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启示论 - 启示与真理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启示与真理》)

第三章 - 特殊启示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基督的三大工作

两大普遍启示:造化与直觉

不可知论的错误

自然神学的错误

特殊启示有何特殊

特殊启示的两大范围

特殊启示有哪些功能

1.使我们建立正确的宇宙观

2.使我们认识神是一位怎样的神

3.使我们明自神的救赎计划

4.指出整个历史的方向

5.使我们看见人性的尊严

6.指出罪的缘由

7.指出灵界的大战

 

●经文●

    感谢上帝,我们基督徒可以用最好的音乐来事奉上帝。有一个很著名的指挥家叫做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1918-1990),他说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的《马太受难曲》(St.Matthew Passion )称得上是少数的所谓「启示的音乐」之一,另外像韩德尔的《弥赛亚》也都是特别蒙上帝启示的音乐。

   我们怎样界定「启示」这个字?先前我试着把启示的观念放在一个很广的地步:人是唯一能明白真理的,因为神造人的时候就把这种可能放在人里面,而神的本身是真理的源头,所以神就是「启示真理者」,人就是领受真理的「被启示者」,而一切的知识的可能就根据神的启示。神在自然界中间启示了他创造的作为,所以被造界就启示了神的荣耀。这样,透过被造界,我们就看见了某一些神的作为,在受造界里所领受的一切的知识也变成一种普遍启示。所以,我们借着受造之物知道神的永能和神性,我们也知道神是存在的。

   前一讲提到了「自然启示」 (或称「普遍启示」)的不足,我们不能单单透过普遍启示得到整体性的真理,所以神就赐下了特殊启示。特殊启示是明白普遍启示的钥匙,特殊启示是正确明白、解释普遍启示的原因;所以这一讲我会特别讨论神的「特殊启示」。

    我们现在看几处的经文。先看希伯来书一章1-3节:「上帝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会借着他创造诸世界;他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他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所有其它的宗教,没有一本经典,把关于宇宙以及宇宙背后之因的关系,像这三节经文讲得这么清楚。我们再读一遍的时候,你好好思想:「上帝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这句话就是说「借着先知向人讲话」。第2节:「就在这末世,借着他的儿子晓谕我们」,这位儿子是谁呢?就是耶稣基督。「上帝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这是历史的结束点(Omega Point)。「也会借着他创造诸世界」 ,这是历史的起点(Alpha Point),而且「创造诸世界」 ;是「诸世界」不是单单一个世界。「他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又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接下去,「他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基督的三大工作


    在这一段圣经中,我们看见很奇妙、很完全的基督论。基督的工作是什么呢?基督做了只有神可以做的三种工作,在这简短的记载里面已经启示出来了:第一,基督做了创造之工;第二,基督做了救赎之工;第三,基督做了启示之工。在哪里看见这三大工作呢?

   第一样,「他创造了诸世界」,不但如此「又用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他不但造了,他又护理了。所以这个保护的工作、托住的工作,都是耶稣基督在宇宙之间的工作。这个在神学里面叫做「护理之工」(providential work),就是神护理、保固、保全、保存他所创造的万有的工作。

   第二样,「他洗净了人的罪」,这是与被造之人类关系最重大的护理之工。人在罪中堕落了,基督洗净了人的罪,就把人性带到最完善的地步。

   第三样,「他是上帝本体所发出来的光辉」。好像没有人看见过太阳;你们看过太阳吗?你说你看过太阳,那你好厉害!那么你看见太阳有几个黑点、多大的点?我没有看过,只看见「太阳光」,没有看过太阳的本体。太阳的本体已经被那光辉代替了,而光辉把本体照射出来,所以我所能见的是,照射出来的光辉。那么,这个太阳的本体,我们并没有看见。照样,上帝从来没有被人看见,但是上帝所发出来的光辉在基督的身上让我们看见,所以这是启示之工。

   神的三大工作:「创造」 、「救赎」、「启示」,基督都显明出来了,所以我们看见特殊启示有这三个范围在里面。

   我们再看第二段经文,提摩太后书三章15-17节:「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我们最后看彼得后书一章20-21节:「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

