠、没有危险的避风港里。」他主张:「基督教不在理性的范围里,你不必因为基督教不合理,你就攻击基督教,我们根本不和你在这个范围里斗。」 那么基督教在哪里?他说:「基督教是在心境里面,不在理性的范围里。」所以基督徒所信的是内心的事情,不是和你谈理性的事情;你要从心境的范围去认识基督教,而不要从理性的范围看基督教不对的地方在哪里,所以这种思想就使他创作了一个很重要的词汇,就是「绝对依赖的情操」(The Sense of Absolute Dependence)为了使知识分子可以明白所谓基督教的道理,他解释「什么叫做信?」就是对「绝对者」信靠自的那个情操。「绝对者」是谁?他不加解释,反正这就是代表原来的上帝。简单地说,对某种权威的绝对倚靠的心情,就叫做信心。

    我们看到的确有的人生死依赖某个人、有的人生死依赖命运、有的人生死依赖八字、有的人生死依赖某一种哲学,或者是机缘论、或者是风水、或者是因果律、或者是某一种宗教权威、或者是一种至高的神明对他的刑罚。无论你怎么劝导,他没有办法听进去,他里面就是把自己和某一种权威接连在一起。

    这样说来,宗教就在这种对「绝对者」的绝对倚靠的范围里,你不必用违背理性为借口来消灭宗教,因为宗教没有办法消灭,宗教是在宗教自己的范围里。从这种思想推演出来的学说,就把德国对基督教信经的传统信仰,全部改观。

    所以士莱马赫以妥协、投降态度来讨好现代科学,是一位忽视圣经真理的神学家。而他那个时代,有一位浪漫主义的作家和文学评论家影响他的思维,作他背后的支持,那位哲学家叫做史莱格尔(Schlegel)。士莱马赫也参加了周二俱乐部,认识了浪漫派的健将弗烈德里·希史莱格尔(Friedrich Schlegel),两人很快地成为挚友,浪漫派的思想和士莱马赫的思想有着亲蜜的互相影响;他就把这位浪漫主义作家(Friedrich von Schlegel,1772-1829)的那种浪漫方法论放在神学里,所以新派一开始就认为自己不必负理性冲突的责任,因为对他们而言,信仰本来就不在理性的范围内。他走的路线是心性里一种感受的发扬,而不是理性里一种批判的结果,所以他的信仰完全是用心境的经历去解释的。今天有一些传道人,他们讲道用心理学来讲,透过心理学来明白圣经,因此他们就不是忠于神所赐给我们所启示的话语。

    新派神学这样传了不久之后,就带来另外一个新派的人,叫做立敕尔(Albrecht Ritchl,1822-1899),整个的名字只有一个母音 i,Ritschl 在中文里把他翻成「黎秋」。黎秋学派就用康德哲学作为基础,来发展他的价值观。他说:「我们和科学不必冲突,因为科学是从现象来讨论知识的问题,而我们是从内在讨论价值的问题,所以基督教不在科学的范畴内,基督教在价值观内在知识的范围里。科学和宗教不会冲突,因为科学也不在宗教的范畴里。如果宗教所讨论的是价值以及价值的范围,就让我们在这里肯定我们的信仰,不必再辩论,也不必怀疑。」这样,他们不愿意和科学产生冲突,盼望从此可以奠定基督教稳重的地位。

    其实根据哲学家康德的学说,基督教的价值不在乎理性;康德认为基督教的价值在乎道德,而道德价值的肯定是黎秋把它发现出来的。一般上都认定「黎秋学派」是新康德学派的一支,Neo-Kantian Branch ,因为黎秋是「新康德」,或者说「半康德主义」的一个哲学家。到了1850年的时候,德国就形成一种以行为为重、以基督的伦理为珍,而他的神性并不重要的新派神学。这个和原先路德、加尔文的完全不一样。

    到了十八世纪中、十九世纪的时代,人们就不再注重耶稣的神性,丢掉了耶稣的神性之后,转过来推崇耶稣的德行。「你为什么信耶稣?」不是因为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是「因为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如果学他,我就很成功。」这种观念使整个基督教内部受到很大的挑战,因为基督的神性被化解了,基督的德性被建立了。为什么信耶稣?因为耶稣是好人。为什么传耶稣?因为盼望有好的道德可以传出去。为什么不信耶稣是主?因为这通不过我的理性。等到另一位很重要的新派神学家哈纳克(Adolf von Harnack,1851-1930)重新建立基督教的新价值观的时候,整个德国都以为这才是一条新的出路。

    正像今天很多人以为教会没有路走了,除非走灵恩派的路。令我担心的是,等到过了几十年以后,当反作用大过正作用,发现拉不回来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已经被骗了,而今天真正洞察这个骗局的,是少之又少。

