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吗?

神的形象 - 人性的尊严与危机

(资料取自唐崇荣牧师的《神的形象 - 人性的尊严与危机》)

第二章 - 形象的原本 - 神


重复按钮找关键字

●大纲●

人像神还是神像人?

神是我们形象的根源与目的

形象与样式的相同与相异

从神的形象来看人的形象

一、神是灵

二、神是圣洁的

三、神具有绝对的自由

四、神是永恒的

五、神是创造者

真人像神,假神像人

●经文●

创五:1 - 3 

1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当神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
2并且造男造女。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他们为人。
3亚当活到一百三十岁,生了一个儿子,形象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

创九:5 - 6

5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
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我们在前一讲已经思想了上帝所说「我们要按自己的形象造人」这句话所包含的一些意义:「神的形象」是人存在的价值基础,「神的形象」是人尊严之所在,「神的形象」是人能够产生价值观与探讨价值观的原因。人与万物大不相同,主要就是因为人有神的形象。人的里面有文化的可能、有宗教的可能、有科学的可能、有伦理的可能、有艺术的可能、有社会达到和谐的可能,这都是因为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样式而被造的。

    我们提到「造」是从无变有,所以,从不存在变成存在,乃是出于那自我存在、永恒存在的上帝的一个特殊行动。希伯来文“bara”这个字是从没有变成有,这是神所做的工作;神造人的时候用了这个字,圣经很清楚地宣布人绝对不是进化的结果。因为在造人以前,没有人的存在,是在造人以后才有人的存在,所以人是因创造而存在,不是因进化而存在。上帝创造人,就使人成为一个与他有相对关系、相对存在的一个活物,因此,人的存在与神之间的关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上一讲我们也提到「我们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创一:26)这句话中的「我们」可能有三种不同的解释,但后来我们否定了其中两种,而认为「我们」乃是三位一体的神的自称,而不能单单解释成 ma」esty plural(用复数的型态来尊称神),也不能解释成神与天使或灵界的活物在讨论如何造人。在上一讲我们也谈到:「人既然是照着上帝的形象样式被造,那么人就被造在一个与神有直接关系的里面,那么「人像上帝」就成为研究人类学的一项很重要的课题。不过,「人像上帝」是否就等于「上帝像人」呢?这是一个很需要弄清楚的问题。


人像神还是神像人?


    关于「人像上帝」或「上帝像人」,我们可以举一些例子来讨论。第一个例子就是在通常的观念中,如果我们看见两兄弟很像,你会向哥哥说:「你长得很像你弟弟。」或者你会说:「你弟弟长得很像你」呢?你会说:「弟弟像哥哥!」因为通常讲「哥哥像弟弟!」这句话的时候,哥哥会比较不舒服,因为「怎么我会像弟弟呢?我先存在的啊!如果弟弟像我,这就比较正确!」

    第二个例子,如果你向一个朋友说:「哎唷!我前几天看到你的孩子,今天看到你,我发现你长得真像你的儿子!」这个作父亲的心里会说:「岂有此理!应当是我的孩子像我,不应当是我像我的孩子!」所以,这个「像」字里面,便有很多的争议可以讨论,而这个「像」字里面,是有一个被像者,和一个像者。

    第三个例子,在一个句子中,主词往往比比受词更主动。例如:「我爱你」,「我」是主动的,你被我爱,「你」是被动的;「我骂你」,「我」是主动的,你被我骂,「你」是被动的;「我喜欢你」,「我」是主动的,你被我喜欢,「你」是被动的。但是,当我们说「我像你」时,我虽然好像是主动的,我却不是主体。所以「我像上帝」这是很大的事情,「上帝」是主体;「我」是客体。所以,上帝是人的形象之因,而神是这个形象的主体,人是这个形象的客体,这个观念搞不清楚,你就会掉到前一讲所提到的费尔巴哈哲学思想的错误里面;造成他思想错误的观念是「神就是人的投影」。所以,当人里面一些最完整的理想、投射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神学。如此研究神学,不如研究人类学;研究神的形像,不如研究人本身的潜在能力,因为神不过是人类理想的一个投影(God is only the projection of human ideal)或是完美化而已。所以有些人就像费尔巴哈这样,认为当人把这个完美化的理想投射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所谓的上帝,换句话说,上帝是人造出来的。这种错误的产生就是因为不明白刚才我所提的形象的主体与客体之间在地位上的差异。

    当我说:「我像上帝」这句话时,并不能把「我」当成是主体,只能把「我」当成是客体。「我像上帝」不等于「上帝像我」,因为在被像与像之间,被像者不是被动者,被像者是主体,而像者是客体,这样,神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创造人的结果,神就在这个形象中间有绝对性主体的身分,因此他可以追讨人的生活是不是像他。「我们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上帝讲了这句话以后,这一生一世我们个人的生活,与这历世历代全世界的人类,就都应当对上帝负责任,因为他是形象的原本,而我们是被造的形象,我们是客体。