    我们再一次低头祷告:

   「主啊,我们感谢你,因为你的恩、你的爱吸引我们到你面前。恳求你这个时候借着你真理的圣灵,就是启示圣经的上帝,光照我们每一个人的理性,引导我们,向我们心灵的深处说话。主啊,求你开通我们的心窍,求你引导我们的思想,使我们以悟性来到你的面前,来领受真理,藉此建立我们的信仰。我们也把你无用的仆人交托给你,求你让讲的、翻译的都同感一灵,一同把你的真理传讲得清楚,叫我们众人被你引导,进入你那测不透的丰盛真理的奥秘深处。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我们在你面前这样祈求,都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求的。阿们!」

    昨天我们提到了神的启示有两大范围。第一个范围就是普遍启示,普遍启示是赐给每一个人的,普遍启示的目的乃是要叫人认识某一部分真理,也就是对神自己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就是「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范围,换句话说,那些人所「不能知道」的不在这个范围(普遍启示)里面。「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唯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廿九:29),所以神就把一些显明的事告诉我们了,另外一些隐藏的事要等到时间到了才慢慢启示出来。


两大普遍启示:造化与直觉


    在马丁路德的神学思想里面,神有显明的一部分,也有隐藏的一部分,这两部分有不同的地方,但绝对不是互相冲突的。那么在显明给我们知道的,就是在自然界中间人人可知道的这一部分叫做「普遍启示」。这个普遍启示是神赐给每一个人的,普遍启示是在被造界的时空中间没有收回过的。所以当太阳还继续出现的时候,宇宙还继续运行的时候,也就是神的荣耀继续不断彰显的时候;普遍启示未曾停止过,这是继续不断的、恒久的、一贯的启示。所以我们每次看见宇宙的奥秘、创造的荣耀,我们就看见神是存在的。但是这位存在的上帝是一位怎样的上帝,这就不是普遍启示所能告诉我们的。而普遍启示成为我们对神信仰很基本的种子,这是一部分的真理,对于这个起码的真理和起码的信心,我们绝对不能压制它,因为罗马书一章18节告诉我们:「上帝的忿怒临到那些压制真理的人」,和合译本翻译成「抵挡真理」,但是希腊文原文的意思是「压制真理」。换句话说,神已经把这个普遍启示赐给人了,所以人已经知道神是存在的,已经知道神在不见界与能见的受造界中间有一个不可分割的关系。而这个初步的真理的认识,就成为一个信心的小种子,这个启示已经放在人里面。所以从外界来说,「造化」是神存在的见证;从内证来说,「直觉」是神存在的内证。从外面和里面神都印证他自己是存在的。所以普遍启示的外在见证(external witness)叫做「创造」(creation),内在的见证(internal witness)叫做「直觉」(intuition)

   康德是一个不容易随便讲信仰的人,所以在他的哲学系统里面把这个「知界」分成两个范围:一个是「本体界」,另一个是「现象界」。「现象界」就是在我们感官可以接触的范围。这些现象界所给我们的,无论透过理性的分析,或者感官的传递所得到的知识是非常皮毛的。所以我们的知识只能在这个范围里面。在现象里面有「本体界」,而这本体界不是人的理性可以达到的。换句话说,本体界是一个不可能知道的界,叫做「物的自体」(thing-in-itself )。这个「物的自体」是什么意思呢?你现在看一个人,你看见的就是他的鼻子、他的面孔、他的体态、他的姿势等等。但是人之所以是人,那个人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呢?你没有办法完全去摸到它,所以你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现象,不是本体。因此从康德的思想来看,我们的知识所能构到的这个有限的范围,不过是在现象界里面,但是在本体界里面的,我们没有办法知道。