    所以在那段时期里,在教会中新派就占据了很多地方。到了1900年,哈纳克在柏林主持一些神学讲座,所定的题目就是:「基督教是什么?」what is Christianity ?他在1899年的十二月卅一日,以及1900年的一月一日,在这两天里谈这么大的题目,所得到的结论只有三样:第一、上帝是全人类的父亲;第二、人类与人类之间彼此作为兄弟;第三、人性的尊严和潜在能是没有人可以限度的。这个就叫做基督教。

    基督教是不是就这样?为什么不是?他讲的有没有缺失?保罗说:「我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出现没有?完全没有。基督教就是「神为父、人为弟兄、人的灵魂有无穷的价值。」这个叫做基督教吗?如果是这样,就不必讲耶稣基督为我们死,不必谈上帝的忿怒,不必讲基督的流血牺牲、赦罪,不必讲他战胜魔鬼的这些道理,但是这些才是基督教真正的道理,而且明文记载在圣经的。这些新派的人却以偏概全、以现象代替真实,以至于教会受到异端的攻击和挑战是越来越大。对那些冒充基督教之名而行破坏信仰、挑拨离间、投靠仇敌之实的那种人,我们一定要谨慎、留意!


愚蠢后的觉醒、回顾后的前瞻


    所以我们看见这几百年来,加尔文神学奠定了信仰以后,不等于教会没有遇上困难。因为撒但要利用这些新派神学,使人忽视耶稣基督是神与人之间的中保的身分,反而利用耶稣基督,让他扮演完全没有神性存在的角色,单单使人做好事、使人有更高的道德,却没有救赎的价值。

    到了那个阶段,我们所看到的,就是为了要消弭基督教的各种危机,一方面对基督教信仰诸多怀疑,另一方面对新式的科学诸多妥协,而对那些违背基督教精神所建立起来的社会系统和价值观的哲学,又勇敢尝试。到十九世纪,我们还看到突然间出现的唯物论共产主义、存在主义的思想。而这些唯物论、进化论、存在主义、共产主义、辩证法、以及逻辑实证论等十九世纪的产物,又都在廿世纪找到了实验的场所。换句话说,廿世纪的人要用七、八十年的时间来尊崇十九世纪的思想家,把我们的世代、把我们的子孙当作牺牲品,来实行共产主义。过了七十年之后苏联垮台,才知道原来共产主义是假的、是错的,但是在共产主义垮台、人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损失了七十多年的时间了。

    这就是我在过去二十年里所讲过的、最重要的讲章之一,一个愚蠢的世纪。在人类历史中,我们用廿世纪的大半年日,作为十九世纪知识分子的试验品。我们把那些理论一个、一个拿来用,到最后我们自己焦头烂额,因为人离开上帝、人不要上帝的话,却把堕落的理性所产生的果效,当作拯救自己的不二法门。

    这样在基督教之外,我们看见存在主义、共产主义、逻辑实证论,这些主义、学说都吸引了基督教的知识分子跟着走,却一个一个倒下去,被证明是失败的,没有一个成功,而基督教自己呢?令人婉惜的是,许多基督教的领袖在自己的信仰中,也没有发现应当怎样顺服神,产生新的道路;结果我们自己也摇摇欲坠。

    最可怕的是在廿世纪的一百年中,欧洲无法在每一代里为持守信仰来尽责。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欧洲在1900年到2000年的一百年间,每廿五年有一个伟大的领袖出来,像以利亚、像以利沙、像保罗,绝对不妥协,绝对高举基督、绝对用圣经纯正的信仰来建立、教导、布道、传扬,来维持信仰的动力;每廿五年一位,一百年里也只需要四个人,却连这个都没有做到,结果经过了一百年以后,欧洲变成基督教后期的时代。如今廿一世纪已经开始,你看见多数的基督徒不是冷淡到不能站立起来,就是火热到乱跳、乱叫的那个情形。

    那怎么办呢?我们需要回到神的面前,重新拾回基督的「神」性,使我们的信仰归正,真正相信基督是主,把自己交托给他,跟随他的引导。不但如此,我们要尊基督为主,靠圣灵能力把福音广传,从头在广传福音的实际行动中,使众人都因为福音的缘故归向上帝。我盼望有一天,有一些真正伟大的圣徒所写的书,可以使许多的知识分子发现,所谓的「共产主义」是一个骗局,所谓「极端的灵恩派」是一个骗局,所谓「自然主义、自由派的思想」是一个骗局,所谓「现今讲求量的这种复兴」是一种骗局。因为这些都是外表,不是从内心发出来的。但那些真正有智慧的人,将以智慧为是;那些真正倚靠圣灵的人,要靠着圣灵奋斗到底。使基督教在改教以后,仍旧继续不断地有所作为、有所运动、忠心成为神在地上的见证人,直到耶稣基督再来的日子!

 

第五章 - 改教运动的前因与后果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