神是我们形象的根源与目的


    关于「神的形象」,我们要思想四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件,上帝是我们形象的根源。这一句话乃是使得人的地位达到最高可能性的原因。如果我们是按照他的形象样式造的,这就表示我们有一个非常高超绝对的标准,那就是神。因为神是源头,所以,我们今天无论如何都应当从这源头中,去吸收我们最大的可能性,并且知道应当怎样去发挥;因为神是我们的源头,所以我们应当从我们的源头中去明白我们被造到底有怎样的潜在能在我们里面。神是我们最高的源头,我们像他,所以神就是人类潜在能,以及最大可能性的真正原因。这是没有任何一种人自己想出来的对人的评估或者对人的认识的哲学所能相比的,因为神是最高的,他成为我们形象的源头,我们像他。

    第二件,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创造了人,这也使我们看到神不但成为我们的根源,也成为我们的目的,所以我们整个追求的目标应当是以神为标竿,以神为标准的。凡是以人为标准的人,他都没有办法完全发挥他最大的潜能;以人为标准的人,有一天他都会停止在一个不能再进步的地步里面。

    贝多芬敢看不起海登,这好像是一件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因为海登成为大音乐家的时候,贝多芬还是一个小孩子。但贝多芬并不认为海登是他最后的目标,他认为莫扎特远远比海登令他尊重,但他自己又有一个雄心,甚至连莫扎特也要超过。这种继续不断超越的可能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就是从一个以神为最高的原本来发挥文化与潜能的可能。中国人就缺少这个东西,所以你看最伟大的文人,无论是王维、屈原、白居易,或是唐诗里面所有最伟大的诗句,都只有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己的关系;都缺乏一种对人神关系的看见;这是中国文学、中国文化中间普遍的缺乏。中国人没有把神视为最高的标准,中国这两千五百年来只以孔子为最高师表。因为孔子是最高的师表,而我们这两千五百多年来又似乎没有找到比较有创新性,超越孔子的思想。孔子乃是在当时脱颖而出成为一个非常伟大的思想家,如果和孔子的时代比较,我们就要问:为甚么这两千五百年以来,我们没有办法看见有多少人能超越孔子的思想?

    西方的文学、西方的思想之所以能够继续不断地超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不但在潜意识中已经有「神的形象」这种观念,而且对这一点有深刻的了解与重视。这样,我们就看见:当人最高的标准是神的时候,就文化进步而言,可以说几乎是没有限量了。以神为最高标准时,人就不能被停止在一种以人为标准的限制里面。「我们要按照我们的形象样式造人」这一句话太伟大了,因为在这句话的背后,我们可以看见这是已经把一个最高的目标放在人奋斗的前面,使人可以继续不断地向前进,而历史也证明出来,凡是以神为信仰中心的国度,以神为信仰中心的社会,他们的进步与创造性是会继续不断产生出来的。

    第三件,上帝说:「我们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的时候,便让我们看见人至少应当有一个最高的标准,那不但是我们的目标,而且这个标准也应当成为一种根据,使我们能够评判各样的错失到底错在哪里。所谓「罪」这个字的意思就是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所以,「神的形象」这个标准不但成为我们追寻的最高可能性,也成为我们衡量错失的依据。

    第四件,我们是按照神的形象样式被造的这个事实,提醒我们是人不是神。人像神,人就不是神。「像」就不是「是」,「是」就不必「像」。在德国,当领袖遭遇危险的时候,会有一些长得很像领袖的人,被安排来当替死鬼,因此,如果你长得很像领袖,那是很危险的事情。可是,人像神危不危险呢?神造人乃是要人明白自己是被造的,所以有上帝的形象,而不是上帝。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像上帝,因此就能夺取神的荣耀,或是替代神的地位,这种人乃是自我欺骗者,也是落在很危险地步的人。我们像神,但我们绝不是神;我们只有「像」,而不是「是」,因为「像」不是「是」,「是」就不必「像」。同样的,人家说你像猴子时,你不必太难过,因为这正说明你不是猴子;如果有人说你像人的时候,那就不妙了,你就不是人。所以我们像上帝,我们就不是上帝。

    人类文化中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像」改成「是」,或者把「像」误会为就是「是」。许多人在「有神形象」这件事情上欺骗自己、麻醉自己,以为自己就是神,无神论就是这样产生的。其实无神论真正的内容就是「代神论」,以自己代替上帝,这就叫做无神论。凡是反对神存在的,都是自己认为自己就是神,所以他们反对神的存在。

    有一次我去康乃尔大学讲道,那一天有一个学生经过教授家,看见教授刚好站在门口,就顺便邀请他的教授来听我讲道,他的教授就问:「是谁来讲道?他讲些什么呢?」他说:「是唐崇荣来讲道,他讲关于上帝的事情。」教授说:「讲上帝?我不去!我不听关于上帝的事,因为我就是上帝。」这个学生只好失望地离开,可是就在他要离开的那一剎那,他无意中看见教授头上的门框上有一个特别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八卦镜。原来他(教授)这个「上帝」另有别的「上帝」。