    那么,如果你问康德:「那个本体界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他说,在本体界里面一共有三样东西:第一就是神的本身,那是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的;第二就是不朽的本身;第三就是自由的本身,我们也不知道。所以神、不朽和自由,这三件事情是属于本体界的。这样,康德就制造了一个不可知论(Agnosticism )的空间。不可知论者是比较诚实的人,就像孔子说的:「知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第二)但是,如果因为他不知,就代表全人类说:「全人类都没有人可以知」,这是一种过分的、错误的代表。所以不可知论是一个既诚实、又不诚实的东西。


不可知论的错误


    现在要用你的头脑好好想一想,你问不可知论者:「真的不能知吗?」他说:「真的不能知。」「那么,你真正知道是你不能知吗?」他说:「我明明知道我是不能知的。」所以他正在用他的「知」表达他「不能知」。因为他自己不能知,他就用自己来代表全世界,认为全世界的人都不能知。而这些不可知论者都是十九世纪很聪明、很聪明的人。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有两个,第一个是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1825-1895),另外一个是史宾塞(Herbert Spencer,1820-1903),这两位都是很有名的不可知论者。不可知论者认为宇宙最终极的那个实体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当他们讲这些话的时候,好像他们很确定知道这就是一个「可知」的事实一样,他们凭什么知道「不可知」才是对的呢?

   我们应当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不可知论?很简单,我个人是「用不可知论来对付不可知论」。同样的,也可以用怀疑的精神来处理怀疑论(Skepticism)。有一次在一个科学的会议里面,史宾塞这位大科学家、社会学家,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他讲完了以后,就坐下来。有一个年轻人就站起来说:「史宾塞先生,你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的是吗?」是的,我的确这样说。」「史宾塞先生,你绝对相信这个理论吗?」「嗯......嗯......我绝对相信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你看见毛病在哪里吗?其实不可知论和怀疑论理论的基础本身就是一个自我否定的力量。所以当康德提到「我们没有办法沟到那个世界」的时候,他先把自己放在一个「否定启示」的地位来讨论,所以他很自然地就产生那样的答案。

    康德不要基督徒随便接受信仰,我也盼望基督徒不随便接受信仰,我们不可以随便因为别人信耶稣、我也跟着信耶稣,那种信徒做我教会的会友,我就会把他踢出去。但是相反的,你也不能因为别人不信、你也随便跟着不信。那样的人应当把他踢进教会来,从头好好教导他。因为信仰不能「跟人跑」,你自己要有责任感。


自然神学的错误


   我们昨天提到康德反对上帝存在所作的证论,改教家们也反对「自然神学」证明上帝存在的方法。为什么反对呢?因为自然神学是靠着堕落的理性,以人为本,盼望找出证据来证明上帝存在,这些所谓的证据包括:宇宙论证(Cosomological Argument )、本体论证(Ontological Argument )、目的论证(Teleological Argument )等等,这些宇宙论证基本上都是人凭着受造的理性要来认出上帝。改教家们看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不是相信自然神学,而是相信那只是「普遍启示」。

   十六世纪的改教家早就为我们亮起红灯了,很多人不去注意;到了十八世纪的时候,我们看见康德出来反对;十九世纪的时候,祁克果也出来反对;廿世纪的时候,罗素(Bertrand Rusell,1872-1970)再站出来反对,他写了一本《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来表示他的反驳。请问,这三个人是不是都站在否定上帝存在的立场呢?不是的!康德是站在不承认启示的必要,而把宗教拉到道德范围的一个人,所以他应该算是「现代不可知论之父」。但是祁克果是强调「个别与神交通」比理性的论证更重要,所以祁克果算是「现代存在主义之父」。但是罗素的动机完全不一样,他是站在一个存心怀疑,故意要抗拒基督教的立场,所以他几乎等于是一个无神论者。在同样反对「上帝存在之论证」的这三个人,其实有很不一样的动机和表现。

   那么,当康德说「证明上帝存在很难很难」的时候,那些反对上帝存在的人就高兴得不得了,因为连康德都说「证明上帝存在是很难很难的」,但当他们高兴还没有完的时候,康德又讲了另外一句话:「证明上帝存在是很难很难的,但是证明上帝不存在更难更难。」这些话到底要讲什么呢?乃是要告诉我们:「神不是在论证的范围里面」,「论证」的方法是太肤浅的,没有办法沟到神那里去。所以圣经从起初就很正宗的、很原本的告诉我们,是透过「启示」,不是透过「论证」。


特殊启示有何特殊


    普遍启示使我们从受造界可以对上帝的存在有一些了解,使我们知道上帝的永能和神性,使我们知道上帝是创造者,所以受造界可以把他的荣耀,把他的智慧,把他的能力,把他的永恒性表达出来。但是神不但把普遍启示赐下来,他还把特殊启示赐下来。

   那么,「特殊启示」和「普遍启示」不同的地方在哪里?第一,特殊启示不是每一个人都领受的,而是只启示给神特别选定的人。第二,特殊启示更深入地把神自己的位格,自己的本性和神救赎的工作都启示出来了。如果只认识神的存在,你没有办法与这位神发生很正面而深入的关系。所以必须透过特殊启示,我们才能够与神发生正面的、直接的关联。特殊启示并不是赐给每一个人的,但是特殊启示透过某些人带到世界上来之后,众人也照样可能领受特殊启示的好处,但那并不是直接领受特殊启示。

   普遍启示的外证是「造化」(受造物),而内证就是「直觉」。康德虽然反对用自然论证的方法来证明上帝,但是他却说:「有两件事使我敬畏:第一是闪烁着星光的天空,第二是在我里面不断说话的良心。」这两句话后来就被刻在他的墓碑上。其实这两句话就是要表达罗马书一章19-20节所讲的:「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是内在的显明;「神的永能和神性......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是外在的显明。这就是普遍启示的两大范围。


特殊启示的两大范围


   特殊启示也是透过两个很大的范围。第一个范围就是神所特选的人  --  先知们、使徒们领受了神的特殊启示。第二个大的范围,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所以,神对人说话,从无声到有声,从普遍到特殊,从外在到内在,从普遍范围到个别的认识,从受造界到创造者自己的到来,这样就可以进到完全的地步了。

   所以希伯来书一章1-2节告诉我们:「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神向人的启示就在基督和圣经里面完成了!这样,道在人间,透过文字的表现叫做「圣经」,透过肉身的表现叫做「基督耶稣」,所以特殊启示就在两个大的范围里面赐下来了。特殊启示借着圣经赐下来,特殊启示也藉着基督赐下来。在圣经里面,我们更完整地认识神;在基督里面,我们更真实地认识神,而神要对人所说的话的最高峰,就是在基督道成肉身的一切言行和生活,以及他所成就的救赎之工里面。感谢上帝!

   这一位在遥远至高之处的上帝并非不可能知道的,而基督的启示就结束了所有宗教里面所谓对上帝的寻求。基督在人间的显现,就把至高上帝的本体一切的丰盛和奥秘都显明出来了,这是基督教信仰与所有其它宗教不同的地方。你把这个搞清楚了以后,你就发现,在圣经里面,耶稣讲了一些从来没有人可以讲、没有人曾经讲过、没有人敢讲、没有人有资格讲的话。例如:「你们看见我就是看见了上帝」(约十四:9)。谁讲过这句话?毛泽东讲过吗?他顶多只能说:「你看见江青差不多等于看见我。」没有人可以这样讲的,苏格拉底不可能这么讲,柏拉图不能这么讲,只有神本身显现时,才有这样的资格和权柄讲这样的话。

   当众宗教正在寻找真理、众哲学家正在研究真理、众教育家正在标榜真理的时候,耶稣不是说:「我正在追求真理,来,跟我一同跑!」耶稣说什么呢?他说:「我就是真理!」(约十四:6)你看见了没有?单单这一句话已经是任何一本书、任何一个哲学体系、任何一个宗教信仰、任何一个教育制度、任何一个社会文明所没有办法达到的最高成就。这不是从下到上的一个成就,这是从上到下的一个启示。所以特殊启示就在圣经和基督的身上向人显明出来了。我不怕青年人看书,我只怕你没有好好看书。你尽量看书、尽量买书,好好比较研究的结果,你就会发现只有这一本书(圣经),才够资格称为神的特殊启示,这一本书里面记载的耶稣基督,才够资格称为神自己彰显在人间。