    「我就是上帝!」讲这句话的人,你问他说:「那么,请问你是从哪里来的?」 「从我妈妈那里来的!」「那么,你妈妈又是从哪里来的?」「从我妈妈的妈妈那里来的!」「那你妈妈的妈妈的妈妈......是从哪里来的?」一直追问下去,便会发现他其实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是为神所造的,推到最后还宁可相信自己的祖先是由较低等的猴子进化而来的。「上帝」的妈妈的妈妈......,最后是猴子,接受这种信念的就是不自觉地堕落,而且是一种「向上的堕落」。他想要作上帝作不成,结果却说自己是猴孙,这就叫做「向上的堕落」。魔鬼的堕落也是如此,它想要向上成为至高者,结果却被上帝贬为最低。

    无神论的本质其实就是代神论;「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十六:4),这是圣经的话。我们不过是像上帝,我们不是上帝。所以,当上帝说:「我们要按照我们自己形象样式造人」的时候,人应该清楚自己是有神的形象,人也应当明白自己不是神,自己不过像神而已。如果我们不是神,不过是像神而已,我们就应该很严格地检讨自己的生活到底像什么?


形象与样式的相同与相异


    「形象」与「样式」是两个重要的词。「形象」这个词在希伯来文里面叫做 selem,而「样式」则叫做 demut。那么,这两个字到底是一件事情的两方面,或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呢?「形象」的希腊文叫 morphe,而「样式」的希腊文叫 schema 。schema 这个字是我们读数学的人都很容易明白的,就是「规范」。我们中文翻译得相当好,一个是「形象」,一个是「样式」。「形象」是比较有形的,是一个可见的样式;而「样式」就是这个形象之规范的意思,这个形象应当有怎样的样子就叫「样式」。

    请注意,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在这里「形象」和「样式」是平行的;神并不是说:「按我们的形象和样式造人」,换句话说,「形象」和「样式」这两个词是重复词,这两个词所代表以及所描写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一件事,而不是两件事;然而把这两个词当作是一件事,或把这两个词当作是两件事,到底有没有分别呢?答案是:有很大的分别。

    我们常常随便解经,然后还自以为很明白上帝的话;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研究神学,和神学演化的历史过程,与某些教义上的分歧所带来的后果,就会发现其影响实在太大。今天,解经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很多人很注意原文,这是很好的事情,但解经学和神学之间的关系,应当要很肯定地建立起来;因为几乎没有一种解经学是没有前提(presupposition)的,所以,当我们要解释一段圣经时,那个前提(预想)到底是根据哪种思想的架构,这会带出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因为你思想里的架构,是支持哪一种思想或观念,会影响你看那一段经文,到底是看得清楚或看不清楚。但是,这前提又是从哪里建立起来的呢?

    有很多人说:「我们不要任何的神学,我们不要受任何的影响,只要让圣经自己讲话!」这句话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一句话,但其中却有一些很可怕的可能性隐藏在里面。所谓「让圣经自己讲话」,不加入任何学派解释或前提在其中,这可能吗?严格说,这个可能性并不存在。为什么呢?第一、因为在你的文化背景里面,你的学识所给你的影响,以及你对不同名词的了解,已经无形之中在你里面建立了预想的成分。所以,完全脱离任何预想、盼望,以完全中性立场去解经的可能性,我认为是不存在的。第二、这样的解经在无形中,其实是暴露了你先假设人是没有原罪的成份,或是人完全没有受过任何思想的污染。第三、你又假设,当你一看圣经的时候,便马上可以完全明白原来的意思,那么,这还是在一个非常人本的思想里自己愚弄自己。所以,我相信圣灵在历史的过程中,曾经给教父们、改教家们、伟大的圣徒们很特殊的亮光、很特殊的见解,而这些历经千百年争辩所建立起来的神学体系,这些宝贵的属灵遗产,是不可以随便轻看的。我们若忽略那些属灵的遗产,忽略圣灵在历史中的引导,自以为可以完完全全地摆脱任何的影响,自以为可以很中立地作正确的解经,那么,这样的观念会影响我们,使以为自己是直接领受了神的启示。事实上,有很多错误的解经,就是从这些所谓「很属灵」的人中间产生的,他们因为忽略了某些隐藏着的副作用的因素,以为预想是不需要的,所以解经错误。