   这样,道在人间就有两大范围:第一个是肉身成道;第二个就是道在文字上的显现,就是圣经。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文以载道」 ,这句话有一点类似「道在文字上的显现」。我们每天讲话,有时讲得比较象样,有时讲得很不象样。「你怎么这样讲话?真是不象样!」「你做人怎么这样?真是不象样!」你们听见这种话,应该问他:「那么,应该怎样才象样?」那个「样本」是什么呢?每一个人都在讲话,有一些人是用写作的方式讲话,而文章都是要把一些真理表达出来,而圣经却说自己就是真理,上帝的道就是真理。

   所谓的「象样」有两种:一种是所谓的「文以载道」,那是受造界对文字的道的一个模仿;另一种是所有的圣人君子,他们都是对肉身的道的一个模仿。所以,在圣经里面,我们找到了真正的道的原样、道的本体;在基督里面,我们看到了真正至善的人性。这样,神的启示不单单是一个在受造界的模模糊糊的启示;神的启示已经真正进到了「圣经真理引导理性」的范围里面,神的启示已经真正进到了「基督的生命引导我们」的特殊启示的范围里面。这样,你看见了,在一开始我们所讲的「有位格之真理的本体」已经来到了人间。这样,「真理」和「生命」就发生关联了。在普遍启示里面那些片断的知识,可以在特殊启示里面找到统一性的关联的动力。

   在普遍启示和一般科学的范围里面,我们可以对真理有一些欣赏和使用;但是,唯有在特殊启示中间,在基督的生命里面,我们才真正享受丰盛真理的应用。这样,真理就不只是在「受造界的片断知识」而已,真理从「伦理界」、「生活界」 、「科学界」进到「永恒的生命的本体」里面了。所以只有在神的特殊启示里面,你才能找到统一性的真正的完整信仰。只有在神的特殊启示里面,你才能享受到真正生命与永恒之间的关联。所以,当耶稣基督问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的时候,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太十六:14)这种回答就好像很多的「博士论文」一样,先搬出一大堆别人的说法来。耶稣并不是问他们:「巴特(Karl Barth,1886-1968)说什么?布特曼说什么?盖士曼(Ernst Kasemann 1906-)说什么?莫特曼(Moltmann,Jurgen 1926-)说什么?潘宁博(Wolfhart Pannenberg,1928-)说什么?赫斯安(Charles Hartshorne,1897-2000)说什么?怀海德说什么?」耶稣是问:「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听了这句话,就说:「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太十六:16)

   「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你以为这两句话很简单吗?这两句话太伟大了!我要稍微分析这两句话。什么叫做「基督」?基督就是在历史中间被盼望的那一位,当他来的时候,解决了一切问题;当他来的时候,要把一切的不义消除,要把真理彰显,要使人类得着真正的盼望。所以基督是整个历史的中心点,基督是完善的来源,基督是至高理想的具体化,基督是上帝在历史中间一切应许的成全,基督是盼望的终点。虽然这个弥赛亚的观念、基督的观念,在犹太主义里面有,在旧约里面应许了,在很多的宗教里面也有一些模糊的影子,但所谓的基督,他是历史的中心、上帝的儿子  --  就是指暂时与永恒的交接点;他来到人间,永恒与暂时交接在一起,他是超历史的、超暂时的,整个的焦点就是基督,上帝的儿子。这个启示建立了基督教神学最开端的一个认识,所以,基督论就是特殊启示的中心点。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当彼得回答这一句话以后,耶稣怎么反应呢?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十六:17)彼得所讲的是「领受启示以后的基督论」,不像那些新派的人士,他们只是凭自己的臆测来评论到底耶稣是谁。

   从康德一直到现代的新派思想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否认启示的必需性,这样,他们就根本没有办法真正了解特殊启所要带来的中心就是那位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但是感谢上帝,耶稣在第一次领受门徒对他公认信仰的时候,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儿子。」耶稣说:「这是我的父指示你的。」这是启示的基督论,所以在启示里面,你找到了整个神的心意的中心在哪里。

   现在我们看见特殊启示的两个方面了,一方面是在文字里面的道,另一方面是在肉身里面的道  --  道成肉身  --  这个是位格性的。位格性的道和文字里面的道当然不能等量齐观,但是在这两个范围里面,我们都看见了上帝的特殊启示。在普遍启示里面所要告诉人的是「神的存在」,那么在特殊启示里面要告诉人的是什么呢?就是要把那被造界里面真正的意义表现出来。「意义」这两个字是很有意义的。那么应该给「意义」下什么定义呢?什么叫做「意义」呢?「意义」是很深奥的一个东西。而人是唯一能明白意义的,等到你说「做人没有意义」,你就想自杀了,对不对?所以每一个自杀的人,都发现生命和意义很难连在一起;而继续活下去的人,都把生命和意义连在一起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只猫说:「做猫没有意义」?人是唯一对「意义」有所觉悟的。人类把一些事迹记载下来,发生的事情千千万万种,为什么只记载其中的一部分呢?因为那些事件和意义发生关系,值得被记录。而每一次记录或记忆都是反时间性的,因为当时间向前的时候,记忆就要向后。一九九0、二OOO、二0一0......向前发展,这叫做「时间」;但是记忆说:「不!一九二O 、一九一0、一九OO....」它向后。记忆和记录的向后不等于人性的退后,因为这个记忆的向后不等于退后,因为记忆超越时间,所以就在永恒里面有了关联。

   在奥古斯丁的思想里面,记忆是永恒的一个记号,「我记得」,现在时间过了,我还不要让时间淘汰记性,我把它记下来使我永远记得。所以「记录」和「记忆」就和「永恒」发生关系了,而人是唯一明白意义的。对受造界的意义的正解,是从哪里来的呢?人被造成为「诠释者」,人被造有先知功能;我再讲一次,人被造成为宇宙的诠释者,所以我们看见万有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些解释性的话语出来了,这个解释性的话语一出来的时候,也就是人文化使命中间的「先知功能」。「先知功能」是很深奥的东西,我想,今天教会应当更深、更准确地明白整套的基督教的思想、系统,否则我们没有办法影响文化。


特殊启示有哪些功能


    接下来我们要归纳特殊启示有哪些功能。


1.使我们建立正确的宇宙观


    我们对宇宙的诠释叫做「宇宙观」(World View), 就是我怎样看这个世界。中国人看世界,看来看去只会向“钱”看,你只看到钱,道德也不要了,人格也出卖了。如果你宇宙观清楚了,价值观清楚了,你对整个被造界的价值和意义有正确的了解,那你做人是很稳的,是很有基础的。怎么可能对宇宙产生正解呢?准确的了解是从哪里来的呢?  --  从创造宇宙者来的。他怎么造宇宙?为什么造宇宙?造宇宙的终极目的是什么?除非他用特殊启示告诉你,你才会知道。所以特殊启示使人了解受造的意义,特殊启示使我们对各科的学识产生了正面的功能。

    一个非基督徒的科学家,他的科学知识只能服务他个人的理想和他的利害关系,因为他在一个片断的、支离破碎的生活中间应用他的科学功能。但是基督徒从特殊启示看到普遍启示的正确功用以后,他在普遍启示里面所领受的一切知识,就和「为了荣耀上帝而被造」的世界观连接起来了。他拥有的一切知识都是为了荣耀上帝,这就是借着特殊启示去了解我们整个生活的目的,包括我们从普遍启示所领受的一切知识,也与特殊启示结连变成整体了。这种信仰所发出的力量,是那些非基督徒科学家没有办法了解的。