    「形象」与「样式」这两个词本来是平行的、是重复的,但是如果在「形象、样式」这个词中间加一个「与」字的时候,无形之中就把这两个词变成两件不同的事情了。而这个根据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原先是从七十士译本中,当时的圣经学者翻译旧约圣经的时候在「形象样式」中间加了「与」字而变成了「形象与样式」。照样,在耶柔米的武加大译本里面也在 morphe(形象)和 schema(样式)这两个字中间加了「与」这个字;以后就在这很小的字里面产生了一种神学理论,就是认为「形象」和「样式」有很不一样的意思。

    把这两个名词的区别继续发挥下去,二元主义便产生出来了。例如:把堕落以前的人性和堕落以后的人性作绝对的区别,又如中古世纪的时候以阿奎那为代表的天主教神学把「形象」和「样式」这两个词加以绝对的分化,又如把「自然的恩典」和「超自然的恩典」加以绝对的区别等等。这类二分法的过度发展,也慢慢引起很多对人性产生错误的了解。

    对人性错误的了解,对人灵性状况错误的表达会产生许许多多属灵追求上的障碍,甚至是文化上的偏差以及在神论和救赎论方面产生很多偏差。当然我不能说我们不必把这两个词作一些可能的区别与了解,但是把这两个词过度区别所产生的错误,在历史上已经显明出来,我们要非常谨慎这件事情!

    接着我们要继续来思想「形象、样式」 。形象是指本体方面,也就是指某一个东西到底是怎样的;而「样式」是指外形方面,样式是比较具体的,可以用一些「规范」或别的类似的事物来比拟。

    「形象」与「样式」不是不可以加以划分的,但它们不可以被过度划分成截然不同的两件事情。如果硬要分,我认为:「形象」是本质里的东西,「样式」是要达到那很特别的标准的规范。所以在圣经中,这两个词有许多时候只用其中一个,这两个名词可以交替使用。所以,创世记五章1节就单单用「样式」这个词:「当神造人的日子,是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但到第九章6节则用「形象」这个词:「因为神造人,是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的。」到了新约圣经,「样式」这个词就几乎不再使用了,但「形象」这个词却好几次被使用。此外,以弗所书四章24节是唯一把人「形象」里面所包含三件重要的内涵提出来的一节圣经:「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这样,我们就看见「样式」这个词在圣经中比较少用,反而是「形象」这个词比较常出现。

    现在我们再来谈谈既然我们是神的形象,那真正的本体是谁呢?就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是神的形象,他到世界上来的时候,便成为我们追求的样式。所以从「基督的形象样式」来看,若硬要分开这两个词,就是说:他的本质是神,他是神的形象,当他来到世上的时候,变成我们追求的样式。如果再把这两个词简化,可以如此说:我们里面有个像神的本质,有个像神的潜在可能,但我们应该追求像神儿子到世上来作人的样式,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9)这个样式不是有形体的样式,乃是超形体的样式。

    「形象」、「样式」这两个词原来的意思是指属神自己的,但神是无形的,所以对这「形象样式」的了解,就应当要超越对有形观念的了解。我另外再用一个例子来说明有形的「形」和无形的「形」。甚么叫做有形的「形」?就是在物质范围里的「形」 ;什么叫做无形的「形」?就是在灵的范围里的「形」。我们常说:「这个人很直,那个人弯弯曲曲;我不喜欢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弯弯曲曲;我更喜欢他弟弟,因为他弟弟比较直!」你问他:「甚么地方直?是鼻子直或是头发直,到底是甚么地方直?」「啊,我不是指那个!我说这个人很直,是说他有甚么话就说甚么话,应当讲的话他就讲,所以说这个人很爽直!」「甚么地方爽直?是凉爽的爽,或是爽快的爽,是甚么样的爽直呢?」这里所提到「爽直」的那个形象就不是有形的。我们说:「这个人弯弯曲曲,我们不喜欢!」到底是说他脚弯、手弯,还是鼻子弯呢?都不是。这个人弯弯曲曲的「弯」,不是有形之「弯」,而是无形之「弯」。这个人很「直」 ,不是讲有形的「直」,是无形的「直」,这就叫「性格形象」。所以当我们看「形象」这个词的时候,我们就不要被有形的物质观念捆绑,反而应当跳脱对有形物质的理解去了解何谓「形象」。「人是照神的形象样式被造的」这句话意思是:我们应当有神的那些本性,因为原在神本性中的那些形象,是我们本性的根源,因为我们是按照他的形象被造的。



从神的形象来看人的形象


    神是怎样的一位神?如何从他的本性中间去了解他的形象?我们先来看看在圣经中很特殊的神的形象是甚么?而后再看人有怎样的形象?如果从历史的进程来看,改教以后特别提到三个很重要「狭义的形象」,就是「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从这里我们再去发挥理性、法性以及其它的范围。今天我们先从整个圣经中神所启示、所描写关于自己的个性来明白神的形象。