   特殊启示使我们对普遍启示产生纯正意义的正解;特殊启示也使我们对普遍启示领受的科学知识产生正确的用处,就是荣耀上帝。特殊启示对我们在世的生活也有很大的作用,它使我们明白真道,然后我们就可以走在义路上。这样,我们对生命会有一种很特殊的了解  --  我们活着就是为了荣耀上帝,无论生命长短,无论家道富贫,无论人对我们的毁誉有多少,所给我们的称赞或攻击有多大,都没有办法影响我们,使我们偏离义路。因为在生命和敬虔的真理里面,我们找到了生命真正的价值和意义,这都是因着从特殊启示领受的恩惠。但是这些还不是最高峰;最高峰就是明白神的自己,然后透过神明白自然,透过基督明白人性。


2.使我们认识神是一位怎样的神


    神透过特殊启示把自己向人显明,使我们明白神的本性(或属性),使我们认识这位神是一位怎样的上帝。在马来西亚,大家都知道马哈迪,但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想没有人比他的太太更了解,因为他太太每天在他身边,所以他对别人可能不大好意思发脾气的,在太太面前可能一点没有遮盖地就发出来。所以有的人介绍别人说:「这个人很好、很好。」那个人的太太可能就在心里说:「假冒为善!假冒为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你对别人的启示是「普遍启示」,对太太的启示是「特殊启示」啊!当你和她订定婚约的时候,你已经立约一生一世要光明正大毫无遮盖地启示给她了,这个叫做「特殊启示」啊!特殊启示是一种个别的、亲自的启示,启示到心里什么东西都讲出来了。神的特殊启示就是使我们明白他的本性。


3.使我们明自神的救赎计划


    你看这是何等伟大的事情!在神的特殊启示里,你看见他的计划。如果你的老板把整个的计划都告诉你,表示你大概是比较有权执行计划的人。那么你大概不只是看大门的而已,你是可以了解整个计划的,神也是借着特殊启示把他的计划告诉一些人。

   特殊启示将神的救赎计划告诉我们。上帝不只是把他的救赎告诉我们,而且实实在在施行在我们身上,借着基督所完成的救赎,借着圣灵实施这个功能。这样,计划救恩的圣父、成全就恩的圣子,和施行救恩的圣灵就在我们身上成就。神又把那永恒的盼望赐给我们,所以特殊启示也可以称为「救赎性的启示」,这就超越了所有的宗教。刚才我讲一句话:「基督在人间的道成肉身的显现,是启示的最高峰,而基督的启示就结束了所有的宗教对真 理的寻求。」所以他说:「我就是真理」。

   现在我要在这本圣经里面给你看见特殊启示有很特别的东西,是所有其它任何一本书所没有的。圣经是神的特殊启示,因为在这本书里面,他使我们看见一些很特别、很特别的东西;没有任何一本书比这本书更清楚地告诉我们万物和万物的因,这一本书把整个宇宙之因都提出来了。科学的书只有在万物中间从现象找到一些片断知识,但是神的特殊启示  --  这本圣经却把整个万有之因都提供出来了。


4.指出整个历史的方向


    没有任何一本书可以把整个宇宙以后必发生的历史的方向指出来。这个对历史方向的肯定,成为神自我证实他神性的一个很重要的见证。所以在这一点上,神呼吁说:「你们将谁比我,叫他与我相等呢?」(赛四十:25)又说:「......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四六:9-10)所以这是神性的一个记号,他就是那超历史性的永恒者。

   这一本书是唯一告诉我们整个时空之始终的一本书。时间与空间怎么开始,怎么结束?没有任何一本书可以比圣经所说的更完整。时间要在神的创造里面开始,要在神最后的审判里面结束,空间也是如此,因为时空都是神所造的;神造了时空成为被造之物的容器,再把其它受造之物放在时空里面来定他们的方位和他们的时限。所以时空就在受造的起点、在基督里面找到了开始;也在受造的终点、在基督里面找到它的结束。时空的始终,那阿拉法、俄梅戛就是上帝藉以创造万有的道的本身。