一、神是灵


    神是灵,因为上帝是灵,所以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样式造的,这表示甚么呢?上帝把一个永恒的灵性放在我们里面;人是按着神的形象样式造的,所以人是有神的灵的本质的一种受造物。人之所以有性灵、有灵感、有悟性,其基础就是在于上帝是灵,而这也是使人与动物不一样的原因。我不说动物有魂没有灵,人有灵也有魂,我只能说人与神有灵性交往的可能,因为人是有灵的,所以这个有灵的活物,能与神有直接的交通。因为人有神的那种永恒的本质在里面,所以人是有性灵的活物。


二、神是圣洁的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圣洁的上帝。因为神是圣洁的上帝,所以按照上帝形象样式被造的人,是被造成为一个有良心功用的人,也是有德性功能的人;我们有天良的功用,我们的内心也有道德责任的功能。神是圣洁的,我们是有良心的。当我们在善恶之间需要选择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很严谨的责任感在里头;当我们做错事的时候,我们心中就会痛苦;当我们做好事的时候,我们的自我便会得到安慰,哪怕是全世界的人不赞成,只要天良支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得着一种很特别的喜乐在里面。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赞同,但我们的内心却反抗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不能过一个平安的日子,这种观念是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能够有的,只有人类才有,所以,这良心的功能应该算是神形象内涵的一部分。上帝造人的时候,把灵性放在我们里面,把圣洁的追求和善恶的分辨放在我们里面,因为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而被造的。


三、神具有绝对的自由


    上帝是万有的主宰,所以他把自主性的自由放在人里面。上帝是自由的,而且上帝是主宰,所以上帝把主动性、或者主宰性、主治性的本能放在人里面。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有自我控制与可以控制其它事物的本能,这是人与万物很重要的不同点。在这里我们看见,人与神之间常常产生紧张关系的原因就在这里。上帝说:「我是主。」被造而像上帝的人也想说:「我是主。」于是,就产生了主权冲突。为甚么呢?因为人有神的「形象样式」。

    如果父亲有某一种特性,而他儿子也有相同的特性,当这种特性有主权的关系时,这个家庭就会常常引起冲突。所以在许多时候,一个脾气不好的父亲,看见他的孩子发脾气的时候,就好像从镜子中看到自己  --  我平常就是这样,不过我年纪大,我孩子年纪小而已!但是,神不是脾气不好,他是有绝对的主权,他是唯一有资格独裁的宇宙主宰;他是唯一有资格以绝对的自由主宰一切的上帝。为甚么?因为他本身不但有主权,他又是真理的本体;他不但有绝对的主权,他又是义的本体;他不但有绝对的主权,又是良善、圣洁的本体;所以这圣、善、真、义的上帝,当他在执行一切事物的主权时,绝对不会有错误,因为他是神;而这样的一位上帝也才是真正的上帝。

    当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的时候,用句比较不礼貌的话来说:「上帝正在冒险!」因为他造了一个可能反对他的人,他造了一个反对党,也就是说他故意把人造成有可能反抗他的主权的自主者。有时候你会问一个问题:「上帝为甚么把自由给我们呢?如果上帝不把自由给人就好了!」神好像应该请你作他的参谋部长,他会不会接受你对他这样的劝谏呢?不会!因为神就是故意这样造了人。他造人的时候,就把那个反对他的权柄也放在人里面,就把那个自主性放在人里面;神是主宰,神是绝对的自主者,我们就是那被造有相对的自主权者,我们是要对他的绝对自主产生相对责任的有主权的活物。

    这里我们看见,人的自由是神的自主性的一个形象,人在这方面有神的形象,也正代表人的自主性是超过所有其它的动物。其它动物整个的生活,无论怎么自由,都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动物已经被计算机化了!」所以它们生活在某一个程序、某一个规范中间,没有办法超脱。但人不是如此,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原先被造的时候便有神的形象。神是自主的,所以人也就有自由,但这自由正是产生了人最后在罪恶中间抵挡神,弄得世界乱七八糟的一个原因。这也是神救赎人需要借着基督,把我们带回他的主权之下,顺从他信仰的原因。所以我们看见:上帝是主,于是被造的人也有某一些的自主性,但这自主性原是与神相对的,当人将这个自主性当成是绝对的绝对时,就产生与神之间的主权冲突,也产生了整个文化的危机。


四、神是永恒的


    神是永恒的,当他按照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时,就把永恒性放在人的里面,所以传道书三章11节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这样人的内里就有一个本质,而这个本质正是神的形象,因为神是永远存在的,我们像神,所以我们也是永远存在的。人有一个永远不灭的灵魂,人有一个永远不能再成为不存在的永恒性在人的里面,这就是人与动物不同的地方。万物不是永恒的,但人有永恒性,所以这也成为人之所以超过所有其它自然现象的一种本质,因为「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也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的旨意的,是永远长存。」(约壹二:17)。那些不遵行神旨意的人,不是存在神面前,他们乃是存在于神的审判之下。所以「永存性」是人有神形象另外一面的印证。就因为这个永恒性,所以人是人,而这个永恒性也使得人的尊严变成一个非常高,与其它所有活物不同的一个特殊的价值。因为人有永恒性,所以人不能满足于现实,也不能单单局限在现在的时间进程里面。

    在这个永恒里面,我们看见了两个特别的性质:第一个性质,就是回忆的功能;第二个性质,就是盼望的功能。在这个回忆的功能里面,我们看见人与时间的进度产生了相反的方向。如果说时间正在向前走,我们的回忆就正在向后退。这种功能并不是其它的动物在本能之外所有的,但人就是有;也因为这个可能性,历史可以被建立起来。所谓历史,不是对时间的记录,历史乃事件的意义,正是时与永恒的个关系;如果这件事在时间之中会被淘汰,它就没有记忆的价值。但如果这件事在时间淘汰之后还可以超越时间而不被淘汰,就代表它在永恒之中,有某种的价值,于是记忆与永恒就发生了关系。

    在奥古斯了的思想里,特别把记忆与永恒连在一起,我们今天当然不完全走他那条路线,但是记忆与永恒实在是有关系的。所以,当我们记起过去的事情,再记起过去的过去的事情时,我们便会相信:我们的生命绝不是单单局限在这几十年里面。我只有活几十年,为甚么要研究几千年的历史呢?我只活几十年,为甚么我会从几千年的历史中去得到教训呢?那些人早已变成骨灰,那些事也与我没甚么关联,为甚么我还可以从其中领受教训,得着一些原理来创造并撰写未来的历史呢?这乃是因着人有永恒的本质。神是永远的,所以神按照他自己的形象样式造人的时候,就把这永恒的本质放在人里面,因此人有永恒性。这永恒性不单是从回忆的功能表现出来,也从盼望的功能表现出来。所以人一方面向后看,有回忆与历史的可能;一方面又向前看,则有盼望与奋斗的可能,这正是人与万物不同的地方。所谓盼望,就是愿意超越时间进度的向前看;所谓回忆,就是反抗时间进度的向后看。

    时间是很矛盾的,我常常想人与时间的关系,到底进的是我还是时间呢?是我在时间中间「进」,或是时间在我里面「进」呢?「进」是进到前或者是进到后?时间是很奇怪的!「前天」在后面,「后天」在前面;我们说向「后」看,却看到「前天」。不但中文这样,英文也是如此,after (以后)其实在前面,before(以前)其实是在后面。很乱对不对?这种事情在动物界是不会乱的,也不需要乱,因为它们根本没有这种情形,对动物而言没有永恒。

    永恒的本质既是那么强,所以人就需要一个位分、需要一个盼望、需要一个真正的价值,使我们现在的奋斗有力量,那么,这个永恒性是甚么呢?是神的形象。传统的神学有很多时候没有看到这些方面。神是永恒者,神说我们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的时候,他就造了一个有永恒性的人。

    永恒这个本质,以及这件事所包含的意义,是没有办法被次等文化潮流所推翻的。我所说的次等文化潮流,就是那些只知动性而不知静性、永恒性的本质的那些肤浅哲学,包括唯物论、进化论等等。从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B.C.五世纪)一直到现代的达尔文主义、共产主义,都是次等文化,都是比较低级的文化。他们认为只有现世、只有物质才是真实的,除了物质之外的存在都不存在,真正的存在是物质的存在,物质决定一切,甚至连思维也是附属于物质的。但这些思想背后我们看见:他们没有办法完全摒除神的形象在他们里面对他们的「搅扰」,所以有许多事情,他们也无法说服自己。他们说「精神不死」就是说:一个人死了,但他的精神不会死;因此他们虽高举物质至上,却也不得不露出在他们里面那些被永恒性搅扰的观念。而且在他们也常常想要为那些被人诬告以及不当死而死的人「平反」。说到「平反」,'我们就更要问:人既然已经死了,为甚么还要「平反」呢?这就表示:人虽已经死了,但人尚有一些价值是还有待被重建起来的,而这些正是一种永恒性的表达。

    前天在台大,当我谈到了永恒性,便提到华德狄斯奈(Walt Disney)的永恒观,我发现他的卡通,像唐老鸭、米老鼠......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多大价值!(如果你觉得很有价值,就表示你是小孩子!)但是,他的作品里面常常有一样很特别东西是值得我们观察、思想的,就是你们看那些卡通人物,常常是怎么撞都撞不坏,怎么跌都跌不死,扁了会恢复,掉下山还会再爬起来。而这当中所要表达的正是一个词  --  「不朽」(immortality)。这倒是有点价值!华德狄斯奈想要表达的就是「不朽」。而这个「不朽」在我们人里面的要求是很强的,因为这里面的要求很强,就显明出人与万物的不一样。你注意看一只狗,当它衰老的时候,它也没办法表现出它不甘愿老,它就乖乖地老。但人怎么样呢?人是不愿意乖乖地老,却不得不乖乖地老,因为人一定得老,有甚么办法呢?如果不这样还更糟,那就这样吧!我们不甘愿变老,不甘愿我们的东西被弄坏,也不甘愿自己漂亮的太太脸皮越来越皱,这种不甘愿都是一种永恒性对暂时能变世界的一个反抗,这是反映神形象的一个表达。