5.使我们看见人性的尊严


    上帝借着这本很特殊的书所给我们看见的人性尊严,是没有任何一本书、没有任何一个哲学体系可以相比的。无论讨论基本人权、民主自由、社会公义等等,一定要根据「人性的尊严」才有基础。但是人性的尊严要根据什么基础才能建立起来呢?没有任何一个宗教交代清楚,也没有任何一个哲学探讨清楚,但是在这一本特殊启示的圣经第一页就讲清楚了  --  人是照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被造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人像神」就表示人不是神。人家如果说:「你像猴子。」你要说:「感谢主,我不是猴子。」人家如果说:「你很像里根。」哇!你别太高兴,你不过「像」,你不是。懂不懂?所以人像神,这是人最大的尊荣,但马上警戒我们:「你不是神,你不过有神的形像、神的尊严。」这是人性的基础。当一九八九年天安门那些人说:「不自由,毋宁死」的时候,邓小平说:「好吧,就让你们死!」邓小平没有办法给人民主的,所谓民主是民做主,那邓小平做什么呢?邓小平说:「不如我做主。」如果中国那个时候就得到民主了,那也很危险。为什么呢?因为西方的民主有两个源头,这两个源头都探讨到人性的尊严问题:第一个源头是人文主义的民主;第二个源头是神形象样式的尊严。非基督徒对民主的观念和想象,是建立在人本的对人性尊严的臆测上;而基督徒的民主观,是以神对人性尊严的启示为基础。所以从苏格拉底时代那种野蛮性的民主,到法国大革命那种惨无人道的民主,就构成廿世纪同性恋合法化、世界乱七八糟的道德基础。但是在基督教人性尊严里面找到的民主的可能,是回到神的真理里面,以形像与本体的结合做基础的。

   我想、中国文化如果要有前途,要从神形象样式的人权基础上来建立对人性尊严的了解。今年六、七月我在美国对许多大陆的学者传讲关于民主自由之基础的问题,我盼望其中有一些很优秀的学者,将来能够对中国文化的前途产生影响。


6.指出罪的缘由


    没有任何一本书像这本圣经很正确地交代这世界罪的缘由在哪里;在特殊启示中间,已经把罪的因由和症结很清楚地诊断出来了。今天整个世界文化的毛病是「下药不对症」。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的心理学没有办法把真正有心理疾病的人完全医好,因为他自己也有心理疾病。他自己有心理疾病,要怎么解决他人的心理疾病呢?所以你读心理学的时候,可能读到很多心理不正常的人所写的书,那些书可能使你越读越不正常。怪不得医生是美国各行业当中自杀率最高的一种人,而医生当中自杀率最高的是心理医生。他们应当是医治别人的,但是他们没办法,为什么呢?因为下药不对症。真正的「对症」是什么呢?是对罪的了解,对罪真正的了解,使人的生命得回真正的意义,只有这本圣经告诉我们这一点。


7.指出灵界的大战


    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本书像这本特殊启示一样,告诉我们有一个灵界的大战。我们不是单单看见表面正在搞和平的运动,这本圣经使我们也看得见在表面背后有一个灵界的大战,只有这一本书才能告诉我们这一点。

   天下没有任何一本书能像这一本特殊启示这样把那救赎和永恒的盼望带到人间。感谢上帝!这本书是神的特殊启示,在这本书里面,我们看见任何一本书没有办法相比的真理的表达。例如:万有之因、历史的方向、时空的始终、人性的尊严、罪的因由、灵界的大战、救赎与永恒的盼望等等。这样伟大的启示,当初赐给先知,当初赐给使徒,如今已经翻译成数以千计的不同文字,已经交到你手中来了,基督也传给你了。请问到现在还不接受、还不信基督的人,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已经信基督的人,你为什么了解得这么迟呢?你做基督徒这么久了,你对你的信仰了解到什么地步?愿主帮助我们,使我们在神的启示里面找到得救的智慧,而在神的启示里面,找到永世的亮光。自然的光是不够的,只有借着特殊启示的光才把我们带到完整的地步。  

   

第二章 - 普遍启示第四章 - 启示与知识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