    当奥古斯丁问:「我能不能在这暂时的世界中找到永远不变的?我能不能在这变动的世界里找到不变动的根基呢?我能不能在暂时界中找到永恒性呢?」结果他就找到了一个中心,而那个中心是甚么呢?就是真理的本身,那是不随变动而变动的。不能被变动的事,才是有真理的本质,而这真理的本身,与外邦所有宗教不同的地方,就是基督教所要表达的是那有位格的真理,也就是神的本体,也就是永恒。神是永恒,他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的时候,人就变成有永恒性在人的里面,这是人的价值之所在。


五、神是创造者


    上帝是创造者,所以当这个创造者以自己的形象样式来创造人的时候,他就创造了一个有创造性的活物。这是人很特殊的一点。人之所以是人,因为人有创造性,而这个创造性使人与所有其它动物、其它万物,在本质上便完完全全地区别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凭着这个方面,使我们在世界的中间,能对时间产生反抗,和对整个世界与自然产生应用的权柄。我们可以把许多的化学原理、物理原理、自然定律应用出来,来改变环境,改变人的命运,改变这自然所给予我们许多的限制,都是因着神所赋予的创造性功能所达到的结果。所以,你看整个动物的世界,几千年来没有甚么变化,动物的环境几千年来没有加以改善,只有人类才可以用这个创造性来改造环境。人类可以胜过自然,人类可以使用资源,人类可以创造所谓的幸福,人类可以在自然中间享受蕴藏着的福分,这是过去人类所没有发现而到现在才发现的。

    人类的这种创造性是神的形象,神是创造者,按照神的形象样式被造的人,是唯一有创造性的活物。这个创造性的功能,就是神形象的一个本质,而这一方面的本质,应当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但是因为程度、份量上的不同,应用创造力所得到的经验也不同,许多人从未注意到自己的形象,于是他们也就埋没了这一方面的本质,甚至连这一方面的可能性都被埋没了。当人性能够被了解到这种地步,又可以好好去发挥这方面潜在的可能性时,我们就看见人的可能性几乎是无可限量的;不过虽是如此,却还是在有限的范围里面。一个国家能否进步,决定于她对创造性的应用到甚么地步;一个民族能否改变他们过去从历史而来的限制,进而改变所有百姓的命运,也在于她对创造性的应用。这个世界很清楚地给我们看见,凡是受过基督教神学影响的国家,都曾经好好地发挥了创造性,凡是不受基督教神学影响的国家,都没有好好地发挥创造性。

    我盼望中国青年,能好好思想这些东西,因为单单把国家从贫穷变成富有,不等于我们的人性已经发挥尽致了。严格说来,台湾在这几十年的中间,从相当落后的农业社会变成今天挤身世界最先进、最富有的社会国家之林,然而,台湾人的道德生活、灵性、文化水准......等等并没有多大的改进。你们不过是把西方富创造性的技术转移到这个社会中去加以应用而已。关于创造性,你们还没有抓到与基督教神学有关的那个创造功能的「因」在哪里。但是,基督教的影响力,在往后应当继续发挥的力量,以及机会还是大得不得了的!创造性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日本在这一方面,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受基督教神学影响的国家,不过他们现在在无形之中,也开始重视、发挥这一方面的功能。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品质最好的产品可能产在日本,但最先发明的却常常不是他们。所以,人类创造性的激发,还是受基督教信仰的刺激所产生出来的,因为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样式造的。

    神是创造者,神能创造一个「能创造」的人;但当这个人在这一方面堕落的时候,就变得很可怕。创造性的应用,最大的堕落表现,就是「以被造的创造性去创造一个被造的创造者」,这是形象的倒反。神是创造者,被造而有创造性的人,却用被造的创造性去造一个假的创造者,这是人的创造性的最大的堕落。我们不要轻看那些与众不同,自己为自己立一个标准,去创造自己事业人的勇气,因为这些人正在发挥他们里面的神的形象。当一个孩子不太听大人的话,而自己要有所表现的时候,你就要注意这个人!你说:「你这个反抗分子,标新立异!」但我不是这样看!有很多所谓坏孩子我特别欣赏,因为他们有很多是很聪明、有才干、有天分的孩子,我常常替他们抱不平,因他们在庸师之下被称为捣蛋分子。其实并不尽然,因为这些人有创造性,他们正在运用、发挥神形象的某些部份,但那些不能运用神形象的、比较平凡的领导者就硬把他们压下去。但我也不为所有的「坏孩子」讲话,我只是给他们一点安慰!

    有一次我在新竹少年监狱讲道,看见穿着军服、拿着枪的管理员走来走去,我讲道是最讨厌人走来走去的!所以我就请这些人坐下来,我说:「你们不必管他们,现在都请坐下来,我要讲道了!」开始讲道,我第一句话就说:「我相信你们都是非常聪明的少年,你们可能聪明过人却无人赏识,结果你们就有时调皮一点、胡闹一些,想不到就闹成很不好的结局,被关到这个地方来了!」就单单这两句话,他们就变成我的朋友了,听道的障碍已经除去,我就毫无顾忌起讲下去,结果当天有几百个人举手要接受主。

    有一些人你没有办法控制他,就以为他是坏蛋,这使得今天很多有头脑的青年人,对基督教有疑难去问基督徒的时候,我们心里就说:「岂有此理!魔鬼的工作!」又当那些特别有哲学头脑的大学生,对基督教产生反抗,我们又无能为力的时候,就说:「撒但!退去吧!」我呢,就是曾经有过这样遭遇的一个人!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有很多关于信仰的问题,是牧师、传道几乎都不会答的,他们便说:「你是不信的,你是怀疑的,是撒但叫你不信,你要求主给你力量叫撒但退去!」我看来看去,看不见撒但,只看见自己,我就心里说:「那还是我退去好了!」但如果那一天我退去,今天就没有神学讲座了。还好后来我想:「不对,他不能答,不等于他就代表上帝!」当教会领袖不能解答我的问题时,我只能告诉自己:可能是教会的领袖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体认尚且不足,还需要另外一批的教会领袖起来,解答这世界的疑难,而那更大的信心就是:那个领袖可能就是我!现在我的困难他不能回答,等以后我自己能够回答了,我就作教会的领袖去回答别人的问题。这些都是创造性的应用,这也正是神的形象。但我也发现在这几十年中间,教会有了一些转变,有一些改进。

    那些没有创造性的人,为了自己的安全,便盼望起用那些更没有创造性的人来当他们的属下,所以呢,如果你很爱当领袖,却没有人要让你领导的话,就可以有一个办法:多养几只狗吧,你的领袖欲自然能得到升华和满足了!我盼望我们这一群青年人,能够好好思想、关于神的形象在你身上如何应用的问题。你的创造力怎么运用、怎么发挥,使你在以后的日子中能被神重用,成为一个能够供应下一世纪、下一个时代的教会,以及未来要进入教会人的需要的人。


真人像神,假神像人


    我要很严肃地说一些话:今天很多教会所认为唯一能使教会复兴的形式,并没有办法代表基督教真实的内容去应付下一代的需要,他们只能从感情、现象里,从模模糊糊的这些好像很有气氛,所谓属灵的现象中去找到感性的叹息、发抒和自我的满足。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代表上帝作为他的见证人,在世界上推行他国度的扩张吗?我相信不是如此。我盼望每个人有更深的思想,去想神要怎么样地交代我们做一些事情。创造性是神的形像之一;创造性的应用是神要我们在作人时,遵行他旨意的范围之一;而创造性也是要把你所有的,归到创造者的荣耀里面,否则的话,你就是夺取了神的荣耀。在抵挡真创造主的时候,你的创造性便产生了最大的毛病,也就是产生一个假的偶像来代替上帝。人应当像上帝,当你用像上帝的创造性去造一个像人的神时,你就是把神的形象用像神的偶像来代替了;结果呢?偶像崇拜在无形、有形的宗教范围里面产生出来了,这是人堕落后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最后,我要用几句话来表达:真人像神,假神像人;真神造人,假神人造;真神找人,假神人找。「真神找人,假神人找」这就是救赎与宗教的分别;「真神造人,假神人造」这就是真宗教与假宗教的分别;「真人像神,假神像人」这就是真形象与假形象的分别。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样式造的,我们今天在对形象的了解上,到底到甚么样的地步?我们对这形象的责任与形象隐藏的潜在能、形象的目的、形象的根源、形象的标准与形象的本质,我们到底又明白到怎样的地步?求主继续帮助我们!

 

第一章 - 创造的巅峰 - 人第 三章 - 从神的属性看人性

Meizitang Soft Gel Original Version Meizitang Soft Gel Funciona Lida Daidaihua Reviews Lida Daidaihua Australia Original Trial Packs Price Original Trial Packs for Sale Generic Viagra Trial Packs Generic Ed Trial Packs Super Kamagra Tablets Super Kamagra Side Effects Priligy Generic Dapoxetine Generic Priligy Dapoxetine 60mg Viagra Original Treatment Viagra Original Indication Viagra Generic Over the Counter Viagra Generic Brands Levitra Originale Levitra Original 20mg Levitra Generic Price Levitra Generic Availability Kamagra Oral Jelly Buy Kamagra Oral Jelly Australia Kamagra Tablets Kamagra Reviews